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Chapter.7镜花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36
点击:412
章节字数:65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7镜花

———————————————————————————————————————

锐火之月 4日金曜日天气:微凉

其实每次在我的记忆里出现的她,是两个人而不是一个人。

一个是我喜欢的,随时笑的很开心,有时很闹腾有时很安静的,总是喜欢粘着我的她。

另一个是我讨厌的,放荡的或者是淫乱的,又会抽烟又会喝酒,总是在深夜依旧在夜店里出没的她。

我很讨厌第二个她,至少每次回忆起都会莫名的愤怒。

只是我搞不清楚这两个她是什么关系,每次记忆交叠的时候我都会很困惑。

我自以为我很爱那个被我不小心忘记的人,可是如果那个人是第二个她,我又怎么会爱。

而且比起我喜欢的那个她,我更确定的是我讨厌的她真真实实的在我身边,与我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

现在是少爷,不是依苏尔。

"少爷,卢先生到了。"

在"绝色"的休息室,少年恭恭敬敬的说道。

而他旁边的少爷,穿着帅气的短皮衣,把头发束在脑后,带着大框眼镜正在研究一本sm写真集,这毕竟是她的工作。

"嗯,预约的客人到了啊。棱棱,带卢先生去四号调教室,我一会就过去。"

"是,少爷。"

少年接到指令离开了。而少爷也放下手上的写真集,摘下眼镜,揉揉太阳穴,就径直的走向四号调教室。

作为一个专职调教师,并且还是绝色的金牌调教师,少爷已经很少接待有特殊需求的客人了,大部分时候她只需要进行公开调教就好。不过这个卢先生,倒是少爷才入行的时候就接手的客人,如今也不会甩开他。

卢先生作为少爷的客人也有一年多了,少爷暗自感慨,原来自己已经当了那么久的调教师了啊,明明还只是个孩子。

难怪她会那么不喜欢。

可是自己喜欢啊,少爷暗自发笑。原来的时候,她们之间最大的矛盾也就在这里了,她当时可是一点也不能接受。可是她怎么能不知道,人是有很多面的生物。有你喜欢的维度,也就有你讨厌的维度,关键在于愿不愿意包涵你所讨厌的方面。

这样一想,还真是又自私又霸道的少女,让人觉得实在是无奈。

不过现在好了,比起那时,现在可以做任何自己喜欢而她却讨厌的事,只为自己活着,不也是极好的呢。

"卢先生,今天想玩什么呢?"

少爷的声音带着顽皮的翘音,有一些逗弄的味道,但也不失调教师的威严与尊贵。

"那当然是少爷擅长的,开始吧,我已经快等不及了。"

"呵,你刚才可是在调教室里对调教师下命令了了,真是没规矩。那今天,你就多忍忍吧。"

从那时开始的一小时里,房间里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和模糊不清的呻吟。到底是绝色的金牌调教师,少爷的技术在圈内都是有名的。

看着自己的成果,少爷傲慢的笑了,然后有些溜神。她作为医生,技术也是数一数二的。自己当然不会比她差,本来应该多些合作才对。

只是可惜了她不能理解这方面的美,到底不是同道中人啊。

约定的调教时间是一个小时,不多不少,秒针正好指向十二的时候,少爷推开调教室的门,送走了卢先生。

卢先生出来的时候还有些没缓过神,脸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去,他站住了脚步,问少爷,"少爷,前不久有传言说你会转行,这,应该只是空口无凭的吧。"

"嗯?"少爷闻言,只是嘴角一挑,"当然。我是不会离开的,至少目前我做的很舒服,卢先生放心吧。"

"那卢某下次还会来找少爷的。"

少爷又是笑笑,挥手送走了卢先生。想起卢先生刚才说的话,传言倒也不是空口无凭,只是现在确实不会了。

作为调教师,少爷还是有起码的职业道德的。

"少爷,白忆大人他们在休息室,叫您过去。"名叫棱棱的少年是店里的职业m,平时会为少爷打下手。

"知道啦。"工作完成,少爷心情不错,伸着懒腰去和其他调教师聊天。

绝色的八位金牌调教师,相处的一直很融洽,这也是少爷会喜欢呆在绝色的原因之一。

就像是另一面的暮,何况最重要的是,他们之间没有她。

走进休息室,大家都三三两两的坐着喝咖啡,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调教师绝对算是轻松愉快的职业,只要不接长期m,平时的日子只需要卖弄一下技巧就好,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的。

当然这么说的可不包括绝色的店长,安枫现在也在休息室,一脸严肃的正在想问题呢。

"店长大人啊~老皱眉头可就显老喽。"少爷打趣店长,一屁股坐到了白忆的身边。

"老又怎么了,我又不是牛郎。"安枫还真被少爷逗笑了,眉头也顺势舒展开来。

"店长当然是在操心'怪诞'的事喽。"慵懒之人——阔眼睛斜看少爷。

"最近也只有'怪诞'的事最让我们亲爱的店长操心了。"少爷不以为常的说,"话说啊,店长。'怪诞'又是个什么来历?"

