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Chapter.16奇迹不再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47
点击:385
章节字数:87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16奇迹不再

谜若之月七日。

依苏尔十六岁的生日。

依苏尔十二岁生日的时候,理直气壮的和Jimmy说要请假一个月去旅行过生日。依苏尔十三岁生日的时候,找宇文终黎借了一张跑车然后撞了个稀巴烂。依苏尔十四岁的时候,去瑞安街区最有名的酒吧把店里的酒全部喝了一遍。

依苏尔十五岁生日的时候被暮记错了生日,那天却为希漠庆祝了生日。

因为依苏尔的生日是11.07,希漠的生日是01.17。

今年依苏尔的生日会怎么过,这倒是没人知道,只是知道,依苏尔绝对闹腾不动了。

如果可以的话,暮也想给她一个正常向的生日。

温馨的和朋友在一起吹吹蛋糕,收收礼物之类的生日,不要每次都那么惊心动魄。

暮是这样想的,给依苏尔在"彩虹蛋糕"办个生日party就好。

他们也觉得依苏尔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从早上就开始准备。

"彩虹蛋糕"之所以叫"彩虹蛋糕",就是因为它真的是彩色的,很甜的风格。今天再在餐桌上摆上各种美味的蛋糕,茶几上摆上丰富的小吃,然后再点亮每一个房间的灯光,那种快乐的气氛很快就出来了。

虽然说依苏尔向来喜欢做与众不同的事,但这样的生日对她来说还真是第一次,她不会有理由拒绝的。

冷沦墨夙这样想着,拍了一张照片传给依苏尔。配字——"你快回来~"

可是半个小时过去了,依苏尔那边并没有什么动静。

琢磨着依苏尔可能还在睡觉,但又觉得再不叫醒她,天都黑了她也不一定会起床,所以冷沦墨夙大喊了一句,

"谁都别说话,我给依苏尔打个电话。"

然而她不说还好,这样一说,暮马上冲过来,一个一个抢着讲。

"喂喂!依苏尔吗?我告诉你大爷我辛辛苦苦挂的气球,你现在就给我回来,不然我就把气球全部戳破!"

"苏,回来吧,我们买了很多蛋糕,都是你喜欢的……"

"哈哈哈,依苏尔!别听宇文乱说,蛋糕我们全部吃完了哈哈哈哈哈!"

"喂,依苏尔,是我,夜拉斯。回来吧,我们想你,生日快乐……"

"我不想回去。"

说了那么半天,依苏尔终于回话了。

"我不想回去,抱歉。"

依苏尔的声音听上去没什么力气。

时间就这样静止了两三秒,依苏尔在等暮的回话,而暮却都愣住了。

"挂了。"

"嘟嘟嘟。"依苏尔真把电话挂了,暮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卧槽,她说她不想回来?这是什么鬼啊。"

"等等她一定是没反应过来,我再打一个。"

焚晓再一次拨通了依苏尔的电话,但还来不及讲话,依苏尔就开口了,

"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我真的不想来了,你们自己玩一玩吧。"

然后电话就再一次挂了。

这下暮才真的反应过来,依苏尔居然不想过这个生日了,或者说不想和暮过这个生日了。

那亏他们这次人人都记得依苏尔的生日,还专门一大早起来准备,这下说不过就不过啊。

残翼觉得实在是有点气不过,再次拨通了依苏尔的电话,张嘴就骂,

"依苏尔你不要太过分了,任性也要有个限度好不好!我们辛辛苦苦为你准备一早上,你说不过就不过啊,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对,它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日party,但是你也不想想你还能不能做其他的什么事。你能不能为我们考虑一下!?"

残翼骂了半天,发现另一边没什么声音,又把电话挂了。过了一会还想骂又打过去,依苏尔还是接通了。

这倒是残翼没有料到的,他以为依苏尔不会接了。结果依苏尔每一个电话都接反而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然后另一边的依苏尔听着没有声音,主动把电话挂了。再打,还是通的。

暮彻底蒙了,意思是他们白忙活了?

依苏尔也真是……唉!


