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Chapter.9那年春分(二)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41
点击:408
章节字数:75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锐火之月 7日月曜日天气:有风

开学没有多久,生活还是比较自然惬意的。

心情也很好,就是偶尔会感觉有点迟钝。

不过这也是常态了,我已经很习惯和自己相处。

其实我应该还是很喜欢自己呆着的吧,和别人粘在一起或许并不是我喜欢的。

只是最近拉拉总是很担忧的看着我,让我觉得有些奇怪。

他老觉得我在说奇奇怪怪的话,可我觉得是他奇怪,我明明说的都是发生在眼前的事实。

我还不会连现实和幻境都分不清,虽然最近那些记忆的幻觉出现的是有些频繁。

最近的"她"有些烦人,就算只是记忆,我也想躲开她。

但却说不清这段记忆算不算快乐。

我眼前总是出现一个热情的笑脸,她会替我买饭,在桌子上放小甜品,帮我接水。

最为特别的,她总是喜欢贴一张粉色的爱心小便签在我的桌子上,署名都是"爱你的^_^"。

虽然有的时候,那个粉红色的小便签总是在我眼前飘过,但我从来没有抓住过,所以我很清楚的知道那只是幻觉。

那个粉红色的小便签现在只会是我记忆里的东西,而现实生活中是再也找不到了。

我很清楚这一点。

可拉拉还是老说,希漠你是不是眼花了。

我不会的,现在回忆里的那些东西就算是以幻觉的形式出现,但那也和记忆中的感觉不一样了。

我确实会在路上觉得有个身影一直在围着我转,可是幻觉中的她,我一靠近就消失不见了。

我靠近她其实也不是因为不舍,而是我真的不记得了她为什么会在我身边,一直缠着我,赶也赶不走。

我比较迷惑的是就算我现在回忆起了原来的事,却也不记得了原来的感情。但好像又实际上我从来没有忘记过那些感情,只是不记得了原来的事。

刚刚好的矛盾了,也许这才是拉拉觉得我奇怪的地方。

但他也不能就说我胡说话,觉得有点烦拉拉了,他最近有些太敏感。

我只是有时候在发呆会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怎么能说我幻听。

虽然有的时候,我确实会听到耳边吵吵闹闹的声音,但那不是现实。

现实中不会有人说"最喜欢希漠了,求亲亲。"

现实中也不会有人说"小希漠怎么能不理我,我好伤心。"

现实中绝对不会有人说"小希漠小希漠,做我女朋友吧,真的真的。"

这些烦人又缠人的话语,现实中谁也说不出来,这一点我很清楚。

也绝对不会有人对我说"希漠漠,早点睡啦,我要打你屁股咯"或者是"这是我专门为你做的,不行不行,你必须全部吃完!"之类的话。

回忆起来也觉得这些话很恶心很不喜欢,但现实中也不会有人对我说这些了。

拉拉你还不明白吗,你所说的幻觉是不存在的,因为现实中找不到那个人了。

我回忆中出现的那个人,在就不存在在现实社会中了,她永远只会在我模糊的记忆中出现。

她已经是一个消失的人了,不会再出现的了。

现在是太阳落山的时间,远处的天空是很红色的,就像是在说,

爱你的^_^

———————————————————————————————————————

夜拉斯表示真的很担心希漠,他十分确定希漠有问题。

因为今天午睡起来,希漠又问夜拉斯,"我的冰淇淋被你吃了吗?"

而事实却是希漠根本没有什么冰淇淋,她没有做也没有买,她才刚刚睡醒午觉。

可是当夜拉斯和她说她只是做梦了的时候,希漠却又用沉默回答,那明摆着是不相信夜拉斯的话。

这样的情况早就不是一次两次了,最近希漠已经很多次的这样问,还根本听不见夜拉斯的劝,似乎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判断。

夜拉斯很着急,他不知道希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不知道怎么才可以帮她。

但是夜拉斯又必须做点什么,因为现在,希漠能依靠的人就只有他夜拉斯了,其他的,已经没有了。

这反而是夜拉斯一直期待的结果,可事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夜拉斯觉得自己真是不懂希漠。

可是他又必须去懂希漠,照顾好希漠,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其实关联希漠和夜拉斯的感情,是责任是亲情,而不是所谓的爱情。

