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Chapter 15:

作者:Rayfor07
更新时间:2017-10-31 11:20
点击:2495
章节字数:70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Part 1:

秦乐走了之后,我稍稍在吧台坐了一会儿,让心里繁杂的情绪慢慢沉淀下来,等到放空完毕,就上楼洗澡。打开柜子望着满满一排的白衬衣,心和思念都自然而然变得纯净,情不自禁便笑了。怎么那么迷恋她,迷恋到每当看见这样的衣服都毫不犹豫地买回来,穿在自己身上的错觉仿佛能和她共享一个灵魂,实质不过是我的妄念罢了。

我一边擦头发一边下楼,搁在桌上的手机不停响起收到邮件的声音。我顺手拿起来扫了几眼,直接忽略掉宋谦的无聊问话,剩下的全是衡东广场项目里的相关文件,原定是要求明早给我,没想到这回那帮下属的办事效率还挺高。

看了看挂钟,时间还早。

起身去包里拿眼镜,想着提前把明天上午的事情处理了就可以睡个懒觉,偶尔也想学学杨清,感受一下被闹钟叫醒但又可以继续赖着不必立即和床分离的幸福。

做事的时候一旦聚精会神时间似乎就过得特别快,当我按下最后一份文档的保存键,肚子里也咕噜咕噜响起警报,仰起头再次看钟,已经十点多了。

刚刚从记忆里搜索出家里几乎没有什么可以直接拿来吃的,我还在犹豫要不要打电话叫个外卖,门铃就适时地响了。

这个时候,谁会来找我?院子的电铃没动静,难道是秦乐走的时候没把大门关好?

想象了很多种可能就是没有想到,在猫眼里看见的人,竟然是乔颜。

打开门,她手里提着两个袋子,无比淡定地看着我。

“这么快就开门了?”

“快?”什么意思?

乔颜不客气地迈步进门,把挎包从肩上取下来挂到我身上,然后直接绕过我进了厨房。她把塑料袋放到案台上,就挽起袖子开始洗手。

“还以为会见到某些衣冠不整,慌乱不堪的画面。我有点失望。”

“说什么呢。秦乐早就走了。”我锁了门,朝她瘪了瘪嘴,“你包里装了什么,这么重。”

“没什么。”乔颜走过来,我捧着她的包,她来开拉链,接着从里边拿出一方一长两个黑色的盒子,分别印着Cartier和Montblanc白色六芒星的标志。“逛了一下,看到一款手表一只钢笔,觉得很适合你。”

“你没回家,去逛街了?跟清儿一起去的?”

“不是,不想回家,所以自己去了。”乔颜开了盒子,表盘周围的钻石像是布满天宫的星辰,她看到我呆呆地不说话,笑了笑,“是你喜欢的类型,没记错吧。”说着,她放了手表又打开另一个盒子,“这款钢笔直接从德国订回来的,只有三支,这是最后一支,我运气不错。”

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不知道应该确切地说些什么,本来乔颜的出现就像是天降的惊喜,她还带了礼物给我,难不成……今天是什么大日子?

“你……怎么想起给我买东西?今天过节?我生日没到啊。”

“没什么,也不是过节。只是想,想了就去做了。如果一定要算,就算是,补偿在维也纳的两年我欠你的礼物,所以,算上之前在法国的那五年,还差五份。”

“啊?”我依旧是摸不着头脑。女王今天是怎么了,简直皇恩浩荡啊。

“不喜欢么?”

“不……不,怎么会不喜欢,只是……有点……有点惊讶。太惊讶了。你怎么忽然对我这么好?”

“啊……”乔颜轻叹了一声,“忽然……所以,我以前真的对你很不好对么。”

“不是啦,哎呀,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自己知道的。”

“知道什么呀,说了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太喜欢了,太惊喜了。真的。”我诚挚地望着乔颜,不知道她看不看得出我眼里的意思,若不是她在场,估计我现在已经发疯地抱着它们从厨房走到客厅再从客厅走到阳台上楼下楼没命地兴奋去了。

然后,乔颜就那么弯起眼睛笑,笑得像是清晨薄雾后的暖光。

我下意识地把她的包往怀里扣了扣,双手不自觉收紧,或许身体最诚实的渴望,是一把将她拉进怀里,让她听听此时我的心跳。

彼此间有几分钟的对视和沉默,在她直直地注视下我觉得自己烧红了脸,慌忙别过视线找话说道:“那,你刚才放进厨房的是什么?还买了什么?”

“外带的点心和青菜,本来想在超市买食材做给你吃,但是看了看觉得今天的东西都不新鲜。”

“做……给我吃?你亲自做?”

“嗯。白天见你没怎么吃东西,最后那块熏肉不是也被我抢了么。”

“乔……你今天,你……你哪儿不对劲?”

