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无标题

作者:seasky1456
更新时间:2016-09-20 23:35
点击:145
章节字数:73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2.




一个素烧茄子,一盘宫保鸡丁,还有中午没有吃完的青椒炒肉片,最后是一盆洛天依最喜欢的丸子汤。米饭吃完了所以新蒸了一锅,应该可以吃到明天中午。


洛天依摆放好碗筷等着阿绫端锅上桌,没有等锅放平稳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拿汤勺盛起了满满一碗,在乐正绫阻止的话还没出口前,喝到了嘴里,烫到了自己。


“早就和你说过刚端下来很烫的,你就是不听,这都第几次了?”


“可是汤很好喝我就是忍不住……谁叫阿绫你把丸子汤做的这么好吃。”


“那我只好把丸子汤做的难吃一点,好让你学会细嚼慢咽慢慢吃饭。”


乐正绫举着筷子,一字一句的对洛天依说。


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这样讲了。


不变的却是汤的滋味,而且还有变得更加好喝的趋势。




“我知道了嘛。”


放慢了速度舀起一勺汤吹凉放进了嘴里,鲜美的汤配上爽滑可口的丸子,洛天依抿着嘴吃的开心不已。


喝完一勺汤的她突然又慌乱的站起身,跑到还在端菜的乐正绫身边,打开电饭煲拿起木勺往两人的碗中盛起了刚刚蒸好的米饭。


“阿绫,这么多饭你够不够?”


说罢举着高出碗平面五公分左右的白饭朝乐正绫示意。


“可以,今天有点饿,应该吃得完。”


每每见到这个柔弱的女子比自己还能吃,乐正绫就有种非要争个高下的心思冒出来。也因此被某教授带的饭量越来越大,害怕体重增加的特警同志还特意加大了平日的运动量。




但是后来无论如何都比不过,乐正绫也就放弃了。


涨上去的饭量却没有减下来。




端着两人的主食回到餐桌,两人在小小的餐桌上安定下来开始吃饭。




“吃饭就要有吃饭的地方,吃饭的气氛,总是随随便便的凑合一顿,既是对自己身体的不负责,也是对食物的不尊重!”


煞有介事的发表了以上讲话,乐正绫自此以后就包办了洛天依的伙食。小餐桌是在乐正绫的逼迫下洛天依从屋子的角落里翻出来的,已经买了不知道有多长时间。




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吃饭哪里还要有什么讲究,吃饭不过是生理需求,不吃就没力气工作,没有ATP支援脑细胞读书读文献,而且一个人的话,面对着一张大餐桌,只会更觉得孤单和寂寞。


所以那张桌子没被用了几次,就被试验台取代了它的工作岗位。




但和那时不同,现在是两个人了。




洛天依扒拉了两口饭偷偷抬起头瞄了一眼就连吃饭也是一本正经的乐正绫,发现阿绫就连吃饭也是如此的帅气可爱。


“干嘛偷看我,我脸上又没有食物,好好吃你的饭!”


“遵命!”


虽然隔壁的仪器还在打谱记录,虽然每天的时间依旧忙得让人觉得不够用,可是洛天依却不愿意再从吃饭这件事上挤出时间用来工作。




说白了,因为现在,吃饭这件事,不只是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更是一种乐趣和享受。




况且阿绫做的饭总是那么的好吃。


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吃腻烦。




“我啊,曾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大侦探,像福尔摩斯那样的哦。”


工作完毕懒在床上的洛天依举着漫画,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朝乐正绫说道。


公寓里的另一位住客刚做完俯卧撑正在洗澡,按常理来讲是听不到洛天依在卧室里发出的声音。不过谁叫乐正绫的听力好的出奇。


“小时候我特别喜欢这部漫画里面的滚筒洗衣机……但是后来就不喜欢了,改叫他骗子洗衣机还差不多。而且相比这个大团圆的结局,还是网上流传的另一个结局更震撼人心。阿绫?你洗好没有?你要再不出来我可要进去了?”




