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Chapter.9那年春分(一)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39
点击:386
章节字数:47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9那年春分

依苏尔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全白了,这或许是晴朗的一天。依苏尔打开窗帘,落地窗视线广阔,远远地看见山的那头的太阳正在升起。

红色的朝霞洒满天际。

依苏尔一刹那间觉得心情很好,爱尔龙德的高级住宿区的风景自然是没得说的,这是学院给喜欢的学生的福利。

现在正是入秋的季节,天气逐渐凉爽,早上的空气十分清新,依苏尔望着窗外金灿灿的阳光,突然很想出去走走。

以她的性格,决定什么马上就会去做的。所以依苏尔从床上爬起来,裹了一件大衣,还穿着拖鞋就溜出门去。关门的声音引得正在做早饭的残翼和宇文终黎回头一看,但依苏尔早就不见了。

爱尔龙德的高级宿舍区是隐藏在一大片树林里分散的小别墅。依苏尔从"彩虹蛋糕"里出来,就是大片大片的矮灌木,种满了各式各样的植物,这个季节,也还剩着一些花儿还没有凋谢。

在这样的清晨散发出一阵一阵的幽香。依苏尔把鼻子凑过去,吸足了香气,又把嘴凑过去,吸花上的露水。

冰凉冰凉的,甜甜的,一小滴一小滴的挂在花瓣上。

依苏尔连吸了好几多,似乎有点醉了。她记得自己原来听说过的传说,传说花的露水是小花自己偷偷酿着的酒,到晚上,花儿们就会在月光下开盛大的派对,一起饮酒玩乐。

依苏尔笑嘻嘻的拔着花瓣,心想,你们今天晚上就不要开派对啦 ,因为我把你们的酒都喝完啦,哈哈。

然后继续在树林里闲逛,早上的泥土湿湿软软的,依苏尔一高兴,把鞋子都脱了,关着脚踩在土地上,感觉软绵绵的,超舒服。

可能真的有点开心过头了,依苏尔自己哼着小曲,在树林里自己跳起舞来,脚都被泥土糊住了,但她还是很开心。

事实上依苏尔也不知道自己在开心些什么,就是很开心就好了,要注意享受。

就这样自嗨了一会,依苏尔远远的听见残翼的怒吼声,估计是在叫夜拉斯和焚晓起床,就偷偷的跑回彩虹蛋糕,准备吃早餐了。

进门的时候十分小心,躲躲闪闪的趁所有人没看见冲回了自己的房间,赶快销毁犯罪证据。

只是,依苏尔的小泥脚,可是在门口留下了一串明显的脚印,一直通向她的橡木酒桶。

果然,没过几分钟,依苏尔就听见了青鸟愤怒的喊声,"你们谁一大早发神经去泥地里打滚了?!"

"我保证不是我,我要做饭。"残翼蹲在那泥脚印旁边,觉得还是蛮可爱的嘛。

"废话,我知道不是你。"青鸟白了残翼一眼,"依苏尔你给我出来!"

"我保证也不是我。"依苏尔从房间里探出个头来,"我才睡醒呢。"

"那你倒是解释一下为什么这脚印去了你房间?"青鸟指着依苏尔的房门喊道。

"啊?"依苏尔再一次从房间里探出头来,做出一脸惊讶的表情,"我不知道啊。好可怕,青鸟你说会不会是鬼啊。"

你当我是傻子吗?!

青鸟差点就喊出来了,只是这时,青鸟闻到厨房里传出一股糊臭味,她马上转向残翼,"你煮的汤是不是糊了?"

残翼夸张的吸吸鼻子,然后说,"是的吧。"

接下来,他被青鸟一脚踹回了厨房,依苏尔趁机又躲回房间里去了,顺便把门锁好,告诉自己没事没事,青鸟踹不开这门。

反正就是这样,彩虹蛋糕从早上就炸开了锅,不可收拾。

吃完早点去了教室,教室里人还是三三两两的,估计是开学一星期,大家都还没从假期的自由里回过神来。

当依苏尔出现在教室里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因为原来的依苏尔,星期一早上的第一节课一定是翘掉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她起不来。

有的同学也会调侃依苏尔几句,依苏尔也只是笑笑不说话。拿出她的语文书,把头放在手背上,眯着眼睛看着课本,不知道可以看进去多少。

"你居然会好好上课?"残翼一脸不相信的表情,他可是记得很清楚,原来每次依苏尔逃课,遭殃的可都是他们。

"我乐意,要你管。"依苏尔朝残翼吐吐舌头。

而残翼也是一副谁想管你的表情,甩甩手就走了,趁着还没上课,再和他女朋友腻歪一下。

依苏尔看着残翼,笑着摇了摇头,虽然残翼是暮里面最讨人厌的一个,但事实上,他和依苏尔确实有不少相似处。

可是依苏尔保证自己不招人厌,大概吧。

又把视线转移到语文书上,依苏尔突然觉得生活还真是十分有趣,就算只是生活中很微小的事。

马上就要见到天天都能见到的语文老师了,他明明那么帅,课讲的那么好,还会爆冷的讲冷笑话,可惜依苏尔原来一直喜欢在他的课上睡觉。

不过,今天就不睡啦,好好听课。

"这个…同学们啊,你们早上这个状态啊,真是匪夷所思啊,令人发指啊。"

