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花式虐狗

作者:穿不烂的胖次
更新时间:2017-12-03 21:36
点击:467
章节字数:25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别人家的年夜饭早吃差不多了,自家那活宝到现在都没见人影,宁母觉得异常头疼,每年叫女儿回来吃饭比请神还难,总是忙忙忙,也没见谁年三十晚上还要谈生意的呀!

恐怕女儿还是嫌自己催婚催得她烦,宁母叹了口气,宁父摘下眼镜走到她身边,拢了拢妻子的肩膀:“别等她了,我们先吃吧!”

宁母刚想点头,就听宁家奶奶骄傲地叫嚷起来:“儿啊,媳妇啊,快来看,咱冰儿在电视上呢!”

宁家爷爷可不买账,唬着脸生气道:“顾不上自己家里,尽体贴外人。”

“爸,冰儿一向有上进心,您又不是不知道。”给父亲递了杯茶,宁父又道,“还不是从小跟在您身边,被您给熏陶的。”

宁家爷爷的脸色这才好看点,似是想起什么,又板下脸来:“那也不能这么没轻没重,不知道吃没吃,外面哪有家里吃的好,你俩给她送点去。”

就怕老爷子叨叨起来没完没了,宁母和宁家奶奶赶紧打包了饭菜,往明园山庄赶去。


今年的春节,宁冰突发奇想,在明园安排了一场单身除夕夜狂欢派对,所谓的单身,可以是孤家寡人的流浪汉,也可以是身心俱疲的在外旅人,明园概不拒收。只收门票,其他吃喝一应俱免,这让灯火通明的明园变得分外热闹。

总有那么些思乡又回不了乡的人,总有那么些不知家在何方的人,人人都想寻找慰藉,寻找心中的温情,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宁冰冷眼看着大厅狂欢的人群,面前放着妈妈和奶奶送来的年夜加餐,说不感动是假的,可那又怎样?她,依然是孤单一人,独自来到人世,孤单走过童年,耳鬓厮磨的青年转瞬即逝,然后将继续寂寞地跨过中年,踽踽独行迈入晚年等候死亡。

谁会记得她?赵清檬会想念自己吗?如果死了,她会为自己哭吗?人心贪念,总是想要更多,左手紧握亲情,右手抓着爱情。其实她们一样,都有不能伤害的人,只是宁冰更能顶住压力,可最多也是缓兵之计,至今,宁冰也不敢向家人坦白,懦弱的她选择独身,然后将她和赵清檬无法在一起的原因全都归罪于对方。

宁冰举着红酒,轻轻地晃荡一圈,里面的液体就沿着酒杯壁调皮地跑上一圈,她低头一抿,舌尖碰着,微感甜腻,到了舌中无甚感觉,再吞咽一口,舌根一阵苦涩,入喉间,穿胸腔,到了腹部,化作一夜情愁。


碰到蹲在路边正在哭泣的赵清檬时,宁冰告诉自己,只是路过而已。

街上的人看雪看得入神,车里的人看人看得发痴。车子悄悄地吐着一口又一口的白烟,尽心尽力地为车内的主人提供者温暖。

朝思暮想的人靠在墙角,双手揉搓着取暖,两腿紧紧地闭着,微微打着颤。

宁冰突发奇想:在这样一个雪天,打开赵清檬的双腿,让雪花轻荡荡地飘落在她腿间,雪花就此融化,而她将捧起那抹清泉一饮而尽。

想着想着,宁冰全身燥热起来,那个名叫赵清檬的女人总能引得自己为她癫狂。宁冰打开车门,快步走去,不待赵清檬反应过来,就一把捞起她,轻声斥责:“这么冷的天,白痴才待在外面!”


突如其来的公主抱,又听宁冰在耳边明斥暗宠的叨叨,赵清檬就感慨地想哭——害自己无家可归!害自己受苦受难!害自己思念成灾!

