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Chapter.14浮恋间奏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45
点击:420
章节字数:77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14浮恋间奏

修学旅行回来后的第二天,依苏尔就不在"彩虹蛋糕"里了。

依苏尔休学了,当她把把那张轻飘飘的白纸,上面还有着冥海老师和Jimmy老师龙飞凤舞的签名的白纸放在暮的眼前的时候,暮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接下来的事更是顺理成章,依苏尔很快就收好了所有行李,白忆的白色跑车也停在了"彩虹蛋糕"楼下。

当行李放上车后,那白色的跑车一溜烟的就离开了"爱尔龙德"学院,依苏尔甚至连"再见"都没有说。只留下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她就这样的离开了,离开了暮。这是暮没有料到的,她就像是在逃跑,逃跑的匆匆忙忙。

终究灵源森林里的事对她来说还是打击太大,成了不能承受之重。

那一天晚上,暮翘课出去买了很多酒,喝了整整一夜。

这是违反校规的事,只是冥海老师帮他们掩护过去了。

暮少了一个人,哪里都不对,短时间里,总是下意识的去问,依苏尔在哪里?

其实依苏尔在哪里是知道的,除了"绝色"她真的哪里都不会去。而且暮也不担心她不会回来。

毕竟依苏尔是暮的一员,他们是真真正正的同伴。

但是暮也在猜想,这可能只是一个准备,为了不久以后,真正的离开做的演习。

第二天照就上课,冥海老师和Jimmy老师对这件事闭口不谈。

生活还是在继续,没有依苏尔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何况依苏尔天天都有传简讯回来。

暮一直在等着,依苏尔休学结束然后开心的回来。

那天,他们可以开个大party,喝很多酒,不怕被学院德育处查水表。


依苏尔离开的时候,希漠是懵懵的。

她当时还拿着一本漫画,想找依苏尔借一本一个系列的,却再推开房门的时候,刚好看见窗下的依苏尔随着白色跑车而远去。

悄悄走进依苏尔的房间,希漠觉得很新奇。

那么多的漫画丢在地上,书桌也没有,只有几个靠垫随便的放在地板上。

这是依苏尔,希漠觉得奇怪,为什么原来好像不熟悉一样。而当希漠想熟悉的时候,她却离开了,希漠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她其实还是忘的满彻底的,连依苏尔是谁都忘记了。

现在,却开始重新认识她。

没在依苏尔房间里呆多久就被夜拉斯拉出去了,夜拉斯看上去很平静,好像早就料到依苏尔会走。

希漠总是觉得,夜拉斯不希望她接近依苏尔,虽然她不知道理由。

他们是姐弟,才应该是最亲近的人。

希漠自然知道是知道的,她也只是淡淡的好奇而已。

最近希漠真的很久没有回"怪诞"了,自从上次暮去大闹了一通以后,她真的没有勇气去见黑落了。

但是黑落也并没有打电话给希漠,希漠也就打算暂时不回"怪诞"了。

因为一回去就会回忆起那个最讨厌的她,那段记忆真的很痛苦。

现在希漠一点也不想回忆起那些不美好的记忆,她更想向前看。


黑落那天回到“怪诞”后确实是被吓了一跳, 虽然他确实叫暮的某个人帮他拖住爱丽丝,但没想到他们差点把"怪诞"给拆了。

只是事到如今,黑脸看着一片狼藉的"怪诞",居然只能说一句,干得还不错。

难得的黑落没有发火,只是叫手下把"怪诞"打扫干净,自己却躲在办公室里抽烟。

还好那些熊孩子还没有胆量闹到他办公室里。

这次的干架,黑落不知道算不算达到目的了。

他们干了两天一夜,原本一点要停止的意思都没有。但是后来连"黑暗的审判"——达克尼斯家族都出动了,他们也不想得罪黑暗世界的秩序,就不得不暂时停手。

最后的结果也只是把"怪诞"和"绝色"不和的消息公布于众而已,顺便还被达克尼斯家族盯上,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黑落不知道这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就像很多人问他的一样,你为什么偏偏针对"绝色"。

黑落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但并不代表他没有答案。

按理说黑落确实不喜欢像"绝色"这样的从事风俗活动的地方,但"怪诞"偶尔也会接收妓女之类的任务,反正不是黑落亲自负责也就OK。

所以对于"绝色",他一开始也是接下了他们的病人,虽说后面被莫名砸店很火大,但这还不是他完全敌对"绝色"的原因。

真正的导火线,还是因为爱丽丝。

爱丽丝有写日记的习惯,有一次,她不小心夹在黑落借她的书里面的一页日记被黑落看见。

黑落不是故意的,他当时只是以为是爱丽丝写给他的信,然而才看了两行,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后来,那篇日记被他看了一遍又一遍,以至于他很清晰的能感觉到当时爱丽丝的情绪。

那篇日记是关于少爷的,这个时候,黑落又拿出来再看一遍。

上面是爱丽丝微微潦草的字迹,

云霱之月 10日 日曜日 天气:炎热

我还是不太相信少爷和依苏尔之间的关系,她们真的是一个人吗?

