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无标题

作者:seasky1456
更新时间:2016-09-20 23:41
点击:143
章节字数:28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择(番外)






洛天依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吃完了早饭,看着在身旁忍住不笑快要崩坏的原特警,冒出了十分想要杀人的心思。

也不看看是谁的错还笑,再笑,乐正绫你再给我笑一个!你要是再敢笑我就往你的碗里下毒药,让你笑上个三天三夜不歇脚!


昨晚落枕的歪脖子教授说完把碗一撂,也不管身后人如何的道歉赔礼,都决心今天一天都不再搭理她,除了吃饭的时候。

想罢她点了点扭向右方和身体成六十度角的头,一个没留意,撞到了正前方刚组装好还没来得及安置的书架上。

收拾着碗筷的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没事吧?”绫如此问道。

“当然没事,不过就是脸被撞了一下,还不至于到破相的程度。”洛天依暗自腹诽。

看在她的绫如此关心她的份上,还是原谅她好了……


“天依,你走路的时候可以考虑把头扭到正前方,身子侧着走……这样子就不会撞到前面的东西。”脸上严肃的一本正经,拿着抹布不断颤抖的手却出卖了乐正绫的内心活动。


“乐正绫你笑够了没有!”

这次某人是真的恼羞成怒了。




乐正绫原本应该在昨晚回家,不料却被局里的一干同事绑了票。

“不能有了老婆忘了姐们儿弟兄,来来来收拾完案子一块出去喝一杯。”

一群人一拥而上,双拳难敌众手,于是乎乐正绫就这么被拖走了。

队上还没脱单的大姐头大个子之所以还是单身自然有她们的理由——比如一点,武力值太高谁也打不过,包括乐正绫在内。最后推不了也打不过的阿绫只好陪着大家一起“愉快的”通了宵,第二天早上才赶回自己现在的居住地。


她当然没想到昨晚是七夕!然而她记不得不代表别人不记得,下定决心和科研分手和乐正绫谈恋爱的洛天依就没忘记。

望眼欲穿等着阿绫回来的洛天依还打算和恋人一起到屋顶看星星。心愿并未达成,反而因为在阳台吹了一晚的凉风醒来之后变成了歪脖子树。


虽然一觉醒来就看见自己的恋人在床边含情脉脉的注视自己的感觉不能再让人心跳加速,虽然乐正绫一回家顾不得休息就把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焕然一新,虽然乐正绫道了歉并承诺中午做一顿顶级大餐作为赔礼……

可是嘲笑自己这件事,洛天依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


“天依?还在生气?我不是笑你的脖子,而是觉得你想和我过节而等了我一晚上……这件事,很高兴很自责又觉得你很可爱……发觉自己也有如此少女心的一面忍不住想笑而已,真的不是嘲笑你……”


乐正绫其实是在笑她自己。


红着耳朵的阿绫从身后抱住了即使不想扭过脸也不得不呈六十度侧过脑袋的洛天依。一番耳鬓厮磨对着她说了许多酸话,加上罪魁祸首那个温柔痴缠的亲吻,被吻得天旋地转的某人虽然在意识中疑心自己的恋人是不是出门撞坏脑袋突然开了心窍,却也无法抵抗恋人一轮又一轮温柔的快要挤出水来的攻势,直到在她的手里浑身苏软叫不起劲,终于不得不柔声细语抱怨起自己的委屈,还有她在屋顶吹风时多想念她……一类的……


因为脑袋还在落枕所以抱在一起的姿势格外别扭,不过这也影响不了恋人间你侬我侬的黏腻氛围持续发酵。因为天依的脖子两个人最终还是没有滚到床上,不过有人倒是信誓旦旦的打了保票,之后一定会对恋人有所补偿。


洛天依期待了几天后消了热度,难得木头偶尔能开次窍她就已经无限赞美推理之神科研之神木头之神了,再多的期待只能说有些强人所难。而且对于已经习惯了自己木头一样的恋人的天依而言……太主动的阿绫,对心脏很不好。


所以在某一天傍晚乐正绫把她扒了上衣抱到了那张新买的双人大床上时,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快要蹦了出来。




不要对木头有过高的期待,她只是想给教授做出些补偿。考虑到办公室人士的职业病,乐正绫想到的绝佳补偿措施就是给天依来个肩背部的按摩。也正好调养调养已经好的差不多的歪脖子落枕。

