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4~尾声

作者:ezio
更新时间:2017-12-11 01:35
点击:1006
章节字数:35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4.

回到那个夜晚。

“什么意思,‘从真正的梦想毕业’……”柏木愣住了。

“yukirin桑说过,自己的梦想是‘一生idol’吧?”远眺着渐次绽放的烟火,美优纪背过双手,来回摇晃着身体。

“那是很久之前说的……现在——”

“后悔了,不是吗?”美优纪转过头,迎住柏木游移不定的目光,“不想要悲伤的毕业曲所以在演唱会上刻意回避,不想思考偶像之外的人生所在在这个夏天拼命工作,不想离开舞台所以总是放任自己的思绪沉浸在演出之中。”

美优纪无奈地笑了——

“偶像就不该和偶像宅谈恋爱哦,太容易被看穿了。”

不,只是名为“柏木由纪”的偶像太容易被名为“渡边美优纪”的偶像宅看穿。

长久的沉默,只有烟花的声响,轻微得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




“等一等!!!”

一声中气十足的呐喊从舞台下方传来,将柏木拉回了演出现场。

舞台和观众席之间的走道上赫然蹿出一个小个子,她灵巧地避开一群保安的阻拦,冲到了离柏木最近的地方。

“还有一段视频!”

“阿彩?”柏木跑到舞台边缘,在保安再次冲上来之前,接过了山本彩手中挥舞的光盘。

“误会,误会,这是惊喜环节之二。”指原也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向保安解释。


从找来staff,将光盘递给控制台,再到屏幕又一次亮起,漫长得犹如一个世纪。

内容很短暂,那人穿着过时的碎花连衣裙,站在海边,带着惯有的笑容说——

“yukrin桑,恭喜,真正的梦想是什么样子,美优纪也很想知道呢。”

从演唱会开始——不对,是从发表隐退声明——也不对,也许是早到柏木自己已经模糊的时刻开始——一直积累的情绪终于坍塌。柏木跪倒在舞台上,拼命捂住嘴,无声地哭泣。

即使一无所知的旁观者,也能轻易从柏木罕见的失控中分辨出某种难以言明的情绪。

有什么注定发生,就像太阳升起之时,必然消散的雾色。


柏木不记得自己是怎样撑过安可的。


“她在哪里?”

柏木声音虽然还带着沙哑的哭腔,却出奇地平静。

柏木回到休息室,“惊喜发表”三人组立刻起立,在短暂而复杂的眼神交流之后,指原硬着头皮开口了——

“yukirin,你要不要先坐下,这个消息恐怕有点——”

“她葬在哪里?”柏木又重复了一次,依旧没有一丝波澜。




和综艺上塑造的over reaction截然相反,柏木其实是个很冷静的人。

所以,在发现树林中一闪而过的人影和镜头反光之后,她一把拽过不知所措的美优纪,向着山脚的跑去。

“请问,是柏木由纪桑和渡边美优纪桑吗?”

然而,周刊记者的轿车就停在suv旁边。显然埋伏许久的另一个记者窜了出来,向美优纪递出了录音笔——

“冒昧请教一下,刚才的那番对话,两位的关系究竟是——”

“别管他!”柏木已经坐上副驾驶座,但美优纪却被记者挡住了车门。

柏木探出身子,不管不顾地车门推开。

记者被撞倒在地,录音笔也不知摔到哪里去了。

美优纪手忙脚乱地掏出钥匙,磕磕绊绊地发动了车辆。

在她们身后,记者也爬进了轿车。

之后的事情,柏木只记得美优纪踩下油门的同时,后方亮起了车灯。

视野里刺目的惨白一闪而过,接着是漫长如深海的黑暗。


醒来时,柏木躺在ICU,被一堆管线和仪器环绕。目之所及的世界,惨白得不实。

而最不真实的一点,是美优纪消失了。

没有死亡证明,没有葬礼和墓碑,甚至新闻上都不曾出现她的名字。经过事务所和周刊的协商,这起车祸以普通事故草草收尾,那只录音笔也任凭它横卧在荒草之间。

美优纪因为伤势过重,从团队毕业休养。

而柏木面对的,是经过车祸挫折,依旧勇敢前行的“偶像歌手”身份。


“yukirin桑,我们今后还是不要见面了吧——

直到你从真正的梦想毕业——”

一段音频传到了柏木的邮箱,里面只有这一句话。

仿佛亡溺者的最后稻草,柏木拼命抓扯这一丝渺茫的希望。


因为憧憬着偶像,而成为偶像。因为仰望着梦想,而去实现梦想。因为眷恋着爱情,而放弃了另外一半的人生。因为一半的人生,而继续另一半期待的偶像之梦……

七年过去,她咬牙从轮椅站起,又毅然扔开了拐杖,忍着浸入骨髓的疼痛,几乎是爬回了聚光灯下。但支撑其后的,却是乱麻般纠缠的思绪。

偶像果然不该和偶像宅谈恋爱。仅仅因为一句话,她又挣扎了七年,又纠结和犹豫的七年,才得出一个早该得出的结论,一个其实美优纪早就知道,并且已经写进光碟的结论。


fans久久没能散去,她又被staff匆忙请出了休息室。在舞台上最后一次鞠躬,因为维持得过于长久,猛然起身的时候,被灯光晃花了眼。

在视野被纯白彻底吞噬之前,在双耳被寂静彻底淹没之前,她看见美优纪就站在舞台的另一端,双手背在身后,轻轻摇晃着身体,轻声浅笑。

有咸涩的海风吹过,她的短发飞扬,引动出那段被她懊恼不已的旋律——

「僕はいない

君の近くに…」

看似漫长,实则短暂如梦的七年,终于走到了终点。


尾声.