———————————————————————————————————————

谜若之月 七日 土曜日 天气:晴


魊眠之月 二十日 水曜日。

我的记忆里突然出现了这个日子。

那一天是520,是情人节。

爱尔龙德学院的气氛很热闹。

学院里的小情侣很多,这一天,他们都光明正大的在学院里面成双成对的出行,希漠看着,有些脸红。

因为不知道希漠能不能算他们中间的一个。

今天残翼光明正大的和小女朋友约会去了,冷沦墨夙也不知道去了哪,就连青鸟也被小熊约走了,拉拉却刚好被冥海老师叫走。

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身边没有一个人陪我。

中午有点郁闷的回"彩虹蛋糕"吃午饭,今天恰好是她负责做饭。其他人都不在,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只有我们两个吃饭。

那个时候,虽然我表面绷着脸,实际上内心里还是蛮开心的。我们已经很久没好好说话了,这样说来,我还真的很想她。

即使我依旧讨厌着她。

她还在做饭,我偷偷跑回自己的房间,看着房间里摆着的最大的那幅画。

那幅画是原来我画的她的画像,画中的她,是我最喜欢的样子。

我摸摸她的脸,有点暗暗的开心,我到底还是蛮喜欢她的。

没过多久,午饭做好了,我过去一看,就愣住了。

她居然就煮了一碗方便面,虽然自己加工过,但它真的只是一碗方便面。

"先尝尝?"

她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吃惊,笑着对我说,然后自己就开吃了。

说实话,希漠也不讨厌吃方便面。方便面是那么常见的速食,它的制作也是一门艺术。而且暮都是一堆吃货,他们买来的方便面味道应该不会差。

所以我还是没有意见的坐下来,开始和她一起吃方便面。

但是她再一次的让我惊讶了,这看似只是普通的方便面,但事实上,她在煮好的面上浇了一勺她自己做的盖头。

就那一勺盖头,却让我有了种很特别的感觉。

那是一种,一吃就知道这一定是她做的。

只有她才会做出这样的面。

很好吃。

我不得不承认,她做的东西,希漠很喜欢吃。

但这还没完,吃完面,她看着,狡猾的一笑,说,

"不是只有这个哦,等我一下。"

然后她从厨房端来了一碗巧克力冰欺凌。

她知道我最喜欢吃冰淇凌了。

"虽然说饭后吃冰淇淋不太好,但其实它主要是巧克力啦,慢慢吃也是可以的哟。"

