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Chapter.17绽放凋落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48
点击:420
章节字数:68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17绽放凋落

一月后,在Dr.林和黑落的精心治疗下,依苏尔确实有了明显的好转。

她不会再没有食欲了,不会再动不动就发高烧了,甚至还有体力偶尔出去跑跑步,这一切的成效,其实都体现在依苏尔的笑脸上。

白忆说,这才是依苏尔。

依苏尔身体的好转带来了不少好消息,先是黑落承诺白忆,在短时间内不会和绝色开战,然后就是学院的冬日祭就要开始了。

凝水之月过渡到虚无之月,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间,随时都大雪纷飞,随便走在哪里都是厚厚的积雪。

爱尔龙德学院是在今年才决定要办冬日祭的,这个决定在学院受到学生们的强烈支持。这么冰冷的时候,有热闹的庆典真是太好不过了。

爱尔龙德学院真棒!

正在休学的依苏尔也是,听到这个消息,激动的决定回学院去过节,大不了冬日祭结束了,再回绝色好好休息。

只是Dr.林还有黑落估计不会同意,为此,依苏尔好几天前就用尽了所有办法,软磨硬泡加心理暗示,就是为了能成功的对这两个害怕怕的人进行洗脑。

不过这次她倒是真的想错了,从一开始,Dr.林和黑落就没打算阻止她。Dr.林是觉得好久没见这么活泼的依苏尔了,如果让她回去散散心,对她的病情也有好处。而黑落是觉得,少爷的治疗已经差不多完成了,他也想要看看恢复的情况到底有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于是,带着大大的惊喜,依苏尔就收收行李回爱尔龙德学院去了。临走的时候,她突然给了Dr.林和黑落一人一个吻。

收到这个吻,Dr.林是惊呆了,愣在那里好久没反应。而黑落却是在依苏尔快亲上来的时候,一掌把她扒开。

唉,果然还是最讨厌像她这样的女人了。

要不是为了爱丽丝,黑落还是不会帮少爷治疗的。

不过事到如今,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依苏尔被黑落拒绝后也没有生气,只是笑咪咪的上了白忆的车,回学院去啦。

回到学院,暮很惊讶的看着依苏尔满满的笑容,那感觉就像回到了从前,他们最快乐的那段时间。

为了欢迎依苏尔的回归,暮果断的翘课出去唱歌,点了一大堆酒,只是冷沦墨夙一点都不给依苏尔喝。

那一天,希漠刚好被数学老师抓住补作业实在是逃不出来。略感遗憾的时候,暮更多的是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因为暮不难发现,依苏尔这次回来,虽然人和原来一样开朗了。但其实她总在巧妙的躲开希漠,也不知道她用了多少精力来创造那种不小心擦肩而过的巧合。

只是暮真的不敢告诉依苏尔,就在一个月前,希漠在餐桌上郑重其事的说出来,我喜欢依苏尔。

这件事后来冷沦墨夙也和依苏尔稍微提了一下,依苏尔表示我这次的工作完成率为零。

她那么努力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反而还偏离轨道发展。依苏尔现在的想法就是能躲就躲吧,反正过了冬日祭她也就没机会见自己了。

然而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刚刚好的擦肩而过。


———————————————————————————————————————

凝水之月 九日 水曜日 天气:小雪

我并不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了,后来醒过来就在宿舍里的床上。

拉拉就在我身边,却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我有些不开心,拉拉不需要什么都瞒着我,何况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还好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拉拉,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偷偷问了冷沦墨夙。

冷沦墨夙当时深沉的看着我,她说,

"你在魔法课上出了点小意外,是有个人救了你,但她不想让你知道,怎么办?"

