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Chapter.10醒着睡着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41
点击:382
章节字数:96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10醒着睡着

"嘀。"依苏尔手机响了一声,她拿起来一看,是白忆问她要不要回去。

依苏尔回复不了,她今天有些不舒服,从早上就低烧不断,不想动。

很快的,白忆的短信又过来了,这次是问要不要他过来。

依苏尔回复了个"嗯"。

然后又继续看书,今天依苏尔一整天都没去上课,从刚起床就觉得身体软绵绵的没什么精神,一量体温原来是发低烧了,索性直接请假一直呆在彩虹蛋糕里看书。早上的阳光很温和,依苏尔一直呆在阳台上一边沐浴着阳光,一边安安静静的看书。

依苏尔觉得这样很安静。

只是她还没看几页书,冷沦墨夙的短信也过来了,她提醒依苏尔吃药,药已经摆在客桌上了,记得要混着温水喝下去。

依苏尔也照做了,虽然她原本是懒的不想动,但该做的事还是要好好做完。

不仅是冷沦墨夙,所有暮都说,依苏尔最近变乖了,变听话了。就像一杯沸水,被倒入了冷水以后,也就不翻滚了,只是冒着温温和和的白雾。

但是希漠又不一样了,她最近居然迷上了漫画。而就在刚才依苏尔吃药的时候,她上课看漫画书被数学老师发现,叫起来罚站一节课。

下课的时候,暮一窝疯的围住希漠,他们感兴趣的不是希漠为什么在看漫画,而是希漠看的是什么漫画。

事实上,希漠看的是那种感情漫画,什么大小姐少爷的,一看就是玛丽苏。

“你就看这个?这个依苏尔都不看。”残翼有些不可思议的把希漠的漫画书翻过来翻过去,还看见里面有“我只爱你一个”之类的台词。

“真的吗真的吗?我看看。”焚晓一把抢过残翼手中的漫画书,看的很认真,而夜拉斯也好奇的凑过去一个头。

然后焚晓突然表情喜感的大声朗诵了一句,“我是蜜蜜国的公主,我不能和你结婚,父皇会不同意的。”

而夜拉斯也声泪俱下的接了一句,“不!亲爱的,我相信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的爱情。爱情的力量,是最强大的。”

然后两个人同时丢开漫画书笑成了白痴。

希漠看到他们的表演有些脸红了,她跳起来想抢回他的漫画书,可是无奈焚晓和希漠身高差太大,希漠跳来跳去却并没有什么用。

“行了行了,你们别逗希漠了,”冷沦墨夙笑够了,倒是过来帮希漠了,“不过希漠啊,你这个爱好,还是有点太…苏了。”

“依苏尔怎么了?”希漠把这个苏当成依苏尔了。

“她?”猛的被提起依苏尔,暮有些慌张。

“生病了,在彩虹蛋糕。”青鸟淡定的回答了她。

“她生什么病了?”可是希漠还在追问,只是单纯的好奇罢了。

"感冒发烧之类的。怎么了,希漠?"夜拉斯也不再关心希漠的漫画书,认真回答希漠。

"哦。"而希漠得到答案只是哦了一声,她并没有其他特别的意思,真的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反而她才觉得暮奇怪,一惊一乍的干什么。

这时冷沦墨夙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她知道希漠的事的时候,依苏尔对她说过,现在的希漠只记得她曾经有过一个很爱的人,如今却忘记了那人是谁,并不知道是依苏尔。

所以,现在的希漠又是一张白纸,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说这个话的时候,冷沦墨夙发现依苏尔只是笑得很轻松。

她还补充道,不仅希漠的记忆出现了断层,而且思维也出现了断层,她没有办法把记忆中的人放到现实中寻找。即使在回忆里大声呼喊着她的名字,回到现实中却会连长相都记不起来。希漠根本没有办法把回忆里的人和现实中的人联系在一起,她们之间可不止一条银河的宽度。