但事实却就是这样的,依苏尔自己承认了。

可是她却没有一点抱歉的意思。

我觉得她不应该这样,做那样的职业,是她的不对,她要还想和我像原来一样,就应该道歉,然后再也不再去做那样的事了。

可是她没有,让我觉得很不高兴。明明是她不对,为什么她却不知道悔改?

反正从那之后,我就没有和她呆在一起了,我想起她还有那样的身份,就真的觉得很恶心。

但是那一天,冷沦墨夙突然来找我谈话,她知道了我们两个的事,我不确定是不是依苏尔告诉她的。

那天她没有开导我或者劝我,冷沦墨夙只是给了我一个地址,告诉我,那里可以看见依苏尔,或者说是少爷真正的生活。

她说,她觉得我有义务有责任了解真实的依苏尔。

于是我也去了,在路上我还告诉自己可能不是我想的那样。

我觉得自己对她真的很好,每次都留有希望,告诉自己或许她还只是依苏尔。

打了车去"绝色",司机问了我三遍地址,然后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好几眼。

我突然又有很不好的感觉。

后来事实也是这样的,我看到了我最不想看的画面。

她,少爷,还是狠狠的辜负了我。

我还记得那天我来到"绝色",有人告诉我地下一层正有演出,我也就随着人群下去了。

然后我就见到了她。

我都不敢相信那是她,比我在甜品店见到的还不像她。穿的那么的暴露,眼神那么的轻浮。

最重要的是,当时她站在舞台中央,身边跪着一个赤裸的少年。

我当时就崩溃了,冷沦墨夙说我应该了解真实的她,而我一点也不能接受真实的她。

如果这就是真正的依苏尔,我一定不会喜欢她,我一定会非常讨厌她。

甚至想到她就恶心。

后来我好像情绪失控了,随手抓了一个酒瓶就丢上了舞台,也不敢相信这是我会做出的事。

她当时盯着我,用我从没见过的厌烦的眼神,那个时候,我确定自己, 绝对没有喜欢过她。

再后面,我就被"绝色"的人赶出去了。这件事,在回到"爱尔龙德学院之后,她也从未提起过。

虽然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已经不喜欢她了,但我还是很迷惑,这样的两种类型,怎么会是同一个人?

我想问她,不仅仅是出于好奇。

但她却想问我,为什么不能接受那样的她?

我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想到她是那样的人,我就很恶心,就希望她离我越远越好。

我很讨厌和她在一起的感觉。


黑落第一次看这篇日记的时候他很愤怒。爱丽丝是那种有点浅浅无知的纯真个性,如果是真的喜欢她,又怎么会让她受到这样的伤害。

那个时候,黑落感觉自己看到了这些人的本质,轻浮,自私,无原则。

黑落一直把爱丽丝当妹妹,小心的守护着她的纯白,即使在这鱼目混杂的黑暗世界,也确实保护住了爱丽丝的纯洁。

而现在,怎么都有一种精心雕琢的美味蛋糕,被一个白痴一口吞下再吐出来的感觉。

从那时起,黑落就处处和"绝色"作对,他也很讨厌,爱丽丝所讨厌的那些东西。

可是怎么说呢,闹腾了大半年,黑落也没闹腾出个结果来。反而开始对"绝色"的事情熟悉起来。

他很多次在吃饭的时候碰见不远处坐着"绝色"的白忆,他们两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有说有笑。即使白忆很少说话,但看得出他在很认真的听,也很乐意听。

不像黑落,几乎每次都是一个人,更多的时候,都在诊所里快餐解决。

当然不是羡慕,只是心中对"绝色"的怒火从某一种角度讲,居然慢慢被压下去了。尤其是少爷和爱丽丝彻底闹崩了之后,黑落反而渐渐释怀了。即使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但当他开始好好听白忆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正抽着烟,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黑落有些迷惑,是什么人会在这个时候给他发短信。

然而,短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黑落,有些事想问你,'七号码头'见。——白忆。"

看完这条短信,本来还在纠结和"绝色"打一架值不值得的黑落大人觉得这一架打的真是不够彻底。

你TM的白忆还敢来约老子。

而且尼玛的怎么弄到老子手机号的。

还有那是什么说话口气,你以为你白忆是谁?!是大神吗?