我主动接过冰淇凌,这是希漠喜欢吃的东西,希漠当然不会拒绝。

我再看了看她的眼睛,已经不再是原来那样笑的很活泼,但依旧是笑意满满。

巧克力浓稠的香味让我无法在思考下去,迫不及待的用勺子舀了一大勺,

然后一口吃下去,

直到后来我失去了记忆,味蕾却依旧记得那情人节的味道,那是一种苦涩的甜蜜中带着一丝的清爽的味道。

后来我也尝试了很多次,试图自己也做做看,但是每一次都没有找到相似的味道。

这可能是只有她才能做出来的特有的味道,希漠今天却不断的想起。

我一定是想她了,即使思想上好像忘记了,但感官还记得清清楚楚。

今天"彩虹蛋糕"一片热闹,暮在准备为我才喜欢上的依苏尔过生日。

本来我也应该做点什么的。

但是偏偏在这一天,总是想起那魊眠之月二十日,味蕾上的感觉久久不能散去。

———————————————————————————————————————


总是有些不开心的事。

少爷脱力的躺在床上。

尼玛,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像是不是自己的。

这上帝也太坑了吧,哪天不好,偏偏挑在生日当天发病。

平时小苏也没有作恶多端啊,虽然有时候是有点不听话,但也不能这么报复小苏啊。

或许是时间快到了,不得不提前离开。

那还真是对不起暮啊,难得他们专门为小苏准备个party。

但提前走了也是好的,小苏的魔法撑不住了,希漠她快想起来了吧。

真是抱歉啊,不能给你幸福,甚至连让你忘记痛苦的时光也做不到了。

草泥马的上帝,等着小苏来找你,我们再找两个冤死的干一桌麻将,你要是输了,就把你欠小苏的全部还回来,哼。


白忆推开少爷的房门来给她送粥,却看见少爷表情丰富的躺在床上,一下子被吓到了。

"好点了?"白忆委婉的问道。

"并没有。"少爷一头又栽回枕头上,照旧是那幅有气无力的样子。

帮少爷把粥吹凉,白忆准备一勺一勺的喂她。

原本在"绝色","绝色"的各位金牌调教师也是打算帮少爷庆祝生日的,甚至把店里都专门布置了一下。

但谁知道当白忆第一次走进少爷的房间的时候,她正在咳嗽,咳着咳着,就像电视剧里面的一样,咳出了血。

这可吓坏白忆了,再也没有和少爷提起她今天过生日这件事。而是好好的把少爷关在房间里,亲自守着。

这下,少爷喝下了白忆递过来的第一口粥。嗯,味道温和,咸淡适中。刚想表扬一下白忆,又直接呕了出来。

帮少爷擦擦嘴,白忆想想,又喂了一勺,但还是照样被呕了出来。

这样下去不行的,白忆有些焦虑的放下乘稀饭的碗。

少爷已经有一整天没有吃一点东西了。

即使天天打着葡萄糖水,也不能阻止她表现的越来越虚弱。

"没关系的白忆,反正我有注射葡萄糖啊。"

背后传来少爷的声音,白忆走回床边,坐下。

"其实已经很感谢你们了,为了我忙来忙去的。"

少爷眼睛眯着,说话的声音很轻。

"呐,我知道的,白忆你去求黑落帮忙了吧。你真是何必那么拼呢。不过黑落确实是帮我治疗了,他已经做了所有他能做的,可惜我的身体并不争气,好像还是这鬼样子。"

少爷自从从黑落那里回来之后,唯一的感觉就是全身无力,到现在,只能躺在床上了。

黑落那么拼,把他会的所有歪门邪道都用上了,只可惜本来就是没救之人,何必做无用的挣扎。

"白忆,说起来,我觉得吧,可能是时间到了。这样也挺好的,什么时候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再同一天离开,没什么不好的。只是时间过的好快,我还记得大半年前,少爷可是什么酒都敢喝的。"

"其实还是蛮不甘心的啊,我那么那么幸运的一个人,最后还是就这样死了,讨厌死上帝了。"

"但是也好,现在死了,希漠,希漠她就不会想起我来难过了。我一直很对不起她,我死了,她就可以真的解脱了。白忆,如果说我还有什么遗愿,那就拜托你和暮,帮我一起好好照顾希漠。”

"记得告诉她,就算喜欢吃冰淇凌,但不要饭后吃,也不要空腹吃。画画的时候,不要为了灵感通宵创作。不要在夜拉斯不在的时候不吃饭,吃方便面都好啊。还有,瑞安街区她最喜欢的冰淇凌店每个月3号有特价,不要错过了。抱歉啊,我不能陪她到她希望去的地方,我……"

那个时候,白忆一直在想这个絮絮叨叨的少女真的是少爷吗,真的是那个他熟悉的自私鬼吗。

他是那么熟悉少爷的一个人,陪在她身边那么久了,却在这一刻才发现,少爷她真的变了好多。

她就那样一直说一直说,直到声音越来越小,吐字越来越含糊,直到最后,声音和气息一起停止。

白忆那时才反应过来,连忙往少爷的血管里打了一剂药水,然后拨通了黑落的电话,

"少爷要死了,你马上过来。"


———————————————————————————————————————

谜若之月 七日 土曜日 天气:晴

魊眠之月 二十日,因为她给我做了希漠喜欢吃的东西,总是有点想感谢她一下。

可是希漠的话,会的东西并不像她会的那么多。

希漠会做的其实只有画画。

所以我就决定,在下午的选修课上,请她到美术教室来,我就为她画一幅画作为回礼吧。

可是我们两个这段时间其实是在闹别扭的,希漠已经好久好久没主动和她说过话了。现在要突然开口,还是有点说不出来。

不过,我突然想到,她平时也总是喜欢用粉红色的心形便利贴给我留言,那么这次,我也可以用这样的方法邀请她。

我跑回房间,从抽屉里找到了一本淡蓝色的星形便利贴,这个就是希漠想要的。

我拿着那叠便利贴,咬着笔头。虽然希漠的意思很简单,但是要怎么写才能显得委婉但又不含糊呢。

"你做的饭很好吃,所以希漠想感谢你一下,下午请到美术教室莱。"