当宁冰如天降神兵般出现在赵清檬眼前的时候,赵清檬觉得自己的世界恢复了光明,连哭泣都可以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毫无杀伤力地敲打着宁冰的胸口,倔强地埋下头,不看宁冰半眼。傲娇女王范摆的十足,殊不知如狼似虎的人早已幻想将她扒光扔在雪地的奇妙场景。

宁冰行动十足,甫一上车,她就如暴徒一般将赵清檬扒了个精光。沉浸在自怨自艾中无法自拔的赵小姐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从头到脚,由内而外地窥视了个遍,然后听到那头豺狼蛊惑人心的夸赞声——“真美!”

充满欲望的眼睛燃着熊熊大火,欲要将人一把烧干净,一手撑在赵清檬头侧,一手猛地按上她的胸,狠戾地捏拽起来,赵清檬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鲜艳欲滴的耳垂引起了宁冰的注意,她俯下身,含住小巧的耳朵,一遍遍说着:“我恨你,我恨你……”

昏暗的路灯下,停着一辆兀自冒着尾气的汽车,随着鞭炮声此起彼伏般地响彻天空,汽车也如人一样感受着辞旧迎新的愉悦,一上一下欢快地哼着动人的歌曲——“啊~嗯——啊~”


几个月的禁欲让宁冰全身上下充满力量,一次次地将人带入高峰,一次次不厌其烦地啃噬着对方的肩膀、脖子、耳朵…….对方每一个敏感地带,她都信手拈来。赵清檬低眸看着赤裸地匍匐在自己身上的人,莫名的羞耻感让她一阵颤抖、酥麻,汩汩热流涌出体内,如升天般的快乐,甘之若饴。

宁冰如痴般狂热的眼神总能让赵清檬觉得被深深的需要着,仿佛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人物,少了她就不行,可事实呢?狠心地好一阵子没有搭理自己了!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宁总让赵清檬觉得委屈,她如蚊子叫般嘤嘤嘤地嘀咕:“我讨厌你。”


正埋头苦干的人感受到一嘴的热流,又听到有人说她坏话,抬起头,停下一切动作,眯眼望着赵清檬,赵清檬正在状态中却突然发现没有动静——恼羞成怒。

“喂!”

那人装傻充愣地冲她眨巴着眼睛,似乎在问怎么了?

赵清檬恨铁不成钢地握住身下的手:“手废了吗?”

“诶?”宁冰歪着脑袋,嘟着嘴,“可是某人已经喷了我一嘴诶,连我的手都不放过吗?”

“你!”眼看宁冰故作害怕般要将手藏起来,赵清檬立即握住她,往自己体内送去。

狡黠的宁总这才嘿嘿坏笑两声,不紧不慢地抽动起来,俯下身压住赵清檬,舌尖在她耳边打转:“我不叫’喂’,我叫~”宁冰咯咯笑着,调侃道,“我叫想要~想要~好想要~~~哈哈哈……”


一声声浪荡的“想要”在赵清檬的耳边萦绕,她感到自己的脸滚烫滚烫,说不出的尴尬和道不尽的快感海水般一波一波地将她湮灭,她忍不住更快更猛地摆动身枝,引颈低吟,最终双腿绷直,一阵抽搐,再次到达高点。

过了好一会,眼角含春的她才缓缓睁开眼,初入眼帘的就是液晶屏上滴滴答答往下淌的水渍,羞得她恨不得马上晕死过去。

天不遂人愿,刚转过一度的脸就被人硬掰了回来,宁冰嘴角含笑,面带春风,手指轻轻摩梭着赵清檬的红唇:“电子产品进了水,容易坏。”深深地瞟了一眼中控,“而且还这么多。”

瞅着宁冰哀怨的眼神,赵清檬真想掐死她,她忍住冲动,问:“那又怎样?”

“嘿嘿”只听宁冰怪笑两声,“没有导航,我就不认识路。”

“…….”所以?

“所以——”宁冰轻轻咬住赵清檬的唇,勾起一抹邪魅的笑,“今晚还很漫长…….”

身下的座驾一听,立马抖三抖,考虑下单身狗和交通工具的感受啊!它吞云吐雾已经很久了啊!警察叔叔你为什么还不来!!!

(以下省略三百字,自行脑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