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寂寞如雪

作者:穿不烂的胖次
更新时间:2017-11-28 22:56
点击:430
章节字数:48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两天,宁氏集团的前总裁忙得热火朝天,分身乏术,霓裳阁新开张,生意异常红火,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美女、丑女,纷至沓来,都想看看自己“穿越”到各个朝代、各个年代又该是如何光景。

尽管是前总裁,但牢牢握着公司六成股权的宁冰是无论如何也脱不开身的,她倒想和赵清檬卿卿我我去,可是没有培养出接班人,董事会的老贼们又怎么肯放她走呢?

毕竟从集团诞生近十年来,宁冰一直都做得兢兢业业,成绩斐然。明园山庄和霓裳阁是她一手打造,生意蒸蒸日上,如今霓裳阁的火爆更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放着这样一个商业天才不用,他们就是傻瓜了!于是,宁冰光荣地被重新任命为宁氏副总裁,鞍前马后地赚着钞票,不遗余力。

巨大的落地窗后人山人海,热闹异常,良好的隔音效果让窗户的另一边静谧无声,只有钢笔划过纸张时,唰唰的写字声,间或还会传来噼噼啪啪的打字声,光听那声音,就知道主人打字速度极快,对手头的活更是得心应手。


“事情办的怎样了?”

“非常顺利。”从静飞抱着文件恭顺地回答。自从那次帮宁冰把莫小只从霓裳阁偷抱到办公室后,从静飞就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百万,轻轻松松,毫不费力。

再之后,事情的发展更是顺利得让人无法相信,弟弟轻而易举地转进了那家梦寐以求的高档私人医院,医生、护士的态度更是好得出奇,追债的人似乎也没以前那么嚣张了,酗酒、赌博、无恶不作的父亲竟也回了家。

世间哪会掉馅饼,从静飞认定了一定是有贵人相助,从父亲那里旁敲侧击,才知道的确是有人找了他,和他谈了些条件,这才乖乖回家。

为弟弟治疗的医生是医院该领域最权威的主治医师,她想,她该道谢的,于是登门拜访。

这一拜访就心甘情愿地做起人家的助理来了,也算是一份稳定的工作了吧,而且这位上司,除了那一次让人胆战心惊外,人还是挺不错的。

宁冰头也不抬地挥了挥手,从静飞就安静地退了出去,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想到宁冰让自己做的事,从静飞明白了——赵清檬,一个身在福中不惜福的女人!


既然宁冰不让自己出门,赵清檬也乐的清闲,在家磕磕瓜子,看看电视,每天还能收到宁冰花尽心思准备的礼物,让她惊喜,也让她感动,如果就这么一直下去,似乎也不错。

直到一个礼拜后,接到女儿莫小只的电话,她才发现自己错了,老天最爱捉弄人,片刻不得让人闲。

“妈咪——呜呜呜,妈咪,你不要抛弃小只,不要不要小只,小只好想你…….”莫小只的哭声从电话里响亮地传来,哭得赵清檬心头也跟着一颤一颤。

“小只,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赵清檬哄着问道。

“妈咪,我知道你不要爹地和我,跟别人跑了,对不对?小只要你,你别不要小只,妈咪……”

女儿知道她和丈夫离婚的消息了?她小心翼翼地套着女儿的话:“小只乖,告诉妈咪,是谁跟你说了什么吗?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没人和我说什么,我也没有胡思乱想,妈咪就是不要我了!”

电话就此啪地挂断了,女儿的抚养权自己是一定要争取到的,离婚协议里也写的清清楚楚。莫小只的这通电话让赵清檬心绪不宁,她想了又想,灵光一现:这大概就是不让自己出门的原因吧!瞒了一时,难道还能瞒一世吗?


徐妈心疼地捡拾着地上的碎片,她根本看不出这么柔柔弱弱的女人脾气竟然可以那么坏,她都替小姐心疼那些青瓷,那可是小姐最珍爱的文玩啊!

宁冰静静看着赵清檬发泄似地砸着东西,东砸一堆,西砸一堆,自己就那么站在正中间,她却怎么都砸不中,果真是人老了,眼神就不大好了。

“你说话啊!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赵清檬已经拜托书羽卉将自己的离婚事宜全部搞清楚了,一个离婚的当事人居然是最不了解内情的人,让她情何以堪!

“小只是从我身上掉下的骨肉啊,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宁冰一直低垂的头终于抬起来,眼眸里一片荒凉:“可她不是我的。”

“呵呵,所以你就要活活拆散我们母女?”赵清檬的眼里明明白白写着恨,“你是在报复!你在报复我对你的辜负,你恨我结婚生子,所以你要报复我,对不对,对不对?!”