浴室里传来了什么东西被踢翻的声音。




“有什么好害羞的嘛……”


合上漫画放到桌角的小书架上,洛天依抱着膝盖小声嘟囔道。上次她洗澡时被乐正绫无意中撞见,她还没顾得上尖叫反而是乐正绫火燎了一般跑了出去。


有点让人伤心。她的身材有那么糟糕?


头发还在滴水的人从浴室急急忙忙跑了出来,看到屋里的人还在窝在床边生闷气,才终于放下了心。


洛天依抬起眼皮端详了片刻特警小姐露在睡衣外面的大腿胳膊肉,对比之下自己的果然是……不过这也没有办法。




“我洗完了,你可以进去了。”


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到冰箱跟前,把毛巾一甩搭到了自己的肩膀上,乐正绫打开冰箱拿出了一罐啤酒,拉开拉环仰头灌下了一口,十分心满意足的吹了声口哨。




觉得那玩意比马尿还难喝洛天依翻了个白眼,起身去洗澡。




从浴室出来,洛天依很是讶异的发现总是一本正经的乐正绫正直挺挺的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本……和她的形象十分违和的漫画,是自己刚刚放在书架上的那本最终卷。


专心致志的就连洛天依走出浴室都没有听见。


熊孩子心突然泛滥,大教授蹑手蹑脚的走到了现任特警的身后。拜以“整理整顿”为座右铭的军官世家二小姐所赐,屋子里堆成山的文件资料分门别类渐渐归置整齐,地板上也终于有了下脚的地方。


小心翼翼绕到乐正绫身后的人才没有被发现。


“阿绫!”


洛天依从身后拦腰抱住了坐的笔直的乐正绫,下一秒就被擒拿术一个反手摁到了床上。绫本能的把袭击自己的犯人压在了身下,再看清小贼是谁之后,才放开了锁在自己怀里的对方的手。


“是我,阿绫,你下手真的好重,我只是开玩笑而已,你看看都红了!”


明明自己有错在先的天依反咬一口,恶人先告状。


“抱歉,因为正看到了关键的时候……黑衣组织抓了兰,双方正在对峙,结果你突然抱了上来,吓我一大跳。”


“你也喜欢看这个?”


洛天依指了指经过了刚才的一番折腾此时正可怜兮兮趴在地上的漫画书,狐疑的问道。




“之前很喜欢……”


像是回忆起了小时候难为情的黑历史,乐正绫挠着头小声说道。




“毕竟我和你一样,曾经也想成为一名侦探。”












……两人认识以来,终于有了第一次彻夜长谈。






3.






乐正绫揉了揉眼睛,努力的驱赶着浑身的倦意,才挣扎着从舒适的被窝里爬了出来。


最近有些懈怠,不管是作息还是锻炼,都大不如前。


“实在是不应该……”


向自己提出了严重警告,乐正绫决定在天依起床先前先下楼来个一千作为晨练,顺便带一些豆浆上来做早点。


把赖在自己怀里的女孩安顿好,哄了几句半睡半醒还在冒着起床气的大小鬼,乐正绫穿戴整齐后准备出发。


临行前她看了一眼靠在墙边摆放的整整齐齐的书籍资料,想起了昨晚和教授一起设计的书柜样式……


“回来的时候如果有时间,也去装修店咨询一下好了。”


不禁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前阵子发现彼此间有着近乎相同的童年志愿,却在外界的影响下一个成了特警一个成了研究员,这也导致在推理这个层面上两人有了共同的讨论话题,却也免不了的出现分歧和争议。




讨论中经常出现两人谁都说服不了谁的议点。




比如,论“特伦特最后一案”在推理小说中的地位;或者是在福尔摩斯探案集中柯南道尔对于大侦探前后描写不一致的地方到底有几处……


“就连柯南道尔也不得不承认,福尔摩斯在坠落悬崖的时候也许没有死掉,但是他也不再是过去的那个他了。你还和我较什么真。”


“证据啊,推理讲究的是证据,没证据你跟我说个毛线!”