"这个问题你问过都少遍了?"安枫无奈的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少爷老喜欢问这个问题,明明肯定不是因为她忘记了。

不过安枫还是习惯性地回答了,"怪诞,在黑魔法市算是很有名的一家诊所。当然,他有名的原因除了店长黑落医术高超之外,就是他们提供很多不管在白市还是黑市都禁止的药物。而且从不依附于某个帮派,一直是独立的存在。"

"所以感觉和绝色差不多啊,都是禁忌的交易,都是在黑市独立的会所。黑落是和绝色有多大仇啊。"

少爷拿叉子戳着咖啡上的奶泡,说的漫不经心的。

"少爷你又不是不知道,黑落那个怪人最讨厌的就是我们这一行,这也是他和绝色对立的原因之一啊。"傲慢之人——Kris说道。

"所以我的重点就是他们好无理取闹啊。"少爷抬起头抱怨似的对安枫说。

"那又怎么样?你还能和黑落去讲道理?"

安枫又笑了,他发现这是少爷在发牢骚呢,她在不满怪诞打乱了她喜欢的生活。

用这样的方式发牢骚,安枫也真觉得少爷可爱。

到底是孩子,到底是少女。


这里是爱丽丝,不是希漠。

“滚!!这种小事不要来烦我!”

黑落把办公室的门一摔,脾气依旧十分暴躁。但他突然又想到了点事,又推开门对着外面吼,"把爱丽丝给我叫过来!!!"

在外面的小医生虽然很害怕但也习惯了店长的暴脾气,急忙去把正在办公室里打瞌睡的爱丽丝拎到黑落面前。

爱丽丝去到黑落办公室的时候完全没有睡醒,低垂着脑袋,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的,看到沙发,更是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爱丽丝,醒醒。我有话要问你。"

黑落看着昏昏欲睡的爱丽丝,皱了皱眉,搬了一把椅子坐在爱丽丝对面。

听到黑落的话,爱丽丝还是抬头看着黑落,只是没过几秒,眼睛又快闭上了。

"好了好了好了,等我说完你再睡。"黑落又叫了叫爱丽丝,倒也没有发脾气。

这对黑落来说绝对是很难得的,要是换了别人,黑落绝对不会这么有耐心,早就不知道火气会冲的多高。可偏偏是爱丽丝,黑落的耐心一下子好了几个等级。

"最近你会不会头疼?"

"嗯…"

"果然,失忆了?"

"嗯…"

"为什么。你知道原因吗?"

"嗯…"

"是她干的吗?"

"嗯…"

"哼!我tm就知道,绝对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嗯?"

黑落突然又吼了起来倒是把爱丽丝吵醒了,她终于有一点点的清醒,只是不太清楚她和黑落谈到哪了。

"她怎么弄你的?!"黑落声音十分阴冷,让人有些害怕。

可是爱丽丝不怕,而且她丝毫不记得自己刚才和黑落说了什么。只是黑落提到的她她她,爱丽丝知道是那个忘记的她。

"不知道…可能不是她。"

"你还在为她狡辩着什么?!以前我就和你说过,她那样职业的人不会是什么好东西。现在,后悔了吗?"

黑落不会对着爱丽丝大喊大叫,但他现在的语气却严肃的可怕。

后悔吗?爱丽丝不知道,她都忘记了还怎么后悔,只是她会偶尔的回忆起什么,有些小触动。

"我不知道…"爱丽丝无意识的去摸胸口的戒指,她被黑落问的有点迷茫。

"好了,你走吧,要休息就去睡觉。今天你没有工作了,叫别人也不要来打扰我。"

黑落看见了爱丽丝在摸项链,就立即终止了话题。他可不希望爱丽丝想起什么,或者她做的唯一一件好事就是这个。这样黑落可以安心的对"绝色"出手,不用怕爱丽丝会像原来一样制止他。

但还是要避开爱丽丝,黑落已经有了计划。

送走了爱丽丝,黑落躺在沙发上,点一支烟。很快,办公室就被白烟覆盖,黑落在其中若隐若现。

黑落讨厌"绝色",是非常的讨厌。

黑落讨厌"绝色",是有道理的,非常的有道理,至少黑落自己是深信不疑。

现在又是火上浇油,黑落表示绝对不会放过"绝色"。

他一定要让"绝色"自己做的事负责。而且以前、现在或者是将来,黑落都不会放过"绝色"!

如同镜像里外的人和像,如果是像的话,那就是没有意义的卑劣的存在。

黑落不喜欢镜像里面的东西,爱丽丝也不喜欢。

"咳!"