爱情什么的根本靠不住,这是Jimmy的原话。

所谓作为亲情支柱的夜拉斯现在要为希漠做点什么,他听取了青鸟的建议,决定把希漠送往学校的心理社。

爱尔龙德学院的心理社事实上也就是整个爱尔龙德的学生心里医院,虽然只是一个学生社团,却也是聚集了最为爱尔龙德里最为顶尖的心理学人才和设备,甚至可以和外面的心理医院媲美,这也算是爱尔龙德学院的一大特色。

而现在,夜拉斯要把希漠送往心理社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还是觉得希漠最近心理出了问题,可能需要专业人士帮她治疗一下。

但是,希漠是绝对不会愿意的。希漠自己就是医生,虽然不是心理医生,但也不会高兴别人说她有病。

那天,夜拉斯领着希漠翘课跑出了学院,在奥斯卡帕广场,夜拉斯给希漠买了很多小吃,希漠很喜欢美食,吃到好吃的东西会让她心情愉快。这一点,和她共同生活了快十年的夜拉斯很清楚。

夜拉斯拎着一袋大的烤串还有各种盒装的小点心,和希漠坐在无人的长椅上,看着希漠被美食吸引,心思都在如何解决这些好吃的上了。

"希漠,我们去心理社看看吧。"虽然不清楚现在是不是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但夜拉斯还是试探着的问了,他尽量的小心翼翼,等待着希漠的回答。

而希漠吃烤串的速度下降了一点,不一会儿,似乎是思考好了,她点了点头,还附送了一个"好"字。

然后继续低头吃烤串,依旧吃的很带劲。

夜拉斯如释重负。

其实希漠是心疼夜拉斯了,看着她的拉拉那么为她操心。就算她自己不承认自己有问题,但是如果去心理社调查一下可以使拉拉安心,那么希漠愿意。

希漠并不怀疑自己的判断,可是如果去了心理社刚好证明了她很正常,岂不是也是很好的结果?

希漠觉得很OK,偶尔也要为夜拉斯考虑一下。

毕竟她唯一的亲人是夜拉斯,而不是记忆中的谁或谁,这一点夜拉斯是对的。


下午四点到六点是爱尔龙德学院学生的自主学习时间,这段时间学生们会待在各种选修教室或者是社团。这个时间去心理社估计会有很多人都在吧,夜拉斯是这样计划的。

可事实上心理社并没有什么人在。

心理社是学院的大社团,学院给心理社的活动室是一整层的11楼,福利很不错。夜拉斯带着希漠坐着电梯来到11楼,门一打开,夜拉斯就愣住了。

因为11楼空空如也,和夜拉斯料想的差的有些远。

那今天带希漠来这里岂不是白费劲?夜拉斯有些不甘心。

"有人吗?有人吗?"夜拉斯在空荡的楼层里喊道,他觉得心理社不管去干什么总会留下一两个人值班什么的吧。

确实,他这次对了。

当夜拉斯推开"社长办公室"的时候,他看见一个女孩坐在里面带着耳机看视频。

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甚至还不如没有人。因为那里面的那个女孩是依苏尔。

夜拉斯有些头疼,他当然知道依苏尔是心理社的成员,而且是骨干成员,不然她也不能这么坦然的坐在社长办公室里。

但是夜拉斯以为依苏尔今天不会出现在心理社里,她肯定翘课跑出去玩了,反正心理学什么的对她来说既是天赋也是专业。

虽然说依苏尔对心理分析的专业程度绝对在心理社里是数一数二的,可是希漠心理的问题夜拉斯不用想都知道是关于依苏尔的,那么依苏尔还帮她分析个ball啊。

简直是太巧了吧。

其实夜拉斯才推开门的时候,依苏尔就已经把目光从她看的视频上转移到夜拉斯身上,她淡淡的看了一眼希漠,然后直视着夜拉斯的眼睛,问到,

"有事吗?"

"你们的人都去哪了?"

夜拉斯现在想的是和依苏尔随便聊聊,然后带着希漠赶紧撤撤撤,下次找个依苏尔不在的时候再来。

"他们去旁边的那个叫什么我不记得了的心理医院帮忙去了。"

"那你为什么不去?"

"不想去。"依苏尔一边说着一边还打了个哈欠。

"哦,这样啊。"

夜拉斯已经在想怎么和依苏尔告别了。

"所以你们来不会是来看我的吧?"不过依苏尔可没有放夜拉斯走的意思,笑着问道。

"哦,本来说带希漠来看看,不过你们人都不在,还是下次吧。"

夜拉斯快速的口齿不清的说道,想把依苏尔忽悠过去,然后快走。

可惜依苏尔听得很清楚,还执意的不让夜拉斯走,她很快的接上夜拉斯的话,"哦?我不是人吗?希漠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呀,还是小夜拉斯你在怀疑我的专业能力?"

