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Chapter.11开战吧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42
点击:418
章节字数:67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11开战吧

“你麻痹!白忆你他妈来老子店里是几个意思,给老子滚!!!”

“黑落,少爷只能再活半年了。”

“关老子p事,滚你妈!!”

“爱丽丝知道吗?”

“爱丽丝怎么可能知道!!!白忆,你再不滚,老子打烂你的头!!!”

黑落又在梦中梦到那一次白忆来找他的场景了,突然惊醒,黑落点了一支烟,坐在沙发上,使劲皱眉。

并不知道白忆来告诉他少爷快死了是几个意思,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是为了爱丽丝,那告诉他黑落又是希望他做什么。

莫名的火大!

黑落一直就在考虑和“绝色”开战的事,总觉得现在是时候了。

拨通了手下的电话,黑落对着话筒大喊,

“全部给老子起来!!!!该干架去了!!!”


正是深夜,"绝色"的店长安枫却已没了睡意,他来到了白忆的房间,敲了敲房门,走了进去。

白忆正躺在沙发上不知睡没睡着,自从上次少爷回了"绝色"之后,就很不愿意自己一个人睡,一直都呆在白忆的房间里,搞得白忆只能睡沙发。

安枫看见白忆醒了,对他招招手,示意他出来。

白忆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房间,看到少爷曲成一团,紧紧的抱着枕头,睡的很沉。

"快带着少爷离开。我收到消息黑落带着'怪诞'的人赶过来了。"安枫关了房间的门,在门口很小声的对白忆说。

"现在是半夜。"白忆看看表,有些怀疑。

"我知道,"安枫头疼的揉揉眉头,"谁知道黑落突然发什么疯。你快点带少爷离开,这一架她可不能干。"

"好,在你们可以吗?"白忆略略的有点担心。

"放心,"安枫拍拍白忆的肩,"大家都是一起立下誓约的人,'绝色'存我存,'绝色'亡我亦亡。"

白忆点点头,这倒是,"绝色"平时给了他们一个容身之处,关键时刻,"绝色"的人都会出手的,也不差他白忆一个。

他白忆现在的关键是护住少爷,这小子要是听说有人来打"绝色",她绝对要暴走了。

回到房间,少爷依旧睡得很熟,似乎没有听见刚才的声响,她最近倒是睡的异常的沉。

白忆蹑手蹑脚的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粉红色的液体,这是平时给不听话的M用的,没想到今天会用在她身上。

把瓶口凑到少爷鼻尖,确定她吸入了足够多的量,白忆拍拍少爷的肩,确认她是否真的沉睡。

小心翼翼的抱起少爷,白忆不得不感慨,除了发烧的时候,少爷的体温一直偏低,隔着衣服总觉得里面是冰冰冷冷的。

最近少爷的身体越来越软,倒是有点柔若无骨的芊芊女子的意味,只是白忆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少爷剩的时间果然不多了,没有谁救的了她。

轻手轻脚的抱着少爷离开"绝色",现在还不是营业时间,店里面安静的要紧,也没了平时的酒香,真是安静过头了。

外面的灯光依旧亮着,有彻夜营业的酒吧,也有才打烊的夜店。白忆把少爷放在车上却不知道该去哪,抬头一看,看见了窗边的安枫,他对白忆挥挥手,嘴唇在翻动。

白忆看懂了安枫要说的,

"快走吧,去哪都好,别再留着了。"

白忆对安枫点点头,回应他,

"好运。"

然后一踩油门,就离开了这在夜晚才最繁华的街区。


———————————————————————————————————————

寐澜之月 24日 木曜日 天气:微凉

今天学院提前放假,想想有一段时间没去怪诞了,黑落又要不高兴了,决定今天去一下。

可是当我走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店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我隐隐觉得我知道他们要去干什么,但是又说不出来。

