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Chapter.13平乐前奏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44
点击:418
章节字数:77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Section.3【霜降&惊蛰】

Chapter.13平乐前奏

寐澜之月是一个有着淡淡忧伤的月份。

对于这个大陆来说,在寐澜之月,死去的人的影子可以重现于人世。在曾经熟悉的地方,重复着熟悉的事。

即使只是影子,但对心存思念的人来说也是极大的安慰。

唯一可惜的是,到底什么样的人死去后会在寐澜之月出现影子还没有确切的说法,所以有的等待是没有结果的。

比如说每年的这个时候依苏尔都在等一个影子,只是她等了十年,都没有等到过那个影子的出现。

今年也不例外。

唯一例外的就是依苏尔今年格外的希望那个人的影子能出现一下,因为可能明年依苏尔就等不了她了。

可惜那个影子可能对这个世界真的没有眷恋,或者对活着的人很安心,依苏尔等不到她,只好在寐澜之月的某一天去她的墓地看一看。

当时,她是依苏尔亲手下葬。

每一年,依苏尔都会穿着一身黑在她的坟前站上一会,然后不会忧伤的离去。

只是今年,依苏尔站了很久,有些头晕,毕竟她才从医院里跑出来。

她轻轻的对着那孤独的坟墓说,

"姐姐,你当时为什么救我呢。"

"白白浪费你的一条命,我很快也要来见你了。"

"姐姐,你当时说最喜欢小苏了,所以为小苏离开也是很开心的事。可是如今小苏也要离开小苏最喜欢的人,怎么小苏会觉得很难过?明明没有小苏她会过的更好。"

"姐姐,你也一定很后悔当时救了我吧,不然,不会这么多年都不曾来看我一眼。"


爱尔龙德学院有传统,会在寐澜之月和谜若之月的交接处出去修学旅行两个星期,去年暮去了铃云镇,今年她们被丢到了名为"灵源森林"的地方去体验生活。

"灵源森林"是一片原始森林,几乎没有人,但是却很有灵气,对于爱尔龙德的学生来说可是个好地方。

被收走了所有科学设备,只能天天过着爬树打渔的生活,其实是一次心灵的净化,难得的机会,连依苏尔都提前从医院里跑出来,和暮一起参加了这次的修学旅行。

旅行接近尾声的时候正好进入了谜若之月,谜若之月是一个神秘的月份。有传说说,在谜若之月出生的孩子天生就有自己的使命,是最与众不同的孩子。

依苏尔就出生在神秘的谜若之月。

可惜希漠不是,希漠出生在透明的虚无之月。

其实谜若之月是因为光线的不稳定传播很容易出现海市蜃楼。还有有"谜若眼镜"把世界还原成原本的样子,不然真是身在哪里都不知道。

当然,也有人不愿意在谜若之月佩戴谜若眼镜,说是享受这种或真或假的感觉。

而这个人就是依苏尔。

"依苏尔,我和你说前面真的有棵树,树上还有毛毛虫,你能不能不要再往前走了。"正在烤鸟肉准备晚饭的宇文终黎无奈的对依苏尔喊道。

"哦,好的,谢谢。"依苏尔最害怕毛毛虫,这次倒是听话的回了头。

"我说,你可以把谜若眼镜戴起来吗?这样很危险啊。"宇文终黎实在是不知道依苏尔又是为了什么搞出这样的新花样,也真是有趣。

"不要,校长不是说了在'灵源森林'度假这几天不准用任何科学设备吗?所以谜若眼镜当然不能用的喽。"

"那当然是谜若眼镜除外了,在这样的原始森林里你这样很危险啊。"

"才不要,谜若眼镜还没发明出来的时候人们不也过的好好的吗?我这才是真正体会回归自然的感觉。"

宇文终黎现在只想说一句随你好了,不过他可是记得很清楚就在不久之前他们看了一本书叫做《没有谜若眼镜的搞笑世界》,那本书的内容大家都猜得到是什么。

"宇文,你随她好了,等她再多撞几次树,也就正常了。"冷沦墨夙打水回来,在帮宇文终黎做晚饭。

然而不好好带眼镜的不是只有依苏尔一个,那边的小河边,夜拉斯紧张的抓着希漠的手,不停的说着。

"诶,希漠,那真的是石头不是小鱼,你不要再往下走了。"

"那边真的没有五颜六色的蘑菇,你不要再走了。我没骗你,不信你问残翼。"