本来对他们俩的谈话毫不关心的希漠听到"小夜拉斯"的时候被吸引了过去,"小夜拉斯"这样的称呼有些熟悉,但是绝对不是称呼夜拉斯的,而且希漠也很不喜欢夜拉斯被这样称呼。

而另外一边夜拉斯简直不知道依苏尔想干什么,他给了彼此一个台阶下,依苏尔难道不该说"真是可惜,那你们下次再来"之类的,难道她真的想来给希漠做心理分析?

一时半会,夜拉斯不知道怎么回答依苏尔了。

而那边的依苏尔微微一笑,又对夜拉斯说,"其实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啦,你也很清楚我很擅长心理分析什么的。苏是担心啊,希漠心理要是不稳定的话,可能会在催眠的过程中心理崩溃的哟,那时候可就麻烦啦。但如果是苏来弄的话,嘻嘻,你懂的。"

夜拉斯确实懂,依苏尔是心理社内定的下一任社长,前提是她愿意的话。

不过话又说回来,依苏尔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反而是很有道理。

而且夜拉斯隐隐也感觉到依苏尔真的决定对希漠放手了,绝对不会再像原来那样而只是普通的朋友。

那么依苏尔确实是最佳人选,夜拉斯回答道,"那就交给你了。"

依苏尔微微颔首,起身倒了两杯水,微笑着把夜拉斯赶出门外,然后对希漠说,"希漠,进来吧。"

希漠眼神有些复杂,但还是乖乖的走进去,顺手带上了门。

一下子夜拉斯周围就真的没有人了,空空荡荡,有些忐忑。但他还要在这里等希漠出来。

可是依苏尔并没有让夜拉斯等太久,仅仅十分钟,依苏尔推开门出来了。

夜拉斯急忙迎上去,却看见希漠被依苏尔抱在怀里,睡得很沉。

“希漠怎么了?”夜拉斯被眼前这一幕吓到了。

“我们回'彩虹蛋糕'说。”依苏尔把希漠转交给夜拉斯,然后把办公室的门锁了,表情有些严肃,“叫上青鸟。”

“她怎么了?”夜拉斯又问了一遍,比起其他的什么,他肯定是更担心希漠一点。

“别紧张,她没事。我只是做了正常的催眠,可是还没进行到一半,她却突然沉睡过去,但是我也因此找到了她的问题。有点复杂,也有点棘手,所以先回'彩虹蛋糕'好好商量。”

依苏尔一边说,一边拨通了青鸟的手机,叫她立即回“彩虹蛋糕”。

回去的路上,夜拉斯一直在思考希漠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让依苏尔那么紧张。可是他毕竟不懂什么心理学,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头绪,索性呼一口气,回去再说。

不过话说回来,夜拉斯好好回忆了一下今天依苏尔的行为也觉得有些奇怪,怎么都觉得和平时疯疯闹闹的她有些却不同,有点太过正经了。

这可不是依苏尔,就像那也不是希漠一样。

回到"彩虹蛋糕"时,青鸟已经在那里了,好吧事实上是她今天下午就没去上课,毕竟天才青鸟有特权。

夜拉斯先把沉睡的希漠抱回他的房间,放在床上。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夜拉斯更是担心,这一路的颠簸都没能使希漠苏醒,她已经不像是睡着而是晕倒。

青鸟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了,而依苏尔先去厨房泡了一杯咖啡,也坐到了客厅。

人都到齐了,依苏尔也打算开始说正事了。她端起热气腾腾的咖啡,望着咖啡杯上萦绕的雾气发了一小会呆,似乎是在组织语言。然后又小小的喝了一口,才开始说话,

"今天夜拉斯带着希漠来找我。"

"我知道,是我叫他去心理社的。"青鸟打断了依苏尔的话,她希望依苏尔快点讲重点。

"所以…你们说的原因我找到了。"

"是什么你快说啊。"夜拉斯有一点着急。

"是原来记忆删除得不干净导致的…还有记忆渗透。"

