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

作者:ezio
更新时间:2017-12-11 01:36
点击:989
章节字数:24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柏木桑,离开演还有十分钟。”

“好、好的,稍等。”

门外Staff的提醒让柏木回过神来。她匆忙放下早就黑屏的手机,提起华丽繁复的长裙,向着门口走去。

专属个人的休息室没有早年身处akb时的吵闹,安静得能听到会场传来的喧嚣。它们来自于等待观看她最后一场个人演唱会的fans。

柏木走得很小心,不时回头张望。

但直到推开大门的瞬间,化妆台上的手机还是没有响起那首专属的铃声。

七年了,自柏木从akb毕业之后,这首铃声已经沉默了七年。




七年前,这首铃声最后一次响起的时候,她刚刚从庆祝自己毕业的酒会溜出来——当然,少不了麻友和指原的掩护。

马路对面是一间拉面店,不时有人推门而出,带出一阵喧闹。

但除此之外的世界,寂静得可怕。

所以当铃声响起时,柏木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按下通话键

——

“那个,miruki——”

“那个,yukirin桑——”

如果指原在场,肯定会一脸鄙夷地说:“这就是传说中情侣的同步率吗?这样随便秀出来是犯罪好吗?”

两人同时轻笑出声。

“我开车来了,马上就到。”美优纪说。

“miruki什么时候有驾照了?”

“想考就考啦,反正毕业之后时间也多。”大概是猜想到了柏木的震惊脸,美优纪忍笑道,“不说了,一会见。”

柏木应了声好,便挂掉了电话。

柏木紧了紧披在身上的外套,一面用手机浏览网页,一面哼起了歌。

忙碌了一整个夏天,毕业演唱会大获好评,事务所的安排有条不紊地铺开,一切都太过美好,仿佛一场永远无法醒来的梦。


柏木等到那辆熟悉的suv时,立刻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全然没有注意到后视镜中潜伏的鬼祟黑影。




现实中,柏木拉开休息室大门,在staff的指引下,飞速走过空荡荡的走廊。

他们直接从会场的前厅抄近路。这时,柏木才来得及匆匆一瞥那些排开在通道附近的花篮——各种关系事务所和番组自不必说,akb时代的成员也占据了颇为醒目的位置,比如从偶像晋升为偶像制作人的指原,意外转型为漫画家的麻友,以及在solo之路上稳步进发的山本彩。

阿彩的经纪人送来花篮时连连道歉,说阿彩最近即要策划制作唱片,又要兼顾巡演,实在分身乏术。柏木玩笑地说该道歉的明明是自己,一次饭债一拖再拖,都过了快10年。

当时,趴在休息室大桌上的指原正百无聊赖地戳手机,一听“请客”二字,蹭地坐起来,两眼放光——

“什么,你要请客?”

“请的也不是你。”送走经纪人之后,柏木毫不客气地再次打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有你这样一言不合就赶人的么?”指原趴在中央的大桌上,动也不动,“好久没来过这里了,没想到空调噪音还是这么大……”

“那就快回观众席好么,演出快开始了。”柏木撑着门边,没好气地说,“再说你带的团上个月才在这里开过演唱会,你跟我说你没进过休息室?”

“制作人突袭休息室?会被当做奇怪的新闻标题吧……”指原丝毫不为所动,趴得更心安理得了“不过说回来,事务所里都是很可爱的女孩子,要不要我替你介绍一下?”

柏木懒得啰嗦,直接将现在偶像界鼎鼎大名的指原p扔出了休息室。


指原很配合地没有多说什么,老老实实地溜回了关系者席。这种反常让柏木沮丧地意识到,无论过去多少年,自己依旧无法掩盖提到那件事时的慌乱和苦涩。

更何况,柏木欠下的这顿“饭债”,可说是代表着一切的开始。




11年前。

NMB成员的聚餐场面远远超出了柏木对关西人的预想——吵吵嚷嚷,热闹非凡,仿佛过分喧嚣的浪潮,总会将她这个兼任的前辈淹没得手足无措。

这时,鼻尖便会陡然充斥着熟悉的香气,一抬眼,柏木看见美优纪带着迷糊而委屈的笑颜,将一杯褐色的液体端到自己眼皮下——

“yukirin桑,是我刚才讲的笑话不好笑么?”

“啊……是没太听懂,有什么关西话的梗在里面么?”柏木接过玻璃杯,发现有些烫手。

尝了一口才反应过来,这是麦茶。

“骗人,我刚才根本没讲笑话。”美优纪假装恼怒地说着,竟然顺势坐在柏木腿上。

“喂,miruki!”怀疑自己眼前的人已然喝高,柏木慌忙提醒。

“放心,没人看见啦。”美优纪从柏木手中夺过茶杯,一饮而尽。

已经无可奈何的柏木终于将视线转向了其他地方,接着惊讶地发现美优纪所说完全正确。聚会的众人早已喝得七晕八素,有的倒地不起,有的大声嚷嚷着意味不明的词句,就连一向严谨认真的阿彩也被同伴的一句话逗得快要笑出眼泪——

或者说,正是因为身为队长的阿彩“以身作则”,成员们才会如此放肆吧。

幸好这里是包间,不然“知名女性偶像团体深夜烂醉”一定会成为明天的周刊头条。

“yukirn桑被吓到了?”美优纪见她没有什么反应,得寸进尺,干脆搂了上来。

“不……反而觉得,很真实。”

不是舞台上万众瞩目的偶像,而是活生生的个人,有悲有喜,会哭会笑,有各自的心事,还有——

柏木的指尖微微动弹,虚拢在美优纪腰间。

——内心之中,层层叠叠,甚至自己都不曾知晓的悸动。


后来,在某次不甚轻松的长谈中,柏木才知道阿彩从来不会喝醉,作为队长,她得时刻注意着团队的一切。对于从团体成立之初便经常和她一道活动的美优纪,自然也有所看顾。

当然,柏木自己的一举一动也逃不过亲友们的眼神——麻友,指原,片山皆在此列。

所以yukirin桑,你欠了我多少顿饭?——阿彩开玩笑地说。

以后来东京吃饭都算我的。——柏木一面豪气地许诺,一面为钱包哀嚎。要知道欠给自己亲友的饭债也都排到猴年马月了。




现在,后台。

偷偷撩起幕帘的一角,便能从后台看见夜海般闪烁的蓝色荧光。

随行的staff立刻低声赞叹起来。

柏木只好附和着牵扯肌肉,摆出有点僵硬的微笑,同时在内心嘲笑自己的多愁善感——

因为一次意外,就从此厌恶起海水和星空,是不是太矫情了?

“柏木桑,请这边走。”有staff在身后叫道。

勉强收回思绪,柏木跟着手电光在杂乱的后台穿梭,最后爬上了一块升降台。

长裙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staff们收拾了好一阵才将它全部归置到升降台上。

“预备,3,2,1!”


陡然而至的超重感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仅仅是不到一秒的时间,却连接起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从脚下远去的,是脚手架支楞,电缆交错的忙碌后台,从头顶接近的,却是绚丽到近乎虚幻的舞台。

看似截然不同,却又彼此支撑,宛如偶像本身。

在硬币翻转的瞬间,惊异或是厌恶,谁也无法预测。

tbc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