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Chapter.6虚事

作者:Sr鸳姬
更新时间:2017-11-26 03:35
点击:407
章节字数:49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Section.2【立秋&雨水】

Chapter.6虚事

———————————————————————————————————————

锐火之月 1日火曜日天气:晴朗

迷迷糊糊的假期就这样过去了,将近两个月的假期迷迷糊糊的过去了,有些不清不楚的。

假期前半段还经常和暮呆在一起,偶尔还是像原来一样欢乐。可是后面又沉闷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记得是那天青鸟说要吃火锅,我从图书馆赶回去的时候突然低血糖犯晕。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我的房间里,拉拉很担心的守着我,冷沦墨夙和青鸟他们也在我房间里。

可大家好像都很不开心。

一直一直在生闷气,也不责怪我,也不安慰我,就各干各的事去了。

他们好像是生我气了吧,又好像不是。

这样的生活状态可能一直持续到假期完,因为我休息了几天就回"怪诞"去了,后来怎么样也就不知道了。

黑落一直催我回去,明明诊所里又不缺我这一个医生。不过回去也好,我一直很喜欢在怪诞的工作。

忙碌而充实。

然后就只是偶尔回"彩虹蛋糕"了,不回去的话冷沦墨夙会唠叨的。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开学。

只是每次回"彩虹蛋糕"都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却一直找不出原因,直到开学这天才发现问题在哪。

自从我那次低血糖晕倒后,我就再也没见到过依苏尔了,一次也没有,暮也没和我提起过她。

只是我偶然听说,她后来一次也没有回过彩虹蛋糕。

而且,今天开学,她也没有来。

———————————————————————————————————————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晃的眼花的白色的灯光。单调的滴水声,机械的呼吸声,还有刺鼻的消毒水味。

依苏尔简直讨厌死住在病房里了。

本来还有墨墨陪着她,可是处理完各种手续后,冷沦墨夙赶回去开学典礼了,只剩依苏尔一个人霸占一大间空荡荡的病房,无聊到开始心算数学题。

依苏尔哪知道她昨天晚上会突然犯病高烧不止,才会被急急忙忙送来爱尔龙德的附属医院里。如果在Dr 林那里还好,在爱尔龙德学院里等于冥海老师马上就会来查水表。

冥海老师,暮的管理老师,机智的不像是人类,神经的像是从菠萝村里跑出来的。等他来了,依苏尔什么谎都没必要撒了。

依苏尔烦躁的要死,好想去参加开学典礼啊,她闲的都快发霉了。

开学典礼多好玩,可以看着校长大人在偷偷看手心里藏着的昨天秘书写的演讲稿,还可以看教导主任抓各种迟到的学生。而且最重要的事,新学期又有了新生入校,可以调戏小学妹小学弟。

反正,就是比呆在病房里睡觉有趣多了。

依苏尔实在是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拖着点滴瓶,裹着床单,移动到了面向学院的窗子旁伸着头的往外看。

"苏苏~小苏苏~小小苏。你在干什么呢~"

依苏尔听到身后传来谁腻腻歪歪的声音,不用转头都知道是谁来了,依苏尔德后背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嗯,咳!冥海老师我只是透透气哈,现在就躺回去。"

一眨眼的时间,依苏尔已经乖乖的躺在床上,还顺便闭上了眼睛。

"我可爱的小苏苏,你知道吗,我昨天晚上听说你发烧了,可是担心的一晚上都没睡着啊。而且今天也是翘了开学典礼,专门来看你啊。"

依苏尔闭着眼睛,抿着嘴笑,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那你也没有昨天就来医院看我啊。

"小苏苏~你说你最近怎么就那么不注意身体,老是让人担心。"

"我还记得涅槃之月12日的那天,你可是一个下午没去上课,是生病了吗?还有虚无之月29日,那天我可是一整天都没见到你。还有……"

"好好好,冥海老师我知道错了,逃课是我的不对,我以后不会了,我错了嘛~"

依苏尔一屁股坐起来捂住冥海老师的嘴巴,照他这样说下去,自己的黑历史就曝光了。

"我没有说你逃课啊,我一直以为啊,是你身体不舒服才不能来上课的,我也理解你的苦衷。我那么爱你,小苏苏,怎么会说你逃课呢,是吧?"

