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Chapter.15落殇尾奏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47
点击:415
章节字数:616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15落殇尾奏

黑落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一个人睡在皱巴巴的大床上。

昨天发生了什么他可是记得一清二楚,他最后直接体力不支昏睡过去。一觉到早上发现白忆早就走了,只留下了一小沓钱在床头柜上。

不出意外的,黑落把那一沓钱给烧了,你TM以为老子是出来卖的?!

回想起昨天的事,黑落真是杀人的心都有了,这种事情发生在一个大男人身上根本就不能忍受!

黑落的内心是崩溃的,他打算马上去找白忆算账,要把自己受到的屈辱加十倍偿还到白忆身上。

只是才从床上坐起来,就发现腰酸的不会动。在心里骂了无数个"草"之后,黑落决定先去找点吃的,不然没有体力也只有再被按翻一次。

还有,后面还需要清洗一下,虽然白忆已经清理过了。

总之黑落已经下定决心,要让白忆知道,得罪他黑落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好不容易扶着腰走到附近的一家西餐厅,点了一个披萨,找到位置艰难的坐下。

结果一回头,却看见少爷正坐在不远处吃蛋糕呢。

最近到底和"绝色"是什么缘什么分,到哪都可以碰上"绝色"的人,简直是烦死了。

黑落现在倒不是很想发火,他是极度的仇恨,恨不得把白忆撕成碎片。而这个少爷呢,自从她真的和爱丽丝断了之后,黑落的态度也就不那么咄咄逼人了。

再看看现在的她,少爷真是瘦的可以,脸色也真是差的可以。

黑落不得不感慨,不愧是将死之人。

黑落见少爷的次数其实很少,上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他早就不记得了,只是他还隐隐约约记得那个时候的少爷脸色很红润,就算还是蛮瘦的,但也是个元气少女,笑容满满。

这也是爱丽丝会喜欢上她的原因,其实就算是在少爷身上,她依旧拥有依苏尔的满满笑容。

而不是现在的样子。

而坐在一旁的少爷,明显也注意到了黑落,她突然很暧昧的笑了一下,端着盘子朝黑落走来。

黑落突然想起来,在这个有魔法的世界,少爷有种逆天的魔法,她能很好的利用人心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删除爱丽丝记忆的原因,现在她明显知道了黑落内心的想法。

而爱丽丝有的只是召唤亡灵的魔法,可能也是因为这个,让她总是习惯的不说话。

不一会,少爷真的坐到了黑落对面。黑落皱了皱眉,这绝色的人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哟,黑落大人真巧啊。"少爷笑到。

"你来干什么,滚。"黑落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好脾气。

"不要激动嘛,我只是昨天一天没见到白忆有点不开心。但他回来后,总觉得他衣服上有股淡淡的药水味。现在碰到黑落大人就顺便问问喽。”

哪壶不开提哪壶!黑落把水杯摔在桌子上,又引来一片侧目。

"不会吧,"少爷盯着黑落的眼睛,忍不住笑出声来,"白忆真有那么厉害?"

草!黑落知道,不管她是猜的还是用了魔法,总之少爷肯定知道昨天发生什么了,黑落一下子觉得很火大。

"没事啊没事,白忆技术很好的。咳,虽然肯定受伤了,但是恢复起来不算难。要是你担心的话,我可以……"

"啪!”黑落一巴掌按在桌子上,脸色黑的吓人,"你再说下去试试?!"

"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少爷连忙摆摆手,她并没有被黑落吓到,"我只是昨天在医院呆了一天没见白忆真的心很塞,碰到你问两句也可以理解嘛。好的好的,我现在就走,后会有期喽。”

然后说完,就两口把蛋糕吃完,笑着站了起来,却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地上去。

太不小心了,少爷不得不责备自己一下。早上跑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头晕的天旋地转,猛的一站起来不晕才怪呢去,这下丢脸丢到怪诞去了。

而黑落看见少爷姿势不对,条件反射的伸手抓住了她,感受到她的体温热的不正常。

想到昨天白忆接电话就是在说少爷发烧的事,但怎么今天还不见好。

"你烧还没退?"黑落迅速的摸摸额头,按按脖子,作出判断。

"退烧针也打了啊,它不退我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连打两针吧。反正也是常有的事,我还死不了呢。”