大半夜里两个疯子时常睡到一半突然翻身起床翻书查资料找论据。


为了制止这种近乎疯子一般影响睡眠且不利于身心健康的行为,已经有了黑眼圈的教授把吊床上的特警扭着耳朵拽到了单人床上。


美名其曰相互监督,晚上谁也不许下床偷跑,更不能互相影响睡眠。




解决方案一经实施收效不错,虽然天依总是抱怨特警同志身上的肉好硬,手感一点都比不上自家陪睡的抱抱熊柔软好捏(那只熊现在在睡吊床),却也总能在绫万般无奈的眼神里呼呼大睡到流下口水。久而久之,就连绫也不得不举双手赞成洛天依的观点——




柔软可捏的女孩子抱起来的确是很舒服。


只是这句话她并不想当着当事人的面讲。








乐正绫在和装修店的老板谈好了材料的尺寸和价格后回了公寓。


一路上她越想越奇怪,明明自己的宿舍简朴的和毛胚房一般,怎么到了给天依装修公寓时就变得这么上心,作为自己执行任务的对象,是不是有些过界?




就算有一天她的任务结束了,有什么东西也无法结束,而且不比她养在大队上的那只缉毒犬,她大概会想把现在还懒在床上的那只高智低能的猫咪绑在身边直到永远。




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公寓,轻车熟路的如同回自家一样。


乐正绫心有戚戚的叹了口气,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然后就发现了一位并不认识的中年妇人坐在客厅终于挖出来的沙发上,一双精明的眼睛在眼镜之后颇有兴趣的打量她。


“请问您是?”


乐正绫下意识的摆出了防御姿势,她斜眼看了一眼卧室,还保持着她离开时的样子。




“不要担心,我是天依的导师,也可以算是她的抚养人……”


年近六十依然精神矍铄的老人缓缓开口。


“在国外好久没回来,所以过来看看这孩子过的好不好。”




洛天依的双亲早在一场人为的空难中离开人世,留下了刚刚蹒跚学步的女儿,加上两人生前并没有关系亲密的亲属在世,洛天依本来注定要在孤儿院中度过童年。


和她父母同属一家研究院的同事收养了天依,可以说,天依就是在研究院中渐渐长大成人。




“也怪我们,觉得孩子挺乖就没有多上心,后来发现她拥有异于常人的智商之后更是一门心思的把她带进了科研的世界里,还觉得算是完成了她亲生父母的心愿。可我们从来也没问过她是否真的愿意……”


“那孩子也光顾着研究,对自己的个人生活完全不上心,虽然智商很高,心智上更像一个孩子……”


乐正绫同意的点点头。




老人看了一眼乐正绫手里热气腾腾的食物,又扫视了一圈比起几年前整洁了不知多少倍的公寓,书桌上的电子相册是研究室的同事送给年仅十四就考上大学的天依的礼物,那孩子一直宝贝似的格外爱护。


她父母的照片、研究室里研究员的照片、天依小时候还有毕业时的合照……老教授在沙发上看着照片一张张的自动翻过,过去的岁月如同回放一般展现在她的眼前。终于,过去追赶上了现在,而照片里的景象,也逐渐的被眼前这个有些紧张僵硬的小姑娘所替代。




“我这次回来,另一方面,是打算要带她出国,已经和你的上级打好了招呼……国外有一个合作项目正需要她的力量,而且在国外,她才不会受到国内那些犯罪分子的威胁……”




老实说她并不知道她如今的做法是否正确。


但这也是为了天依的未来着想。




“前段时间,麻烦你照顾那孩子了。照顾那孩子想必你也很辛苦吧……”


老教授站起身向乐正绫鞠了一躬。


“那孩子在和我的通讯中经常会提到你,她应该是很喜欢你……”




“真的,很感谢你。”




“您不必这样讲,照顾她是我的任务,是我应该做的……天依她,不,洛教授她才是,也在很多事情上给了我关照,我才要感谢她。”


手无法抑制的颤抖着,乐正绫把手中的袋子放到了桌上。




“你能这么想就再好不过了,时间不早,我还有事要忙,你们也还没有吃饭吧,就不打扰了。”