冥海老师还顺手倒了一杯水递给依苏尔,紫色的眼睛如此魅惑让依苏尔不敢直视,真不能相信冥海居然是个男老师。

"所以啊,我最爱的小苏苏~有什么事啊,我都会理解你的,你不要担心~我是很爱你的。"

依苏尔看着冥海越说越玄乎,他在说下去搞不好就要出来我一定会娶你对你负责之类的话。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依苏尔说不过的人,那就只有冥海老师了。因为依苏文不要脸,冥海老师更不要脸。

"好好好,冥海老师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我告诉你总行了吧,简直怕了你了。"

"哦?小苏苏有什么秘密想和老师分享?老师很期待哟~"

"我的包里有报告单,自己翻去。"依苏尔拿被子蒙住脑袋,手指向前方的椅子,不在和冥海老师打哈哈。

冥海老师也终于不再说些恶心的话了,马上过去翻依苏尔的包。没错,他和依苏尔都心照不宣,他们都知道这是在干什么。

一个月总要请三四天病假,平时上课突然不来更是不计其数,每次体育课都找各种奇葩的理由躲强度训练。就算依苏尔喜欢翘课出去玩,但这也有些夸张了。

其实冥海老师早就旁敲侧击的试探过依苏尔很多次了,可惜依苏尔一直在装傻。

这次依苏尔不得不回答冥海的理由,一方面是她知道冥海早晚会查出来她的问题,另一方面,是她闯的更大的祸,冥海还没来审问她呢。

问了这个,另一件事就可以缓缓了。依苏尔躺回床上,思索着。

那一边,冥海老师很快就翻出了依苏尔德体检报告单,上面的数值他多多少少还是看得懂的。血小板含量低于正常值,白细胞下降,心跳紊乱,血压偏低…一系列的问题,即使不说明是什么病,冥海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你为什么不早说?"冥海老师晃晃报告单,看着依苏尔似笑非笑。

"早说有什么用?"

依苏尔背对着冥海,她知道冥海有一点点的生气。

"或许我有办法呢?"

冥海说的很漫不经心。

"那还真是谢谢了啊。"

依苏尔似乎丝毫不感兴趣。

反正谁知道了都是这样的表情,生气的同情的,或者还有办法什么的,根本就是想多了。

"冥海老师,你现在应该带我逃校出去玩才对。"

"嗯,也行。等你这瓶完了,我带你出去high!”

快放弃故意渲染的悲伤和同情吧,我快乐的样子,你们明明每个都嫉妒到发疯。

"啊啊啊,冥海老师你怎么那么水!你都老师了带我出校门为什么还要躲?"依苏尔表示打扮成冥海老师的女朋友来逃校她很不爽,跟着老师不是应该光明正大的吗?

"嘘!你要跟着我出去,我的脸还不丢尽了!开学第一天某男教师带女学生逃校什么的,还真是好梗啊。"

冥海老师一边小声的和依苏尔说话,一边标准的微笑着的和来来往往的人群打招呼。

"要你何用!"依苏尔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要笑!"冥海连忙拍了依苏尔一下,"我家悦理才不会像你这么不矜持!"

"我到底是不是你学生!"好不容易混出了校门,依苏尔一把扯下口罩,炸毛了。

"你居然拿自己和悦理比?有点自知之明吧,小苏。"

冥海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依苏尔,把她轰上了车。

"冥海老师!我!依苏尔!不会放过你的!"

车子才开出去没几米,"愤怒"的依苏尔就跳起来抢冥海的方向盘,一点也无所谓危不危险。而冥海老师却很淡定的躲闪着依苏尔,然后找准时机,一巴掌把她推到后排座位上。并且加快速度,保证依苏尔没有机会再碰到方向盘。冥海得意的说道,"你是斗不过我的!"

"有你当我老师,我上辈子是烧了你家祖坟吗?"

"真的吗?那我不会放过你的,小苏苏。"冥海又是一脚油门,依苏尔觉得自己就快穿过椅背飞出去了。

其实原来冷沦墨夙就说过,能真正克制住依苏尔的人估计只有冥海。冥海这样的人简直不能相信他居然是老师,如此疯癫的性格和依苏尔绝对有的一拼。每次他们两个都不能正常的交流,只能闹闹闹。可是最后,依苏尔都会很不情愿的败给冥海老师,也算是相生相克了。

现在,冥海的车连续转过几个街口,来到了繁华热闹的奥斯卡帕广场,把车一停。依苏尔晕晕叨叨的揉着脑袋的下了车,一眼就看见了11点钟方向的甜品店,是清新的田园式装修,门口的橱窗上有着漆喷的圆幼的字体"人生苦短,让我们吃甜品吧"。

而在最靠窗的位置上已经摆好了两份甜品和咖啡。其中的一份是卡布奇诺和提拉米苏。

依苏尔看见了,囔囔自语道:糖衣炮弹。

不过走进店铺,享受着轻柔的音乐。坐在自己最喜欢的位置,吃着自己最喜欢的甜品。从这一点上说,依苏尔不得不承认冥海做的还不错。

"所以你这是表示同情?"依苏尔喝着浓郁的咖啡,嘴巴上糊了一圈奶泡。

"小苏,我一直对你那么好,你这么说老师很伤心啊!"冥海说着打趣的话,却专心的搅着咖啡,笑着。

"这家店倒是挺不错,甜点做的棒棒的,以后可以经常来。"