依苏尔所在的初三(8)座位表是轮流的,今天依苏尔刚好坐在老师眼皮子底下。

可本来说好要好好听课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依苏尔很快就开始研究老师这件衬衫很好看,

"那个,你来回答翻译一下这段话啊。"

可是下一秒,依苏尔就被语文老师拍拍肩膀,要求回答问题。

"…老师我不会。。。"

依苏尔站起来沉默了三秒,还是决定说出真相。

"哦,我知道你不会。"

"哈哈哈哈哈!"

"老师,焚晓说他会!"

———————————————————————————————————————

锐火之月 7日月曜日天气:有风

昨晚画画弄得很晚,起不来床了。

拉拉一定喊我喊了好几遍我才醒过来,困的有些睁不开眼睛。

看来只能在语文课上睡觉了,反正很多人都会睡的。

我才起来就听见外面闹成了一锅粥,原来也经常这样。

好像是她负责做饭却烧糊了锅,被青鸟和冷沦墨夙轮番着骂,可她却说她是为了给我做爱心早餐。

专门为我做了她喜欢的烤蛋糕,可是却烧糊了烤箱。

我甚至能想象那个糊蛋烤的味道,黑乎乎的蛋糕全是烧焦的苦味,只是稍微还能尝出有一点很淡很淡的草莓味。

她要是真的拿给我出我一定会丢掉,一口也不碰。

不一会,拉拉却敲响了我的门,他说上课要来不及了,把早餐端了进来,让我在房间里吃掉。

我看见拉拉端进来的早餐中没有蛋糕,所以问了他,蛋糕全部被扔了吗。

可是拉拉却说今天没有蛋糕,早餐是罗宋汤和咸面包,是残翼和宇文终黎做的。

拉拉觉得我说的话很奇怪。

可是我也不相信,我刚才真的听见她们在说烤蛋糕的事,为什么拉拉觉得我在乱说?

这明明是真实发生的事,我听的清清楚楚,不会出错的。

———————————————————————————————————————

语文课上那点小插曲并不会打扰到依苏尔的好心情,何况听焚晓在课上乱说一通倒也是蛮不错的事情。

接下来是实验课,依苏尔窝在座位上不想动,她有那么一点点的犯困。

直到宇文终黎过来找她,依苏尔才慢吞吞的开始收东西。

这个时候教室里的人差不多都走完了,除了宇文终黎和依苏尔就只剩下夜拉斯和希漠。

而他们两个还不走的原因是,希漠从进教室就开始睡,一直睡到下课都没有醒。而夜拉斯只能在一旁呼唤希漠,可事实上,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要不你直接把她扛过去吧,那她肯定醒了。"宇文终黎一边等依苏尔收东西,一边看着夜拉斯这边的发展。

"扛的话她绝对会醒,但是,她也绝对会炸毛的吧。"

希漠要是炸毛了,就是一件比较可怕的事了,这一点夜拉斯和宇文终黎都很清楚。

只可惜现在的夜拉斯也是一筹莫展。只能挠着头皮,就这样看着希漠。而宇文终黎实际上也帮不上什么忙。

不过就在这时依苏尔的东西收好了,她直接走出了教室,对夜拉斯说,"她估计一会就醒了吧,我们先走了,加油。"

宇文终黎也只能拍拍夜拉斯的肩,跟上了依苏尔的步伐。

但偏偏就在这时,希漠突然"噔"的站起来,随便从抽屉里查了一本书,就打算拉着夜拉斯去实验室。

"喂喂喂,希漠你书拿对了没有?"

事实上希漠并没有理夜拉斯,反而是拿起书就往教室外跑。

不知道希漠这是怎么了,夜拉斯只能喊着希漠的名字,然后一边追赶她。

而宇文终黎和依苏尔正慢慢的走向实验室,很快就听见身后传传来希漠的脚步声和夜拉斯的呼唤声。

宇文终黎扭头回去看,希漠只是低着头的跑步,就像没听见夜拉斯喊她一样,表情木然。

只是在快路过他和依苏尔的时候,希漠突然抬头看向依苏尔。

宇文终黎被希漠的举动吓了一下,她不是应该失去记忆了吗,难道那些感情她还没有忘记?