既然这么说,我当时的想法是那就不知道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但有的时候就是不随愿,我居然很快就想起来了我忘记的事。

冷沦墨夙说的没错,是早上的魔法课,我不小心失控了。

父亲曾经说过我的魔法很危险,而且不好控制,所以要拉拉随时陪在我身边,以防意外发生。

但真的发生意外的时候,之前的准备都是没有用的。

我想起来了当时的情况。

那时候我正在和同学对打练习,可是又是头一昏,我回忆起了以前的事。

只是这次又有点不一样,回忆起的不再是被删除的关于她的记忆。

而是十多年前,我还很小的时候,主动放弃的记忆。

那个是父亲在问了我好几次之后,我确定想忘记之后,父亲带着我一点一点忘记的记忆。

十年来,我偶尔会梦到那时的事,但是没有像这一次一样,如同潮水一般的涌入脑海。

只是那段记忆依旧不清晰,我只记得最恐怖的部分。

在那个时候,我必须活下来,我还那么小,但不得不自己努力活下来。

森林里面有很多凶残的野兽妖怪,它们都想吃了我。我要想活下来,只能杀了他们。

我还太小,我要活下去。

所以我挥动手里的石头和树枝,毫不犹豫的砸向想吃我的妖怪。

我很害怕,不管是十年前,还是现在。

身边没有一个人,只有数不尽的妖怪还有厚重的血腥味。

但是,就在我快绝望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了。

他巧妙的避开了我扔向他的石头,猝不及防的抱住我瘦弱的身体。

我紧绷的神经在那一刹那就松懈了。

他在我耳边一字一句的说,"我在这里,别怕。"

也就在那个时候,身边的怪物都逃跑了,一束温暖的阳光打在了我身上。

我睡着在他的怀里,那个人,是我后来的父亲。

但是当我再一次清晰的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那记忆里的声音却是依苏尔的。

我很确定,那是依苏尔的声音。

———————————————————————————————————————


好不容易到中午,依苏尔请Cu吃了顿饭,感谢她把Dr.林借给了自己。

Cu不以为然的说,你什么时候把他还给我。

那个时候依苏尔真是觉得如果所有人都像Cu这样就好了。

和Cu没心没肺的打闹了一中午,依苏尔站起来的时候撑了一下桌子,居然留下了个血手印。

依苏尔表示自己被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应该是早上被希漠误伤的。

痛觉都不敏感了吗,依苏尔皱了皱眉,放弃了回彩虹蛋糕,去了学院的医务室。

在路上,依苏尔想起早上的事,忍不住吐槽一下,怪我喽。

原本依苏尔回学院来是为了参加冬日祭的,不打算上课的。

只是讨厌的冥海老师一大早就来彩虹蛋糕把依苏尔揪起来,说什么回学院就必须上课,实在是吵不过冥海老师的依苏尔只好极其不愿意的去上了魔法课。

恰巧碰上了希漠百年不遇的失控。

当时情况真的很紧急,原本希漠的魔法就是很危险的,像这样失控下去,别说是伤到了别人,对她自己也是极大的损伤。

那个时候夜拉斯就在旁边,但他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吧,虽然本来夜拉斯就打不过希漠。

原本依苏尔是不打算出手的,当时在场那么多的学生,比希漠强的也有不少,怎么都轮不到她依苏尔来管。

可是希漠是真的失控的厉害,去阻止她的人全部被她打倒在地,而且希漠的行为也越来越疯狂。

那是依苏尔的底线,希漠不能伤害自己。

这下依苏尔终于沉不住气了,她简单粗暴的扒开周围的人,很灵巧的避开希漠的攻击,在很准确的时机抱住了希漠。

紧紧的抱住希漠的那一瞬间,依苏尔觉得自己是崩溃的,这是她最不想再做的动作。

"希漠,是我。"

依苏尔当时说了这四个字。

后来希漠真的奇迹般地安静下来,靠在依苏尔怀里睡着了,手还轻轻的抓着依苏尔的袖口。

而依苏尔轻轻抱起希漠,把她小心翼翼地交给夜拉斯,说道,

"你不是最能保护她的吗?"