不行,这么写太罗嗦,也太直白了。

" 回礼:下午到美术教室。"

不行,我为什么要说明是回礼呢,而且这也不是希漠的风格。

最后,在我把一整本便签都用完之前,我终于写下了比较满意的句子。

"选修课美术教室见。"

不用说明是什么事,如果是她的话,才应该都能猜到的。

最后我又想了想,署名留了"Black Star"。

而且我相信她看得懂,她一定知道我会这样留名的。

最后的最后,我把这张便签悄悄的贴到了她心理学教材的封面上,她原本要上心理学选修课,所以上课前,一定可以看见我的便签。

那个时候,我只需要在美术教室等她就好了。

———————————————————————————————————————


黑落接到白忆的电话后,第一反应就是该不会是我把少爷医死了吧。

来不及做进一步的判断,黑落就开车赶到了“绝色”,被少爷的M棱棱从后门接了上去。

一路飞奔到少爷的房间,开门一看,少爷果然面色铁青,似乎呼吸也断了。

黑落连忙打开急救箱,拿出两个针管就要往少爷身上戳。

但是被白忆制止了,白忆说,

“我已经给她注射过了,她现在还有气息。"

"你怎么会有我的药。"黑落瞬间出戏,关心起他的绝密药方来。

"那次我去'怪诞'找你,顺便拿的。"

草!黑落在心里骂道,你说的好随意啊,这明显是偷吧。

而刚才才赶来的绝色店长安枫偷偷舒了口气,他原本以为白忆注射的是chun药什么的,毕竟绝色也就只有这类东西了。万一白忆狗急跳墙,当提神剂用了。

看着少爷一时半会也死不了,黑落镇定下来,仔细一想绝对不会是我把她弄死的。再一看地上有些未干的血迹混合着呕吐物。黑落一掌就按到了少爷的肚子上。

"草,我都以为我在和上帝打麻将了。你们要叫醒我能不能用点温柔的方式。"

少爷刚才被黑落那么一按,一口血从肚子里涌上来,活活把自己呛醒了。

"温柔个鬼!在你床旁边喊一天你也醒不过来,老子没这个耐心。"

黑落一边说一边翻翻少爷的眼皮,嗯,瞳孔没有放大,确定不是诈尸。

再按按捏捏少爷的胳膊腿什么的,应该都是有知觉的,就是动不了了。

黑落仔细一想怎么都不对,他那天以毒攻毒把少爷折腾了一番,她估计要么是直接挂了,要么就是有所好转,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看来少爷的身体内部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变化,黑落想把她抬回怪诞治疗,但是她现在的样子,估计移动就要吐血。

思索再三,黑落对白忆说,"你把平时给她治病的医生给我叫来。"

这其实就是黑落要见Dr.林。

说起来,少爷还是按时去找Dr.林的,只是她的身体就是不见好转,Dr.林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弄的少爷都觉得是自己的错,不好意思去找他了。

当时,Dr.林其实是菲歇尔家族专属的医院工作。而少爷和菲歇尔家族的大小姐Cu关系不错,Dr.林算是Cu小姐借依苏尔用的。

谁知道,一用就是大半年,费用都是菲歇尔家族替依苏尔出的钱,只可惜,白白浪费钱了。

白忆没有Dr.林的电话,所以他拿起少爷的手机,刚好看见一条短信,是冷沦墨夙发来的,上面写着,

"你不想回来就算了,但是去Dr.林那一趟,他找你。"

白忆估计冷沦墨夙就在Dr.林那儿,于是一个电话飙过去,把两个人都叫过来。

在等Dr.林的时候气氛有点尴尬,刚才是忙着救少爷,现在她死不了了,绝色的人才反应过来,怪诞的店长黑落现在就在绝色啊,真的在绝色啊。

难道不应该干一架吗。

而少爷躺在床上,看着那么多人都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看,总觉得很不自在,想找点话讲讲。憋了半天,她说

"诶,黑落你现在在绝色啊,绝色!"