黑落果断的删了短信,决定当作没看见,然后以后再去找白忆算账。但是很快,第二条短信也接上了,

"顺便少爷想问问爱丽丝最近怎么样了。"

这话说的很蹊跷,黑落发现了其中不对劲的地方。

他倒是有十多天没见到爱丽丝了,少爷自然也没什么条件见爱丽丝。

但问题是依苏尔和希漠不是一个组织的同伴吗,天天几乎是24小时的相处时间,这个话怎么问都不对吧。

除非,她们中间有个人离开了。

这个人极有可能是依苏尔,但万一是爱丽丝呢?

黑落想起当时干架的时候白忆也没在现场,找他可能是有关爱丽丝和少爷的事。

虽然极其不愿意,但黑落好久没见爱丽丝还是有些担心。最后即使在心里面骂骂咧咧的,还是换换衣服,准备去赴约。


"顺便少爷想问问爱丽丝最近怎么样了。"

发完这条短信,白忆看了看正在楼下调酒的少爷。她看上去精神状态,好像比在"彩虹蛋糕"里的时候好一点。

依苏尔休学以后,就一直以少爷的身份在"绝色"里工作,甚至还接了一笔新的生意。

对于自从当上调教师就极少接生意的少爷来说,突然接一笔生意,还是让人有些吃惊,一时间,对"绝色"的猜测又多了些。

说是少爷想问问爱丽丝的情况这压根就是在瞎扯蛋,少爷回到绝色之后,别说爱丽丝,即使是暮的情况也闭口不提。只是每天都专心工作,然后晚上再传简讯给冷沦墨夙,吱一声表示自己没死。

白忆之所那样发短信给黑落,是他知道,不这样说,黑落绝对不会来见他。

但现在,白忆很确定黑落一定正在赶往"七号码头"的路上。所以,他也应该出发了。

"七号码头"的咖啡很好喝,鸡尾酒也很有特色。最重要的是,它一楼是咖啡厅,二楼就是旅馆了。

把车停在"七号码头"的门口,白忆往里面一眼就看见黑落在很不耐烦的看手表。

淡定的走到黑落对面,坐下,叫了一杯咖啡,白忆顺利的无视了黑落要杀人的眼神。

"你他妈约老子,还敢迟到!!!"黑落指指手表,态度很恶劣。

"我发完短信就出发了,但是'绝色'到这里比'怪诞'远。"

白忆很淡定,他倒是一点也不怕黑落发火,又不是打不过黑落。

"草!找老子什么事。"黑落心情烦躁的抽了口烟,而事实上,"七号码头"是禁烟咖啡厅,只是黑落眼神太过凶残,穿女仆装的服务员实在是没勇气过来劝阻。

"你打伤了我们的人。"白忆微微皱了皱眉,他不抽烟,自然不是很习惯烟味。

"尼玛!你们就没打伤我的人?!"

"你TM要是就和老子扯这个,老子不奉陪了!"

黑落说着,把烟头一扔,就准备离开。

"啪!"白忆把一叠文件扔到了黑落面前。

"这是什么?"黑落迷惑的打开那叠文件,原来是依苏尔大半年来的体检报告单。

没错,白忆今天来找黑落既不是为了"绝色",也不是为了爱丽丝,仅仅是因为黑落是医术高明的医生,请他来帮依苏尔治病来着。

为此,他专门背着依苏尔去找她的主治医生Dr.林要来了所有体检报告或者医疗记录,白忆看Dr.林为了依苏尔的病情早就是焦头烂额,白头发也长了不少,但也并没有什么好转。或许,给黑落看看,反而会有办法也不一定。

和冥海老师一样,在依苏尔身边的这些人,还是不相信依苏尔真的会死去,她明明是这个世界的幸运者。

而黑落一看这个报告就彻底火大了,他原本是为了爱丽丝才过来见白忆的,然而却和爱丽丝没有半毛关系,黑落才意识到自己彻底被白忆耍了。

"咔嚓,嘶,嘶。"黑落看都不看完,就把那些资料撕个粉碎。

而白忆也重重的把咖啡杯砸在桌子上,他难得的要发火了。

"你觉得爱丽丝会希望少爷真的死了?"