然后不等夜拉斯回复,依苏尔揉揉脑袋出了教室。

随便在学院里走走,依苏尔觉得要是刚才没救希漠就好了。

因为在接触希漠身体的一刹那,依苏尔就发现了,

她的魔法真的失效了。

希漠会回忆起更多,所有的努力可能在一瞬间轰然崩塌。

希漠会回忆起全部,依苏尔一定会在那之前,彻底的离开希漠。


———————————————————————————————————————

凝水之月 九日 水曜日 天气:小雪

我不知道为什么依苏尔的那一句"我在"会让我那么安心,但至少不能否认的是,依苏尔在我心里一定是很特殊的。

一定有个特殊的位置专门留给她,只是那个位置是什么,我记不得了,也有可能是还没意识到。

所以我想给自己一次机会。

即使他们早就告诉过我,依苏尔不喜欢我,甚至有点讨厌我。

可是我现在是喜欢她的,这无关她对我的态度。

何况她今天救了我。

这是一个机会,我想抓住它。如果我借着向她道谢为理由去认认真真的告诉她,我喜欢她。

那么她会是什么反应都不重要了,我已经做的很好了。

当然,可以的话我当然希望她微微的笑着,亲吻我的额头或者把我拥入怀中。

———————————————————————————————————————


从医务室回来的依苏尔急匆匆的赶回彩虹蛋糕,她已经打电话给冥海老师了,很抱歉冬日祭不能参加了。

现在她要赶快回去收拾行李,然后逃回绝色去。

可惜这次不是巧合的,希漠站在依苏尔房间门口等着她。

"依苏尔,我有话想对你说。"

希漠一字一句的,说得很清楚。

"有什么以后再说吧,我现在很忙。"

依苏尔皱着眉头,想走进自己的房间,只是被希漠挡住了。

"是很重要的事。"

希漠依旧很坚定。

"希漠你怎么还是那么固执!我都说了我很忙…"

然而话才说到一半,依苏尔发现自己无意中说出了不好的话。

还是那么固执,你又怎么知道原来她有多固执。

"好吧好吧,就一小会,我们去客厅。"

为了掩饰刚才的错误,依苏尔打算稍微敷衍一下。

去到客厅,依苏尔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烦躁的看着希漠。

而希漠很冷静,她泡了一杯速溶咖啡,端正的坐在沙发上,很郑重的说,

"我喜欢你。"

这几个字才出来,依苏尔就像被一炮轰在脑门上,完了完了,一切都晚了。

"所以呢?"

依苏尔表示自己处于不讨好的状态没有思考能力,所以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但这对希漠来说,反而是一种鼓励,她认为,这是对她的一种默认。

"我从前可能很喜欢过一个人,可是我忘了。"

"但忘了也没关系,我现在喜欢上了你。"

"你就是我新的开始,我喜欢你。"

连依苏尔都默默惊讶,希漠几乎从来没说过这么长的一段话,就连从前,她也是什么都不告诉依苏尔的。

"所以也只是替代品嘛。"

很快,依苏尔回过神来,既然这是希漠主动创造的机会,一定要好好的粉碎掉过去的种种。

"不是。"

希漠其实有一小点点急了,依苏尔对她来说真的不算替代品,是新的开始啊。

"呵,所以你希望我怎么样,答应你?"

希漠不说话,她能感觉到依苏尔嘲讽的态度。

"好吧,我来告诉你希漠,"依苏尔大大的喝了口白开水,接着说道,"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给了你这样荒唐的想法,如果是我让你喜欢上我,那我道歉。你这个玩笑,真是没意思。"

"希漠,你喜欢我?傻不傻?但是更傻的,你以为我会也刚好喜欢你?"

