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Chapter.8萌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36
点击:418
章节字数:76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Chapter.8萌

———————————————————————————————————————

锐火之月 7日月曜日天气:有风

夜晚,从无人的街道奔跑到热闹的夜市。

才入春的夜晚,空气里还是有些结冰的小水花。我跑的很快很急,吸入了不少冷空气。

这只是一个梦罢了,我告诉自己,梦中的我却一直在奔跑。

跑的很着急,我感觉到,那时的我心很乱。

好像在担心着什么,感到很不安,还有些害怕。

这样不停地跑很傻又没用,我试图停下来,可是根本不起作用。在这样的梦境里,我就像一个木偶,真的是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行为。

梦境还在继续,我也不知道自己跑过了几条街,只是每碰到一家酒吧,我都会探头进去看看,可能是在找人吧。

我猜想着这样的梦境是怎么出现的,或者又是我回忆的片段?这次的梦境我还能明白这是梦而不是现实,反而又有些太过清晰。

平时的梦境,我是一般是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的。

梦境居然可以这么清晰,跑了那么久,我越来越感受到体力的不支,腿软了,呼吸也乱了,可是梦里的自己却依旧不停下。

就在那一瞬,我仿佛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我在追问"你究竟在哪?"

你究竟在哪,现在是深夜,应该回家了。

"你究竟在哪?!"

没想到我居然说出了声音,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把自己吵醒了。

醒来发现还在深夜,而自己全身都是冷汗,梦里面奔跑的感觉竟然没有消失。我坐起来,不断喘着粗气。

就像做了一个噩梦,我起身接了一杯温水,深呼吸,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个梦。

梦里面的东西,都是没有办法成真的。

很快,我就在温水的调解下恢复了正常,那个梦其实没什么可怕的,只是内心的感觉太过激烈。

慢慢走到床边,拉开窗帘,外面的星空十分灿烂,夜空也是我喜欢的深蓝色。

我决定站一会看看星空,再回去睡觉,晴朗的星空让人安心。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_x000B_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

半夜两点,依苏尔蹑手蹑脚的溜回彩虹蛋糕,轻轻的打开门,尽量不发出响声。

明天,哦不对,是今天,星期一,一大早还要起来上课,依苏尔也觉得自己是在作死。

可是也不能完全怪她啊,前两天白忆去"怪诞"闹事,还真是闹的十分激烈,"绝色"和"怪诞"差点直接开战。虽然到最后勉强压住了局面,可估计打一架是躲不过的了,何况最近外面也有很多的风言风语,免不了对绝色的猜测。

好不容易乱到今天晚上,安枫终于放依苏尔回去,就搞到了这么晚。

依苏尔进了客厅,就把鞋子脱掉了,赤脚走在地面上噪音小一点,要是吵醒了暮中的谁,那绝对是要把她好好骂一顿的。

彩虹蛋糕在深夜就安静的像一坨面粉,只有外面的星光洒在地板上,显得有些美艳。

依苏尔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回自己的房间,每路过一个房间她就想打开门看看里面的人的睡姿,一定会十分搞笑。

可现实是,依苏尔肯定没勇气去开每一个房间的门,只能自行脑补,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样的画面,捂着嘴还能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只是当她路过那个深蓝色的星形房间时,却笑不出来了。

那样的房间,一看就是希漠的风格。

依苏尔原来一天要往里面跑好几次,死不要脸的,还要被轰出去好多次。

现在她是不会进去的了,无论如何,她都不想再踏进那个房间半步。

但是也不想急着走,依苏尔抱着腿,轻轻的在门口坐下,靠着墙,眼神安静的望着那扇木门。

不知道里面的人是否熟睡,有没有做梦,有没有说梦话?