这些事依苏尔并不敢告诉夜拉斯,所以她那天一个字也没有提,也没有告诉青鸟,因为青鸟肯定会问为什么,而事实上依苏尔也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这绝对不算坏事,至少在短时间内就算希漠回忆起了原来的事但也不会有什么用。而时间一长了以后,依苏尔早就拍拍屁股该去哪去哪,谁再管她以后的事。

那个时候依苏尔坐在冷沦墨夙的对面,笑的洒脱,冷沦墨夙只是喝着咖啡,品尝着那苦涩中特有的醇香。

而现在的希漠,果然如依苏尔所说,她越来越不记得她爱过依苏尔,依苏尔对她而言,只是暮的一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朋友。

冷沦墨夙也实在是佩服依苏尔居然能做到这个地步,现在的她和原来的她差距大到暮都快认不出来了,难怪希漠不知道回忆中的那是依苏尔,因为在现实中也找不到相似之处啊。

冷沦墨夙拿过希漠看的漫画,那样很公主很少女的画风,难道不是曾经依苏尔的最爱吗?


另一边依苏尔已经看了一早上的书了,有点累。

打着哈欠,依苏尔去找了一件外衣。已经是秋天了,但刚好碰上秋老虎,还是闷热的很,不过今天看上去有些天阴,可能晚一点会下雨吧。

看了看手表,白忆应该快到学院了。依苏尔已经发过短信给冷沦墨夙,今天中午不用管她吃饭了,她和白忆出去吃,下午她要去医院。

关上"彩虹蛋糕"的门,依苏尔漫步在学院里。现在还是上课时间,很少有像她这样无所事事的学生,如果是逃课的,那也应该是一脸兴奋。

依苏尔原来也是那样,只是当她可以光明正大的逃课时,就不是那样的滋味了。

外面并不像依苏尔想象的那么冷,雨还没有下下来,天气有点闷热闷热的。

不知道要走去哪,依苏尔看着地上的落叶,一脚下去会发出很清脆的声音。

现在是秋季了,落叶在地上越积越厚,依苏尔很快沉静在这个游戏中,寻找着最枯萎的落叶,一脚一脚的踩下去。

难得的有些欢快的感觉。

只是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双脚,把依苏尔看好的落叶踩碎了,发出清脆的响声。

依苏尔有些不开心,她抬头对上那双鞋的主人,原来是白忆。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白忆了,少爷很想问问绝色的情况。

白忆是以访客的身份进入爱尔龙德学院的,不能久留,依苏尔抓着他的胳膊,两个人一起往校门走去。

一路无言,白忆摸了摸依苏尔的头发,总觉得柔软了些。他一直很照顾这个任性的少女,白忆或许有点喜欢依苏尔。

"别闹。"依苏尔笑着躲开,一回头刚好看见暮在不远处。

暮是偷偷逃课出来买饮料的,教室里有些闷热的受不了。

结果就看到依苏尔和一个白色长发的男子走在一起。

"他是谁啊?"残翼有点不爽的说,依苏尔又去交些什么狐朋狗友。

"他是依苏尔的朋友。"冷沦墨夙回答道。

"你确定只是朋友?"残翼有点讽刺的说,依苏尔有多乱他是知道到。而且现在还找到学院里面来,残翼很不爽。

"白忆平时很照顾依苏尔。"冷沦墨夙认识白忆,因为好几次依苏尔喝醉都是白忆送回来的。

"你激动些什么。"青鸟冷冷的对残翼说。"怎么不激动了!她这样怎么对得起希漠。"残翼说到最后就没有声音了,他也知道不应该向希漠提起她两原来的事。

夜拉斯偷偷看向希漠,希漠只是低着头看她的玛丽苏漫画,并没有很关心。

那漫画究竟是有多好看啊,希漠已经看了一星期了,夜拉斯看了两页只觉得那男主太傻。

另一边,依苏尔和暮挥挥手,看见希漠一直低着头看漫画,依苏尔微微一笑,就和白忆离开了。他们两个,要先去吃中午饭,然后去医院。

出了校门,依苏尔坐上白忆的车,也不问去哪。

白忆上车,但并未启动,他在等依苏尔说吃什么,因为原来她们一起出去,都是依苏尔说她想吃什么,或者哪一家很好吃很好吃,然后他们就去哪一家。

依苏尔坐在车上发了一会呆,很奇怪白忆怎么好久都不启动,才突然发现是自己没有说去哪。原来的话,她总是有数不清的新点子等着去实践,在她身边还没有别人做主的时候。

只是现在不一样,她没了兴趣,去哪都可以,所以依苏尔对白忆说,"你决定去哪吃就好。"