不管在什么时候依苏尔对甜点的爱是不会变的。

"所以下次你可以带她来。"冥海温柔地笑笑,喝咖啡的动作有说不出的温柔。

果真是没安好心!依苏尔撇撇嘴,就知道冥海肯定会问这件事。

明明都已经发生了嘛,问来问去有什么意义,何况现在情况挺好的呀。

依苏尔一直是这么想的,她今天也不想回答冥海什么。

"所以你的目的还不是要问那件事嘛。你哪里爱我了?"依苏尔傲娇的说道。

"那件事?哦,我原本打算是要问你一下,可是现在不必了。我大概了解你做那件事的原因了。只是小苏,我还是想说你一下。"

"说我什么?太冲动还是欠考虑?你们真是好烦啊,明明都过去一个多月了,不也什么事也没发生嘛。"

依苏尔趴倒在桌子上,指头在画小圈圈。

冥海见状,起身摸了摸依苏尔的头,说道:"我什么都没说嘛,小苏你开心就好。我担心的是你而不是她。"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依苏尔躲开了冥海的手,自己却揉揉太阳穴,有些头痛。

"你哪里都很让人担心吧。"冥海老师无奈地收回手,继续喝咖啡。

一下子没人说话了,依苏尔还趴在桌子上,用刀叉戳自己的蛋糕,眼睛却直视着窗外。

窗外,正有一小堆青年围成圈在斗街舞。或者倒立或者扭臀,或者帅气或者妖娆,他们围坐在一起,喝着同一瓶水。青春肆意而张扬。

依苏尔只觉得很累。

这时候,冥海突然对着另一方向挥手,依苏尔一回头,看见暮还穿着校服,正嘻嘻哈哈的走进点来。

冥海老师发发现,依苏尔的视线直接投到了走在最后的希漠身上,她还是原来那样,抱着一本厚厚的书,紧跟在夜拉斯后面,低着头走路。

而当目光接触到依苏尔的时候,她突然站住了。

她怔怔的站住了,表情有些疑惑,有些吃惊,有些迷茫。

复杂的表情总让冥海觉得有些可爱。

她曾经也是这样的一直注视着她,未曾转移过视线。

———————————————————————————————————————

锐火之月 1日火曜日天气:晴朗

"希漠漠!在这!"

阳光很刺眼,我眯着眼睛看见一个人影在很用力的挥手。

周围车水马龙,我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会有一点点的不安。

可她偏偏就经常在这样的地方出没。

趁我还在溜神的时候,她已经来到我身边,热情的抓住我的胳膊,我的脚步就只能顺着她的路走了。

明明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明明不喜欢吃甜点,明明不喜欢被人拽着胳膊走路…可是每次都是她在做这些事,我却会顺理成章的忍下去了。

那个人曾经在我心里一定占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但谈不上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只是现在忘记了,总是会有一点的失落。

而每次回忆起来的时候,却又会比较欣喜。

我相信有她在身边应该还是很开心的,不然我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陪着她。

记忆里好像我们真的经常在一起,而且大部分时候都是我在陪她。

而如今忘记了,我也就不需要陪她了。

虽然如今忘记了,我却并不觉得难过,除了偶尔记忆与现实的不搭调,其他的时候我还是过着原来的生活。

有时候也会刻意去回忆那个她是谁,她是不是还在我的周围吗?可是每次刻意去回忆都是完全没有头绪。

只是记忆里她笑的眯成缝的眼睛,却是我在现实世界里找不到了的东西。

就像是只有回忆里才有的东西,随着时间真的消逝不见了。

有时候记忆里能很清楚的听到她的声音,清亮而活泼。

"希漠漠!我要抱抱!"

"最喜欢小希漠啦!"

"希漠希漠,陪我玩嘛~"

明明是让人觉得别扭的词句,她说去来我却异常的习惯,关注的不是说的内容而是说话的声音。

现实总觉得有谁的声音特别像是她的,可是每次觉得找对了人却无法思考,像思维出现了断层,不知道怎样连续的想下去。

每次一想在现实世界中找到她,都会失去思考的能力,变得迷糊。

我至今不知道记忆中的她到底是谁,但总觉得她一定还是在某处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或许我找不到,可是她还在。

就像现在我记起了记忆里她安静的样子,靠在手臂上,眼睛却睁的很大,喜欢安静的看着远方,眼睛里的东西很清澈。面无表情,偶尔却会撇撇嘴挑挑眉。

那一瞬间,却和现实中的某一张脸重合了。

我愣住了了,脑袋一片空白,思考能力又这样中断了。

只是暮都转过来看着我,一时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但那只是一刹那的事,因为那相似的表情已经消失了,我也不记得我刚才我是想到了什么。

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很快就过去了。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