依苏尔回忆起了些原来的事。

其实还在一年前,暮还没有分配到"彩虹蛋糕"这样A级的宿舍,还只是住在最平常的宿舍的时候。因为床不够,依苏尔和希漠是睡一张床的。

那时希漠就习惯早睡,而依苏尔依旧是不到深夜不睡的类型。她们睡一张床的时候,希漠可是经常对依苏尔发脾气来着。

生活习惯的差异,依苏尔和希漠可是比青鸟和冷沦墨夙差得多了,所以她们也经常闹别扭。

那时依苏尔也经常向冷沦墨夙吐槽希漠,可是她都是笑嘻嘻地说,其实并不介意。

那个时候的生活,现在看来单纯的可怕,因为依苏尔敢偷偷袭希漠的胸什么的,

现在看来是绝不可能的事,也不知道依苏尔做了多少。

那个时候不知道抱怨过多少次那简陋的宿舍,却依旧一天只知道傻乐。那时和希漠也不过是大胆闹闹的关系而已,依苏尔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内心有那么一些不明不白的萌动。

只是当时换宿舍的时候,依苏尔想的也是太好了,可以自己独占一个房间什么的,至于不能和希漠睡一张床什么的并不是十分惋惜。

那时的事感觉太遥远,感觉都陌生了,依苏尔觉得是其实自己不记得了,模糊了当时最温和的岁月。

靠在门上,依苏尔觉得有一丝的惋惜,或许是该怀念那最初的时光,那些在不经意间流落出的点点滴滴。

只是那些最天真的时光再也回不去了,没有谁能从知晓到无知。

一瞬间依苏尔觉得困意上来了,也懒得回房间,依苏尔就枕着外衣在门前睡着。

这到底还是依苏尔,一如既往的随性,一如既往的让人操心。


———————————————————————————————————————

锐火之月 7日月曜日天气:有风

星空真的很美,现在就想要一支画笔,我可以随性作画。

所以我也确实搬来了画板和笔,面对星空,我只是很想记录下它。

星空是活的而不是死的,它下一秒和前一秒相比就是不一样的景色。这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画出来的星空已经不知道是哪个时刻的星空了,只是内心很开心,就这样一直一直画下去,也不知道画了多久。

笔尖蘸水了的画笔不小心颜料滴在画纸上,也有一种特别的美感。我喜欢夜空纯粹的蓝,也喜欢它抽象的美丽。

当落下最后一笔的时候,天有些微白了。

画画完了,我很满意,凭着感觉画出来的画,效果却意外的好。明明是随手涂上去的颜料块,却毫不违和的构成了完整的星空。与现实分离,又和现实融为一体。

站远了欣赏这幅画,我发现还是有小小的瑕疵。在星空下的空白区,我涂抹了一块纹理不太一样的画块,仔细一看,和湛蓝的星空放在一起,还是能清楚的辨别出来的。

像一个影子,一个人的影子。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画这么一块不太合景的色块,有一点点郁闷,我走近了仔细看看那色块。

可是,光线斜照在我的身上,而影子映在了画布上。

那深色的色块在这个时候,却奇迹的和我的影子凑在了一起,紧紧的靠在我的影子旁边。那时,那一幅星空显得十分的流畅。

我有些惊讶,挪开了身子,远远的注视着那幅画。

画上的色块依旧显得突兀,依旧影响了画面的美观。

我再一次的靠近,影子和色块再一次紧密的结合。

———————————————————————————————————————

睡了一半,冷沦墨夙到底还是惦记着依苏尔这个小婊砸回来了没有。打着哈欠的走出房间,打算去依苏尔德房间查查岗。

只是没走多远,就看见依苏尔一个人的蜷曲在地板上睡着了。

而且是在希漠门前的地板上睡着了。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泛白,已经是新的一天了。

冷沦墨夙瞬间觉得很心疼,依苏尔到底还是放不下,她自己明明是最清楚的,她怎么可能放得下?

却偏偏强行要求自己放下。

又在这种时候不经意的流露出来。

但冷沦墨夙能做的只有在一旁注视着。她轻轻的抱起依苏尔,最近依苏尔德体重一定又下降了,因为原来冷沦墨夙是抱不动依苏尔的。

冷沦墨夙把依苏尔抱回她的房间,为她盖好被子。

而这过程中,依苏尔并没有醒,只是在盖上被子的时候,习惯性的用脸蹭了蹭被角,然后安心的睡去。

冷沦墨夙绕开依苏尔房间里满地的漫画,轻轻的带上了门。站在门外,忍不住又是一声叹气,你们两个究竟要互相折磨到什么时候?明明还能相处的时间就不多了。


———————————————————————————————————————

锐火之月 7日月曜日天气:有风

虽然说那幅画有我不满意的地方,但总体来说,已经是我最近最完美的作品了。

所以不想再纠结什么,我有点困了,趁着天还没有全亮,我打算再睡一会。

重新躺回被窝,困意瞬间就上来,眼睛才闭上,我就睡着了。

只是,我居然又开始做梦了。

梦里面的画面依旧不是美好的,但也不算是噩梦。

只是我内心感觉很痛苦。

那种痛苦十分明显,从内心深处传出来的痛苦与压抑,难受得我手抖开始发抖。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因为我自己并没有经历过什么痛苦的事,但内心的痛苦却是压抑不住的。