然后白忆的车飞驰起来,依苏尔觉得风吹在脸上很舒服。


———————————————————————————————————————

寐澜之月 18日 金曜日 天气:阴

"咔嚓"

"很好,再来!"

"依苏尔你不要笑的把牙齿露出来,拜托你有点lo娘的气质。"

阳光很刺眼,我躲在树荫里,看着依苏尔在阳光底下又蹦又跳。

今天的依苏尔很好看,非常非常的美。

她今天穿了一件天蓝色的蓬蓬裙,上身有着复杂的蕾丝边,胸口有大大的蝴蝶结。裙摆上有着一圈手绘的旋转木马,乍一看是一样的,事实上每一只木马都是不一样的。裙摆被撑的鼓鼓的,上面还涂了亮粉,外面还披了一层纱。依苏尔还在早上把头发染成了粉红色,烫卷了披在肩上。头上戴了有着大蝴蝶结的发卡,和裙子一样是天蓝色的。脚上同样蹬了一双带蝴蝶结的亮黑色的圆头皮鞋,穿了一双白色的齐膝袜。

我觉得很梦幻,像公主一样。她们告诉我这叫洛丽塔。

其实今天是依苏尔和洛丽塔社的成员们一起出来拍照片,她们每个都穿的和依苏尔一样,都是彩色的。

这次出来本来只是洛丽塔社内部的活动,但依苏尔听说了,觉得有趣,就一直缠着她们社长要跟着去,如今还带上了我。

昨天晚上依苏尔叫我今天和她一起出来,帮她画画。我想到美术社要求每个星期都交一份作品去社里面,而我这个星期还没有画,我觉得也很好,就答应她了。

坐在树下,看着依苏尔正在阳光下取景,在这里的都是穿着洛丽塔装的少女,或者就是摄影师。而拿着画板的就我一个人,总觉得有点尴尬。感觉有点沮丧,我也没了画画的心情,只是低头扯着草玩。

这个时候的依苏尔正在录她跳舞的视频,配着那种很可爱的音乐,做着嘟嘴卖萌的动作。

只是这些希漠都不会,也不感兴趣,这些只是依苏尔喜欢的东西。

旁边还有洛丽塔少女们在很开心的拍照,她们一个趴在一个背上,围成一个圈。或者趴在草地上,亲吻面前的小花朵。

这些希漠也不会,这不是希漠的风格。

"希漠希漠,我就摆这个动作,你帮我画一张画吧。"旁边的少女在喊我。"不要。"我拒绝的很果断,我不喜欢,就没有灵感,画肯定画不好。

"哦,这样啊。"我听出来那个女孩的声音瞬间就变的很沮丧,我有点担心她们会不会觉得我太不合群。

但我本来就不喜欢来人多的地方,今天只是跟着依苏尔来了。

"画什么呢,这样的造型希漠画完还不累死你,快去拍照的哦,她们都在那边。"这个时候依苏尔过来了,她打发走了沮丧的少女,做到了我身边。

一阵风吹来,我能闻见依苏尔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是很甜蜜的果糖味。

"不开心吗?"依苏尔戳出我的脸,问到。

我把头扭开,没有回的依苏尔的问题。我是有一点点的不开心,但也不是谁的问题。

"不要不开心啦,来帮我画画哦,你的美术作业还没完成的吧。"

依苏尔摸摸我的头,又绕到我面前,歪着头看着我的眼睛。

然后退后两步,坐在草地上,裙摆像花朵一样盛开在草地上。她双手抱着腿,下巴抵在膝盖上。没有嘟嘴卖萌,也没有笑的露出酒窝,就只是眼中带着浅浅的笑意注视着我,嘴角的弧度几乎察觉不到。

