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无标题

作者:seasky1456
更新时间:2016-09-20 23:51
点击:229
章节字数:20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世





短篇,一篇完




天刚蒙蒙亮。


拼接在树叶间的几块不规则形状的天空呈现出略显压抑的灰蓝色。布谷鸟的叫声在空荡的林间回响,愈发让人觉得清冷寂静。毕竟往日的气氛担当——那些声嘶力竭直到深秋时节才会消失的蝉,此时此刻还没来得及上岗。


清凉晦暗的黎明时分,大部分人都正睡得舒适惬意的时辰,有一个人突然从睡梦中睁开了眼睛。


没有做噩梦,天依也很规矩的蜷缩在怀里没有乱动,所以不是外力的影响,只能说是由于刚刚从国外回来时差还没有倒过来缘故吧。


真不是该清醒的时候呢。乐正绫如是想。




前半夜热的人睡不着觉,后半夜气温下降又会让人觉得微凉。安抚好八爪鱼一般攀在自己身上取暖的天依,乐正绫伸手扯过被踢到一边的毛毯,抖开盖在了她身上。被天依当做暖手袋或是抱枕这种事她自然乐意之至,但再这么埋下去只怕是会憋坏的,各种意义上来讲。


灰毛的小豹子不满的蹙起眉头伸爪挠了过来,被迫与暖乎乎软绵绵的抱枕分开这件事即使某人尚在梦境都要表达自己的不满。听见了身边不安分的窸窣响动,乐正绫只好无奈的转过身,打消了起床晨练的念头,任由天依循着热源依偎到自己的怀里。


拨开了盖住她侧脸的一缕发丝,乐正绫凝视着恋人的睡颜。因为不满而耸起的眉毛逐渐舒缓开来,那双碧绿的眸子此时还藏在眼帘之后,不知道正观看着怎样的梦境,睫毛纤长,鼻梁高挺,双唇诱人,让人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昨晚那些香艳的场景,她喘息着低声道出的告白,还有那些压抑不住的轻吟,是多么的让人难以自持。




深呼吸冷静了一下有些发热的大脑,乐正绫凑近了熟睡中恋人的面庞落下了轻轻的一吻。


清晨不适宜剧烈运动,安安静静的闭上眼睛好好补眠才是,否则又会被天依念叨……




窗外的布谷鸟还在凄凉的鸣叫,四声一度,布谷布谷。


曾听天依讲过,她小时候很害怕这种鸟的叫声,每次听到总会觉得背脊发凉,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


“你也很害怕春天里的猫叫……”


“那个跟鬼叫一样谁不害怕啊,不过有阿绫在我就不怎么害怕了……”


“那万一我不在了呢?”


侧躺在她身旁的人捂上了她的嘴又掐紧了她的脸,不是玩笑似的打打闹闹,捏住乐正绫脸颊的手用上了十成十的力道,天依认真起来的手劲可一点都不小。


“不许说这么不吉利的话!该打!”




不信鬼神不讲迷信的新时代青年在成家之后偶尔也会碎碎念些禁忌避讳之类。那一日乐正绫上街买菜没有带手机,回家后得到了天依的一通数落,后来才知道两人摆在床边柜子上的大猫不知什么原因砸到地上摔了个粉碎,洛天依担心阿绫在路上出了什么危险,打过去手机却一直无人接听,急得险些哭出来。


碎碎平安、用旧的物品会替主人受灾替难……某人渐渐也学会说些歪理邪说,只为了让她放心,相信她一路平安。


偶尔嘴欠说几句故意惹她冒气,也不过是想要看着她担心挂念自己的样子,脸上很疼,却甜在心里。


“我不会不在的,说说而已,瞧你认真的样子……”


安慰的话语讲的信誓旦旦,然而那之后没几天,就传来乐正绫被派往国外进修的消息。




人到底是会不在的,多数是暂时,一次是永远。




两地分居的日子里,身在异国的人偶尔会挂念起春天的猫叫和夏天的杜鹃,还有那个因为害怕而睡不着的人。


“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可能还害怕那些,阿绫你还是多注意一下自己吧,如今世界上除了自己家哪里都不算太平……”


“我今天洗碗的时候打碎了一个盘子……”


“手有没有伤到?洗碗的时候戴上手套,不然感染就糟了!”


“……你今天没出什么事吧?”


天依的话音刚落,那边的乐正绫没头没脑的冒出来一句。


懊恼自己怎么说出了心里话,明明天依的声音不像是出了事的样子,可乐正绫究竟忍不住问了对方。沉默到最后手机那端传来了笑声,“没出事,什么事都没有,我今天一天都很好……想不到阿绫你也会担心这样的问题。”


“被你带的……”


瘪着嘴看了一眼桌子上还没来得及扔掉的瓷盘碎片,上面依稀可见一只雪白的兔子。


“虽说还是家里安全,你也要小心,有什么事别都自己担着……”


乐正绫知道语言是多么的苍白无力,但如果不说出来,这份心意又该放置在何处?


让你了解,才能让你安心。




不善表达的人学会了倾述,时常倾诉的人学会了隐忍。


并不是没有发生什么,也并不是不再会害怕夜晚那些如同魑魅魍魉的鬼哭狼嚎,只是怕她担心所以不说。她知道她是执着于行动的人,如果她说,她会自责,然而这一切并不是她的错。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路上总要有不得不一个人面对的时刻。




啼血杜鹃的哀鸣渐渐远去,也许只是意识渐渐模糊带来的幻觉。


终于结束进修的乐正绫风雨兼程的赶回恋人的身旁,在第二日的黎明不明原因的醒来,又在繁杂错乱的思绪中晕晕沉沉的睡了过去。




太过于美好的不是现实,其实只是一场大梦也说不定。


梦里的她回到了日思夜想的人的身边,实际上一觉睡醒,依旧身处陌生于陌生的城市,凝视着渐渐熟悉起来的陌生的天花板。




阳光灿烂,蝉鸣聒噪,孤身一人。


凄凉的鸟鸣,阴冷的树影,灰蓝的天空,温热的怀抱……真的都只是梦境而已。


既然是梦,不如再睡一会吧。




但愿你能够出现在我的梦里。








“醒了就起来吃饭,别忘了今天的行程安排,下午可要出门去报个平安。”


做好早饭的人一脸不耐的瞅着她,洛天依望着朦胧着睡眼有些丢魂的乐正绫,又把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


“怎么和丢了魂一样,还没有睡醒?”


举着勺子的人走了过来,用勺子把敲了敲乐正绫的脑袋。


“说句话,和睡傻了似的,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满脑子都是你,我喜欢你天依,过来亲一个好不好?”


不管梦也好现实也罢,这只是此时乐正绫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真是败给你了……”


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洛天依走到床边,将耳边垂下的一缕头发顺到耳后,俯下身,闭上双眼。




这一世不贪多,唯求一人一心。




“早上好,阿绫。”




“早上好,天依。”




好在今生遇见了你。






(END)



一世,二人,三千,四季,五味,六道,七苦,八方……那天突然想到的一个系列的随笔小故事,做个记号。想写就写写看

(啊,三千,吐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