“没有,不过是想这么做而已。没什么为什么,也没有不对劲。”乔颜从我手里拿过包放到沙发上,看了一眼还开着的电脑,又走到我身边,“先吃东西再继续做事吧。”

“哦,其实已经差不多了。”

“我买了很多,以为秦乐也在。”

“所以……万一她……真的也在呢?”我犯贱地试探。

乔颜一脸无所谓地说:“她不在我才觉得惊讶,不像你顾子溪的风流的特性。”

我嗤了一声,呐呐地念道:“我怎么就风流了……”

“其实开始就料想一定会打扰到你们,不过不懂为什么还是很倔地来了。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多考虑,和你们一起坐下吃饭会是什么场景。只是,直觉告诉我,哪怕我来了,真的打扰你约会了,你也不会怪我的,对么。”

我笑着点头。我当然不会,我怎么会怪你,我怎么舍得。

“嗯。总觉得都听见你肚子在叫,来吃东西吧。”她朝我招了招手。

“还喝酒么?”我问。

“喝醉的话,等会儿让我留宿么。”

“外边下大雨了,明早我送你。”

乔颜眨了眨眼,重新对上我的瞳孔,眼里闪了光。她变了语气,似是认真又似是玩笑,似是魅惑又似是正经,微微张合双唇道:“所以今晚换我,来试试当顾总的小情人。”



Part 2:

吃饭的时候,外面的风卷着暴雨狂泻而下,伴着的闪电和雷鸣好像就打在离我们不远的窗边,时时给乔颜安静进食的侧脸打上白色的亮光。她抬起头朝窗子看了一眼,我给她的杯子里倒上威士忌,玩笑说:“看样子真的回不去了。”

而她理所应当地答:“走到这一步,并没有打算回去。”

“嗯?”姐姐你讲话就不能通俗一点?非要语带双关还不轻易让人明白是怎样的双关?

乔颜没回答我的话,只是拿起酒杯示意了一下,接着喝下去。

我说:“这瓶肯定没有上次送你的那两瓶好吧。”

“其实,东西好不好吃,酒好不好喝,很大程度上是看在什么地方和什么人一起,以及带着什么心情去喝。年份好不好,是不是名庄出产,价格贵不贵,都不重要。这种事,主观成分占主导,不是么。”

“那……你现在是什么心情。”

“你觉得我最近很喜怒无常对么,我也这么觉得。好像自己变得很奇怪,变得越来越不像从前,所以习惯了从前的样子,我就有点不认识现在的自己。有些过去很坚持的东西,到现在,仿佛不必那么去坚持,虽然我搞不懂,没了那些坚持,乔颜还是不是乔颜。我只想告诉你,不是故意那么反复,只是心里很乱,交替着不同的感觉,一样消失一样又翻上台面,想得久了,渐渐觉得不重要,倒不如什么也不管,跟着直觉。直觉叫我过来找你,所以即使想象过会撞见什么样的场景,依然还是来了。没有那么多理性,思考,和避讳,很任性地……”

在我的印象里,乔颜很少娓娓地讲过这么一大段话,她向来惜字如金,每句话出口之时恨不得都是精雕细琢后的完美工艺,没有拖沓,没有废话,言简意赅。

“所以你问我现在是什么心情…我也不知道,不过觉得酒好喝。偶尔像这样改变一下,不规划不琢磨那么多,头脑发热地去做事,不计后果,虽不是乔颜的作风,可却很向往这么疯一次。”

我听着乔颜很冷静地讲着这段实则是不冷静的话,一时间完全想不到该怎么去接下句,而她立刻就柔了眼神望向我,问:“你会陪我么?”

“陪。当然陪。就算你说你现在要去长山玩跳楼机,我也陪。”

“溪。”

那一声,叫得我整个人都软了。

“嗯?”

“最近老是会想起以前,还很享受停在回忆里的感觉,你说我,是不是真老了。”

“哎哟,乔小姐放心,我也就比你小一个月,你老,也有我陪你。”

“之前抽了一天回过大宅一趟,看我妈,顺道跟她去了趟墓园。”

“哦?阿姨怎么样?有表姨他们陪着应该还好吧。”

“嗯,她比我想得开,还反过来劝我那些想不通的事不要想了。”

“那不就挺好的么,你也放心了。”

“然后我就在墓园跟我爸聊天。原来真的要到了这个地步,我才能平心静气跟他好好讲话。不过不管怎样,讲过了比没有讲过要好。我想,如果以前我们都知道克制一下自己的倔强,是不是局面就会变得不同。后来觉得,根本没有如果。等到很多年以后我去上帝那里见他,告诉他我过得非常惬意,也就够了。”

“是啊。”

“所以我真的决定学会,不去勉强自己,不要给自己设定一个牢笼,说,乔颜应该是如何,应该做到如何,否则那便不是乔颜。”

“只要觉得开心就好。”

乔颜,只要你觉得开心,怎么过都好。你本来就有资本可以任性地生活,想怎样就怎样。你忘了么?你身后还有我。

“妈妈问到你和清儿,说有空叫你们出来喝茶。她还叫我替她谢你,爸爸刚走那会儿,他的遗产处理,还有生前的那些研究项目成果专利,杂七杂八的事情,若不是你叫罗律师全权负责,以我们两个当时的状况,根本搞不定。”

“哎,不用谢。算了我跟你说没用,改天吃饭的时候我自己跟阿姨说不用谢。”我装作轻松地笑,喝酒。

“溪,不单是我妈妈要谢你,是我要谢你。我知道你帮过我的何止这一些,也许以我们的关系,我在这里越是郑重跟你说谢,越是显得很奇怪。只是想你知道,过去那些事,我并不是没有在意,并不是忘记了,或许只是一时记不起来。”说着,乔颜放下筷子。

“哈哈,说得这么严重啊。那为了报答我,你岂不是要以身相许?”