这绝对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典范,黑落来这里还不是为了你少爷,你要死了就不会叫黑落了,叫殡仪屋的人来就行了。

这样一想,黑落突然有一种冲动,再在少爷肚子上来一拳,让她继续和上帝打麻将去吧。


———————————————————————————————————————

谜若之月 七日 土曜日 天气:晴

我叫了她来美术教室找我,她确实来了。

来了以后,她笑容浅浅的问我什么事找她,我纠结了一会,才不会告诉她是想给她回礼。

最后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这是叫她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给我当模特。

她笑容浅浅,和原来相比还是变了,原来的她是满满笑容,而现在她的笑容一天比一天的浅。

我有些惶恐。

但是现在是画画时间,我整理整理心情,抬起画笔开始涂抹色块。

但是我已经没有那次在外面时候的心情,当时的快乐,是回不来的。

我想尽办法想还原一个快乐的场景,但已经回不来了。

心情有点郁闷,严重影响我画画的心情,撕了一张又一张的纸,最终还是只画了个轮廓。

花了很长时间,但没有什么收获,要是平时的话。我估计已经画好了。

还好她还是像以前一样有耐心,依旧微笑的看着我,让我觉得,我这么做也还算是有意义的。

心情平静下来,就画的好多了,接下来的每一笔每一个颜色,都很顺利的进行下去了,马上就画到了她最重要的眼睛。

但就在这时,她的电话响了。她皱了皱眉,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什么,她只是皱着眉头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收起手机,居然对我说,抱歉,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

我当时觉得很惊讶也有些恼火,连我你都可以说离开就离开,你就没有看见我的画已经到了最重要的时刻吗。

我相信我当时的表情已经明明白白的说了我不希望她离开,可是她还是很快的拿起东西就准备走。

其实希漠耍小脾气的次数不多,不过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我把调色盘直接扔到她的脚边,弄出很大的声音,

可是她只是顿了一下,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一眼,就径直的走出了美术教室。

我不甘心,就顺手拿过不远处的烛台点燃了我刚刚画的画。

可是她依旧不为所动,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睛里是满满的无奈。

她的眼神真的很让我在意,如果你原来很喜欢我,那现在是厌烦了吗。

那是希漠专门想给你的回礼啊,你为什么不好好收下。

或许因为少爷的事,你真的不再喜欢我了。

如果你的喜欢是这么简单就可以放弃的,那么我也没什么好眷恋的。

之前希漠还一直在说,既喜欢你也讨厌你。

看来是希漠太固执了。

———————————————————————————————————————


半个小时后,冷沦墨夙和Dr.林到了。

白忆对Dr.林说,"这是黑落,今天是他帮依苏尔抢救的。"

Dr.林点点头,表示黑落大人很有名,他听说过。

然后两人就把其他无关人士都撵处少爷的房间,他们两个单独给少爷检查检查。

然而独自被留在房间里的少爷表示自己很紧张,很想叫她亲爱的墨墨或者白忆留下来陪她,只可惜两个人都不干。

出了房门,冷沦墨夙对安枫店长说,“你们要是依附冷沦家族会有很多好处。"

安枫只是微微一笑,"你来游说我们,怎么不去游说黑落。"

"因为我和少爷的关系很好,以后冷伦家可以罩着你们,而且你们已经被达克尼斯家族盯上了。"

"只是很可惜,如果少爷死了,冷沦家不就没有理由护着绝色了。"

房门的另一边,少爷表示被两个大男人摸摸这捏捏那,从睡觉时间问道生理周期,内心其实是比较崩溃的。

好歹她也是刚满16岁的少女,正常的羞耻心还是有的。

不过估计和他们说了也没用,这两个技术控,最多只会说一句,贱人就是矫情。

内心正矫情着的少爷忍不住脑洞大开,怎么看这黑落和Dr.林都有一点点的配,搞不好凑一对cp也不错。

等等那不行,白忆已经看上黑落了,他们凑了cp,那白忆怎么办,不行不行不行。

因为脑洞开得太大,少爷入戏太深的甩头,吓得黑落和Dr.林连忙问怎么了。

少爷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回答没事没事。但那两个人还是回忆少爷有点精神失常,决定叫冷沦墨夙进来陪陪少爷。