一辆推土机从麻友面前轰鸣而过,径直驶入前方工地的大门。

在大门闭合的瞬间,透过密密麻麻的脚手架,麻友依稀看见了这栋建筑原本的些许轮廓。

ssa的形状与记忆里分毫无差。

这就足够了。麻友心满意足地转身,在刺骨的寒风中瑟缩着脖子,伸手准备招一辆出租。

但停在她面前,却是一辆黑色轿车。

车身线条的优雅在车门开启之时,被内里喧闹的偶像歌曲消弭得一干二净。

“sashi?”麻友楞在原地。

“咦?这不是大漫画家么?”指原摘下浮夸的墨镜,同样一脸惊讶。

“你小点声。”麻友咬牙提醒。前人气偶像与现知名漫画家,再加上指原本身的偶像制作人头衔,可是足以引发街头拥堵的危机。

“放心,”指原不以为然地摆手,“谁都不会想到咱们跑来围观拆迁现场。”

麻友噗嗤笑出声。

“5年了,这地方还是一点没变啊。”

5年前,指原从偶像毕业,彻底转型成偶像制作人。

“和6年前也是一个样子,刚刚去了路口的咖喱屋,还是一样难吃。”

6年前,麻友毕业,开始给漫画周刊匿名投稿,结果因为连载人气太高,最终被fans找出了真实身份。

“然后是7年前——”

“有段时间aks像开了印钞机一样,天天在这里开con。搞得我那段时间都快吃住在后台了。”指原说,“那居然是9年前了。”

“再往前,就是12年的惊喜发表吧?”麻友勉强维持着笑意。

“哪里惊喜,简直是惊吓好吗。”指原的声音也僵硬了起来,“说起来,当时和你打赌前田桑和优子桑谁会先毕业,你还欠我钱呢!”

“稿费下个月到账,现在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鬼扯。就算你用餐巾纸签名放在日拍上也会有人抢着要好吧!”

……

两人不约而同地,试图用拙劣的演技岔开话题——关于她们真正回来ssa的目的,关于那段黑洞般的记忆。


七年前,麻友和指原一道,帮那人挡下答谢会会上所有的应酬,好让她半道开溜去找miruki。

但几个小时之后,麻友再见到那人时,她已经躺在ICU,被厚厚的绷带和凌乱的导管缠绕起来。

而miruki甚至没有送上救护车——她在当场就被确认死亡。

听警察复述,那个周刊记者想驾车追上二人,导致miruki在慌乱之中操作失误,冲下了山坡。

本来,那个记者还畏畏缩缩地靠过来,想要道个歉,但山本彩直截了当地给了他一拳,让他也就地入院。

事发7个小时之后,麻友站在病床边,握着那人的手,眼睁睁地看着紊乱的心跳突然静止为无限延伸的直线。

“走吧。”不知是谁揽着麻友的肩膀。

麻友不肯松手。仿佛只要她维持这个动作,就能一直陪在那人身边。

“快走吧,肯定会有更多记者跑来。”不知是谁催促道,“万一场面失控可就麻烦了。”

麻友鼓起勇气,最后一次看向那人——

仿佛熟睡,仿佛微笑,但眼角闪过微弱星辰般的光芒,又是真切的哭泣——

仿佛一整个人生。


“那天回家之后,我就打电话给经纪人,商量毕业的事了。”麻友摇了摇见底的奶茶,轻声说,“sashi也是吧,从那个时候开始,拼了命地去游说各种大佬拉赞助。”

指原点了点头,伸手把车载CD调小了一些。

结果兜兜转转一圈,话题还是在麻友买来抵债的奶茶之后回到原点。

“虽然一切都明明白白地摆在面前,但这几年一直有种错觉。”麻友望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就像……她还在。不是一厢情愿,而是她真的就坐在画室的角落,就在视野的焦点之外——但是只要定睛一看,却又消失了。Sashi会不会觉得我画漫画画到走火入魔了?”

当麻友转回视线时,却看见指原摇了摇头。

“我也以为,有时候坐在演唱会台下,只要一回头就能看见一个兴致高涨的家伙。我还以为是自己熬夜太多出现幻觉。”

“看来,是我们的脑袋都有问题吗。”麻友自嘲。

CD中流出最后一个音符,车内陷入了彻底的沉默。

“是啊,有问题到觉得今天如果跑来ssa吹风,就会有什么不一样。”指原放下奶茶,拿出了车钥匙,“你去哪,也许顺路。”

“不麻烦你这个全日本最忙的制作人了,我坐地铁。”

麻友随着拥挤的人群,走向地铁入口。

指原发动了汽车,驶向相反的方向。

而在轿车刚刚停靠的地方,山本彩放下试图向两位前辈打招呼的手,慌忙掏出背包里的铃声骤起的手机——

「僕はいない

君の近くに…

いつもならばキスをしてたのに

君はいない

すべて幻

夢の終わり 言い聞かせている」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