拉扯着宁冰整洁的衣物,不停地敲打,不停地辱骂也换不来那人的一个回答。

“你说话,你说话啊……”赵清檬的怒气如同撒在一堆棉花上,软软绵绵,一击过去,力道早被卸了一大半,她无力地蹲下身子,抱着双膝,低低地呜咽着,“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宁冰屈下一条腿,蹲下身来,双手捧起赵清檬的脸,一字一句地问道:“当初我们分离,你是否也这么痛心疾首过?”

赵清檬很想告诉她,她有,在离开眉山后,她躲在家里整整三天三夜没有出去,不吃不喝,差点就一脚西去,可是这一刻,赵清檬突然觉得不值得!她恨她。

“你没有!你狠心地离开,猫哭耗子般留下几滴泪就离开了我,你没有为我,为我们和任何人抗争过,”宁冰苦笑地说着,“现在你却为了一个才活了八年的孩子对我大发脾气。”

顿了半晌,宁冰又道:“看的出来,你还因此而恨我。”捧着赵清檬的双手突然一使力,就将她往后推去,赵清檬毫无预料地跌倒在地。

“八岁的孩子,八年的恋情又哪里比得上?”爱情可以超越生死,却抵不过世俗,爱情可以媲美亲情,却赛不过骨肉至亲,这就是宁冰可悲可笑的爱情。

“你从来都不属于我,你要对你的父母负责,对你的家庭负责,对你的孩子负责,而我呢?”宁冰狂风暴雨般地指责着,末了淡淡一笑,“既然得不到,那就毁了。”

说完,掸了掸身上的污秽物,拉开大门,深吸了一口黑夜里清新的气息,绝尘而去。既然注定得不到你的心,成不了你心中的唯一,那就让你的肉体从今往后永永远远地属于我吧!哪怕已经厌倦,也绝不放弃。


今年的春节来得格外晚些,过了立春,天气都已转暖,才开始有些年味,放鞭炮的放鞭炮、走亲戚的走亲戚,家家户户团团圆圆,那劈里啪啦的爆竹声映衬着春晚的喜气洋洋,即便有再多的不适,也让人稍感欢快起来。

赵清檬收过很多年的红包,也发过很多年红包,今年也不例外,总觉得年一过,荷包就空了许多。这让一向勤俭持家的赵清檬觉得格外肉痛——过年真不是什么好事。

唯一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囚禁多月,自己终于可以飞出宁冰为她私人打造的牢笼,和家人一起吃个饭,看个无聊的春晚,现在想来竟觉得异常幸福。

幸福来得快,去得也快,赵清檬虽然很想念莫小只,但当大年夜的晚上,莫文斌带着莫小只不期而至的时候,她觉得她的世界又陷入一片黑暗。

莫文斌带着莫小只笑容可掬地朝前岳父、前岳母道着新年好,手上大包小包显得格外热情有礼。和老人家打着招呼,在前岳母的热情招待下,坐下略显拘束地捧起岳母泡的茶,喝了几口,眼睛时不时朝沙发上的赵清檬瞟去。


这幅如同情窦初开的少年人模样,着实逗乐了赵母,掩着嘴偷乐——看来这俩孩子还有戏。逗弄着怀里的外孙女,听她一遍遍喊着外婆,外婆,心就格外柔软。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以为大人的不懂事买单呢?叹了口气,瞅着专心致志、心无旁骛的女儿好几眼,可惜春晚太迷人,赵清檬连个正脸都不给她瞧见。

知道女儿故意回避,赵母也不好多说什么,和赵父俩人陪着莫文斌打哈哈聊了会儿就送他出门,回家了。

赵母央求今夜就把孩子留下,莫文斌看莫小只哈欠连连的模样,点头答应了。赵母送了前女婿,用脚踢了赵父一把,将已开始迷糊的外孙女抱给他:“陪孩子睡觉去,我和女儿说会儿话。”

会意的赵父抱着莫小只睡去了,赵母几个箭步冲到沙发前,一屁股在女儿旁边坐下,霸气十足地掰过女儿的肩膀,微怒道:“文斌刚来拜年,你怎么连个招呼也不打?”

“今年的春晚还挺有新意的。”赵清檬答非所问。

“有新意到让你连自己老母的眼神都看不到了是吧?我眼皮都快翻烂了,你倒是好,愣是不给我一点回应!”赵母对于自己的媚眼毫无收效表示义愤填膺,“赵清檬!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想的?人文斌怎么你了,啊?死活要离婚。你看看,连小只现在都不要理你了!你说你…….”

赵母两眼炯炯有神地盯着她,让她感到压力山大,单身的怕过年、离婚的看来也不得安生,她双手交叠在大腿上,皱着眉头无奈道:“妈……”


仔细斟酌了一番,赵清檬才吞吞吐吐继续道:“妈,对不起。”说着,抬眼看着母亲,“我们不可能了。”

嘴巴张的能吞下一个鸡蛋的赵母惊讶地听着女儿的话,半晌才严肃地问她:“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合适。”见母亲疑惑的眼神,她欲盖弥彰般地强调,“我们真的不合适。”

“哼”仅仅一个鼻音就让赵清檬听出了母亲的蔑视,果然,“和一个女人就合适了?”赵清檬有些惊恐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她都知道了些什么?