希漠这个时候很想辩解,她真的没有,她只是想让依苏尔知道,没有特别的什么。

只是她不习惯为自己辩解,而依苏尔也没有给她辩解的机会。

她接着说,"这样吧,我明明确确的告诉你,我很讨厌你希漠,我也很嫌弃你。"

"你说说你会做什么?除了画画以外,平时你什么时候离开过夜拉斯,也真是佩服他居然保护你那么久,换了是我我早就受不了了。"

"还有,希漠,你说你性格那么孤僻不合群,话也不会说,还让人以为你是哑巴呢。而且你这个人那么固执有什么意思,和你在一起肯定辛苦死了,也就夜拉斯受得了你,反正我是不行。"

"所以你知道我的答案了吗,希漠。我很讨厌你,你那么没用又难缠,要是你做了我女朋友,那就是我脑子被门夹了。简直不可理喻。"

说完之后,依苏尔又大大的喝了一口水,期间她偷偷瞟了一眼希漠,她正楞楞地对着水杯发呆。

"现实点吧希漠,什么记忆什么爱,都是狗屁,我是绝对不会喜欢你的。"

"没想到你耽搁我那么多时间就是为了说这些没用的,简直无聊。"

"好的,希漠再见了,以后做这种事,还是问问你的小跟班夜拉斯吧。"

说完,依苏尔果断站起来,推开彩虹蛋糕的门,消失在越下越大的雪花里。

大步流星的走了七八步,确定远离彩虹蛋糕以后,依苏尔停下来,喘着粗气,

肺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堵的厉害,一不小心咳了一下,一大口血直接洒在雪白的地面上。

依苏尔注视着那摊血迹,缓缓蹲下去,把周围的雪扒过去,盖的严严实实的。

然后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夜拉斯我想见你,对,就是现在,嗯,好,我们学院门口的甜品店见。"


———————————————————————————————————————

凝水之月 九日 水曜日 天气:小雪

依苏尔拒绝我后,我也没有太伤心,应该没有。

她就那样摔门出去,我也没什么追上去的意思,只是拿过她喝水的杯子,水是滚烫的。

"她不能喝阴阳水你不知道吗?"

我耳边突然出现了冷沦墨夙的声音。

"她要么喝热水,要么喝凉水,但绝对不能把冷热水混在一起给她喝,希漠,你记住了。"

这又是什么时候的记忆?没有画面只有声音。

"为什么她今天生病了?希漠,你应该知道她吃完五颗荔枝一定会咳嗽,她是故意生病的。"

"我怎么知道的?希漠,宇文终黎也知道,所以宇文终黎从来不往彩虹蛋糕里买荔枝。"

这是关于我喜欢的那个她的记忆吧,我是不是很不了解她。

"等等,希漠,你在煮咖啡?她是喜欢喝卡布奇诺没错,但奶泡不占三分之一她是不喝的。"

"嗯?我当然知道,原来被她扔过多少杯咖啡也真是任性。"

这次又是宇文终黎的声音,我看了看厨房的咖啡机,旁边放着一大盒纯牛奶。

"她去哪里?希漠你是真不知道还是闹别扭啊,每个月的月假她一定会在绝色工作的啊,我都好几次见她在化妆啊。"

这次又是残翼的声音。

"你听说她以后会当心理社社长?这是当然的事,只是她一定会拒绝。"

"不为什么,难道希漠你觉得她会答应?"

这又是青鸟。

"希漠你为什么不和她玩包剪锤?你觉得她会耍诈吗?"

"不会吧希漠,她早就说过她和我们玩游戏的时候从不用魔法的,你不相信她?"

这个是焚晓说的。

"放心好了希漠,她只是在装啦。你也知道她最讨厌跑步了,为了不跑步训练,她什么都做的出来。"

"你要是那么担心她,就过去看看吧。"

最后是拉拉的声音。

失去记忆后我却一直都知道我很爱她。

但如果这就是爱,我为什么什么都不了解。

那这样的我,究竟是她骗了我,还是我看不懂她。

我爱的,究竟是那个她,还是我想象中完美的她。

———————————————————————————————————————

依苏尔比夜拉斯晚到了甜品店,桌子上已经摆了一块酸奶芝士蛋糕。

依苏尔看见就笑了,"夜拉斯你知道吗,她从来不知道我最喜欢吃的蛋糕是酸奶芝士,她一直以为我最喜欢吃提拉米苏了。"

"不过也是因为我总是在她面前吃提拉米苏啦,毕竟那是甜蜜的蛋糕啊。"

夜拉斯沉默了一会,说到,"她确实是比较粗心,不那么了解你。"

"这倒是没什么,"依苏尔又笑了,"我只是习惯性的去推测她的喜好,这是我的专业。但如果是她的话,只要做好自己就好了,不然我也不喜欢了。"

"所以你今天找我是来干什么?"