"啊?记忆还会删不干净?"夜拉斯直接跳起。

"什么是记忆渗透?"青鸟和夜拉斯关注的不是一个点。

"就是…希漠现在的记忆混入了另外一个人的记忆,但她自己不知道。"依苏尔说的越来越小声。

"混入了谁的记忆?"青鸟追问。

"我的。"这下依苏尔彻底缩到沙发里面去了。

青鸟这下明白了,都怪你喽。

"等等,记忆为什么会删不干净?"夜拉斯还是追着这个问题不放。曾经几时他多么的痛恨那个删除希漠记忆的人,而现在他又是多么的痛恨着那个删希漠记忆还删不干净的那个人。

"理论上说是不会删不干净,但是如果当事人执念比较强的话…就不好说了。"

"那你当时倒是发现一下啊。"夜拉斯讽刺依苏尔说。

当时你要抛下她,怎么不甩的干干净净?还留下个尾巴是什么意思。

"我当时还真发现不了…我也没想到。"

依苏尔现在已经不看夜拉斯的眼睛了,反而一个劲的盯着咖啡倒映的自己的脸。

"那她真的出现幻觉了吗?又是为什么啊。"夜拉斯终于放过依苏尔,终于转向下一个话题了。

"我还没死呢,虽然我尽量的改变了,但她还是会在现在的我身上找到原来的感觉,所以…就混淆了。"

"那以后呢?以后会怎么样?"夜拉斯一屁股摔在沙发上。

"其实就算记忆没删除干净,她要是放手的话也会慢慢真的忘记。但是照她现在这个样子,我很怀疑…她会全部想起来。"

当希漠回忆起全部的时候,就玩完了。但如果我已经病死,那也无所谓了。

"那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吗?"青鸟抢在夜拉斯前面说了话。

"办法当然有啊…再删一次不就好了。"依苏尔不知道是在开玩笑还是干什么,说的倒挺轻松。

"再删一次,你在说什么啊依苏尔!!!"

就在这时残翼刚好回到家,一进门就听见依苏尔要再删希漠记忆一次什么的。

"你激动什么啊,又不是删你的。"依苏尔也有点烦了,白了残翼一眼,"不然你们想怎么样,就让她再爱上我一次?"

依苏尔已经受不起了,她果真还是适合做冷沦墨夙嘴里的冷酷的人。

"可是依苏尔,你从来没有给过我们一个解释,当时你为什么那么做。"青鸟冷冷的说,关于那件事,她没有打算原谅依苏尔,暮也没有。

"哎呀,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说了又有什么意义啊。"依苏尔趴倒在沙发上,一脸的不情愿。

"可是现在又出问题了?你要怎么承担这个责任?"青鸟还在追问依苏尔。

"什么嘛什么嘛,我搞出来的事我当然会去解决啊。我都说了删除记忆你们又不同意,那就不删。不过你们放心好了,她会一直想不起来,直到我离开。"

依苏尔从沙发上爬起来,一口喝尽剩下的咖啡,然后走向自己的房间。

"什么叫做你离开?"残翼刚才是很生依苏尔的气,但现在却有一点点莫名的恐慌他们不是暮吗,不是一家人吗?

只是依苏尔没有回答,青鸟也只是低头沉思,任由依苏尔离开。

只有夜拉斯一直盯着依苏尔的背影,似乎想说什么却阻止自己真正说出去。

突然,依苏尔停住了,她说,"你们不要逼我,现在的我,你们惹不起。我的决定我自己不后悔就好。"

然后轻轻的带上了门,躲回她的房间去了。

并没有太搞懂发生了什么的残翼只能恹恹的走开了,独留夜拉斯和青鸟面对面的坐着。

依苏尔在房间里,趴在地上,拿漫画书捂住脑袋。希漠,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我当时是多么艰难的下定了决心,你为什么又要这样扰乱我的心思?

我是已经没有未来了,但是你不一样,我要不是为了你,我究竟何苦啊。

但这也真是命运弄人,如今,不管哪一方面,我都不像是能坚持很久的样子了。

———————————————————————————————————————

锐火之月 7日月曜日天气:有风

记忆在那一瞬间那一瞬间,好像确实是出了点什么差错。

我记得我当时是推开了心理社社长的办公室,可是走进去却去到了大街上。

那时我确实是愣住了,怎么想都不对。

所以我掐了掐自己的胳膊,如果是梦境的话,还是快点回去吧。

但掐胳膊并没有什么用处,我还是在大街上,或许刚才才是一场梦?