不知不觉走进了黑落的房间,才一推开门就闻到一股烟味,昨天晚上,黑落一定抽了很多烟。

我经常坐在黑落办公室的沙发上听他说话,却从来没有靠近过他的书桌。今天,我却鬼使神差的走向了他的书桌。

黑落的书桌上堆着高高的文件,但不乱。桌角的烟灰缸里果然全部都是烟头。桌子的正中间正摆着一份打开的文件,可能是他昨天正在看的。

我随手翻开了那份文件,上面写着大大的字——绝色。

再往下翻是——绝色八绝

美貌之人——白忆

傲慢之人——赫斯•F•沃伦尔

慵懒之人——阔

……

这些人我都不认识,除了最后一个。

最后一个人我也不是认识,只是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内心有点不知道的感情涌了上来。

那个名字是,轻薄之影——少爷。

少爷?这能算一个名字吗,我觉得最多只能算一个代号,而真人是谁不知道。

又把那份文件翻了几页,我很确定我确实不认识这个"绝色",也不知道它和黑落是什么关系。

一定要有关系的话,就是少爷这个名字很让我在意。

少爷,少爷。我在心里默念了几遍,

突然间,脑袋疼了起来,眼前的时间天旋地转。

我倒在了黑落的皮椅上,又开始有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谁的记忆在眼前回放。


不知道这是哪,不是在"怪诞",这是一家酒吧或者是夜店。我明明从不去那种地方,可眼前的这个地方却让我觉得异常熟悉。

这时眼前出现了一个少女,她穿着皮套装,红色的头发束的高高的,发梢挑染成彩虹的颜色。

她正在狭长的走廊里行走,高更鞋有节奏的发出"嗒。嗒。"的声音。

她走到尽头的一个房间,推门进去,我看见有七八个人正闲散的坐在沙发上看书或者喝咖啡。

这个房间装修的十分精致,一看就是不普通的人聚集休息的地方。

"哟~少爷,我发现你最近脸色越来越好,不会恋爱了吧?"房间里的一个男人随意的靠在沙发上,问我眼前的少女。

"嘻嘻。"

"真的假的,少爷也会有人要?你不是说没有人能留住你吗?"另一个男人也抬起了头,书也不看了。

"白忆,救我。"那个少女她把头转向在窗边看风景的男人,一脸坏笑。

"喂喂喂,少爷你能不能不要一有事就找白忆,有了男朋友就离白忆远点了。"

听到有人这么说,那个少女只是笑笑,完全不在意。

但就在这时,一个男人推门而进,表情有一点苦恼。

"店长大人又为了什么事情不高兴呀?"她趴在沙发上,眯着眼睛问。

"难道又是'怪诞'?"刚才的说话的男人试探着问道。

被叫做店长的男人无奈的摇摇头,"黑落还真是让人摸不到头脑,人不是一般的怪。"

"黑落是谁,怪诞是谁?"

她有些疑惑地问,看来她并不了解。我更不了解,只是听他们说到了"怪诞',有些在意。

"那是你来到店里以前的事了,"那个店长坐了下来,解释道,"怪诞是一家黑诊所,它的店长叫黑落,这家黑诊所在道上还是很有名的,店长的医术非常好,所以有一天白忆就去了那家诊所。"

我边听边想,黑落的医术确实是很厉害,不然他也不会是我师傅。

"那次是有客人下手没有分寸,弄伤了白忆手下的小M,白忆就把他送到了'怪诞'。本来不追究那个客人的责任就很不错了,结果那个客人还敢再来'绝色'找人,我们拒绝了以后,谁知道他就闹去了'怪诞'。我们得到消息赶到'怪诞'的时候,黑落已经把那个客人打得爹妈都认不出来。但是问题也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不管我们怎么解释道歉,黑落丝毫不听,直接把病人扔出来,警告我们再也不准来。而且从那以后,黑落也和白忆针对上了。"

她听完这个故事,愣了一愣,忍住不笑,说到,"这店长脾气倒是很有个性。"

"是啊,他本来在黑市上树的敌就很多,但都是别人敌视他,他敌视别人的,也只有我们了。"