我试图去找出那痛苦的源泉。

眼前的画面逐渐清晰了,前方出现了一个小酒吧,是那种为数不多的很安静的小酒吧。

我抬头看了看天,现在正是深夜,除了酒吧和夜店,其他地方应该是一片安宁。

迟疑了一会,我还是走进了那家小酒吧。虽然酒吧一直是我不喜欢的地方,但这里的这家,又勉强能让我接受,何况我目前能去的地方也只有那了。

酒吧里面是很老式的装修,没有加了特效的灯光闪来闪去,只有暗淡的壁灯勉强照亮整家店铺。酒吧里还放着十多年前的流行音乐,木质的桌子和椅子都不是现在酒吧的风格。

店里面人已经不多了,剩下的应该都是睡不着来这里买醉的人吧。

我至少不讨厌这里的氛围。

顺着老旧的楼梯来到二楼,我终于见到了我想见的人。

那纯红色头发的少女,一见到她就觉得格外的安心,似乎我一直都是为了找她而不停奔波。可事实却是,我越来越难记起这个少女到底是谁,她似乎只存在于我的梦境里,而现实世界再也找不到这个人。

可我明明清楚的知道,她是一个真真实实存在着的人。

我走近那少女,她无法看见我。而我看见她桌子上已经摆了很多瓶酒,是那种烈性很强的白酒,一瞬间,总觉得她不是会喝那种酒的人。

而她那时,正笑的放肆,脸上却挂满了泪珠。

我突然知道我心痛在哪里了,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究竟来自于哪里。

呼吸急促,我的手抖的更厉害了,但更严重的是心里面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把手抱在胸前,我站在离少女不远的地方,紧盯着她,不曾挪步。

而她只是一口接一口的喝酒,无声的哭泣,无声的笑。手里抓着的白纸被她揉成了团,我眼尖的看见几个字,是"体检报告单"。

因为喝酒喝太猛,她被酒呛到了,趴在桌子上一阵猛咳。咳了好一阵,她突然抬起头来,把桌子上的酒瓶全部扫到地上,然后靠在椅背上,用手背捂住脸。笑的浑身颤抖,眼泪却顺着手背一滴一滴的低落。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我像在看一个完全不知道的电影,可是却又被那十分熟悉的感觉深深刺痛,心脏似乎痛的要裂开了。

脚底下的酒瓶都碎了,酒流了满地都是,十分狼狈。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狠狠地撞击着我的内心。

"为什么这样对我?我不是幸运者吗?"

那是我无比熟悉的声音,每一次都出现在我梦境里的她的声音,只是现在那声音里多了的哭腔和嘶吼,是我所不熟悉的。

"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是世界的幸运者啊!"

"绝症什么的明明应该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可是拥有一切的人啊!"

"简直可笑!给了我别人没有的所有天赋,却要提前拿走我的生命?开什么玩笑!"

"我应该是享尽世间一切快乐的人,怎么会这样死去!?"

"实在是太可笑了!如果是我的话,应该是最幸运的人才对!"

"完全不能接受!一点都不能接受!这不应该是我的人生!我怎么会因为这样的理由死去?"不想死,一点也不想死,我还没有玩够,我还有那么多的未来。"明明知道我最怕的就是死亡,还硬生生的要我去面对,我不是天赋者吗?"