看着这两个人如此任性,暮也只好摇摇头,说一句,你们开心就好。

现在是晚饭时间,焚晓正在生火,宇文终黎正在烤肉,冷沦墨夙正在煮汤,残翼正在摘果子,青鸟正在…指挥他们。所有人都有事干,除了那两个不戴眼镜的,还有一个就是兢兢战战陪在希漠身边的那个。

爱尔龙德学院一直以来都要求学生自己做饭,所以就算是原生态,暮应付起来问题也不大。很快方圆几里都弥漫着烤肉的香味。

据说食物的香味很容易招来一些野兽什么的,比如…冥海。

暮的指导员冥海老师,咳,怎么说呢,可能有点神经不太正常。比如现在,他声称自己在荒山野林里没人要,已经十多天没吃饭了,现在闻到烤肉香,身体就不受控制的向暮奔过来啦。

对于这样的解释,暮想说的就是,扯,你接着扯,扯的要是有趣的话,赏你两口肉吃也不是不可以。

但最后还是受不了冥海一直在他们耳边念念念,收留了他一起吃饭。

吃饭的时候不停撞树的依苏尔回来了,一心要找到彩色蘑菇的希漠也回来了。

她们一个拿了一大只鸟腿就开始啃,连句谢谢也不说。

晚饭进行的很愉快,因为是在调侃冥海老师的过程中过去的。依苏尔最近吃的越来越少,所以她第一个吃完,正准备爬上树去睡觉,却被冥海老师叫走了。

原来冥海在这里瞎扯一大堆,最后的目的只是找依苏尔。

晚饭结束时其实才六七点钟,就算天会黑要睡觉也太早,暮一般都会围在一起做游戏,倒不是依苏尔觉得没兴趣,只是她自己老是玩着玩着游戏就犯困,精神状态差的要命。

不过今天既然冥海老师呼唤依苏尔,依苏尔也强打起精神,被他拉着一直走到不远处的一个湖泊旁。

说是湖泊,其实只是深一点的小水潭而已,不过水倒是清澈的很,星光洒满水面。

冥海老师脱下自己的衣服给依苏尔披上,晚上会降温,依苏尔已经在打喷嚏了。

"你的主治医生叫Dr.林?是Cu推荐给你的?"冥海老师这次难得的没有绕圈子。

"嗯,"依苏尔表现的兴趣缺缺,她问冥海老师,"你去找他了?"

冥海拍拍依苏尔的肩膀,"作为你的管理老师,我有义务了解我学生的情况。何况,你以为我带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嗯?"

"听说过'灵源森林'的传说吗?"冥海老师拉着依苏尔在水边坐下。"传说'灵源森林"在很久以前是一片净土,住在周围的村民有着最为纯净的内心,所以把'灵源森林'养育成了一片能净化灵魂的神圣之地。"

"后来这里就经常有人来拜访,都说确实是呆在'灵源森林'里内心会非常平静。所以约定俗成,每个人都可以来拜访'灵源森林',但不可以破坏它,不可以让它沾染上尘世的味道。不知道你们这几天在这里有没有被'净化'一下。"

"Dr 林告诉我你最近病情恶化的主要原因是心理上的。小苏,真亏你还是心理分析师呢。"

"不过呢,所谓净化心灵是广为人知的说法。我前不久刚好有个旅行家朋友才来过这里,他告诉我,周围的村子里还有另一个传说。那就是在神秘的谜若之月,'灵源森林'的神灵会聚形出现在森林里最纯净的一片水潭里,她可以为人们除去病痛,只要她觉得你还有活下去的理由。"

"今天刚好是谜若之月的第三日…"

依苏尔看着水潭,明白了冥海找她的原因。突然之间发现,一直有很多人为了她能活下去而在努力。

"是啊,每个月的第三天,是那个月灵气最集中的一天。我想,谜若之月三日,'灵源森林'的神灵没有理由不现身了吧。"

"小苏,时间不早了,你现在就走到这片水潭的正中央去,可能有点冷,你忍一忍。"

依苏尔当然没有理由拒绝,她慢慢的走进水潭中。水很冰冷,但也很清澈,让依苏尔的心莫名平静。

抬头看看灿烂的星空,依苏尔在想,要是我真的可以再活下去,那和她还会不会有不一样的未来?

慢慢走向水中央,水越来越深,快淹过头顶了。只是依苏尔并没有止步,总觉得水中有东西在召唤,一点也不害怕的,很平静的就潜到水底。

依苏尔瞬间感觉什么也听不到,看不到。只有自己的心跳声还能感受到。

"人类的孩子,是你在呼唤我。"

如冥海老师所说,水里面的神灵果然出现了。依苏尔睁开双眼,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有一个朦朦胧胧的影子站在自己面前。

"我知道你的愿望,你想活下去,是吗?"

