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Chapter.12不好的事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42
点击:366
章节字数:69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12不好的事

———————————————————————————————————————

寐澜之月 25日 金曜日 天气:小雨

一整天了,怪诞还是莫名其妙的空无一人,甚至连住院的病人都被黑落不知道送到哪去了。我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黑落不想告诉我的事。

但是既然他不想告诉我,我也不会去强求,我会在他回来之前守着"怪诞"。

现在是清晨,店里面很空,外面却很热闹。有点饿了,我想出去,买点早餐。

走在街道上,我还是有点不习惯,一早的,街上很多都是喝了一晚上的人倒在街头,说着胡话。还有穿着很奇怪的人,用挑逗的眼神看我。

平时黑落在店里的时候,他从来不会让我亲自出来买东西,他知道我不喜欢这样的氛围。

今天黑落不在,才突然发现平时黑落确实照顾我很多,他一直在尽力帮我避开我不喜欢的那些东西,只是有的时候,我还会不喜欢他这么做。

莫名其妙的走进了甜品店,确实很莫名其妙,因为我又不喜欢甜品。我要了一杯卡布奇诺和一块提拉米苏,这好像也不大是我的风格。

但我知道这是谁的风格,是我记忆里最爱的那个人的风格。虽然对于她到底是谁我越来越糊涂,可是她的风格却越来越清晰。我清楚的记得她喜欢吃什么,喜欢喝什么,喜欢什么味道的香水,喜欢什么类型的电视剧,只是不记得她是谁而已。

其实这样没什么不好,我渐渐发现我一定深爱着我记忆中的那个人,那个人一定也很喜欢我。只是因为某个理由,她希望我忘记她,希望我永远也找不到她。所以我也按照她所希望的忘记了她的模样她的身份,仅仅记得我爱过的她。

这对我来说是很美好的回忆,我不会在现实中去找她的影子,我希望就这样在记忆里爱着她。就像她当时疯狂的追求我一样,我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去爱她,这或许也是她希望的。

至少最近,我觉得很安心,也很开心,反而是在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有过一些别扭的情绪。

我最近很介意这别扭的情绪,如果我那么喜欢她,那别扭在哪里?

我好像真的很喜欢她,那为什么我又觉得不久之前的那段时间里我会讨厌她?

这是最近我回忆中出现的新的问题,我很好奇。

为什么,我既可以很喜欢她,又很讨厌她?

叉了一块提拉米苏放到嘴里,感觉很腻,连忙喝了一口咖啡,感觉被浓厚的奶泡堵住了喉咙。我还是不会吃这样的甜品,她喜欢的,并不是我喜欢的。

正在想入非非的时候,甜品店里进来了一个扎着辫子带着红色耳钉的男人,他大摇大摆的坐在我对面,还调侃我,说请我喝咖啡。

我一下子觉得很讨厌,打算起身就走,但是突然眼前的男人变成了红头发的少女。

我知道我又要回忆起什么了,而且这次是让我不开心的回忆。

我马上就会发生我不喜欢的事了,我却定定的坐着等它发生。


好像是什么时候的春季,天气很晴朗很凉快。我从"怪诞"出来要去买东西。

一下子记忆又变的很清晰,我想起来我那天晚上要回学院,而自己也有两天没有见那个最喜欢的她了,想到晚上就又可以见到她晴朗的笑容,大胆的决定要去甜品店学做一份蛋糕送给她。

回想起上个星期我们两个的形影不离、腻腻歪歪,我越来越确定我一定喜欢上她了,我也很喜欢喜欢着她的我。

我甚至在想,如果可以,我愿意喜欢她到很以后很以后。

走在路上,抓紧胸口的项链,我记得她也一直把那枚戒指戴在左手的食指上,从来没取下来过。

这或许是我期待已久的未来,自从父亲死后,我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期盼。

脚步轻快的走着,我越来越期待以后的生活,不过现在,要先学会做蛋糕才行。

停在一家甜品店门口,我记得她没有来过这家店,可能会给她惊喜。

只是有点不开心的事,那家店里面正围着三两个抽烟的少年,穿着都很怪异,是我最讨厌的风格。

我站在门口犹豫了,不想进去了,但是又该去哪里找其他的甜品店。

正当我准备离开时,我听见里面有人说,"哟~少爷,听说你从良了?"