“您可以和我们一起……”




起身的老人制止了乐正绫的发言。


“只怕有人会和我发脾气吧。”


说完后她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


“你们慢慢吃……”




毕竟……能在一起的时间不会很多了。




玄关的门砰的一声被关闭,房里重归一片寂静。








乐正绫坐在板凳上面对着流到地板上的豆浆默默发楞。天依的离开意味着她任务的结束,这就代表她可以回到舒适的宿舍里,每天晨练晚练连带训练她的缉毒犬,还有执行上级派发下来的外围警戒任务。


继续之前熟悉却又忙碌的生活,应该是好事才是。


但乐正绫的心里却像是沉了一颗千斤重的铅疙瘩,压得让她有些窒息。




有人踢踏着拖鞋走了过来,扶正了歪倒的豆浆袋,拿抹布擦干净了地板和桌面上的残留液体。


“你都听到了吧……”绫双手紧握垂下了头,“我知道我回来的那时候你就已经醒了。”


乐正绫对背过身还在折腾桌子上的豆浆的天依如此说道。


“这样一来我的任务也就……结束了,去了国外也要好好地照顾自己,别和之前那样,一个人晕倒在工作台上。”




想起了昨晚两人还商量着给一地的书本做一个书柜,天依设计的图纸如今还好端端的放在自己的衣兜里,乐正绫心底不禁泛起一阵苦涩。


“认识你我由衷地感到高兴,那个……?”




“自说自话的阿绫最讨厌了!”


突然起身,洛天依用力的将手中捏的不成形的抹布丢到了地上。


她扭回头瞪着一脸状况外的乐正绫,后者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晶莹。


洛天依怒气冲冲的向某个不愿承认自己心意的笨蛋迈出了第一步,却因为过于的气势汹汹,一脚踩在了浸满了豆浆的抹布上,眼看就要和地板来一个王见王。




预料中的痛感没有传来,她摔在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中,有人的行动比她自己想象的还要迅速。




“有没有哪里伤……!”


不给特警小姐把话说完的机会,洛天依抓过对方的衣领,贴紧了对方的唇。


先是单方面的轻吻吸吮,而后变成了双方唇舌间的你来我往的交叠缠绵。


两人喘息着红着脸分开了这个过于热烈的初吻。




“笨蛋阿绫,我不想离开你!我喜欢你啊!!!”






乐正绫一生都不会忘记,那天洛天依对她的表白。






4.








脚踩在炙热的沙土路上,竭尽全力的跑向不知去往何处的远方。并不是为了接近重要的目标,而是在逃避着现实吧。


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漂浮在了头顶,鸟瞰起空旷的跑道和呼哧呼哧喘息的自己,乐正绫才终于停下了快要僵硬的双腿。然后就感觉到朦胧的意识清醒了过来,视野突然变小,仿佛灵魂有了重量一般急速下降,回归到自己的身体之内。




在圆形的赛道上兜兜转转,都逃离不了最初的原点,就算跑到精疲力竭晕倒在地,外界那些既定的现况也依旧无法改变。


这一点乐正绫当然知道。




就算是知道,她也没有办法停止奔跑,或许晕过去不再想起会好一些,可惜的是,一直以来锻炼的相当不错的身体无论怎么折腾都不会倒下,反而在耗尽过剩的体力后,心底最真实的想法浮现在了意识表面。




今天是天依和她的导师离开的日子。


她却不敢去机场为她送行。


因为她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答案。






综合权衡利弊得失,洛天依出国是解决一切问题的上全之策。


不管是从洛教授自身的发展还是安全考虑,还是从身为一名特警却干着保姆一样的工作的乐正绫的角度出发。这都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没有相遇,对于两人来说这样的未来再正常不过,一个在研究的方向上探寻着事件的真相,另一个在现实的琐碎中抽丝剥茧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可现实就是,不仅是相遇了。


乐正绫没有接受洛天依的告白,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思考过自己的心意。和对方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她知道,如果接受了对方的感情,那个人绝对不会选择离开。