白忆身子前倾,鼻子几乎碰上黑落的鼻子。

而黑落顺势揪住白忆的领子,说道,"她最好真的消失,不要让爱丽丝再看见她。"

"爱丽丝爱她。"白忆试图挣开黑落的手。

"不,她恨她!"黑落抓的更紧了。

一时间,"七号码头"乱了套。怎么说呢,看见一黑一白两个很帅气的小伙子打架其实是很福利的画面,但是他们两个气场太强大,差不多把客人都吓跑了。

"七号码头"的店长觉得自己真是摊上事了,但是不劝架肯定不行,他的店铺维修费也很贵的,所以,上了年纪的老头颤颤巍巍的走到两个年轻人身边,鼓足了气说道,

"年轻人啊,精力旺盛不是坏事。但这个呢,谁年轻的时候没有气血旺过啊,所以消消气啊消消气啊。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来来来,先出去,出去啊。"

然而下一秒,老头就被黑落和白忆双双瞪了一眼,一下子底气就没了,差点就说出"没事没事,你们随便打,我出去转转。"这样的话。

但是白忆的电话救了他,白忆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很不和谐的响了起来,他一看,是少爷的小M"棱棱"打来的,不得不接的电话。

"什么事?"

"那个,白忆大人,少爷现在突然发高烧,看上去不太好,您可以回来吗?"

"送她去医院。"

"嗯,那个白忆大人,少爷说不去,她说经常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送她去附近的诊所,打针退烧针,我一会回来。"

"好的,白忆大人我知道了。"

等白忆挂了电话,黑落职业病犯了,指着白忆大骂,"你TM什么问题都不知道就打退烧针!退烧针不能随便打知不知道啊!草!她要死了,也绝对是被你们玩死的!"

只是现在白忆的心情是真的非常非常不好,他一把抓住黑落的手臂,对旁边目瞪口呆的店长说,

"帮我们开个房间。"

然后不等黑落挣扎,就往他肚子上来了一下,黑落瞬间一阵酸水往上涌,没了力气。

店长很快捧着一把钥匙像捧着金砖一样送到白忆面前,白忆拿过钥匙,就拖着黑落上了楼。

"啪"一声把房门关上,就听见里面天翻地覆的声音。

"店长,这样真的好吗?他们这算不算绑架或者囚禁什么的,我们要不要报警啊?"

一旁的小女仆看着那间危险勿入的房间,对着刚刚缓过神来的"七号码头"的店长说。

"报警?这里是黑界,警察也管不了你,把达克尼斯家族的人招来也不好处理。让他们两个随缘去吧,年轻人体力好,干一场也就没事了。"

嗯,店长说的没错。既然黑落不愿意用自己的专业救一下人,那白忆也只好用他的专业小小的教训一下黑落喽。


而现在正高烧躺在医院里的少爷是很不爽的。屁股上挨了一针退烧针是很疼的,躺也躺不成,还只能趴着。

而且她最关注的重点是白忆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理论上说,每次她犯病白忆一定会陪在她身边喂喂粥之类的。今天不仅没回来,居然还叫人把她送医院就好。

少爷这个人啊,其实是很喜欢依赖别人的。在爱尔龙德学院的时候依赖冷沦墨夙,在"绝色"的时候就依赖白忆,然而现在,他们两个都不在。

你们果真还是巴不得我早死了算了。严重不开心的少爷趴在床上发脾气,却突然眼泪掉下来。

这倒不是因为她伤心难过什么的,可能只是真的烧过头了,泪腺失控什么的,眼泪珠一串一串的滚落下来,流过脸颊还觉得有些烫。

少爷呆呆的看着枕头被她自己的眼泪浸湿一大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她记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

自从知道自己生了那么重的病后,除了那一夜嘶声力竭的大哭之后,几乎就没有哭过了。

甚至在删除希漠记忆的时候都是微笑着的。

总是觉得有什么堵在胸口,闷闷的,也发泄不出去。

原来依苏尔是经常哭的,倒不是因为伤心或者什么的,一般是在看小说电影的时候宣泄般的哭。

哭完超级爽的,对于依苏尔来说,眼泪的用途也就在这了。

从前,很多人都说依苏尔外热内冷,这倒是真的,依苏尔表面活泼可爱动人,但其实内心是很冷漠的,没有什么事真正能撼动她的心。

依苏尔对人对事的态度是很不认真,很不负责的。

但她一旦认真一次,连她自己都怕了。

依苏尔最近老在想,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希漠,那会怎么样?

如果她依苏尔至死都是那玩世不恭的性格,会是怎么样?