一下子我感到自己有些心跳加速,我确实不喜欢女生太过夸张的姿势,而这样的依苏尔却让我有了一种想用画笔把她记录下来的冲动,因为我很想收藏这样的美。

于是我也没有在别扭什么,快速的架起画板,调好颜料,坐在离依苏尔不远处的地方,一笔一笔的开始涂抹。

依苏尔在阳光下,我在树荫下,风时不时的吹过来一阵,依苏尔的头发飘起来很好看。

后来,回去一个多星期后,我见到了那张照片。照片上就是我和依苏尔面对面坐着的样子,那个时候,阳光刚刚好,风也刚刚好,浅色的花朵在镜头面前摇动。依苏尔的眼睛看上去像在笑,而我的眼睛似乎透过了画板,一直在注视着依苏尔。

那张照片是摄影社的成员抓拍的,他因为这张照片还在他们社团得了奖。作为感谢,他给了我和依苏尔一人一张未修剪过的原照。我才接到手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脸红了,然后就把它夹在我最喜欢的一本书里。只是可惜,我现在忘了是哪一本书了,也找不到了。

那时我一直沉静在绘画的想象中,根本不知道画了多久,只是不断的告诉自己,这里要画的精致,那里要画的细致。只是等我画完最后一笔的时候,抬头一看太阳在我们的头顶上,一不小心就画到了中午。

我再看了看自己画的画,脸颊有些烫了,因为一不小心就被画里面的少女心跳加速,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把依苏尔画的连我自己都觉得太美,总之我觉得这幅画我画的特别的成果。如果美术社要让我把它留在美术社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我一定会把它放在自己的房间,放在床旁边。

看到我停下画笔,依苏尔才捶捶发麻的腿,笑着问我,有没有把她画的很好看。

我这才意识到,原来依苏尔在太阳底下一动不动的坐了两个小时。突然有一点的感动,点点头,把依苏尔拉到画前,让她自己欣赏看。

依苏尔看见画中的自己,居然有些激动的捂住了嘴巴。我这才注意到我竟然画了那么大的话,每一个细节都画的很精细。

依苏尔显然被画中的自己吓到了,她伸手想去摸摸自己的嘴唇,却把我拉住了,我告诉她,画还没干。

"那我们就等它干了好了。"依苏尔放下手,问我,"饿了吗,现在已经是中午啦。"

她这么一说,我才感觉的肚子确实是空空的,饿的有点过分了。

然后我和依苏尔就去旁边的小亭子买了快餐,又回到刚才的位置一边吃午餐,一边等画被风吹干。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一直在聊天,虽然大部分时候是依苏尔在说,我在听。

但那时候一定是我最快乐的一次画画了,是我最近所有回忆中最美好的一个片段。

所以,当我醒起来的时候,我很快记录下了这个片段,如果以后一不小心忘了,那就太可惜了。

因为我已经忘过一次了,所以这次一定要用其它方式把它牢牢的记住。美好的记忆,我希望可以一直珍藏在心底。

———————————————————————————————————————


白忆最终选择了一家依苏尔原来很喜欢吃的主题餐厅,里面一直回荡着有着现代味道的京腔。

戏与人生,我已非我。

我在戏里,你在梦里。

依苏尔很沉默的吃东西,但眼神也不专注,总是飘飘荡荡,恍恍惚惚。

白忆不说,只是他不想给依苏尔添乱。

可是当白忆才吃了半碗饭,而依苏尔却说吃饱了的时候,白忆终于忍不住说道,"你吃的太少了。"

依苏尔却是用纸巾擦擦嘴,说道,"足够了。"

白忆这下也不在说什么了,继续吃自己的饭。比起其他人,白忆一直很少干预依苏尔的事,他相信依苏尔能自己解决好。

依苏尔一直喜欢和白忆相处的原因也在这里,不管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或者是深思熟虑或者是无理取闹,白忆比谁都相信依苏尔一定有自己的道理,从不多加干涉,只是在需要的时候陪在依苏尔身边。