“好啊。”

我一愣,刚才打了个道雷,她说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

“哈哈哈,你又让我猜不透了,预备好了会被你骂神经。我那么多小情人,你又怎么会屑于伸一脚进来。”

“我不介意。”

“乔小姐你是在整我么……别闹了,再这样下去你不骂我神经,我自己也要变成神经了。”别说神经,简直要胆战心惊了,这是闹的哪样?

乔颜忽然拉住我握杯子的手,凝重地问:“我总对你说那些话,你看上去嘻嘻哈哈,实质很介意对么。”

乔颜的眼神,语气,还有手心肌肤的触感,通通像是可以将屋外的雷电引导进我体内,很有一会儿,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哎没有,没有,知道是开玩笑的,怎么会介意。你看我不也经常被清儿骂是贱人?别想那么多亲爱的。吃饱了么?你休息一会儿再上去洗澡,我来收拾这些。”我抽回了手,迅速地站起身,假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地哼着曲子把空碗摞到一起。乔颜坐在原地,手悬空了一阵就放回腿上,她看着我,看了几秒,然后起身上楼。

直至那时,我的手还是止不住颤抖的,心也是颤抖的。我弄不懂她的意图,她自己又明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或者真的照她所说,她根本没去想,只是试试不顾结果地疯一次,明早起来各归原位?

做得到么?

她做得到么?

我又,做得到么?

趁她洗澡的时候我已经收拾好了客房,主卧向来是留给她的。我坐在床上发呆,心里七上八下翻腾个不停。

是不是,真不该把那些话说出来呢。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


忘记了客厅的笔记本还没有关,我懊恼地拍了拍脑袋,起身,下床。刚刚走到门口,碰见出浴后的她,前额的几缕刘海搭下来,水滴顺着面颊而下,沾湿了白色的衬衣,衬衣下面,就是她光洁的身体,再无他物。

我记得,就是那么两三步的距离,她走上前来在我的唇边轻轻附上一吻,那些茉莉般的清香气息尽数被我收进鼻腔。

“那会儿,坐在单杠上,你问我我的雪糕好不好吃,我没有让你尝尝。”她走到我身后,伸出双手抱在我的小腹上,又说:“以前你想抱我,我没有好好让你抱过。”她把脸贴在我的后颈,湿漉漉的头发带来冰凉的触觉,她接着说:“你喜欢叫我亲爱的,可我从来没有好好回答你,我也从来没有主动喊过你……亲爱的。”

“乔颜……”

“我知道,现在我做的事看上去很荒唐……也许你的怀里刚刚还抱过别人,也许你的唇边刚刚也留过其他的印记。但我说了,我不介意。今晚我不想想那么多,想为什么,想在干什么,想这么做了会怎么样。任性是么,我从没有这么任性过,只当是破例,陪陪我,不过只是想在你怀里待一下,不过只是想知道被你拥着是什么感觉。”她喊我,“溪,我也不希望随随便便打破我们之间原本的生活模式,你对我,就只是对我而已,不妨碍你对其他人如何,更不会妨碍你的心向着谁。”

“那唐静呢……你……要怎么去面对……”

“我不知道。或许不能说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也不能说还和以前一样。这样是不是很不负责任?我变了是么。可能,我确实变得连我自己都不认识。”

“我怕你明早起来会变得更加……”

“乱?难道现在还不够乱?你只是没有看见,我心里有多乱。”

“乔颜……”

“所以我想离你近一些,因为离你近的时候会自觉平稳下来。好像现在,我什么都不想想,贴着你,什么鬼神都进不到我心里来。溪。你是在乎我的,我知道。你在乎我,就由着我,今晚在你身边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听。我很轻松,像这样抱着你,就很轻松……你不是说,只要我开心就好么?”

“是……”

“所以抱着我睡好么,今晚,好么。亲爱的。”

“嗯……”

“放心吧。我还是我,你还是你,明晨来临,依旧如此。”

也许,你在身边就是最好的,又何必分那么清楚,是爱,还是不爱,是哪种爱……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park卜木
park卜木 在 2018/07/29 19:16 发表

胆战心惊的点下下一章。。。。

书包精彩线
书包精彩线 在 2018/04/13 00:59 发表

撒夫夫,怎么能当做没发生过呢?不存在的!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