"扯什么呢~"这次回答的是一个妖娆的女声。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

而我很害怕这个熟悉的声音,它让我觉得有些事好像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心突然跳的很快,我有了不好的联想,但又不敢去验证,僵硬的迈开双腿还是准备离开。

可是还是没管住自己的眼睛,我不小心的一回头,与那个红发的少女正眼对上了。

我可以相信她是红发,她也是红发是巧合。

我可以相信她是异色瞳仁,她也是异色瞳仁是巧合。

但我不可能相信,她手上的银色戒指和她手上的银色戒指还是巧合。

那是我一眼就能认出来,和我胸口那个一模一样的戒指。

我完全不能接受她坐在那堆少年中间,手指间夹着一只细长的的烟。

我也不能接受她穿着那么性感的衣服,笑的是我从来没见的妖艳。

这不是我熟悉的那个她,更不是我爱的那个她。也绝对不会是我今天晚上最想见到的那个她。

那个时候,我完全的惊呆了,呼吸乱了,不知道自己处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最后只想快点离开,万一这不过一场噩梦,我醒过来会发现自己只是在"怪诞"看着书不小心睡着了。

看着记忆中的自己逃跑了,而在甜品店中的少女好像也看到了逃跑的我,她甩开那些在她旁边的少年,走进了对面的酒吧。

而那个逃跑的我在回到"怪诞"之后,就呆坐在沙发上抱着腿,似乎是决定抵死不认刚才看见的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那个她打来的。

记忆中的我犹豫了很久,终于在电话挂断又打过来的时候按下了通话键,电话里传来她熟悉的轻快的声音,

"喂喂喂,希漠漠你在哪呢?小苏想你了。"

而我并没有说话,看来潜意识里我还是承认我刚才看到的事实的。

"怎么了,小希漠?"

而我还是没有说话。

"希漠,你不能接受么?"

突然间,她叹了口气,声音也变了,变的我不是那么熟悉。

抬着手机的我颤抖了一下。

"这也是我啊,难道你只能接受那个学院里的我?"

为什么你不能只是那个单纯可爱的你,我一定在心里这样质问她。

"就算我想躲,也不可能躲你到永远,看现在不就暴露了。希漠,你会很讨厌这样的我,对吧?"

我不说话,却闭上了眼睛。她说的没错,那样的她我一点点都不能接受。

"再见,希漠。"

她沉寂了一会,然后挂断了电话,声音让我觉得越来越陌生。

然后我居然保持着挂断电话的样子睡着过去,直到下午黑落略带担心的敲开了门。

晚上回到"彩虹蛋糕"的时候,她还没有回来,冷沦墨夙告诉我她今天晚上有事,可能要很晚才回得来。

我原本还抱有美好的幻想,早上下午发生的都是幻觉,可现在明显是不可能了。

我不明白,那个我最喜欢的她怎么也会有我最讨厌的样子?

这样矛盾的两个方面怎么会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我越想越想不明白了。

但至少我知道,我不会再喜欢她了,她不是我喜欢的样子,而是我讨厌的样子。

虽然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天她回来的很晚,是因为她生病了,下午到晚上一直在医院躺着。

但这也是我讨厌她的开始,我终于找到我内心的别扭在哪里了。

我喜欢上了一个我最讨厌的人。

———————————————————————————————————————

"少主,'怪诞'和'绝色'开战了。"

金曜日的早上,冷沦墨夙就收到这么一条短信。

怎么都有这一天,冷沦墨夙看着手机暗自想着。

突然,她有了这么一个决定,她踹开残翼的房门,喊了一句,"快起床,我们去'怪诞'找希漠开party!!!"

"你说什么鬼?!"夜拉斯光着脚丫就从自己的房间冲出来。

只是那一瞬间,他们仿佛都听到依苏尔高分贝的声音,

"好呀好呀好呀好呀!"