这倒是我没听说过的故事,黑落没有告诉过我,店里的其他人也没有告诉我过。

"他以为'绝色'是好欺负的啊,他要真敢干出些什么了,他也不会有好下场。"刚才看书的男人取下眼镜,慢条斯理的用眼镜布擦着。

"从来没听说过,原来白忆也会树敌啊。"她倒是好像不太在意,只是比较感兴趣。

"你要是那么感兴趣的话,这里刚好有一份怪诞的资料,好好研究研究。"那个店长递给她了一份薄薄的资料,她确实很感兴趣的翻开了。

翻开第一页,她看着黑落的照片傻笑,自言自语道,"人倒长得蛮不错的。"

然后又往下翻,一页一页的翻的飞快。

旁边被叫做店长的男人还在和其他人谈论着"怪诞"的事,她听着漫不经心的说,"何必那么在意,'绝色'又不是好惹的。"

但是她突然停止了翻资料,盯着某一页,表情很复杂,苦笑着低声说,"哎呀~这下有点麻烦了。"

我凑过去看,刚好看到了自己的照片和名字。

怪诞实习医生——爱丽丝。

———————————————————————————————————————


白忆也是实在是不知道该去哪里了,而且抱着一个昏睡的无知少女进宾馆总觉得哪里不对。所以白忆干脆把车开到这个城市旁的一个小镇里,那里有咸湿的海水和柔软的沙滩。

把车停在海边,车胎在金色的沙滩上留下长长的印子。白忆摸摸少爷的头发,看来她还是一点要醒的意思都没有。

现在已经是早上六点左右,白忆下了车,刚好看见蓬勃的太阳从海平面上升起,把天空染的一片火红。

白忆披上披风,朝海面走去。海边的风很大,白忆的长发在风中飞舞,而他继续迎着风往前走。

日出的景象很美,这是全世界公认的。白忆目不转睛的盯着太阳从海平面上露出一小个角落,却在一眨眼间,整个太阳都出现在海平面上。天空也从原来的粉红变为了火红色。

那一刹那,整个海滩也明亮了起来。有海鸥在海面上掠过,又像是在环着太阳飞行。

长期呆在黑市,那里灯光不灭,从不曾见过这样的风景。

白忆突然想抽烟,只是他从来也没有抽烟的习惯,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想。

他回头看看车里还在熟睡的少爷,突然想到当她不是少爷而是依苏尔的时候,一定十分迷恋今天的日出。

因为依苏尔是单纯的,是喜欢享受生活的。

当她是依苏尔的时候,她只是一个调皮可爱的学校少女,可以说是清纯的。

白忆觉得希漠喜欢的一定是这样的依苏尔,而不是少爷。

可是她不仅仅是依苏尔,她同样是少爷。既然她那么爱玩,是不会满足于一重身份的。

白的她,黑的她,光明的她,黑暗的她,都是她,只不是正反两个面而已,她自己很喜欢,可是希漠却不喜欢。

希漠只能接受依苏尔不能接受少爷,所以她们才会吵架。

白忆有时候总在想,要是依苏尔只是依苏尔不是少爷,是不是希漠就会非常非常的喜欢她,不会和她吵架。

但现在她们早就不是吵吵架的问题,依苏尔既然要放手,白忆自然不会抓着不放。

所以他希望黑落也不要太过执着,依苏尔剩的时间不多了,他希望黑落能理解一下。

可是那到底是黑落,他果然一点也不在乎少爷的感受,就这样打过来了,白忆那次去"怪诞"算是白去了。

想着想着,白忆感受到身后站了一个人,看来少爷醒了。

"我们为什么在这里?"