"我很害怕,确实很害怕,死亡什么的,最可怕了。"

"为什么偏偏是我?明明不应该是我。"

"死亡,真的很可怕。苏,很害怕。为什么,为什么…"

这或许是她内心的宣泄,因为表面上的她只是不停的笑。或许是她不懂的宣泄,只有不停地笑不停的笑。

那样的声音一阵一阵狠狠的撞击着我的耳膜,声音大的不能忍受。内心的疼痛,更是几乎让我失去意识,我抱着腿,蜷曲在地板上,只希望这个痛苦的梦快点结束。

———————————————————————————————————————

天快亮了,夜拉斯意外的睡不着,他穿着睡衣在客厅里晃荡,不知道该做什么。

或者去看看希漠吧,夜拉斯现在的习惯就是有事没事找希漠。

推开希漠的房门,夜拉斯一眼就看到了那一幅"星空",走近一些,还可以闻到颜料淡淡的油臭味。

夜拉斯不用想都知道,这一定是希漠半夜画的,估计现在才躺下来没多久呢。

有些无奈的笑了,夜拉斯觉得希漠也是一个不会听话的小孩子,他都警告过她多少次了。

但仔细看看那幅画,夜拉斯又不得不承认,希漠很久没有这样的灵感画出这么棒的画了。这一幅星空,不管是从色彩的搭配还是排版布局还是细节的描绘都富有希漠的风格,那就是大胆而富有新意。

这是一幅让人一看就眼前一亮的完美之作,夜拉斯坚信希漠一定是做了好梦才有这样的灵感。

算了,只要希漠开心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看着床上熟睡的人,夜拉斯笑了。虽然眉头微微的皱着,脸色有些发红,可是却也是熟睡的样子,有些可爱。

离正常起床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让希漠好好睡吧。夜拉斯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房间,生怕打断希漠的熟睡。

只是夜拉斯,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发现希漠正在做噩梦啊。


———————————————————————————————————————

锐火之月 7日月曜日天气:有风

还好那让我十分难受的场面很快就消失了,虽然内心的刺痛感持续了很久,但怎么都比亲眼面对要好些。

不过我并没有醒来,我还在我的梦境里,出不去。

握住胸口的项链,我已经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我有一点点害怕。

就像很久以前我告诉自己的,如果我失去的那部分记忆是痛苦的记忆,那就不要再回忆起来了,现在的状态,我其实很轻松。

可是一直我的记忆就不受我的控制。它想失去就失去,想回来就回来,一点也不听我的话。就像现在,回忆就像流水一样,停都停不下来。

离开了那家小酒馆,画面展示的是谁的房间,只是我不记得是谁的房间了。

刚才的女孩现在正坐在桌子旁,她的对面坐着一脸严肃的冷沦墨夙。

我明明应该记得这个她是谁,最初出现的记忆里我是知道她是谁的,可是没想到回想起来的记忆也会再次忘记,我渐渐模糊了,直至现在,我竟然不记得她到底是谁了。

只是她和冷沦墨夙很熟,和暮的大家都很熟,可是我还是不知道她是谁。

总觉得有些烦恼,自己好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而面前,冷沦墨夙真是严肃的可怕,虽然她平时就经常这样,可是现在还是格外的严肃,让人觉得有点害怕。

而她对面的少女,脸色绯红,一看就是酒完全没有醒,正慵懒的看着冷沦墨夙,她的内心依旧是十分痛苦的。

"你今天去哪了?"

冷沦墨夙的声音听上去很冷。

"嗯?去玩啊。怎么了?"

她的语气很无所谓,就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怎么了,你知不知道希漠她找了你一晚上?"

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有些吓到了,原来真的是我在找她。

"小希漠啊~她还真是萌萌的。"

她笑了笑,提到我,她似乎有些开心。

"你真是!"

冷沦墨夙要发火却突然被打断了,原因是她捂着嘴,直接冲进了卫生间。

我看见冷沦墨夙的脸色更佳难看了。

等她再次出来,冷沦墨夙凑到了她的面前,恶狠狠的瞪着她,"你最近都干了这种事?你还没有成年!"

"墨墨你在说什么?"她明显没有理解冷沦墨夙在说什么,愣了一会,又突然笑了,"不会的吧,最近可不是危险期哟~"

我听不出她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但我还是觉得心里很难受,是自己真真切切的感到很难过。

"你敢把你这一面给希漠看吗?"

我敢肯定,现在的冷沦墨夙一定是生气到一种境界,那就是她非常非常的生气。

"或者说你根本不在意。"

"你根本不在意希漠会不会讨厌你。"

"因为实际上她在心上也没什么地位。"

"或说所有人对你而言都没有重要的。我担心你,是,我应该的。那么希漠呢,你知不知道她今天有多着急。"

"依苏尔,你真的是太自私了,在你心里,就没有谁是能让你在意的吗?"