依苏尔听到这个话,感觉熟悉又陌生,曾经活下去是那么不用质疑的事,后来又变的那么的奢侈。只是当希望来临,突然真的有一种活下去的冲动,她似乎已经看见了未来的她和她一起吃冰淇淋的样子。

"可是你还记得你最初的话吗,就是因为自己的寿命十分有限,你才愿意去爱她一次。"

这话倒是确实是这么说的,因为依苏尔觉得自己不会真的爱上希漠,她最多是喜欢,所以不能给她长时间的承诺,短时间的新鲜倒是很不错的。

为了自己无憾的人生,为了完美的谢幕,总是要去爱一次。

但是事情到了这一步,依苏尔早就不仅仅是喜欢希漠了。如果只是喜欢,她不会费尽心思的删去希漠的记忆,只是为了给她一个没有自己的白纸未来。

可是如果自己可以不死,那么有依苏尔的希漠的未来也未必是件坏事。依苏尔这次,是真的想活下去了,为了希漠活下去。

"我想活下去,我还是想亲手给她未来。"

依苏尔肯定的对面前的神灵说,这算是她第一次想为了别人而活吧。

想象以后永远喝不完的咖啡,吃不完的冰淇淋,永远浸泡在甜蜜的小纸条和别扭的小情绪里的日子,可能就是幸福了。

只要依苏尔能活下去,那一切都是浴火重生。

"如果你活下去,你能保证你的未来是只留给她一个的吗?"

蓦然的,依苏尔给问住了。

她还记得很久以前她还没生病的时候,她的未来极有可能是许给宇文终黎的,从来只有宇文终黎可以接受每一个维度的依苏尔。

现在依苏尔想要回到原点,却要有一个不一样的发展,怎么说都觉得有点矛盾。

宇文终黎可以接受每一个维度的依苏尔,好的坏的都没问题。他会在依苏尔没有回来的深夜疯狂给依苏尔打电话,会在她喝醉的时候给她泡蜂蜜水,不带怨言的,不带批评的。

但是希漠不行,希漠能接受的只有依苏尔,并没有少爷。所以她才会在见到少爷的第一次崩溃,选择把最爱的人变成最恨的人。

况且依苏尔并不是只有少爷,她还有更多更黑暗的身份,宇文终黎能全盘接受,希漠却不能。

依苏尔是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维度的自己,而且希漠就算勉强接受了少爷,那以后万一还有更多的少爷要她接受呢。

毕竟爱情是短暂的,是火花,依苏尔到底忘了,她追求的是极致之爱的热火和烟花一瞬。如果是细水长流的缠绵,一百个希漠都换不来一个宇文终黎。

依苏尔到底承诺不了未来,这无关她是喜欢希漠,还是爱希漠。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有点多,让依苏尔都忘记了自己的本性。直到现在,被这么一问,才想起来最初的条件是不能爱希漠。

依苏尔怎么样都是依苏尔,她就算是爱了,也不会牺牲自己太多,更不会改变自己的本性。

何况现在也回不到原点,如果现在的依苏尔病好了,却也许不了宇文终黎的未来,毕竟依苏尔也已经爱上了希漠。

那么这样的未来,必定是依苏尔得不到希漠,也不敢许定宇文终黎,只能是一团混乱。

人呐,即使一开始再清醒,也忍不住贪心,忘了最本质的条件。好像幸运降临是应该的,厄运就成了罪孽,明明是同等概率的事情,人类却从来不愿去承担。

"想清楚了吗?我治好了你的病,你也回不到原点。"

依苏尔是聪明的孩子,她明白神灵的意思。除非从一开始就没有患上这要命的病,不然就还是乖乖如期死去,否则谁也不会幸福。而且,依苏尔将亏待所有人。

答案已经有了,神灵不会帮助依苏尔,或者依苏尔不值得得到帮助。

"孩子,你和她的感情注定是悲剧。很久以前,你是知道的。"

依苏尔永远都是贪玩的性格,希漠永远都是厌恶黑暗的性格。但希漠就喜欢依苏尔的活泼,依苏尔就喜欢希漠的单纯。她们两个却偏偏爱上了自己最讨厌的东西,那么又要谁来救赎?