少爷疑惑的左看看右看看,这时候刚好有一只流浪猫在蹭她的腿,似乎是在撒娇。

"白忆,要是你告诉我他们打起来了,我们现在就回去。"摸着脚旁边瘦的只剩下骨头的小猫,不愧是少爷,一分钟就猜到了。

白忆不回答,反而去车上取了一包速食小鱼,拆开,放在小猫面前。

这是一只纯白色的小猫,有着一黄一蓝的美丽瞳仁,明明应该是高贵的品种,却不知为何被遗弃。

"我想养它。"白忆抚摸着小猫的脑袋,很温柔。

"好啊,叫什么名字?"少爷想碰碰它的尾巴,却被警觉的躲开。

"小白。"小猫往白忆身边多凑了一点。

"……能不能不要这么随便,"少爷有些无奈,嘀咕道,"何况不像是在叫自己啊。"

"好了好了,白忆你转移话题的能力还要在提高一下。告诉我,他们是不是打起来了?"

少爷站起来,却无法控制住脑袋一阵眩晕,差点仰面倒下去,还好被白忆一把接住。

"我们先去吃早点,然后我听说旁边有个水上游乐场,我们去那。"

然后把小猫放在少爷手里,自己过去开车。

少爷低头看着怀中的无知小猫,她可没想到白忆会喜欢猫,反正她自己是没多大感觉,只是那个她很喜欢。

记得原来,她们两个经常提着冷沦墨夙做给她们的便当去为学院里的流浪猫,然后自己再翘课出去吃好吃的。

少爷恶作剧的扯扯小猫的胡子,小猫很不开心的挥了挥爪子,在少爷的手臂上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

然后少爷只是笑笑,就乖乖的上了车。

这时海滩已经完全被照亮了,海面亮晶晶的,远处似乎还有海豚一群群跳水的美妙场面。


"白忆,我不要包子,我要鸡翅;我也不要豆浆,我要咖啡。"

"……"

"Dr.林不是叫我任性点吗?喏,还你。"

少爷把热腾腾的包子和豆浆放回白忆手里。

白忆有那么点的无奈,虽说Dr.林是说过这样的话,但决不是用在这个地方的。不过没关系,白忆知道怎么治她。

"你等我先吃完。"然后就自顾自的啃起包子来,嗯,味道还很不错。

而旁边的少爷很快就被那热腾腾的样子和肉馅的香气吸引,偷偷吞了口口水,又从白忆手中抢回她的包子,说,"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然后就"哇呜"的咬下去一大口。

依苏尔不是原来的依苏尔,少爷不是原来的少爷。但是如果长时间呆在白忆身边,她还是会忍不住暴露"本性",反正白忆让她安心,不装模作样也可以。

游乐园什么的,一向是少爷最喜欢的地方,重重复复去几次都不会腻,何况是没去过的游乐园,应该可以让少爷开心好一阵。

看看坐在身边的少爷,表面上看上去在专心致志的和猫玩,但实际上她好几次抬头,都还是想问"绝色"的情况。

白忆又何尝不是呢,原本他现在应该和"绝色"里的其他调教师一样,和黑落的人狠狠的干架。何况本来就是他和黑落的矛盾升级为"绝色"和"怪诞"的矛盾的。但也是为了少爷,他才在这种时候跑出来,居然还在游乐场游玩。事实上,他才是比谁都担心"绝色",担心安枫。

所以他更要稳住少爷,虽然他觉得黑落也不会让爱丽丝去的。

可是既然两个人都不在,那这一架干了又是为了什么?

不过白忆又想,"绝色"和"怪诞"的架是躲也躲不过的,早点干完也早点完事,少爷也不会一干完架就死,也还是有个半年给她舒心的在"绝色"呆着,也算是很不错的。

"白忆,我也知道在草地上开车很爽感,但是,你快要撞到树上去了……"

"吱。"白忆听言,想都没想就把刹车踩到底,然后向来坐车不系安全带的少爷,毫无疑问的脑门和玻璃窗来了个亲密接触,还发出很大的响声。

"……"

"……"

原来白忆也有那么不靠谱的时候,少爷感觉有什么东西温温热热的流了下来。

搬来急救箱,白忆帮少爷处理伤口,但是动作却有些犹犹豫豫下不去手,和平时的干脆麻利很不一样。少爷有些担心,卧槽,该不会头骨都撞裂了吧,但我也没觉得有多痛,卧槽,该不会生生病以来连痛神经都麻痹了 吧,卧槽?卧槽!