高烧对器官的损伤是蛮大的,长期的高烧不退对感官也会造成严重伤害。黑落想起昨天被他撕了的白忆给他的报告单,随便看一眼就有肾衰竭之类的诊断。

再看看现在她本人的状况,白忆也真是狗急跳墙才会来找他。

而且白忆说的倒也没错,如果少爷现在就死了,爱丽丝肯定还是会伤心的。黑落不希望爱丽丝郁闷不开心,最好的是少爷永远离开,而不是死。

只是少爷肯定会死,只是如果死的晚一点点,可能爱丽丝也就更能释怀一点,那么也还算是能接受的事。

"和我去怪诞。”黑落阴着脸把少爷拖出去,丢到车上。

少爷吐吐舌头,心想,白忆你看上的是个抖M哟。


"你说的没错,我给不了希漠幸福。"

夜拉斯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把手边的作业纸捏皱了。那个时候正在上课,引得周围的同学都奇怪的盯着他看。

连上课的老师都特意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提醒他不要走神。

"老师,我不舒服,去趟医务室。"夜拉斯站起来,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走出了教室。

他只是需要静静。

站在教学楼的天台上,爱尔龙德学院一览无遗。

那条短信是依苏尔休学一个星期后发给他的。

其中没说完的话其实是,

所以我离开她了。

夜拉斯想把手机直接扔下去,但他不会。

很多人说夜拉斯和依苏尔很像,都是很调皮不正经的性格,唯一的区别在于夜拉斯一面对希漠就会很认真,但依苏尔还是很随意。

原本夜拉斯和依苏尔的关系很好,他们两个一起偷看宇文终黎洗澡,一起被青鸟赶出宿舍,一起调侃焚晓,甚至一起陪希漠去买冰淇淋。

他们一直是很要好的朋友,在暮里面,他们是没有争吵过的两个人。

依苏尔常常笑夜拉斯太幼稚,肯定找不到女朋友,夜拉斯也打趣依苏尔太疯闹,会把男孩子们都吓跑。

这本来只是玩笑,但当真的发生在希漠身上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夜拉斯是希漠唯一的亲人,他有义务对希漠负责。

他也比谁都希望希漠可以得到幸福。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夜拉斯看着依苏尔和希漠在一起,虽然总觉得有点别扭,但只要希漠开心,那也就没问题,何况他和依苏尔还是朋友。

甚至在她们两个最要好的时候,有人这样打趣夜拉斯,

"哟,小夜,终于把希漠嫁出去了啊。你这个当弟弟的,反而更操心啊。”

夜拉斯当时只是笑笑,是啊,我终于不用操心了。

但是后来就不对了,当依苏尔和希漠吵架的时候,依苏尔是看不见的,但夜拉斯看得可是清清楚楚,希漠究竟有多难过。

那段时间,希漠就经常抱着膝盖缩在角落里发呆,一呆就是一晚上。

夜拉斯看见这幅画面是很火大的,

我那么相信你,好端端的把她交到你手里,你为什么要负了她?

气不过的夜拉斯终于在某一天和依苏尔好好的吵了一架。

既然你给不了她快乐,那你就离开她。

既然你不能给她幸福,那你就离开她。

既然你承诺不了未来,那你就离开她。

总之,夜拉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希漠伤心难过。

那是夜拉斯和依苏尔第一次吵架,以前的话,别说吵架,他们两个连认真的谈话都没有过,一直都是嘻嘻哈哈的。

但那次其实也不能算吵架,因为依苏尔没有还口,她只是若有所思的低着头。

夜拉斯说,我不能让希漠像现在这个样子,我答应过他,保护希漠一辈子。

我答应过那个希漠最喜欢的他,要好好保护希漠。

希漠是个很重感情又很固执的人,自从那个人死后,她依旧在记忆里依赖了他那么多年。即使事情已经过去了了八年,希漠还是没有一点点的忘却。

这么多年来,那个人的位置,即使是身为那个人亲生儿子的夜拉斯都没能取代,而现在就要被依苏尔取代,夜拉斯怎么都是有点不甘心的。

那个人八年前给了希漠家的感觉,给了希漠形似父亲的安全感;而现在依苏尔给了希漠久违的快乐,给了她另一种爱。

这本来是好事,如果依苏尔不是少爷的话。

可是依苏尔现在惹希漠伤心了,夜拉斯不能让希漠陷入另一种悲伤中。

依苏尔说,她不知道希漠的过去。

夜拉斯回答,你现在知道了,如果你真的不能给她快乐,你最好放手。

夜拉斯一开始的意思是叫依苏尔放弃少爷的身份,好好对待希漠。

然而没有想到,她居然真的放手了。

夜拉斯知道,这才是依苏尔删除希漠记忆最根源的原因。

其实是因为他夜拉斯的话,依苏尔才那么做的。

但是夜拉斯很愤怒,你宁肯辜负希漠,也不愿意牺牲自己的一点点的利益。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夜拉斯都很恨依苏尔,每个人都觉得依苏尔极度的自私,即使是喜欢的人也不能让她牺牲自己。

