第2章 2~3

作者:ezio
更新时间:2017-12-11 01:44
点击:850
章节字数:33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2.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柏木一面系上安全带,一面问。

“去看烟花~”美优纪挂着和往常一样的迷糊笑容,仿佛夏天的那次争吵从来没有发生过。

“?”

“‘越是忙碌,越是迅速流逝的时间。回过神来的时候,花火大会早就结束了(笑*。”

写在手机博上的内容被一板一眼连括弧带标注地念出来,还挺羞耻的……




聚光灯无声扩散,在四周圈出黑暗无法侵袭的世界。

也是旁人无法涉足的世界。

聚光灯之外的荧光星点黯淡得几乎消失,观众的嘈杂也在瞬间屏息,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一方舞台和自己。

三声提示的鼓点之后,她借着平缓的呼吸,送出了第一个音符。

平淡静谧,如同缓缓聚拢于黄昏的薄暮。




“yukirin桑的毕业曲我听了。”当车驶离高速,拐进一条隐藏在树林中的小路时,美优纪突然说。

与往常的嬉笑不同,美优纪异常平静的神色让柏木有些不安。她立刻收起刚才不知漫游到何处的思绪,稍微侧身看去。

“怎么了?”柏木问。

“有点……伤感。”

“毕业曲不都是这样么。”柏木困惑地笑道。从前田桑开始,以回忆为基调的忧伤曲风已经成为毕业曲的标准形式,再说,美优纪自己的毕业曲也是同种风格。

“所以我后悔了——”美优纪说。

又被瞬间戳破心思,柏木苦笑。

“——仅有一次的人生,为什么总要沉浸在回忆和过去里,明明未来才是唯一不确定的。”美优纪不像往常那样为看穿柏木的小心思而得意洋洋,只是带着一丝气恼继续,“yukirin桑也是这样想的吧?为什么不和秋元老师商量?”

“因为这首歌的听众,他们更看重这份‘回忆’啊。”柏木无奈地笑了,“作为成员留存于团体之内的回忆。”

“yukirin桑新单曲的发布是在半年后么?”沉默片刻之后,美优纪突兀地问。

“嗯。”

“事务所那边有预计过……算了。”

虽然及时止住了话头,多年的默契也让柏木瞬间明白了美优纪的言外之意——

还会有多少人继续追寻毕业之后,重新“启程”的自己?


当时,无论是不甚乐观的事务所,还是暗中忧虑的自己,都不曾预见七年之后座无虚席的终演会场。

犹如行进于墨汁般浓稠的黑暗中,即使张嘴呼喊,也会迅速被粘稠的空气淹没窒息。这种无法排解的忧虑一直在内心扩散,沿着坚实堤坝上无声滋长的缝隙,悄然滴落于现实。


在树林中七弯八拐地穿行了不知多久以后,车最终停在一块空地上,空地的一侧是将东京的繁华远远分隔的树林和荒地,另一侧则是延伸至地平线的大海,星光闪烁,虚无深邃,近乎让人误以为夜空本身。

砰——

随着从远处飘来的微弱声响,起伏的海面上绽开了花火。

柏木推门下车,抬头一看,才发现有一块延伸至海中的陆地刚才隐藏在视野的死角中,无数烟花从五光十色中升腾而起,在人们渺远的欢呼中化作绚烂的星尘。

“那个地方是——”柏木愣住了。

“新年烟火大会的主会场。”美优纪也跳下车,蹦蹦跳跳地出现在柏木面前,同样扭头望向远方,“不过真正能看到全景的地方,却是相隔两公里之外的荒山。”

在花火承托下美到近乎“虚幻”的现实,却因为美优纪接下来的话,撕裂为了噩梦般的“未来”:

“yukirin桑,我们今后还是不要见面了吧——

直到你从真正的梦想毕业。”




3.

虽然平时吃饭放鸽子,约会迟到,甚至喝醉酒后肆无忌惮,但在关键时刻,美优纪却异常地可靠,甚至是唯一的支撑。

例如在柏木终于打算向已经疑虑重重的大亲友们坦白恋情时。

恋爱暂且不提,还是队内?

有些事虽然经常被fans甚至成员拿来做笑料,但窗户纸一旦被戳破,呼啸而来,可能就是狂风暴雨。

幻想和现实不能一概而论。


一间偏僻的和式包间里,三位亲友或是疑惑或是凝重地坐在柏木和美优纪对面。

“哈酱,小指,麻友,抱歉瞒了你们很久……”美优纪在桌下紧握住她的手,“我和miruki,其实——”

“我就说嘛!”指原猛地一拍大腿。

“sashi,你拍我腿干嘛!”坐在中间的麻友吼道,试图站起来,结果撞上了桌沿。

“小心,桌子要翻了!”哈酱叫道。

“先不管这个,给钱给钱。”指原朝麻友摊手。

“切……”麻友不甘地从钱包中抽出一张福泽谕吉拍进指原手里。

“我说……你们什么意思?”先前的担忧虽然一扫而空,但随之而来的却是被卖掉的不详预感。

“来之前指原和麻友打赌,赌你今晚会不会公布和miruki的关系。”哈酱扶额道,“以及……”