抽烟抽的太快,黑落被呛到了,明明是医生,黑落却总是抽烟。

"怪诞"是魔法黑市上有名的诊所,而他黑落也因为脾气暴躁被人们熟知。

黑落总是很暴躁,对病人或者是手下都一样的没耐心,骂起人来十分难听,关键是被骂的频率还很高。

并没有说认识黑落的人都会讨厌他,但至少不会太亲近。

可事情总还是会有例外,这个例外就是爱丽丝。

黑落记得爱丽丝来"怪诞"是两年前的事,那时黑落正在店里骂人,声音很大。

而爱丽丝就那样突兀的出现,绕开所有人直接走到黑落面前,直视着黑落的眼睛对他说"我要来这里工作。"

原本还在骂人的黑落听到这句话突然就生不起气来,他盯着爱丽丝看了很久,然后对她说"来我办公室。"

当时店里面的人就震惊了,这个身高刚到黑落肩膀的小女孩居然有如此能耐,能让他们的店长在骂人的时候停下来。也就在那时,怪诞的人确信这个小女孩以后绝对会是"怪诞"里不得了的人物。

到了办公室,黑落顺手拿起了烟,却又硬生生的放下,他问爱丽丝,"你能在这里做什么?"

"不知道,"爱丽丝捧着一杯热水,回答道,"我很喜欢医术,顺便挣一点钱。"

其实意思就是,爱丽丝什么也不会,就是想来玩玩。

这对黑落来说简直就是笑话,他自己就是因为医术高超才能让"怪诞"处于如此地位,而且"怪诞"里面的医生,哪个不是有点本事的人物。你居然说你是想来玩玩?

要是放在平时,黑落的反应只会有一个,那就是指着门让她滚。但偏偏是爱丽丝,突然让黑落觉得很无语,自己竟然找不出骂她的话,这一点连黑落自己都觉得诡异。

不过黑落还真是一反常就反常到底,他居然同意了爱丽丝留在店里,只是只给她一个月的时间学习,达不到他的期望就滚蛋。

但按现在的情况来看,爱丽丝明显是达到了他的要求,而且估计还做的很好。

因为平时还要上学,爱丽丝来店里面的时候并不多,一般一星期来一次,黑落也不强迫她,有时间再来就好。

只是爱丽丝进步的真的很快,可能是过去自己也有研究吧,不久之后,爱丽丝的医技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尤其是黑落,平时有什么重要的手术都会叫爱丽丝来打下手。

而爱丽丝也表现出对医学的热爱,黑落的要求她向来是来者不拒,病人多了也没关系,她一点一点的来。

平时在怪诞,爱丽丝都很安静,只要没有病人,她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书,那种厚厚的医学研究书都是黑落搬给她的,却没有想到爱丽丝意外的喜欢。

爱丽丝来了以后,黑落的暴脾气也没有改善,还是整天板着个脸,说话依旧不客气。只是特别的是,黑落还是从来没有对爱丽丝发过火,并不是说爱丽丝平时多听话从来不惹黑落生气,只是每次黑落想对爱丽丝发火就会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每次都只好严肃着脸和爱丽丝说一大堆道理,然后就放她走。

这一点怪诞的人都看在眼里,实在是有点羡慕爱丽丝。不过爱丽丝也带给了他们好处,每次黑落发火的时候,如果爱丽丝在旁边,黑落的气就会消掉不少,爱丽丝的用处都在这里了。

黑落待爱丽丝确实不错,他也承认爱丽丝对他来说是特别的存在。不是像女朋友那样的,而是像妹妹那样的存在。

黑落总是告诉自己,要是爱丽丝没了他,早就在魔法黑市饿死了,所以黑落也理所当然的插手了爱丽丝的私生活,爱丽丝原本也不介意,多被一个关心人岂不是好事。

但这一切改变于她的出现。

是她先追的爱丽丝,爱丽丝却并不反感。

但是黑落很反感,爱丽丝不清楚可是他知道她是什么样的身份。她的职业,是黑落最为厌恶的。

黑落认为自己是为爱丽丝好,千翻阻挠她们两个的感情,为此黑落和爱丽丝的谈话更是数不胜数。

只是令黑落真正心烦的是,爱丽丝并没有听从自己的劝告,依旧在喜欢和不喜欢之间徘徊,渐渐的,好像喜欢还更多了点。

这一点让黑落很烦躁,他又没办法骂爱丽丝,责怪也责怪了不少,可爱丽丝就是没怎么听进去的样子,而且她们两的关系似乎正在朝黑落不期望的方向发展去。

气不能撒在当事人身上,黑落只好把气撒在"绝色"上,何况他本来就讨厌"绝色"。

黑落确实很不喜欢她,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而且他觉得她和爱丽丝在一起根本就没有什么幸福。

事实证明也确实是,那件事发生之后,黑落既是愤怒也舒了一口气。

黑落想着既然爱丽丝已经忘记,那么她们就更不会有什么未来,而且对绝色开战的时机也终于到来了。

他最近都在筹备这个事,他知道他现在做的并不能让绝色动摇,但也有所影响。计划要一步步来,接下来就看绝色如何应对。

"咚咚咚。"

这时,敲门声无征兆的想起。

黑落眉头一皱,把烟一掐,脾气瞬间就上来了,他明明说过,谁都不许来打扰他。

"给老子滚!!!趁老子没动手前tm的滚!!!"