"如果我告诉你我把她骂得爹妈都不认识了,你会不会打死我?"

"你为什么要骂她?"

夜拉斯已经不像从前了,为了希漠什么都不管,他现在只想知道理由。

"因为她说她喜欢我啊,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依苏尔眼神空洞,笑的依旧好看。

"你为什么后来那么怕她喜欢你。依苏尔,我原来不懂。现在,我只想问你,你是不是怕你陪不了她?"

"嗯,对,我怕我以后厌烦了,这个是很有可能的。"

依苏尔点点头。

"你不要偷梁换柱,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没时间了?"

夜拉斯察觉到了,他早就察觉到了,只是他一直不敢相信,不然会是他对不起依苏尔。

"也算是吧。"

依苏尔扳扳手指,回答道。

"你是生病了吗?既然已经活了那么久了,一定有办法治疗的,这里是有魔法的,办法怎么都会有。"

听夜拉斯这么说,依苏尔笑了,"这不是生不生病的问题,夜拉斯,我陪不了她,不管以前现在还是今后。"

"说起来,我差点忘了找你的正事了,"依苏尔喝了一口咖啡,嘴唇瞬间白了一圈,"这个给你。"

夜拉斯伸手接过,居然是那枚她们两个才有的"BEST"和"FRIEND"。

十个月前,依苏尔买了这对戒指把其中的'FRIEND"送给了希漠,自己留下了"BEST",一直戴在左手食指上,洗澡也没取下来。

七个月前,希漠和依苏尔开始冷战,依苏尔依旧没有取下戒指。

三个月前,依苏尔擅自删去希漠的记忆,然后也取下了戒指,只是一直放在贴身的裤包里。

而现在,依苏尔居然把它转交给夜拉斯。夜拉斯瞬间明白了什么。

"你要去哪?!"夜拉斯一下子站了起来。

戒指都不要了,依苏尔这次是玩真的了。

"你说这个人嘛,虽然像我这样的,总是喜欢花天酒地玩世不恭,总是从一个地方飘到另一个地方,没有什么能留住我。但是呢,你说这时间到了,总还是想回到最初的地方去看看,不是有句话叫做落叶归根的嘛。"

"你还能去哪里,你不是孤儿吗?"

"喂喂喂夜拉斯你怎么这么说我呢,小苏好伤心呢。孤儿不也有孤儿院是吧,何况在那里,我欠一个姐姐一条命。"

"也是时候回去看看她了。最后就在那里度过也很不错。"

夜拉斯摇摇头,提高音量的说,"我不明白,你既然已经让希漠再也不会喜欢上你,你为什么还要离开。你大可以和我们呆在一起,不是为了希漠,为了冷沦墨夙和宇文终黎都好,为了暮的大家啊。"

依苏尔看着夜拉斯这么激动,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慢慢的说,"夜拉斯你还是不懂啊,你要我怎么去面对被我伤透心的希漠,你让我怎么去天天回忆我说过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

没错,删了她记忆的是我,骂她的欺负她的都是我,让她伤心痛苦的都是我。

所以伤害自己爱的人的痛你们是全然不知的是吧?

我也会很痛苦的。"

我到底,是真的真的很爱希漠的。

"所以今天来找你,其实是专门来找你道别的。嗯,我要走了,总该好好道别一下。"

"哎呀,夜拉斯什么都别说了,干杯!我的送别宴可只有你一个人哦。"



晚上,冷沦墨夙回到彩虹蛋糕,看到桌子上的粉红色心形便签,上面留了一句话,

"我累了,回去睡觉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