依苏尔不值得得到幸福,夜拉斯也这么想过。他的希漠,那么一个执着认真的人,是不应该被依苏尔白白耽搁。

夜拉斯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觉得所有的事都是依苏尔的不对,希漠只是单单纯纯的受害者。

也是因为有这种想法,让他直到很久以后,才察觉的依苏尔的不对劲。

夜拉斯其实说不清楚到底有什么问题,但是他慢慢察觉,依苏尔对希漠的喜欢根本不再是一时任性的选择。

不当调教师的依苏尔会不开心,但离开希漠的依苏尔更痛苦,依苏尔不会做这么不划算的事。

那么,就一定有其他的原因促使她这么做。

夜拉斯不知道那其他的原因是什么,也不想知道,因为他怕自己做错了事。

对他来说,当然是希漠第一,依苏尔只能排到好后面。但这并不代表,依苏尔受伤了,他会不担心。

其实夜拉斯也说不清楚自己的感受,只是收到依苏尔短信的时候,他感到尤其的心烦。

但如果再让他选择一次,他还是会和依苏尔吵一架的。

夜拉斯只是希望,那个时候依苏尔的选择会是他期待的那个。

现在,夜拉斯感觉到很压抑的悲伤。


———————————————————————————————————————

谜若之月二日 月曜日 天气:有风

最近我的回忆出现的越来越频繁。

但是都是些很不好的回忆,希漠不喜欢。

过去,我喜欢的人恰好也是我讨厌的人,这种感觉,其实一点也不好。

何况那个人已经走丢了,希漠也找不回来了。

希漠依旧很喜欢她,只是想把这份喜欢深藏在心底就好了。

因为希漠可能喜欢上另一个人了。

最近拉拉好像心情不好,总是一个人发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帮不上忙。

但是拉拉不守着我了,我也就有机会去一些拉拉不给去的地方。

比如,依苏尔的房间。

依苏尔离开那么久,一点点消息都没有,总觉得奇怪。

可是自己确实是情不自禁的想关注依苏尔,听到她的名字总是很敏感。

所以就趁拉拉不注意偷偷跑到依苏尔房间去了。

她的房间还是保持着她走时候的样子,东西随意的丢在地板上。

我很好奇的趴在地上,翻开地上的漫画书一本一本的看。

依苏尔真的很喜欢漫画吧,一地的漫画看的我眼花缭乱。

翻着翻着,我突然在一大堆漫画下面找到一本粉红色的便签纸。

那本便签被花烧过,只留下个不完整的爱心。

我拿着那本便签愣了一愣。

我想起我的回忆里我最喜欢的那个她,总是喜欢用粉红色的心形便签纸给我留言,署名一直都是"爱你的^_^"。

而依苏尔这里有一模一样的便签,只是没有"爱你的^_^"。

那一瞬间,我的心跳得很快。

一样的粉红色便签条,或许依苏尔是专门来接替她的。

那个人希望我忘记她,我也确实忘记了,虽然偶尔回想起来,但是也没什么影响了。

相反的,希漠或许需要另一个人来替代她的位置,她,可能也是这么想的。

而这个人,就是依苏尔。

我要想真的放下过去的事,最好的就是有个新的开始。

而现在,这新的开始就在我面前。

可能就在那一会,我决定去喜欢依苏尔,我需要新的依苏尔来代替我记忆里旧了的她。

这是最好的以后,那个她看见了也一定会高兴的。

我要明明白白的告诉拉拉,我喜欢依苏尔。

我已经放下了过去的记忆,现在可以有个新的开始。

依苏尔,就是我全新的开始。

———————————————————————————————————————


当依苏尔跟着黑落走进怪诞,看着怪诞工作人员那吃惊的表情的时候,依苏尔得瑟了很久,一直在心里重复 ,老娘是不是特别厉害。

而黑落只是狠狠的瞪了他的手下一眼,就没有人敢问什么了。

依苏尔当时就觉得,以后出门必配黑落一只,去吃饭都不用付款了棒棒嗒。

然后刻不容缓的,依苏尔被黑落丢到了体检室里。

依苏尔高烧还没有退,但她又已经打过退烧针了,鉴于黑落一只是怕麻烦的人,他给依苏尔吃了一颗药丸。

那是从山沟沟里得到的偏方,治发热绝对靠谱,就是副作用,未知。

依苏尔吃了药半小时之后,烧就完全退了,但精神状态比发烧时还差。黑落并不觉得是药丸的问题,他觉得依苏尔一定是每发一次烧身体就虚弱一点,一点一点的耗完她最后的生命。

给依苏尔做了全身检查,黑落效率很高的把所有报告看了一遍,摔在桌子上,冷冷的对依苏尔说,

"你TM别跟我说你不知道你快死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说的那么直接,我很心塞啊。"依苏尔背过脸去,声音很疲惫。