但就在这时,宇文终黎的袖子被依苏尔扯了扯,一回头,刚好看见希漠从依苏尔身边路过,只是依苏尔一直看着他,

"喂,宇文?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依苏尔眼睛直视着宇文终黎,似乎没有看见背后的人。

"没有,你再说一遍吧。"

宇文终黎有些尴尬的回答依苏尔。

"算了,我不想说了。"

依苏尔的兴致被人打断,就不想再提起了。她眼睛直视前方,真的不再和宇文终黎说什么,两个人肩并肩的走着,气氛有点尴尬。

他们两个都想着自己的心事。

而不远处还可以看到希漠奔跑的身影,夜拉斯也一直在后面追赶。

宇文终黎稍微侧了侧头,对依苏尔说道,"最近希漠有一点奇怪啊。"

"是吗?"依苏尔没有看向宇文终黎,"我觉得没有啊,一切都很好啊。"

说这句话时,依苏尔眼睛直视前方,但也没有在看希漠,只是单单纯纯的看着前方的路。

语气十分平淡,就像是在说一件最为平常的小事罢了。

那自然是不会平常的了。

那件事发生这么久,暮的每个人都把对和错在心中衡量一遍。他宇文终黎不遮掩的偏袒依苏尔,

因为她是真的痛苦。

今天的实验是魔药配置实验,实验前他们的魔法化学老师就已经再三强调,一定要按照说明来配置,千万不要自己搞发明创造,这可不是平时玩的氢氧化钠,就算是只配错了一点点剂量都有可能出大事件。

老师说这些的时候,宇文终黎忍不住偷瞄依苏尔,事实上是整个班都在看依苏尔,因为原来的实验,她好像就没做成几次,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上一次实验依苏尔好像把桌子给炸了,只可惜她天生反应就比较快,发现有问题就躲到了宇文终黎背后,所以每次遭殃的都是宇文终黎。

而依苏尔也一直觉得反正出了问题她也跑得开,就丝毫不在意,每次实验都会搞出些"新发明",把实验室弄的天翻地覆。

宇文终黎觉得她今天也就是那么回事,甚至已经想好了对策,反正依苏尔要加的试剂,他一定会抢过来看看,确定无误再加进去。

不过这次有些不一样,当老师宣布实验开始的时候,依苏尔没有像原来一样马上就开始玩那些瓶瓶罐罐。而是先穿上白大褂,把头发扎了起来,最后带上眼镜,一脸斯文的在研究说明书。

宇文终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没搞错吧,这是依苏尔?那个整天只会惹麻烦的依苏尔?

不过依苏尔这一刻确实是规规矩矩的在配置试剂,她发现宇文终黎半天都不过来帮她,说了一句,"你在想什么奇奇怪怪的事呢,小心我把这一瓶全部倒进去哦。"

宇文终黎听了她的话就过去帮忙了,把一整瓶试剂倒进去什么的确实是依苏尔的风格,他信。只是,如果是以前,依苏尔肯定不会先说,而是直接动手了吧。

还是哪里不对不对的,宇文终黎觉得安静了的依苏尔让他很不习惯。

可是事实上如果依苏尔正经一点,安静一点,别整天想着玩玩玩的话,她还是一个蛮靠谱的少年的,至少这次实验在依苏尔的全力配合下,他们组完成的很成功,这还真是第一次。

只是依苏尔不出乱子,不代表别人也不会。就在依苏尔他们刚做完实验的时候,实验室的某个角落传来一声巨响,看来是某个熊孩子来炸实验室了。

原本在讲台上晃荡的魔法化学老师瞬间炸毛,一路气势汹汹的走向爆炸的源头。准备看清楚是哪个学生,然后找到合适的骂人的话。

可是令人有些吃惊的是,爆炸的地方出现的那一张脸是小希漠的,她的手还保持着倒试剂的姿势,只是脸被熏黑了,表情有些楞楞地,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这倒是不应该,以前小希漠做实验是最认真的,每次都是出色完成的那一个,这样炸试管的事,对她来说是第一次。

夜拉斯好像也还没有反应过来,平时他都是放心大胆的让希漠去做,他也没料到希漠会出这样的事。

一时无语,老师也想不出来该骂希漠什么,他原本以为不是依苏尔就是焚晓呢。

反正事情就这样过了吧,希漠这次只是炸了试管,连桌子都还好好的,只是小意外罢了。

青鸟从一旁走过来拉着希漠的手,把她带出去洗脸了。

焚晓也过去拍拍夜拉斯的肩膀,两个人一起离开了。

宇文终黎在一旁看着,也没说话。

可是他兀然想起,原来要是依苏尔炸了试管,一定是希漠把她带出去洗洗的。

可是轮到希漠的时候,依苏尔过分的头都没有回一下,还在研究她的试剂。

"你怎么不去看看希漠?"

宇文终黎直接质问依苏尔。

"又不是没人照顾她,"依苏尔回答到,"而且那个人也不应该是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