虽然没太搞清楚冷沦墨夙是什么意思,但那又不是依苏尔随时一个主意的,冷沦墨夙做事一定有她的道理,所以暮把"彩虹蛋糕"里的零食全部收收走,就向"怪诞"进发。

"希漠!!!PARTY!"

暮踹开"怪诞"的大门,抓着几包薯片往里面扔,但是并没有见到希漠本人。

"……人呢?"宇文终黎看向冷沦墨夙。

"我怎么知道,她这两天肯定在这里,可能出去吃早饭了吧。"

"那快快快,我们把这里布置一下。"

然后其他几个人就进去了,只留着青鸟和冷沦墨夙站在门口。

"你确定黑落不会中途回来?"青鸟想到黑落回来看到这些的表情一定十分绝妙。

"谁会干架干到一半回家喝口水?机会难得,下次要再碰到黑落不在这那可就难了。"

"随你好了。"青鸟也走了进去,她还要看着那几个白痴,不然他们把黑落的诊所炸了那就爽了。

希漠在甜品店吃完早点,悠悠悠悠的走回"怪诞"。

努力去记住刚才回忆里出现的画面,仿佛还记得当时的纠结和痛苦,总觉得有点后怕。

突然感到有些庆幸,还好自己忘了,还好那个人消失了,现在自己再看待那段痛苦的时光有点像看戏。原本是戏中人,现在却成了看戏人,总有点劫后余生的味道。

都说那个最爱的她消失了,其实原来的希漠也不在了,原来的希漠怎么会有现在这么悠闲的心态。

所以说一切都结束了嘛,至少对于希漠来说是这样。

就不知道对另一个她来说,是不是也已经是看戏人?

黑落不在的话,就不是爱丽丝,是希漠。

希漠走回"怪诞",站在门口,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不太敢走进去。

表面上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总觉得里面有人在奸笑?

事实证明希漠的猜测是对的,她在门口站了五分钟,正犹豫是不是要再出去走走的时候,一个人从背后勒住了她的脖子,捂住了她的嘴巴。

希漠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毫不犹豫的用手肘往后一拐,趁对方重心不稳的时候,再突然蹲下,挣脱对方的禁锢后,转身一踹,稳稳地踹在了对方肚子上。

"哎哟~我去,希漠你太用力了。"

希漠听到身后一阵呻吟,声音听着还很熟悉。

回头一看,原来是残翼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呢。

"唉!残翼你太不靠谱了!我们的计划都被你搞毁啦。"

希漠寻着声音往店里面一看,又看见好几个熟悉的面孔。

"说个ball!我那是被希漠给吓的。"残翼还在地上痛苦的打滚,让希漠都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用力过猛了。

希漠听着暮的对话,有一点摸头不着脑,刚好看见夜拉斯在窗户边躲躲闪闪,干脆紧紧的盯着他看。

"好啦好啦,希漠,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夜拉斯被希漠吓到了,一切从实招来,"我们听说今天你老大不在,就像过来陪你玩玩嘛。原本准备了个party给你,想着等你回来,让残翼把你'绑架'了,然后再给你个惊喜。谁知道,在残翼这一环,就出问题了。"

"……"希漠觉得自己竟无言以对。

"不过,残翼是失败了,但party还要继续,hahahaha。"

突然的,希漠被好几个人扛过头顶,直接扛到"怪诞"里面去了。

她一路看着向来热爱整洁的黑落的瓶瓶罐罐被弄的乱七八糟,心想,今天过后的几十天,她都不会再来"怪诞"的,不然一定会被黑落打死!

"开香槟啦,开香槟啦!"

"嘭!"

"耶!!!!"

"希漠希漠,我知道你平时不喝酒,但这是香槟诶,度数不高的不会醉的,喝喝喝喝!"