她绝对绝对没有起一点歪心绮念。

床上的人自然知道明白晓得自己的恋人是几斤几两。

开玩笑,她好歹也算是个侦探,这点看人的本领还是有的。

心里明白,身体的反应却诚实的很……洛天依绝望的叹了口气,希望自己这一次不至于太过煎熬。


乐正绫倒在了手掌上少许精油,揉开,抹在了趴在床铺的天依背上。淡淡的姜味混着淡淡的清香,味道还好,也不是很油腻,毕竟是队里的那几位推荐的牌子,应该不会差到哪里。

床上一开始扭扭捏捏不肯就范的人终于老实了不少,任由着乐正绫手下的动作,一开始洛天依被乐正绫整天擒拿格斗的手捏的有些生疼,但到后来,痛感渐渐被舒适感所取代。肌肉在精油的作用下然人觉得热辣辣的,配合绫手上的动作,往日盘踞在肩颈部的酸胀感不翼而飞,甚至让人觉得有些飘飘然。

“我在队里,也算得上,推拿好手了……”

自天依的肩颈部上按压大椎穴,沿肩部用掌根挤推肩颈穴,乐正绫顺着力气四字一顿的夸奖着自己,话音刚落,手下很明显的感觉到天依的肌肉紧绷了一拍。

“怎么了?又弄疼你了?要不要下手轻一点?”

停下手里的动作有些紧张的问,跪坐在天依身侧的阿绫俯下身看向了埋在枕头里的恋人。

“没有,很舒服……”声音闷闷的传了出来。

“阿绫……也给其他人……这么按摩过?”

“当然不是,我们一般也就是穿着体恤揉揉肩膀,听大姐头说这样子效果比较好才说试一试的。感觉怎么样?”

“很好,继续吧。”

洛天依一颗心松快了下来,就连身体也比之前放松了不少。

在恋人的夸奖之下乐正绫更加卖力的开始了手下的动作。


恋人紧致的肌肤在精油的润泽下又是另外一种手感,让人不自禁的联想起激情之时她起着薄汗的腰线,还有那让人炙手的热度。不知道是不是精油的缘故,乐正绫觉得自己的手掌下火热滚烫。双手紧贴着恋人的肌肤游走揉捏,自上而下的抚摸轻按,时而在穴位上重重点压……随着自己的动作,趴在枕头上的人似乎发出了……只有在那个时候才会发出的呻吟声?


有那么一瞬乐正绫停了下来,因为她的初衷并不在此。

可下一秒洛天依从枕头里抬起头半是埋怨半是娇嗔的问她为什么要停下来时,阿绫脑子里名为理智的弦就烧断了。


烧到一半还有保有一丝理性的人匆匆忙忙去洗了个手,再回来时,已经迫不及待的和自己的爱人坦诚相见。而在撩拨之下彻底熬不住的某人,也任由对方剥光了自己所剩无几的蔽体之物,匆匆的投向了她的怀抱。


干柴就着油,烧出来的何止是烈火。

焦急不耐的吻肆意在身上游走,留下了火花朵朵。绫俯下头亲吻着天依的喉咙,用舌尖舔噬轻点,直到对方忍不住将悦耳动人的呻吟呼喊出声。山顶的果实无人问津就已然成熟,骄傲的挺立在山峰,让人忍不住停下来采撷欣赏。

唇舌的抚慰对于她而言是最好的奖赏,不用得到主人的首肯,因为在被吮吻的那一刻,心潮澎拜的又何止乐正绫一个人。


“啊……阿绫……不要……!”

“但是……天依明明很喜欢的……”


肩膀架起了对方的双腿,乐正绫不顾主人的阻拦埋首在了溪水流淌的峡谷间,氤氲的热气欢迎着来访的旅客,而饥渴的行人,早已迫不及待的畅饮在林间。

舌尖在洞口挑逗抽插,乐正绫的指尖也在拨弄着花丛间那颗硬挺的小核。天依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在最为高亢的那一声来临之时,她无法自控的夹紧了埋首在腿间的绫的头,几次轻颤之后,终于无力的瘫软了下来。


然而这只是个开始。


待恋人平缓了呼吸,绫和天依面对面拥紧了彼此,绫扳过天依的一条腿挂在自己身侧,而后在拥吻中,抚着对方的大腿肌肤一路向上,探入了那个湿润幽深的花径之中。


盈满的充实感让天依停下了亲吻满足的长叹一声,随之绫手上如同疾风骤雨般的动作让她的理智在风雨中变得残碎不堪,在意乱情迷中她呼喊着乐正绫的名字,而后者无论是身还是心,此时此刻都与她紧紧相系,无法分离。


在到达顶点的那一刻,洛天依的意识被一片白光所取代,白光退去,视野渐渐清晰,乐正绫的面容出现在她的眼底和心里。

有些闷骚有些迟钝,使坏时的手段却不少,不可否认的是,技术也很好……

“我按摩的技术怎么样,还满意吗?”

难得的调笑浮现在总是一本正经的人的脸上,说不定是暴露了本性?


“很好,很舒服……”

洛天依用薄毯蒙住了脑袋,决定装鸵鸟。




然而,激烈的运动之后,由于过于疲劳,没有盖好脖颈的天依又落了枕。

所以等到乐正绫下一次给洛天依按摩,又是猴年马月时候的事了。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