和警方密切合作过的研究人员一个接一个的被威胁被恐吓甚至遭受到人身伤害。在乐正绫回警队的那段时间里,越发猖獗的犯人已经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袭击被害人。


警方内部消息的泄露,几个贩毒团伙间的狼狈为奸,甚至——乐正绫的长兄乐正龙牙很是隐讳的告诉她,军方在这一系列的犯罪活动中也有牵连。




“为了利益和为了信仰……假如两种情况搅合到一起,你就无法用常理来预测那些人会做出什么样的犯罪行径。”


“在他们还没注意之前让她离开,不只是为了她,也是家里为了你好啊!”




外部的平静祥和只是表象,阳光之下的阴影中全部书写着罪恶。即使你找到了真相,有时却只能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懊悔不已。




真相并不等同于正义。




“等到事件尘埃落定,犯罪分子被绳之以法,再去国外找她也不迟。”


乐正绫做出了如此的决定,却在听到天依被劫持为人质的消息后几乎丧失了理智。


最不愿发生什么就发生了什么,她以为替她决定好了最好的答案,结果还是难逃一劫吗!




乐正绫没有想到的是,洛天依是自己主动从人群中站出来面对着劫匪,让他放了老教授和其他旅客,由自己代替他们成为人质。


她知道对于犯人而言,她有那个价值。




劫持者的本意是借由绑架旅客要挟警方释放前些日子被捕入狱的成员首脑,好巧不巧名单上的科学家也在被绑架的人中,正好还是头领被抓的那次,提供警外援助的帮凶。




人质的数量太多只会添乱。量不在多而在于精,如果真如所愿释放了首领,而后可以驾驶飞机逃到边境的无人管辖区,这个人质无论死活都有不小的利用价值。死了可以制造非议和纷争,活着还可以作为交易筹码同这边周旋。




这样一本万利的买卖不干白不干。




* * * * *




“狙击手已就位,但是原出身为军人的犯人很狡猾,估计只有五成的把握……而且他还威胁再不有所行动他就要先杀一名人质。”


“不是说劫匪只留着天依一个人吗!”


“那是对外宣称,虽然在洛教授挺身而出之后的确释放了几名人质,但是劫匪的同伙还扣押着几个人,在没达到他们的要求之前,一个小时枪杀一个。”


不出意料的又被分派到了外围警戒任务,在了解了现场情况后,乐正绫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


虽然执行命令是自己的职责,但总在他人的羽翼下被庇护怎么成长。就连那个长不大的天依都敢面对的劫匪提出来以命换命……




“不对,天依她一定是在等我,等着我去救她!”




总有一些事情是自己能做的,可以做的,而不是在这里当一个旁观者。


“原为军人……把详细情况告诉我,快!”




那个人原来和自己的哥哥分到了一支部队,却因为处处比不上龙牙而心生怨恨,以至于在军队比试时在设备上做了手脚,害的龙牙险些丢了性命。


事情败露被开除军籍移交军事法庭,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


“好久不见,力哥。用我换剩下的那几名人质,你也不亏啊。”


“是不亏,一个小时在你身上开一个窟窿,我倒想亲眼看看你哥那痛苦的表情,哈哈哈!”




作为人质的乐正绫双手抱头被踹到了一旁,趁着劫匪没有注意过来的刹那,她终于和天依有了近几天来的第一次眼神交流,只不过没想到是在这种境况下。




“即使牺牲我,也会让你活下去的……”


乐正绫的内心早已做出了选择。




* * * * *




“不过你那时的眼神很奇怪,为什么我会感觉你是在骂我?”


病床上的乐正绫困惑不解的向洛天依寻求答案,“我觉得在那种情况下你一定在等我去救你,为什么?”


“我是觉得你会像英雄一样把我救下来,却万万没有想到你也成了人质,还是被虐的那种!”