希漠被残翼灌了一杯香槟,终于忍不住,说到,

"你们可不可以去我办公室玩,不要在住院部闹了。"

希漠那是真的害怕,暮现在在病床上大喝香槟,把床铺弄的湿淋淋的。虽说她已经决定短时间内不回"怪诞",但还是有些害怕。

"不要!"暮拒绝的十分果断,"唉,希漠,我们就是知道黑落平时老欺负你,今天才专门为你来出一口恶气。哼!"

"……"然而希漠只想说,并没有。

"来来来,喝喝喝,high起来!"

希漠又被冷沦墨夙递过来一大瓶香槟让她抱着,然后还打开了薯片的包装,吃的满地都是,这下是真的乱成一团了。

希漠根据平时和暮相处的经验,也自认为倒腾不过暮,有一点点小郁闷的抱着香槟瓶喝起来,黑落那边真的只能随缘了。

"看看看!希漠居然要一瓶干!加油希漠!好样的!"

不知道焚晓是不是有点太激动了,粗着脖子,指着希漠大喊。结果希漠一听他说的,直接把嘴里的东西全部喷在了焚晓身上。

时间瞬间静止了,暮呆呆的看看成落汤鸡的焚晓,又看看希漠,爆发出穿透云层的笑声。

"哎呀,焚晓爽不爽啊?没想到你还好这一口哈哈哈哈哈!"

虽然大家都是在笑话焚晓,可是希漠却感到十分的恼怒!她希漠居然会喷酒,天哪噜!那个萌妹子希漠居然会喷酒。

希漠觉得自己的形象都没有了,就是这群人害的!希漠转身就想走。

可是她才发现,暮的注意力已经从她身上移开了,他们开始自己闹自己的,并不在调侃希漠。

希漠一下子又觉得安心了。

多久以来,希漠都不喜欢成为大家的焦点,她只喜欢在一旁看着,看着他们闹他们开心的大笑,希漠也会觉得很开心,并不觉得被忽视了什么的,相反要是被专门调侃了,希漠会不太高兴。

这是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希漠很喜欢。现在她就静静的盘着腿坐在夜拉斯旁边,看着残翼犯贱的往青鸟头上丢薯片,看着夜拉斯一直在抓宇文终黎的零食吃。希漠只需要在不小心要弄到她的时候躲一躲就好。

希漠不是喜欢热闹的人,但是和暮在一起就不是很介意,这有点像记忆里的那个她。

或许今天暮来"怪诞"陪她,也是蛮开心的。

希漠也就任由他们闹腾了。

"啊!希漠小心。"

正在想着暮的好的希漠,莫名其妙的被一块蛋糕糊了脸。

好吧,收回刚才的话,暮还是好烦好讨厌的。

"希漠?希漠!希漠不说话了!快快快,快来帮忙,希漠要被蛋糕给闷死了。"被蛋糕糊住脸正在忧伤着的希漠,突然听到夜拉斯这么说,觉得自己还是被蛋糕闷死比较好。

悄悄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脸上的蛋糕,感觉味道有点熟悉。

再一舔蛋糕,眼泪突然毫无征兆的就下来了。

最后轻轻再舔舔脸上的蛋糕,听到了谁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这不是你专门做给希漠的吗?怎么要扔掉了?"

"现在的她估计不会想要了吧。"

脸上的蛋糕甜甜的,但是还是有一丝一丝的酸涩涌入心头。

———————————————————————————————————————

寐澜之月 25日 金曜日 天气:小雨

暮突然来到"怪诞"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还开party的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不过希漠还算是开心的,暮在身边总是比较放松。

但是还是觉得少了什么。

少了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只是总觉得应该还有点什么更欢快的气息。

希漠说不出来,但就是觉得有些隐藏着的酸楚。

很浅的忧伤,希漠也抓不住。

———————————————————————————————————————

暮在"怪诞"闹了一天,到了晚上,终于心满意足的回"彩虹蛋糕"睡觉去了。

他们觉得希漠一定很开心,因为他们可是在开party呢。

何况黑落一直没有回来,暮保证现在的"怪诞"黑落回来也不会认识。

只可惜明天还有上课,暮才一路高歌的回到"彩虹蛋糕"。

门一打开,却看见依苏尔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桌子上摆着一杯喝光了的咖啡,身边堆了一小落杂志,感觉坐了很久。