"孩子,悲剧不一定是坏事,它也有最为善良的一面。如果你愿意,以后可以长眠在这里。"

然后白色的模糊的影子就消失了。

依苏尔觉得一下子回到了现实中,水流压在胸口,窒息的感觉尤其严重。

连忙浮上水面,依苏尔发现天空已经泛白,水潭四周飞满了粉色的蝴蝶。

慢慢向岸边走去,依苏尔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没有什么比希望破灭来的绝望了。

她肯定是不会想通好好的去死,她最多最多就是觉得自己活着也很麻烦。

她怎么都还是想活下去的,不管是为了她自己还是为了谁,就是没有理由也想活下去的意念。

但是水中的神灵需要理由,你说不出理由,那就只能算了。

回到岸边,冥海老师已经靠在树脚睡着了。只是依苏尔上岸的声音,吵醒了睡的并不熟的他。

揉揉眼睛,冥海老师期待的问,"怎么样?"

依苏尔笑笑,转头看看那已经看不到的神灵,轻飘飘的说,"枉费你一片好心了。"

"哦?难道传说是假的?"

冥海老师挑挑眉,想到了不一样的地方。

"是我被拒绝了。"

依苏尔湿着身子躺在草地上,有点困了。

"呵,那我倒还真没想到有这种可能。"

冥海老师确实没想到,他觉得如果是依苏尔的话,怎么都会想活下去。既然那么想活下去一定是有她的理由,可能无关希漠。

如果无关希漠,那么神灵大人应该是可以理解的。

其实冥海老师是知道的,很多年以前,有人用自己的命换了依苏尔的命,所以依苏尔觉得自己的性命比任何人的都珍贵,所以一直都想要活的很好活的很久。

依苏尔算是在暮里面,冥海老师最喜欢的一个学生,她的命很重,是用不知道多少人的命不平等兑换来的,但她的责任很轻,轻到她死了,世界也不会混乱一秒。

这样的极致矛盾体,让冥海老师很感兴趣,所以,他也承诺,尽全力帮助依苏尔活着,活的很久很好。他也想知道,这样的人,究竟能何其幸运。

只可惜,连他都失败了。

依苏尔的幸运神话,终究一败涂地。

冥海老师又把衣服给依苏尔披上,安慰她说,"没关系没关系,又不是没时间了,我还可以再想想办法哦。"

"说什么呢,"依苏尔拉拉衣服,似乎也没有被打击太多,"你早就该黔驴技穷啦。"

"喂喂喂,小苏。我告诉你,不要小瞧老师哦。老师吃过的饭,比你走过的路的一百倍还多哦。"

什么鬼!依苏尔很不可思议的瞟了冥海老师一眼,"你就比我大个十岁也算是顶尖了。我是一出生就坐轮椅还是什么的不走路啊,还是说你一天吃五顿停都停不下来啊。冥海老师,说话也麻烦你稍微注意一点点实际啦。"

就这样,冥海老师很顺利的转移了话题。


———————————————————————————————————————

谜若之月 十六日 金曜日 天气:雾

爱尔龙德学院最让我喜欢的地方就是每年寐澜之月和谜若之月的修学旅行。

这一次的旅行希漠也很喜欢。

每天都很安安静静的,可以想自己的事情,而且暮的大家也都在身边。

嗯,除了一个人偶尔不在,其他都不会离开。

突然发现,希漠对依苏尔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出来度假前的那一天,依苏尔骂了希漠什么希漠其实没有听清楚。

那个时候恰好脑袋昏昏沉沉的,耳朵也像是有东西在旁边想,希漠真的是没听清楚。

只是记得最后,依苏尔突然晕倒。

暮很担心,希漠也很担心,因为大家是一起住的同伴。

在那以后,依苏尔就住院了,冷沦墨夙和宇文终黎每天都去看她,但他们都不让我去。

倒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依苏尔是在骂我的时候突然晕倒,可能我和她之间有些什么矛盾,只是我忘记了。现在她住院,不愿让我去其实是很正常的,我可能会惹她生气。

但是为什么依苏尔不愿意见我我就不知道了,我后来问了拉拉很多次那天依苏尔到底骂了我什么,拉拉都不肯说,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只是在那之后,我就注意到依苏尔,并且越来越在意了。

只是趁依苏尔住院的这几天,我偷偷跑进去依苏尔的房间好几次,总觉得很有趣很刺激。

突然觉得依苏尔特别有趣,为什么原来的我没有发现?