从才认识白忆就知道他是一个很不爱管别人的事的人,即使是身边重要的人他也不会去多管,更不会以这是为你好这一类的理由干涉。这是你的事,你自己决定就好,白忆一直是这么做。

不像别的什么人,对自己的刨根问底还不算,出手干预更是常见,就算是为了我好,又能忍受多久?何况依苏尔又是怎样一个无拘无束的人。

想着白忆的好,依苏尔看着对面白忆安静的吃饭,吃饭的时候就只关注吃饭这一件事,其他的事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依苏尔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那次白忆跑去找黑落,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吧,大不了打一架。只是安枫店长还有黑落本人可真是受了很大的刺激,估计几天下来都没有办法睡个安稳觉。

所以依苏尔就觉得呆在白忆身边莫名的安心,就算下午要去医院,要去直视自己日渐糟糕的身体。但如果白忆在身边的话,甚至比那个她在身边都要安心。

白忆也是察觉到这点才专门来找依苏尔的吧。

依苏尔想到这里,就想把脑袋放在白忆的胸口蹭蹭蹭,别人嫉妒去就好了,反正如此帅气美丽的白忆就是对少爷最好,不服也没用。

白忆也没有让依苏尔久等,他很快吃完了一碗饭。问依苏尔和Dr.林预约时间是几点。

依苏尔说是两点,声音很不开心,她一点也不想去见Dr.林。

因为就算她自己说不出是为什么,但她的身体就是这样一天比一天差,Dr.林知道了,肯定又要很难看的皱眉头了。

依苏尔不喜欢看着别人可怜她的样子,她依苏尔还需要别人的同情?这简直是笑话,她依苏尔才是人生赢家,明明应该被人羡慕。

当然这都是她生病之前的事了。现在,只要是知道她生病的人,都是一副很心疼很同情的样子,看多了只会恶心。依苏尔从来不需要别人的怜悯。

白忆也知道依苏尔不开心的原因,他让依苏尔先在车上睡一会,到时间了他们再上去找Dr.林,早上去了也没用。

依苏尔把车窗摇到最下面,放斜靠背,把手垫在脑袋下面,并没有睡,反而睁着眼睛看着窗外。白忆按下了音乐播放键,瞬时,整张车都包裹在柔和的音乐之中。

そして 坊やは 眠けについた 就这样小男孩安然入睡 息く灰の中の炎 ひとつふたつと 喘息着的灰烬中火焰 一个 两个 浮かぶふりみ 爱しい横颜 漂浮的泡沫 爱慕的面孔 大地に垂るる 几千の梦梦.. 垂落大地的数千梦想 梦想... 银の瞳のゆりぐ夜に 在银色瞳孔摇曳的夜里 生まれおさた辉くお前 璀璨的你诞生于世 几亿の年月が いくつ祈けお 土へ还しても 就算数亿的年月将无数的祈愿归于尘土 ワタシわ 祈け読ける 我也依然会继续的祈祷 どうか この子に爱を つないだ 手にキスを 请一定要在这个孩子 充满爱的双手上留下吻痕


"嗒嗒嗒。"

"进来。"

该来的时候还是会来,依苏尔拉着白忆的胳膊,极其不愿意的走近了Dr林的治疗室。

"来了啊。"Dr林对白忆点点头问个好,然后就适宜依苏尔和他去做常规检查。

依苏尔很乖也很配合,从测体重到血检,Dr林的脸色却越来越差,到最后,他鲜有的发脾气了。

"你看看,"Dr林指了指依苏尔各项指标的几个星期来的对比图,只看见那条折线一直在下滑,而且最近一次几乎是直线下降。

"说点什么吧。"Dr林有些疲惫,作为一苏尔的主治医生,他比谁都清楚依苏尔很想多活几天,就算只是苟延残喘,她也希望可以多喘两天。

可她现在的这个状态,Dr 林都说不准依苏尔会不会第二天就死去。就算她的身体素质一直在下降,但无论他做怎样的努力都没有缓和,Dr林觉得问题还是出在依苏尔身上。

"Dr 林,我保证我最近都按时吃药,也有按时做化疗啊。"

依苏尔的声音弱弱的,她自己也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

"那就是我没用了,没有办法帮你控制病情。"Dr 林说道,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依苏尔这次说的声音更轻了,透着深深的无奈。

“我问你一个问题,依苏尔,你还想不想活下去的?”