推开门,Dr.林说道,"还是感谢那次黑落的治疗,他把小苏体内堆积的毒素释放出来,短时间内是会表现出更大的不适,但身体会代谢掉一部分的毒素,情况也会渐渐好转。这是在我专业之外的方法,黑落医生果然厉害。现在检查已经完成了,安枫店长,麻烦你安排个安静的房间给我们,我和黑落医生还要讨论一下下一步的治疗方案。”

安枫闻言,作出邀请的手势,带他们两个走向走廊的另一边。黑落看见白忆正准备进到少爷的房间,冷冷的制止了,

“她精神状态不太好,你们让她休息,冷沦墨夙陪她就行了。"

冷沦墨夙给青鸟打了个电话说今天不回来了,就轻手轻脚的走近了少爷的房间。

少爷的房间和依苏尔的房间差距挺大的,这里没有满地的漫画书,只有一个king size的床和一个衣柜,一张书桌,还有沙发和大阳台。

冷沦墨夙走向床边,轻声对少爷说道,"Dr.林说你的情况有所好转,他黑落会想办法,你不要担心。"

"如果真是那样就太好了。"少爷的声音也很飘渺,通常只有在冷沦墨夙面前,她才会显露出最真实的想法。

而她最真实的想法其实是,不想死。

"暮不会怪你的,你今天也是迫不得已。"

"他们知道了?"依苏尔有点紧张地问,她的病情除了冷沦墨夙暮是不知道的,倒不是怕他们担心,是依苏尔不想要他们的同情。

"除了青鸟猜到了以外,其他人都不知道。"

"那就好。"依苏尔如释重负的躺回床上。

气氛一下子就沉静了,冷沦墨夙看着依苏尔躺在床上,脸色发青,眉头皱着,总是不由得想起原来那个脸色红润,并且从不皱眉头的她,冷沦墨夙一下子觉得真是红颜薄命。

虽然依苏尔也不算是红颜,但是死了真的可惜。

想了一想,冷沦墨夙试探着问依苏尔,"如果治疗成功,你还能活下去,今后你要怎么过?"

冷沦墨夙是知道的,依苏尔回不到从前,她既不能有宇文终黎也不会再去辜负希漠了,那么她又该去辜负谁?

"做一个妓女。"

依苏尔回复的很果断。

"干脆卖身给绝色,我技术那么好,而且从前还是绝色的金牌调教师,生意一定会很好,搞不好能赚比现在还多的钱。而且xing爱的快感也是很纯粹的。"

"你有必要这么糟蹋自己吗?"

"糟蹋?并没有墨墨,我是凭自己的能力去挣钱,有没有出卖尊严,怎么能算糟蹋。"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想法嘛,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可惜我嗓音不好,那就只能做婊子喽。"

冷沦墨夙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花区西街有一个戏子,芳名凉子,是个绝美之人。可是她动了义,所以她死了。你们大可以去做那有情有义的戏子,那虚情假意的婊子就可以交给我来做吧。"

"你到底还是怕伤害了她,你还是觉得她没有你最好。可是如果我告诉你,希漠再一次喜欢上你了呢。"

"如果那个原本已经忘记了你的希漠,再一次喜欢上了依苏尔呢。"


———————————————————————————————————————

谜若之月 七日 土曜日 天气:晴

再一次回忆起那天的事的时候,却补充了新的内容。

因为我顺便也回忆起了她的记忆。

我知道了那个电话的内容,却再也恨不起来了。

那天她接的那个电话,是这样的。

"喂?"

"少爷,我是棱棱,黑落带了一批人来绝色,说要找你,不然就来砸店。"

"你叫他等着,我现在就回来!"


"等等,少爷,我是安枫。"

"店长,你稳住他,我现在就回来。"

"你不用回来了,好好上课。不是他黑落想见谁就可以见的,大不了我们打一架。"

"店长,别闹了。打起来对谁都不好,何况最近绝色在道上还招惹了些人。你们等我,告诉黑落我就来了。"

———————————————————————————————————————

"不说这些,来,墨墨,祝我生日快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