只是我没有时间继续想下去了,我们刚才好像是从零食店走出来。这是一家学院旁边的高级零食店,它的糖果颜色很甜美,它的饼干的香气很远就可以闻得到,还有其他的薯片什么的都是暮喜欢零食。

今天早上焚晓很惊恐的说彩虹蛋糕里的零食好像什么都不剩下了,于是暮就决定集体翘课出来采购。

现在我们正每人都拎着两大包零食采购完毕,站在大街上商量是不是要去旁边的小吃店补充补充能量。

我很想去吃点东西,逛了那么久有点饿了。只是暮半天都没有觉得要去哪里吃,因为他们又吵起来了。

"依苏尔!!!你不能因为希漠喜欢就买那么多的棉花糖,就买两大袋啊!还各种口味的,我保证希漠吃完就再也不想吃棉花糖了。"

每次采购都是宇文终黎付的钱,他现在才拿出账单来看,一看就叫起了来。

其实宇文终黎判断错了,虽然两大袋是有点夸张,但我吃完这些也不会腻的,我喜欢他们家的棉花糖。

"哦,是吗?没事,我家希漠吃腻了就赏给你们吃吧。在那之前,你们谁都不许动哟~"依苏尔紧紧的抱住那两袋棉花糖,还一个劲的向我眨眼。

"喂喂喂,是谁出的钱啊。"

宇文终黎的表情好像很不开心。

"当然是你喽,难道还要我出钱?"依苏尔理直气壮的说,我偷偷看了一眼宇文终黎,他似乎气的要冒烟了。

其实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依苏尔那么积极主动的要给我买棉花糖,可能是她又有了新玩法吧。反正她总是这样,时不时又喜欢上了新的玩具。

"诶诶饿,我们去那家吃东西吧。我家小希漠喜欢他们的米布。"

就在这时,依苏尔搂着我的肩,也不管暮跟没跟上,就向那家店走去。

其实我也没有不喜欢依苏尔搂我,但还是忍不住离她远点,她有点太开心了。

进了店铺,依苏尔还是拉着我坐到了最角落的位置,笑眯眯的点了菜。

暮很快就跟了进来,他们看依苏尔的表情就像是在看白痴。

我有些不好意思了,坐在白痴旁边总有些不太好,我想走开,却被依苏尔紧紧的拉住胳膊。

"希漠,你小心点,我觉得依苏尔又有点不正常了。"

宇文终黎绷着脸对我说。我也好好考虑了一下,依苏尔这次的新玩法,好像对我很有好处。至于其他的,我并不是很在意。

"喂,宇文终黎你说什么呢!我和希漠一直是真爱的哟。"感到肩膀被搂的太紧有些喘不过气来,我轻轻的把依苏尔推开。

而且我也希望他们快结束这个话题,我有些不好意思了,就算不介意她那么夸张的对我好,但还是讨厌的依苏尔净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可是下一秒她却凑到了我的胸前,仔细研究什么东西。然后伸手,抓住了我胸口的项链说道,"原来你一直戴着的呀,我也是哦。"

那个时候我相信自己的脸一定很红,像是自己藏了很久的秘密被人揭穿了一样。依苏尔好讨厌,我早就说过是因为喜欢这枚戒指的样子才戴着的。

"行行行,我就看着你们花式秀恩爱。"讨厌的冷沦墨夙为什么还要接话,要不是这时米布来了,而我被那奶香味打败了,不然我肯定会落荒而逃。

这个时候,坐在依苏尔旁边真的觉得很不安,总觉得她总是在看我,特别的讨厌。

突然,她抢过我的勺,挖了一大勺米布,递到我嘴边,还说,"希漠乖,小苏来喂你喽。"

那突如其来的行动让我措手不及,那个时候我肯定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我只记得我好像把那把勺子直接塞到依苏尔的嘴里,然后真的就跑了出去。还听见背后宇文终黎在说,"你怎么不去追你媳妇了。"

他们都好烦啊,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低着头一直跑了很远很远。那个时候感觉依苏尔真的好讨厌好讨厌,害的我丢脸。我甚至还告诉自己,依苏尔是个变态,我一定要离她远一点,才不要和她整天呆在一起呢。

绝对不要。

但就在这时,我突然惊醒。抬头一看,我只是睡在自己的房间里,并没有米布的香味和软绵绵的棉花糖,原来只是一场梦。

看了看表,只是下午五点半,彩虹蛋糕里静悄悄的,是很安静的时间。

我不记得我怎么会回到这里,刚才好像是和夜拉斯在心理社里。

然后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见到了那个缠着我的人。

她是谁在梦里很清楚,我记得那是谁。

咦?她是谁,想不起来了,我现在却忘记了。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