“当然想啊。”

依苏尔回答的很果断,但是很快又补充道,“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我明确的告诉过你,你离死亡真的不远了。所以,这段时间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依苏尔并不知道。在她生病之前她也不知道,她只是喜欢玩。然后觉得世界特别好玩,就想一直活下去。

但是在才查出病的时候,依苏尔追了希漠,那段时间她还是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和希漠多呆在一起,多说说话,都是很有意义的时光。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依苏尔真的不知道该干什么,也从来没人问一个将死之人的愿望。

“就这样吧,没有什么不好。”依苏尔最后还是这样回答了Dr 林。

“所以你已经死了。依苏尔并不想活着了。”

“你现在什么都不想做,你活着还干什么?”

依苏尔 听他这么说反而笑了,"说什么活着的意义,活着本来就没有意义,只是单纯的活着本身而已。"

"那你现在就去死吧,本来也没有几天,既然自己也不想活着,何必为了那没有意义的几天做那么多努力。"

"你不用再来找我了,我不想救你了。"

说着Dr.林还站起来取下口罩,似乎真的是不想再为依苏尔做什么了。

一瞬间,依苏尔就愣住了,怔怔的盯着地板看。良久,才温温吞吞的轻飘飘的说,"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明明知道我比谁都想活的久一点。"

"可是你现在只是在为活着而活着,苏你自己没有发现吗,你已经没有生存下去的意志了,生命对你已经没有吸引力了。这也是为什么你最近身体越来越差的原因?"

"我会没有生存的意志?"依苏尔自己说着觉得很天方夜谭,如果是她的话,明明应该是最喜欢最喜欢活着的人啊。

"我也觉得原来你整天不顾自己身体状况喝酒熬夜的很头疼,"Dr.林揉揉眉头,"但是你现在乖的都不像你依苏尔,你觉得如果你都已经不是依苏尔了,那还算活着吗?"

依苏尔不说话了,她难得的有那么迷茫的表情。不过,就连白忆都不得不承认,依苏尔最近安静的都不是她了,那种清清亮亮半透明的少女,原本就不该是依苏尔,真正的依苏尔的话,应该是一杯复杂浓烈的鸡尾酒,呛鼻而又惹人落泪。

"我也不知道我能说你什么,你最近是不是经历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你不能再这样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了。这次你来,唯一要给你的建议就是出去散散心吧。不要老呆在学校,也不要老呆在宿舍,想去哪就去哪玩吧,想叫谁陪就叫谁陪你,任性一点,这才像你。"

"如果你还想真正意义上活下去的话。"Dr.拍拍依苏尔的背,他甚至感觉眼前的少女站都站不稳。

什么叫做活着的意义啊,什么叫做活着的意义啊,什么叫做活着的意义啊。

我怎么样是我的事,Dr.林你在说些什么啊。我这样的状态我觉得很好,很开心啊,不伤心啊。

说什么笑话呢,我活的任性一点,那那个人怎么办?

你们什么都不懂。

"嘀嘀。"回到车上,依苏尔的手机又响了两声,打开一看是Dr.林的短信,"你最近都不用来找我了。"

收起手机,依苏尔突然笑的很妖艳的对白忆说,"白忆我们回'绝色'吧。"