可是门外的人一点也不识相,直接推开了门进来,说到,"黑落,我们谈谈。"

这下黑落彻底火了,因为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是白忆。

是绝色的白忆。

是帮助她在黑区站稳脚根的白忆。

靠,刚才还在想着绝色会怎么出牌,也不能来这一出啊!!!

"白忆你妈b!老子的店是你这种人可以随便进的?!谈你妈b,给老子滚,不然老子打烂你的脸!"

事实上,白忆不会滚。

事实上,黑落已经抡抡袖子就上了。

事实上,白忆不会那么容易就被黑落打烂了脸。

事实上怪诞和绝色的矛盾,起因于黑落和白忆,催化于少爷和爱丽丝。

———————————————————————————————————————

锐火之月 4日金曜日天气:微凉

正睡的好好的时候,店里面却出现吵闹声,他们说是绝色的人来了。

外面是黑落的叫骂声和打架破坏了东西的声音,可以判断,外面一定是在进行一次世界大战。

我其实不知道黑落和绝色有什么深仇大恨,也无所谓。

只是黑落拉着我说一大堆让我不得不回忆起从前。

其实我的记忆也并不算消失了,认真回忆还是能想起一些零碎的片段。

黑落很讨厌的她,好像我也不喜欢她。

我不喜欢她抽烟的样子,我不喜欢她喝酒的样子,更不喜欢她蹬高跟长靴性感妖娆的样子,最不喜欢她居高临下的命令人的样子。

这些不喜欢的点在我记忆里只剩下短暂的画面,每次见到,都会不明不白的生气。

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只是觉得这不是她原本的样子。

就像人的黑暗面和光明面一样,我一点也不能接受她的黑暗面。

我希望她是活泼的,阳光的,是会惹些小麻烦,有些疯闹的女孩。

可事实上,她是一个吃喝嫖赌无所不会的野孩子。

印象最深的是她炙热的眼神,凌厉的不留一点余地,魅惑的勾人魂魄。如果是我喜欢的那个她,眼神是比较温和的,是没有兴趣去看穿别人控制别人的。

我还是很怀疑我喜欢的她和我讨厌的她是两个人,可是如果这样,我的记忆里怎么会密封着一个不重要的人。

如果我讨厌她,那么她在我心中一定不重要。希漠只会记住喜欢的东西。

可能还是因为我忘记了,突然的我又是那么的希望能回忆起什么。

关于那个我讨厌的她的记忆更是零碎,一次次出现在梦境里的画面都是她傲慢的眼神和轻浮的笑容,每次出现都令我生气。

她就那样靠在墙边,翘着下巴,斜视着看别人,眼神轻蔑。再从嘴里发出一声闷笑,"呵",都是不屑与轻浮的感觉。然后转身就走,从不管身后有多少人在呼唤,轻蔑的表情就像在说,"低等人类。"

我不知道自己对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形容,明明我见过她的次数很少,因为每次记忆里出现的都是相同的画面。

可是我还是觉得很奇怪,如果是个不相关的人我不喜欢就不喜欢,也不会为她生气或者愤怒。

可是我好像很在意她,甚至希望这样的她去死。

但究竟是为什么?我一点都搞不懂。

或者说我喜欢的她和我讨厌的她有很大的联系,让我不得不在乎那个我讨厌的她。

过去的我究竟喜欢上了怎么样一个人,又讨厌上了怎么样一个人,这些我都不记得了,只有模模糊糊的画面和不清楚的感情。

其实对我来说,可能记忆消失并不可怕,感情被模糊才让我迷茫。

我说不清楚自己的感受,每次做完梦后都会头疼的厉害,总是会有不属于自己的情绪冉起。

而且那些强行被扯开的感情就像冰火两重天,是完全相反的两面。

我喜欢的又是我讨厌的,那么究竟什么是喜欢?

拉拉说我最近对他很冷淡,但我也没有办法。

我有一些不明白喜欢是什么感觉。

我依旧相信我最爱的人是拉拉,可是就如拉拉所说,我缺少着什么不必要的东西。

可能我被删除的记忆或者感情就是这一部分。

我不是特别喜欢现在的感受,就像镜子里外的黑与白,我触碰不到镜里面的世界,也不属于外面的世界。

只是镜花水月,孰假孰真。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