捏了捏乐正绫的耳朵,洛天依把削好的苹果塞到了自己嘴里。


“唉,居然不是给我吃的!”阿绫一脸哀怨。


“想吃自己来拿……”


含糊着说完,洛天依俯下了身……




* * * * *




乐正绫几乎快要疼晕了过去。




罪犯毕竟是罪犯,既然一个小时不能杀一个人,在她身子上开一个窟窿的诺言还是会兑现。


第一下,是右肩。


弥散的硝烟味还未退去,她听见有人呼喊着她的名字,那是她最爱的人的呼喊声,所以她不能晕倒,她要保持清醒,等着翻盘的机会到来。


“阿绫!”


洛天依知道这个情况下她不应该叫出乐正绫的名字,可是出于身体的本能,她没能忍住。


“哎呀?原来你们认识啊,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你说如果我对她也做点什么,乐正龙牙的妹妹会不会更加的痛苦呢?”




“奉劝你不要,否则上飞机的时候拖着一个伤者会十分不便。”


另一名劫匪做出了非常理性的判断。


乐正绫松了口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乐正绫听到了狙击手已然就位的提示。她开口挑衅起警戒性颇高的歹徒,直到其中一人失去理智,把枪口对准了她的右手。


就是这一刻。


“现在!动手!”


乐正绫向右方空旷的候机厅大喊,两名歹徒也反射性的向右方举起了枪。


两声枪响同时响起。胜负在此一刻。




乐正绫扑向身旁的一名歹徒,用左臂夺下武器。与此同时,身处左方高台的狙击手,一枪击毙了另一名歹徒。


“束手就擒吧……”


乐正绫早已因为失血过多而处于失去意识的边缘,此时更是频临透支。


“你想得美!”


负隅顽抗的歹徒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另一把枪……




* * * * *




“感谢她吧,最后是天依救了你,不然还不知道你要再多添几个窟窿。”


从昏睡中醒来,乐正绫眨了眨眼,没有能完全理解当前的情况。


“她没事吧!我是说天依!那个……洛教授!”


“当然没事,只是还有点心有余悸,毕竟嘛,第一次开枪打人,谁都要有个适应过程。”


“天依救了我?”


“是啊,她趁你俩对峙的时候捡起了死者的手枪,然后在你被击中倒下的那一刻射中了对手,比我方的狙击手还要迅速,真是败给她了……”


乐正龙牙抓了抓头,一脸不服气。


乐正绫听他说完,一脸释然的笑了出来。


“哥,对了,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乐正绫举起手向龙牙示意到。”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几天没见,却好像隔了几个世纪一般的漫长。


或者说险些天人永隔。


乐正绫抬头看向来者,不知该如何开口,却在转眼间就被纳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既然是我喜欢的人,就别那么轻易地死掉,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在和喜欢的人告白前,我怎么可能会死掉,我喜欢的人也不会让我死的,不是吗?”




乐正绫一本正经的清了清嗓子,目光灼灼的直视天依的双瞳。




“收回那时的话,我,乐正绫,喜欢洛天依。”










(END)








后记




洛天依最终选择了留在国内。


乐正绫伤好之后搬回了天依的公寓开始了同居生活,而且因为右手的伤势,决定暂时离开特警的岗位,从新开始。


一方面阿绫开始利用自己的调查网络收集相关的犯罪证据,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洛天依的安全,毕竟她的名字如今作为英雄的形象已被外界所熟知,成为了犯罪集团的重点目标。




洛天依的研究还在继续,作为她的恋人,乐正绫也在恶补相关的知识,以期待能对天依有所帮助。两人和龙牙的交流日益频繁,作为最大的消息渠道,乐正龙牙功不可没。




警方的内鬼最先落网。


次年,边境发生军事政变,因为防范及时未能成功。军方的内鬼被揪出,同时牵涉出中央某高官里通外国妄图颠覆国家政权的阴谋。


系列案件相继告破,某地方官员自上而下遭遇大清洗。












第三年,在双方亲友的祝福下,两人举行了婚礼。





(继续烂尾)

本作的背景特别有病,展开讲又要讲不完于是匆匆收了尾,择这一篇,主要是想重点突出几个选择(没有写出来,残废了……)

后面有一个有病的番外(X)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