“为什么小只今天来连看都不看你一眼?为什么你会把小只推给莫文斌?这几个月你又去哪儿了?莫家找不到你,你自己的住处也是空空荡荡!”赵母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呜咽道,“要不是你的电话还打得通,我和你爸都快报警了,我们很担心你,你知不知道!”

母亲泫然欲泣的模样让赵清檬心里一阵酸疼,她想伸手去抱抱妈妈,可是被母亲无情地推开了,赵母吸了吸鼻子,不让自己掉泪:“你已经大了,我也不想再说你什么,你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赵母往沙发边挪了挪,眼神转向春晚正在表演的歌舞剧,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缓缓道:“我可以没有你这个自私自利的女儿,但我不会放弃自己的亲孙女。”

要爱情就没亲情,来自父母的警告,真残忍!

等了许久都听不到女儿的回复,赵母失望地起身,留下一句“我知道了”就匆匆往卧室走去,再没看女儿一眼。


母亲决绝的背影深深刺痛了赵清檬——母亲说她自私自利。妈妈可以不要自己但不会不要莫小只,她蔑视自己和宁冰的爱情,坚信和莫文斌的才是人间正道。

赵清檬内心既酸楚,又愤慨,既愧疚,又不甘。她的爱情从来都是有伤风化、违背天道的,哪里还有脸回来过年、拜见双亲呢?可是无论自己是怎样的怪物,自己难道不都是父母的孩子,他们的心头肉吗?怎么就容不下和别人家不一样的女儿呢?

白皙、纤细的手紧紧攥住沙发冰冷的表皮——该走了。心心念念的女儿不理自己,生养的父母也对自己失望至极,望着灯火通明却空荡的大厅,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围着围巾,行走在没什么人影的大街上,望着万家灯火,想象着世人团团圆圆地吃了年夜饭,高高兴兴地看春晚,打着哈欠忍着睡意,挨到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许下一个心愿,只为在意的人无灾无难。

也就自己,如同一个孤魂野鬼般在街上飘荡,赵清檬嗤笑一声,百无聊赖地踢了踢路边的石子。

出家门时,赵清檬故意制作一些动静,特意放慢脚步,如同学生时代那般演绎着欲擒故纵的戏码,父母好像还是会同那时一样,慌慌张张地跑出来留住自己。然而,现在,他们已经不在乎了。掏出手机,瞟了一眼又放进口袋,世界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寂静过,连条推送都没有。有种名叫绝望的染料慢慢浸上心间,直往咽喉而去,让人难受地快呼吸不过来。


一个礼拜前,赵清檬惦记着春节将至,准备回家置办东西探望父母,她试探着走出别墅,门口竟没有一个保镖,心里有些高兴,她可以回家了。隐隐地又有些失落,终于厌烦了吧!

自从那次大吵之后,宁冰再也没回过别墅,然而赵清檬依旧被软禁着,门口保镖总是风雨无阻地监守着她,如此直到春节前夕。

既然没人监视,那就意味着可以回家了,赵清檬回身准备收拾东西,见徐妈正笑眯眯地望着自己,吓得她尖叫起来,徐妈赶紧上前安抚她:“赵小姐不用惊慌,如果你想家,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她….”赵清檬有些疑惑,走得如此容易如同做梦。

“小姐前几天已经吩咐过了,您要离开,谁也不许为难。”徐妈恭恭敬敬地回答着。

徐妈的话让赵清檬心中打鼓,她抬眼抿着嘴问道:“她……还说什么了吗?”

挂着标准式微笑的徐妈从容道:“小姐还说,走了就别再回来了。”

走了就别再回来了!这是在威胁自己吗?赵清檬被气得直翻白眼——她以为自己是谁?这里很了不起吗?走了就别回来?从来也没想在这里多呆片刻!

赵清檬怒气冲冲地回屋收拾东西,一边收拾,眼泪就一边落下来,走了,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吧!


一阵冷风吹来,嗖嗖地闯进赵清檬的领口,她赶忙拉上拉链,裹紧围巾,一不留神,拉链夹到了下巴,痛的她泪水都在眼里打转,脸上感到点点冰凉,居然下雪了。

瑞雪兆丰年,可为什么自己却有想哭的冲动?十字路口两边的路灯一路绵延照亮着看不到尽头的前方,自己又该往哪里去,去那里做些什么呢?

没有目标的人生最是无趣,没有目的的行走最是累人,自暴自弃般蹲下身,伸出手接着一片片雪花,赵清檬悲凉地想:自己的人生果然是寂寞如雪啊!


谢谢sunday君的打赏 让人动力十足 人生第一笔靠文字获得的收入 意义重大!
这是对作者君的尊重和肯定 真的非常非常感谢!
也很感谢平台 支持正版原创 才能共享到更好的产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