暮突然觉得有点大事不妙,怎么都有被捉奸的感觉。

"你们今天去哪high了呢~"依苏尔淡定的把杂志再翻过一页,问到。

"你今天一整天都在家?"暮倒是真没想带依苏尔会呆在"彩虹蛋糕"里,自从那件事以后,依苏尔几乎一到周末就马上离开"彩虹蛋糕"。

"这倒是呢,我一直在这等你们回来,可是你们出去玩了呀。"依苏尔原来从不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我们不知道你在,你也没说。"冷沦墨夙感觉到依苏尔德心情一定非常非常的差。

"这倒也是,呵呵。其实我是想问,我做的蛋糕就是放在冰箱里的那个,怎么不见了呢?我今天可是指望它填饱肚子呢。"

其实依苏尔说这样的话很没意义,她早就应该知道蛋糕绝对是被暮拿去吃了,平时他们也经常这么干,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是说你一整天没吃饭了?"冷沦墨夙抓到了重点。

"呵,说起来也有点饿了呢,不过你们开心就好。"

阴阳怪气,从来不是依苏尔德风格,冷沦墨夙觉得依苏尔只是又在耍脾气而已,低声喊她的名字以示警告。

"够了,墨墨,你不要再说了。"

依苏尔突然放下手上的杂志,径直走向希漠。

"你们究竟是想怎样?"

"黑落究竟是想怎样?'怪诞'究竟是想怎样?"

"很有意思吗!?你们这些打来打去的小手段有意思吗?!"

"爱丽丝!你们究竟要得寸进尺到什么时候?'绝色'又不是欠你们的!"

"我欠你的也早就还清了,到底是想怎样啊!!"

"诶!爱丽丝你们是要怎样你有种你说啊!!"

"你们究竟是几个意思啊?!是有病吧!老子都已经…已经…就不能消停一会啊!"

"爱丽丝!我…我…"

"依苏尔不要说了!!"

暮都被依苏尔突然的反应给吓到了,希漠也是,任由依苏尔抓住她的肩膀,竟然什么也说不出来。

但是冷沦墨夙发现依苏尔的状态越来越不对,她一边说话一边喘的厉害,最后甚至连话都说不下去。

冷沦墨夙连忙打断依苏尔,她现在可不是吵架的时候,她的状况看上去很不对劲。

冷沦墨夙快步走到依苏尔身边,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却发现软绵绵的毫无力气。

依苏尔回头看了一眼冷沦墨夙,想要甩开,却突然眼前一黑,整个人的倒在了地上。

后脑勺重重的砸在地面上,依苏尔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冷沦墨夙原本想抓住依苏尔,但是失败了,只是抓住她的手的时候发现依苏尔的手非常的冷。

从她的掌心还滑落一枚戒指,以很大的声音掉落在地面上。

而那枚戒指,正是她最喜欢的那枚"BEST",暮以为她早就把它扔掉了。

"快送她去医院!!"冷沦墨夙十分紧张,她很清楚依苏尔的身体状态。

要是她现在就死了,那就太没意思了,冷沦墨夙还什么也没帮上呢!

一下子暮乱成了一锅粥,只有当事人之一的希漠注意力都在那掉落在地上的戒指上,她蹲下去小心翼翼的把它捡起来。

只是暮没时间理她,暮想起了半年前的事。

那一天他们在"学湖"周围散步,像平时一样,一句话闹上了,就顺手把依苏俄推倒了"学湖"里。

要是平时,依苏尔水性也不差,早就愤怒的跳上岸,把他们其他人都拉下水里去了。

可是那天,暮都跑出去好长一段路,才发现依苏尔根本没有追上来。

有点担心的回去找,才发现依苏尔居然晕倒在水里,都快沉下去了。

那次是暮第一次为依苏尔的身体担心,后来又有了很多很多次。

比如今天也是!

暮现在想的就是依苏尔千万不能死,至少不是现在,要是就这样死了,总觉得有点不甘心。

希望不好的事不要发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