现在是最妖艳最黑暗的少爷,不是甜腻的闹腾的依苏尔。

———————————————————————————————————————

寐澜之月 18日 金曜日 天气:阴

晚上,天空被乌云遮住了,黑漆漆的一片,很难看。

我随手拿起了手边的画纸,就画了一张闪亮的星空。

把画纸贴在窗上,退后几步,仔细一看,还是觉得缺少了什么。

只是我也不知道缺少了什么。

绞尽脑汁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了很久以前的一件事,那一晚的星空真的很美。

那是很靠近夏天的某一天,晚上听的见蛐蛐或者青蛙什么的叫的很响亮。

我一般睡的比较早,这一夜的星空很晴朗,我拉开窗帘,准备在星空下入睡。

只是刚躺下,就有人来敲我的门,然后还不等我回答,就急急忙忙地冲进来。

而那个人是依苏尔。

她进了我房间,一脸兴奋的和我说,“希漠希漠,怎么这么早就睡了,快起来,我带你去好玩的地方。”

说着还不等我回答,就急急忙忙的把我拉起来,随手拿了一件衣服给我披上,等不及我反应过来,就穿着睡衣被她拉出了“彩虹蛋糕”。

那个时候已经是初夏,晚上的空气倒是凉爽。我们一路奔跑,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但我也不想问依苏尔,反正跟着她就好了。

依苏尔带着我东窜西窜,穿过了住宿区,在学院的"学海"前停了下来。

"学海"是学院里的一个天然湖,很大,水质很好,坐在旁边的草地上也能感觉的湖水的清凉。

依苏尔今天就是要带我来这里,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这里。

"呀~希漠别盯着湖水看了,今天重点不在这里。来,躺下。"

依苏尔抓着我的肩膀,突然把我拉倒,我的脑袋重重的砸到了草地上,很疼。

可是当我不经意的睁眼看下天空时,我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那是我多久都不曾看见的星空,居然会如此璀璨。

"看来明天会是好天气哟~"依苏尔脱掉了鞋子,脚掌直接接触柔软的草地,把手臂枕在头下,一脸的惬意。

我看了看她,学着她的模样躺下,整个人都被柔软的草地包围,耳边都是青蛙的鸣叫,湖水的凉气有小风轻轻送来,最重要的主餐,还是头顶的星空。

"就知道小希漠会喜欢这些东西。"依苏尔转过身来调皮的掐掐我的脸蛋,笑的很是灿烂。

而我,躲在星空下偷偷的脸红。

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不得不承认,依苏尔的任性和疯狂早就融入我的生活,我甚至觉得自己是很喜欢她的小疯狂的。

再一次偷偷的看向依苏尔,她已经躺在草地里睡着了,我把外衣脱下盖在她身上,忍不住多看两眼。

嗯,平时一直疯疯闹闹毁了这精致的容颜,现在安静下来,其实依苏尔长的真的很好看,至少希漠是蛮喜欢的。

突然想起来不久前无意间听到冷沦墨夙问依苏尔是不是喜欢我。我当时狠狠的被吓到了,女生怎么会喜欢女生呢。冷沦墨夙一定是在说笑吧。

所以,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带着些许的气愤和羞涩很快的跑开了,并没有听到依苏尔的回答。

可是现在一想,如果是依苏尔的话,她可能并不介意自己喜欢的是男生还是女生吧,反正对她来说,只要是喜欢就行,她就是这么一个自由任性的人。

或许自己喜欢的,恰巧也是依苏尔什么也不顾的自由任性。

脑袋里面想的东西太多,脸微微有些烫了,我死死的盯着这一片璀璨的星空,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如果,如果依苏尔真的喜欢我,那么,希漠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喜欢依苏尔一下的。

如果依苏尔真的喜欢希漠的话,希漠也可以勉强喜欢依苏尔一下。

这是真的,希漠这一次是很认真的想过这个问题,在这最喜欢的星空下。

用这美丽的星空作为交换,希漠愿意把这个誓约永远放在心底,只等着她来把它取出来,只要喜欢,那就好了。

然后我也昏昏沉沉的睡在了这片草地上,第二天一起来,浑身都没有力气,看样子是感冒了。

后来冷沦墨夙和夜拉斯他们来了之后,毫不犹豫的把依苏尔大骂了一顿。而那时候,我可能并没有藏住眼底的笑意。

看着乌云映照下的星空绘画,我原来是这样喜欢上她的。

那么后来呢,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