那可能依苏尔不能接受自己要死这个事实,趁早玩蹦极顺便蹦死就好了。

活的快乐,死的干脆。

依苏尔不是缠绵的人,因为任何事绵久了就不好玩了。

但依苏尔事实上是舍不得自己死的。

所以为了找到人生中最大的乐趣才会去和希漠玩一玩。

偏偏有那么一个希漠,什么都和依苏尔是反着的。

希漠不爱说话的,表面冷漠,内心感情执着。

希漠是活的很认真的,对身边的人身边的事都会好好的关心一下。

希漠也不会轻易喜欢上一个人,因为她太认真了,喜欢上估计会执着到永远。

依苏尔一开始是喜欢上了希漠的执着,最后却最害怕希漠的执着。

希漠的执着,让她不得不逃避。

如果是她依苏尔的话,即使喜欢的人死了残了,也很有可能继续疯继续玩,把那份感情记在心中就好。

依苏尔现在是真的怕了希漠,她就差去寺庙剃个头,整天祈祷希漠前往不要来找她。

她承受不起,希漠那执着的爱。

依苏尔和希漠其实也没甜蜜多久,后来都一直为了少爷的身份争吵不停。

那个时候依苏尔也觉得自己是混蛋,明明知道希漠不喜欢,却依旧很珍惜少爷的身份。

即使不惜和希漠闹翻,也不愿意放弃少爷这个身份。

但是既然自己那么喜欢希漠,放弃了少爷那也是应该的啊。

依苏尔原来觉得没有人能够改变自己,即使她依苏尔再混蛋,你要是喜欢上了她,就要学会包容她,反正依苏尔是不会变的。

但是当希漠真的一步步包容起依苏尔的时候,依苏尔却改变了。

可谓命运弄人,却是注定了的。

依苏尔的眼泪已经掉完了,擦擦眼泪,拍了一张自己打点滴的照片,发给冷沦墨夙。

冷沦墨夙回复的很快,她说,

"你又去哪里作死了?"

依苏尔笑了笑,回复道,

"你也不来陪我。"

"我在陪希漠,夜拉斯被冥海老师叫走,他就把希漠丢给我了。"

依苏尔收到这条短信,愣了愣,把短信删了,趴回枕头上。

但是不一会又翻出手机,缓慢的发出一条短信,

"带她去艾洛克街区的'ICE SURPRISE',那间店今天有优惠,有她喜欢的冰淇淋。"

"苏,她最近一直在问你在哪。"


这一边,依苏尔正在淡淡忧伤她快死了还是活不久了的事;那一边,黑落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菊花保卫战。

事实上,别说是黑落,就算是绝色的人也没见过白忆这么生气的样子。而且他发火的方式还很特别,居然是要把黑落给强上了。

那一瞬间黑落的内心都是崩溃的,虽说他单身,但一夜情总是有的吧,虽说没和男的做过,但女的怎么都体验过啊。

而且第一次和男的做,就是下面那个,黑落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这是活脱脱的强jian啊。

然而原本以黑落的体力怎么都不像是会被人按翻的样子,但无奈他是医生,对打架什么的其实是拼天赋,但白忆可是调教师,打架防身什么的,其实还是有一定的技巧的,不然要是被自己的M打了,那岂不是脸丢大了。

所以面对白忆,黑落真的只有吼吼的份了,而且还被白忆嫌烦,两个指头捏住黑落的喉结重重一按,黑落就说不出话来了。

粗暴的把黑落扔在床上,白忆是没什么兴趣和他缠绵或者前戏的,直接扯开衣服开始干正事。

黑落还沉浸于妈的老子要被上了的事实的时候就感受到后面撕裂般的疼痛,现在不是要,而是已经被上了。

留没流血黑落是不知道了,只是觉得疼的都快麻木了。刚刚被捏的喉咙还是很难受,只能一个劲的干呕,没有一点反抗的力气。

虽然说不出话来,但黑落一直努力转回头去,用眼神杀死白忆。

草!连前戏都不做,对老子没性趣就别上老子啊!

尼玛!你MB说上就上啊,你TM什么时候石更的啊!

草你妹的白忆,你给老子等着,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

第一次被上是真的没有快感,黑落唯一的想法就是等老子缓过来一定打死你!但白忆就不一样了,他原本的怒气好像真的发泄出来了,做了一次不够,翻过来再做一次,直到把姿势差不多用完了才罢休。

这倒是谁也没想到的白忆居然能治黑落,就算是被"怪诞"的人知道了,估计也只是会感慨,终于有人能治一治我们的店长了,看他现在还敢不敢拿着我们随便骂。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