后来依苏尔一直住院到准备去修学旅行都没有出院,只是知道了有旅行的时候她向冥海老师申请出院,冥海老师居然答应了。

明明好像治疗还没有结束,就批准她提前出院。我感觉冥海老师他们好像根本不在意依苏尔的病治好了没有。

她自己好像也不太在意,只是不想错过修学旅行。

而且就算是在修学旅行的途中,她也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着,青鸟也不叫她做什么。

我总觉得她以前不是这样的人,但我也忘了,不记得原来是什么样子。

只是希漠最近对依苏尔特别特别感兴趣,总想多关注她一点。

突然也觉得记忆中的东西还是不如现实世界好,现在记忆里总是不出现我喜欢的那个她。

总是在回放我最痛苦的记忆,在回放我讨厌的那个她。

我还是觉得应该向前看了,那些东西,还只是记忆而已。

希漠是真的需要新的未来了。

———————————————————————————————————————

依苏尔是自己回到暮的身边的,冥海老师说有事要先走。

回去的时候暮已经在准备早餐,依苏尔兴趣缺缺,只能坐在水边丢石头玩。

一瞬间,她真的发现自己变了。

不是装的,是真的从内心里改变了。

如果是不久前,碰到这种时候,她一定会被青鸟拎去干活,即使没有叫她干活,依苏尔的话也一定会去搞乱,反正不会乖乖的坐着。

以前的暮多么多么的希望依苏尔有一点点的淑女气质,只要一点点就好。而现在,却是谁都很希望依苏尔还是那个小疯子一样的女孩。

只是可惜,现在是真的再也没有机会变回原来的依苏尔了。

依苏尔从来没有怀念过从前,除了这一次。

希漠从来都是很怀旧的人,除了这一次。

当希漠有那么一点点开朗的味道的时候,事情就不太好了。

当希漠呆在夜拉斯身边看他做饭的时候,事情就有点不太好了。

希漠是不是在想要把自己变成某个人?

冷沦墨夙猝不及防的对依苏尔说。

依苏尔只能回答我不知道。

修学旅行就剩最后几天了,一定要充分享受这最后的时光。

依苏尔把脚丫浸在冰凉的溪水中,难得的笑的很安静。


———————————————————————————————————————

谜若之月 十六日 金曜日 天气:雾

这又是另外一个世界了,最近记忆里的画面变的越来越清晰,却让我觉得很害怕。

突然什么也不想回忆起来,宁肯统统都忘的一干二净。

可是回忆出现的却更无预兆,比如正在水里面玩耍的时候突然出现。

我还是喜欢着那个她,同时也很讨厌那个她。

记忆中的画面是在舒适的海边,我和她好像才吵完架,耳边都回荡着她的声音。她一直在质问我,

"你为什么不能接受那样的我?"

你为什么不能接受那样的我。

我当时也一定很气愤的问她,你为什么要骗我?

心情超级差,即使到了最喜欢的海边也一点也无法缓解。

暮正在高兴的打水战,我不会水。有些尴尬的站在海边,习惯性的看向了她。

而她也巧好正在看我。

我还是很生气,硬生生的扭回了头,看着波澜起伏的海面。

只是再一回头的时候,她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她游远了。

那天的天气恰巧有风,浪有点大。这片海里面还有很多的暗礁,她还游那么远,我有点担心。

突然更生气了,她明明知道我不会水,还要游得远远的,让我追不上她。

那边青鸟已经在喊,喊她回来一点,有点危险。

我也是知道危险才会希望她不要跑那么远,但她一点都不顾我的感受。

看来不是我的错,那个身份的她对我们的影响就是那么大,就是没办法接受。

我越想越生气,已经很确定我们两个没有什么可能了。

坐回到沙滩上,我蛮郁闷的玩着沙。

只是突然,我看见暮那边乱了起来,宇文终黎奋力游到海的那一边,抓住她就拼命往回游。

好不容易上岸后,我才知道她是游到一半体力不支游不回来了。

总觉得又是可气又是可笑。

只是她的腿被暗礁割开了一大个口子,红色的鲜血流的停不下来。

青鸟叫我帮她包扎一下,我也很快拿来急救箱,帮她处理伤口。

但是处理伤口的时候,我一直没有看她的眼睛,我很生气,不想和她说话。

她倒是也没有主动和我说什么。

心里面烦躁,我心不在焉的帮她处理伤口,却渐渐的发现有些不对劲。

我明明用了很多纱布止血的,但怎么一点要止住的迹象都没有。

而且她在我身旁压抑的喘息,我听的很清楚。

那个时候一想,就觉得很不对劲,只是一点刮伤而已,应该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严重。

那一瞬间,是真的有点慌了。

不是我处理不了,而是第一次感觉到,她的身体难道是这样脆弱的?

我很担心,可是我还是很讨厌她。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