哈酱突然想起什么,尴尬地停住。倒是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位突然齐刷刷地向自己看来,搞得柏木浑身不自在。

凭借着十年的深厚友谊,柏木从指原一脸别有深意的微笑中读出了某种不详的暗示。

“诶,指原桑和麻友桑还赌了什么?”刚想把话题岔开,美优纪却偏偏来了兴趣。

之后反思时,柏木才意识到,这可能不是美优纪的一时兴起——

毕竟是“坏路姬”。

“是sashi起的头!”察觉到柏木散发的低气压,麻友立刻卖起了队友,“有没有‘那个’就算了,她还想赌‘上下’关系呢。”

现在想来,这大概是指原被柏木日常性扔出房间的开始。




现在已经真正离开了梦想,可是美优纪会出现么?

本篇之后柏木回到后台准备之后的毕业发言,却撞见了正和staff比手画脚的麻友。

“yukirin!”麻友像找到了救星,“能借我一下休息室么?不知道谁走漏了消息,我刚才差点被赌在洗手间了。”

“以前的wota?还是现在的书迷?”柏木有些幸灾乐祸。

从前在团体的人气自不必说,现在麻友成为了小有名气的漫画家,虽然一开始竭力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最后还是意外公开了。两种身份的叠加让她的知名度更是暴涨。

“都有。”麻友哭笑不得,“总之我现在是没法回演唱会了。”

拜托一位staff领着麻友离开之后,柏木立刻提着裙子向会场另一端飞奔。那边才是ssa的主舞台。

即使在偶像生涯中,已经在ssa登台无数次,每次面对错综复杂的后台,柏木还是会有一丝迷茫和畏惧。现在穿行在低矮的脚手架中,再也不会有擦肩而过的成员,只有staff守在一旁。

其他人都是旁观者,只剩下自己独自前行。

促使自己结束事业的,或许也有这份孤独中的不安和彷徨。因为这种感觉总会让回忆起同样发生在ssa,一切的开端。




12年,ssa演唱第一天会尾声,发生了让成员和fans都无比震动的事件——

“松井珠理奈,akb48 tk兼任。”

“渡边美优纪,akb48 tb兼任。”

经历了震惊和犹豫,在身边同伴的不断鼓励下,美优纪终于向着舞台另一侧的人群迈出了第一步。

当时,柏木以为自己是出于队长的责任感,将哭得稀里哗啦的少女揽过来,笑着说:“欢迎。”

不过后来关系戳穿后,在回忆时却遭到了麻友的强烈吐槽——

“难怪yukirin一开始看miruki的眼神就很有问题。”

“看见女孩子哭了关心一下有什么不对吗。再说,麻友当时也搂着miruki吧。”

“但是我不会把miruki当成小孩子那样哄啊,又是搂肩又是拍头。以我的经验来看,没有问题才怪咧。”

麻友这里所依仗的,当然不是单身至今的实际经验,而是作为百合漫作者的观察经验。


柏木向大亲友们坦白的举动,仿佛按下了某个不得了的机关。先是哈酱公布了自己的结婚日程,再是指原拿着一沓可爱女孩子的照片来向柏木炫耀“偶像制作人的特权”,最后便是麻友塞给她一本网络上人气火爆的百合漫画,还是作者亲笔签名的版本。

虽然漫画舞台是一所架空世界中的魔法学校,但身为主角的少女们却怎么看怎么和身边的成员有着极大的相似点——尤其是某对姐妹,直球活泼的妹妹和傲娇的姐姐,两人还产生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过场视频播放完毕,灯光瞬间黯淡。

柏木立刻从舞台一侧小跑了上去。

待她在舞台中央站定后,灯光却没有如约亮起,反倒是身后的屏幕突然跳出了新的影像——

“yukirin,恭喜毕业!”一身正装的女性一本正经地说道,但她和旁边椅子的高差却将严肃感毁灭殆尽。

“yukirin,恭喜!”衣着各异的女性们围坐在一起,向着镜头招手。

“恭喜啦~”老掉牙的剪刀手,欠扁的表情。

……

“诶诶诶?”已经打开的话筒将柏木来不及止住的惊叫传遍了全场。她终于明白开场之前,指原和麻友为何都如此积极地在后台晃悠了。

随之而来的,是观众席海啸般的惊呼——

“第一个,那是高桥吧?”

“指原还是那么欠,哈哈哈哈。”

“麻友还是那么可爱。”

……

无数熟悉的身影快速闪过,仿佛匆匆掠过的人生。

可是,美优纪不在其中。

当屏幕再次回归黯淡时,柏木内心也骤然落空。


七年来,残缺的人生如同仅靠一根立柱支撑的空中楼阁,摇摇欲坠。

有什么潜藏于阴影之中,蠢蠢欲动,却被她一再忽视——

例如七年前观赏烟花的夜晚,尾随在二人身后的周刊记者。

tbc


*这篇手机博是作者自己编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