"那么,你真的不配被人关心。你不值得。"

"你的世界只有你自己没有别人,你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吧。"

"说真的,依苏尔,我真的没有见过比你还冷血的人了。"

"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感情,亏你还有那样的ME。"

"你不值得被爱,你永远只会是一个人。"

"你自己想想吧,我先走了。"

然后冷沦墨夙就摔门离开,留下她一个人在那傻笑。

我观察的很清楚,冷沦墨夙说这些的时候,她一直是面无表情的。直到冷沦墨夙说她不值得被爱,她却笑了。

笑着摇摇头又点点头,眼睛却湿润了。

不值得被爱,确实是一句挺伤人的话。

她也在这个时候受伤了吗?

———————————————————————————————————————


事实上依苏尔今天睡得一点都不熟。

迷迷糊糊之中,她想起了好多以前的事。

可能是刚才在希漠门口那么一坐,有些感情就涌上来了。

可依苏尔事实上并没有醒,只是很浅的睡着着。

她想起来了一些事,在梦境中也在现实中。

那一年的初春,一切都怪冷沦墨夙。

都怪冷沦墨夙说了奇怪的话刺激到依苏尔了。

小苏就是那么的喜欢玩,就是只爱自己。

但是又有什么问题?

你干嘛要说的那么严重嘛,何况那天小苏心情就很不好。

但事实上也算是没说错。

那天冷沦墨夙摔门而走之后,小苏就在想是不是应该开始一段所谓的感情。

不然都快死了,还被别人说成是自私不懂事,不懂得爱什么的也太惨了。

不是说什么人生在世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就死而无憾了。

那么小苏也想试试看,如果自己真的只有一年的时间,这样玩玩会不会是生命最后的意义?

依苏尔一下子又觉得自己很好笑,自己能给谁幸福,不过是快死的人来祸害人间。

何况她依苏尔是谁,是那个整天只想着玩玩玩的疯丫头,没有人生的理想,没有值得留恋的人,唯有的就是不断的找乐子。

依苏尔自己一点也不讨厌这样的自己,什么做正义的伙伴之类的,对她来说真是一点都不好玩。依苏尔确实只在乎自己的感受。

如果要找一个恋人,估计自己对他付出的和他对自己付出的绝对不可能对等。

所以自己绝对不能找宇文终黎,宇文家可输不起。如果自己不是将死之人,依苏尔一定会认真考虑这件事,因为宇文终黎确实是她最合适的人选。

他们是搭档,也是知心,宇文终黎对依苏尔总有一种不自觉的保护,依苏尔知道,也于心不忍。

那么希漠呢?

依苏尔想到这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希漠那么萌。

这个和自己同床共枕了一年的少女,小苏对她是很有兴趣的。

依苏尔确信自己对希漠很喜欢,但是原来从来没有想过有什么发展,这个世界容不下她们,她们自己也不行。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不用等世界容下她们,依苏尔会提前死去。

而且依苏尔也是知道的,希漠潜意识里对她依苏尔是很在意的,虽然这种感情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喜欢就不知道了。

不过,如果自己主动去追希漠,那肯定会有点什么进展吧。

依苏尔瞬间觉得很好玩,又找到人生的新乐子了。

冷沦墨夙不是说我没有感情嘛,如果我有呢,如果我真的爱上希漠尔,而希漠也爱上我了呢?

依苏尔仿佛已经听见冷沦墨夙啪啪啪的打脸声,觉得好玩,依苏尔就真的做了。

没错,就是当时的意气用事,依苏尔就走上了和希漠纠缠不清的道路,而且一切都是因为冷沦墨夙。

而现在,距那个时候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事情的发展也就这样超出了依苏尔的预料。

现在想来,那天的决定绝对是依苏尔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

依苏尔真的后悔死了,自己挖了个坑自己跳下去,顺便还拉下了另一个无知少女。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依苏尔一定会给原来的自己好几个耳光,简直蠢死了。

可惜的是时间不能倒流,依苏尔杀不死当时埋下的那颗种子,只能任它萌发成芽。

如今真的很后悔,所以依苏尔朝那棵小树上到了一大桶杀虫剂。

希望它就这样死了,依苏尔这次一点都不后悔。

这觉得是她做过的最不会后悔的事。

今天自己偶然回忆起的这些东西,可不要再次变成萌发的种子就好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