"怎么了白忆,你不要那样一个表情来…吓人。"

白忆仔细的盯着少爷的额头,有些犹豫的说,"你能不能把你的刘海固定上去,别让它掉下来。"

咳。不是有话说,刘海对女生来说就是生命,这一点对少爷来说也是一样的,所以她毫不犹豫的说,"绝对不可能!"

"那我们去Dr.林那里,我没办法帮你处理。"

听他这么说,少爷在内心咆哮了十遍怪我喽怪我喽怪我喽,最后只好很委屈的拿出两个夹子,把刘海全部夹了上去,瞬间一种羞耻感油然而生。

白忆包扎伤口的技术很好,几分钟就搞定。少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断的和自己说,没事没事,这不是少爷也不是依苏尔,是少爷2号或者是依苏尔3号。

终于,在折腾了那么多事后,少爷2号和白忆以及白忆新认的女儿终于站在了"MIRACLE水上乐园"的标牌下面。

水上乐园?和暮原来也不是没有去过,大家都穿穿泳衣下水扯泳裤的游戏是蛮不错的。只是今天白忆绝对不会让少爷下水,何况扯泳裤的游戏少爷也不敢和白忆一起玩。

嘿,还记得那个她当时是最惨的,她并不会游泳,不仅被暮大肆嘲笑一番,游泳圈还经常被暮偷了,扔的远远的,然后一整个公园都是暮的惨叫。

然而现在并不能下水,也没有不会游泳的她,来水上乐园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总觉得有点兴趣缺缺。

"给,"少爷正在发呆,白忆却突然递了一个氢气球给她,上面是可爱的小熊维尼,然后拍拍她的肩,"开心一点。"

然后就抓着少爷的手走进了游乐园。

"要不要玩冲浪?"

"我不会啊,而且会湿,感冒了就不好了。"

"要不要玩跳楼机?"

"……我害怕"

"要不要玩旋转木马?"

"……白忆我已经十五岁了,还有几个月就十六了。"

"………"

"好啦好啦,我们两个去做摩天轮吧,白忆。"

"我不想去。"

所以最后他们两个只是坐了个潜水艇水下观光,还有小火车绕岛一圈。

这些都不是少爷喜欢的,白忆很清楚,他们两个都觉得兴趣缺缺,最后只好坐在长椅上,面前的喷泉特意用光线做出彩虹的效果。

"白忆,你知道我们两个这样玩下去并没有什么意思,你的心思不在这个上面,我的心思也不在。我们回去吧,'绝色'需要我们。"

"今天早上,安枫专门来找我,他叫我带你走,他和我说他自己能承担。你也知道,为什么要带你走。"

"我并不需要你们这样,我早就想开了,不管是爱丽丝还是希漠,你们怎么都不相信呢?"

可是你自己相信吗?白忆早就知道少爷真正的答案。

"总之,我绝对不会送你回'绝色',你要去哪里我都可以陪你,或者要回爱尔龙德学院也行。"

少爷终于不在说话,她看着远方的蓝天,无声的叹息。

你们这是何苦,小苏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

寐澜之月 24日 木曜日 天气:微凉

不知晕了多久,我醒过来发现自己还在黑落的办公室。慢慢的起来活动一下身子,绕着黑落的办公室走走,却在角落里看见一箱书。

爱丽丝认得出,无关记忆,那一箱书上有爱丽丝的气息,但是它为什么会在黑落的办公室里?

虽然随便翻别人的东西不好,但黑落很有可能是偷偷藏起了我的东西,所以也没什么不好。我打开了箱子,看到上面的第一本书,名字叫做《人类罕见病合集 》。

这是医学方面的书,如果我看应该很正常,为什么会被黑落藏起来?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