"你就这操蛋的样子,老子也没法治。"黑落点燃了一支烟,往点滴瓶里注射了一管不明液体。

"我知道你没办法,我自己什么鬼样子我还是知道的。"依苏尔顿了顿,"是白忆,我死了很对不起他。"

黑落没有说话,他只是大口大口的抽烟。

"咦,你给我注射了什么,我感觉精神多了。"依苏尔转移了话题,她转过头来看着黑落,微微的笑着。

"精神亢奋剂三级改良版。"

"这东西不错,多给我几支呗,我玩玩。"依苏尔一下子坐了起来,把黑落吓了一跳。

"给老子躺下!!!妈的,老子看你是真不想活了,精神亢奋剂你TM当毒品注射?"

依苏尔被黑落这么一骂,赶快躺到床上去,轻轻挑拨着插在手背上的注射针,在黑落发火之前抢着说,"不是啊黑落,你说我又不是再也见不到爱丽丝了,要是不小心见到,赶快打一针,免得我病恹恹的样子引起她的兴趣,那不是多不好。"

黑落一下子没话说了,好久,他才说一句,"你爱她。"

"是啊,老子TM的为什么会爱上她真是见了鬼了。"

依苏尔笑着捂住眼睛,再松开时眼睛是红的。

黑落看着这样的依苏尔,哼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大概十分钟后,他领着几个医生又回来了。

"听着,"黑落俯下身子,盯着依苏尔的眼睛说,"老子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有一种治疗方法,是从原来的阴阳学里面演变来的。它可能对你有效,但我保证,没有效果的可能性更大。治疗过程会非常痛苦,但一次见效,你想好了。"

"我不用想,当然要做。"依苏尔笑了,没有一丝犹豫就回答了。

黑落沉默了两秒,转身直接走出病房,后面跟着的医生,把依苏尔抬到担架上,跟在黑落后面。

"你千万别想多了,我可是为了我自己能多活一点。"依苏尔的声音从后面传进黑落的耳朵里。

这次治疗进行的时间很长,从早上一直进行到深夜。助手医生都已经换下了一批又一批,但治疗一直在继续。

黑落先把依苏尔所有筋骨疏通一遍,这是非常痛苦的。然后,又做了其他更疼痛的治疗。

依苏尔一次次的被疼晕,又被注射兴奋剂给唤醒,这受罪的过程,她必须要神志清醒的接受下来。

一整天,依苏尔只是不停的喘息,但却没有一声呻吟。

黑落不知道她在坚持什么。

凌晨一点多,治疗终于结束。黑落再一次抽了依苏尔的血,一化验,并没有什么变化。

黑落心烦的皱皱眉头,一开始就没好转,看来还真是基本没有效果,还亏他那么辛苦。

依苏尔的汗水浸湿了床单,黑落心烦的找了套衣服给她,恰好是爱丽丝留下的。

依苏尔拒绝了,她宁肯全身就这样被汗水浸湿。

"如果有效果,你估计可以多活一段时间。然后可以每隔一段时间来做一次这种治疗,你估计可能多活十年,只要你能接受这种痛。"

"那么,就希望它有效果了。"依苏尔缓缓的坐了起来,她该走了。

慢慢走到怪诞门口,依苏尔还是想感慨一下,我都病成这样了,你也不留我住一晚,你可以啊黑落。

但是想想,依苏尔还是对黑落说了一句,"谢谢,黑落。"

"少他妈自作多情,老子是为了…"

"爱丽丝"

依苏尔接过黑落的话,休息了一会,喘息着说,"拜托你让她讨厌我,你原来怎么做的,现在请变本加厉。"

黑落皱皱眉头,当这个人试图用所有方法来躲避她的时候,黑落居然并不想做了。

依苏尔没有再停留,她慢慢的消失在黑暗之中。一阵风吹过来,她居然真的被吹的一个踉跄。

黑落就一直靠在门口抽烟,没有一点去帮忙的意思,她既然希望他狠,那么他确实可以。

天太黑,依苏尔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或许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本来就只是一场梦。

魔法失效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