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无标题

作者:上天台打金砖
更新时间:2016-05-22 00:49
点击:115
章节字数:193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上天台打金砖 于 2016-5-22 00:57 编辑


不小心写多了没踩上点……

嗯绘希篇完结了,大概后面还会有奇怪的番外什么的……敬请期待或者不要期待【





α(Polaris)


那时,在我的印象里,是所有的恋人们重逢的季节。——史铁生 《务虚笔记》



接到电话的时候绘里才意识到自己在医院躺了多久。自己的这位邻居还真在这里陪了自己到次日清晨。她盯着屏幕上有些吓人的时间,有些愧疚。

来电显示是妮可,绘里接起电话那头连招呼都不打了,劈头盖脸就说“绚濑绘里你现在赶紧给我拿了护照什么的到羽田机场来,两个小时之内要到,不然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让你见到希一眼”,然后也不给绘里回答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背景音里有轰鸣的马达声,恐怕属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西木野家那台平日很少拿出来开的敞篷跑车。

从床上爬起来的动作简直跟挣扎没两样,整个人抖抖索索的差点被被子给捆住。南条在旁边看得差点把手里的台本扔出去,赶紧过去搭把手让绘里好好地站到地上。刚一站稳绘里就去够她那件大衣——衣兜里头可是装着她用以出国的所有证件。再三确认无误之后,她就准备出发了。看了看旁边站着的南条,她有些歉意地点了点头。

“抱歉了,这次的医疗费用我回来再给你——”

“记得补一瓶蛋黄酱。快去吧你。”


出租车刚在机场门口停下,正好就遇见了旁边拉风的跑车。绘里付过车费下车的时候差点迎面撞上妮可。

“怎么回事?是不是跟希有关?”

妮可只是在大早上机场的寒风里拉了拉外套,一转身就往机场里走:“边走边说吧,机票可是不等人的。”

绘里快步跟上,旁边真姬开始跟她说明情况。

“不久之前我们接到了海未的电话,说是希在俄罗斯的车臣地区遇上了小规模的恐怖袭击,这个你知道吗?”

“下午的时候我接到消息了,但是海未不让我随意行动,说是已经拜托了上司动用人脉去查,等查到结果再说。”

“下午就知道了啊……我还以为她会瞒着你呢。好了这个按下不表,我们接到的电话里,海未的意思就是已经查到了。根据她不能细说来源的情报,现在希之所以会被认定是行踪不明,是因为爆炸发生后没多久,她就被正好路过的MSF的医务人员发现,然后救走了,正好避开他们官方进行现场调查的人员。希目前正在MSF在车臣地区的医院中住院,似乎是没有生命危险。海未手头还有个案子,不能够马上出国,并且出于各种原因她不想马上通知希的父亲,所以才托了我和妮可ちゃん一起去看看情况。以及本来我是不打算通知你的,但是妮可ちゃん一定要你来。”

“不打算通知我?”

“希连膝盖被子弹打中的事情都瞒着你,你以为她会想让你知道她差点死于爆炸?”

绘里一时语塞,转了个话题:“等一下,就算机票能现买没问题,但是我有长期往返俄罗斯的签证也就罢了,你和妮可怎么办,这么短时间签证能办下来吗?”

“所以说大概也是上天眷顾吧……”真姬摇了摇头,“妮可ちゃん因为之前因为电影的取景需要在莫斯科和东京往返,所以拿到了俄罗斯的长期签证,还差一个星期过期。我的话,教授打算带我去参加两天后在圣彼得堡的一个脑外科学术会议,上周我就递交了短期签证的申请,两天前正好拿到手。这次情况紧急,直接用了这个签证入境,在那边等到会议开始好了。具体的情况我再跟教授商议解决。”

“这次还真是麻烦你们了……”

“瞎说什么呢。”走在前面的妮可头也不回,“先说好了,我会叫你来只是因为我判断这是对希最好的选择,跟怜悯或者同情甚至是饶恕那些你曾经犯过的错误一点关系都没有。”

——因为归根结底,我并没有那样的一个资格。

绚濑绘里,直到现在你还没有发现吗?

你和东条希之间,从来系着那样一根他人无法触碰的线。能够给予你无条件宽恕的是东条希,反过来也是一样的。

或许真的是冥冥之中有什么神在指引,不仅是三个人碰巧都有前往俄罗斯的签证这一点,而且本来在机场非常难买到的当日票,竟然正好能遇上旅行团更改行程退票留出的空位。直到在前往索契的飞机上落座时,绘里还有些恍恍惚惚的不真实感。

她将整个人放空,大脑却在彻底空白的一瞬间之后立刻被某个人的身影所填满。用力地咬了咬下唇,把一腔思绪阻绝在喉头。

不能哭。她对自己这样说。

舷窗上映出的倔强的面容,像是多年前那个踏上芭蕾舞台时、不肯服输的少女。


有绘里一路作为翻译,行程倒不算是太艰难。只是进入刚经受过恐怖袭击的车臣时,稍微费了些力。将海未提供的具体地点翻译给出租车司机之后,绘里就陷入了沉默,只是盯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经过某个地方的时候,她忽然看见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稍停一下。”她对司机说道,然后降下车窗向外看,却已经怎么都寻不见了。

等一下……

我刚才是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孩子来着?

忽然被抓住注意力,却又始终想不起那个孩子的样貌。眼神在周围的人群里扫过一遍又一遍也毫无所获。

“有什么事吗?”司机有些不解地看着几乎把整个上身都探出去的绘里。

“没有,请继续开车吧。”落座之后绘里也只是阖着眼将手搁在了额头上,并没有多说话。

后座的两个人听不懂俄语,只能隐约猜出刚才是绘里叫停了车,并不知道两个人在聊什么,当然也就错过了之后司机一句无心之语让绘里浑身一颤的画面。

“就在这个地方,不久前发生了恐怖袭击,爆炸的硝烟味和血腥气现在还没消掉呢。”


来到了MSF在车臣开设的医院,向前台报出过身份并说明来意之后,被告知病人目前在ICU病房。恰逢ICU的护士长路过,就给她们带路。路上用英语同她们交谈,大概提到了一些诸如前两日已经有像她们一样的东洋面孔来过,看起来像是政府人员,确认过身份以及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就回去了。

“听说病人搬上车的时候生命体征还比较平稳,但是在路途中忽然出现了硬膜外血肿的手术指征。如果不是医生果断地进行手术,恐怕会出现很严重的后果。由于医生处理得很及时,所以目前的情况还不错,虽然病人尚未恢复意识,但根据CT结果来看,脑功能没有出现损伤。”

“那我们必须向这位救了我们朋友的医生专程道谢了。请问那位医生在吗?”真姬在旁边问道。作为将来的脑外科医生,她非常清楚医生的判断在抢救中起了多么大的作用。

“Halsted医生现在正在进行手术,等他下台之后我会告诉他你们在等的。”

“Halsted医生?”真姬对这个名字似乎有些印象。

“没错,Harvey Halsted医生。喏,就是这位。你们要找的病人也就在这间病房中,那么我先告辞。”

护士长手指的铭牌上,上下两栏分别标着患者的名字和医生的名字。上栏扭扭捏捏地写着“东条希”三个汉字,大约是根据希身上的证件摹写而来;下栏则写着“Harvey Halsted”这样一个名字。真姬怔愣着看了几秒,忽然开口,声音仿佛在半空中飘。

“医生是不该相信怪力乱神的,但希确实一直在挑战我的认知。如果一个人的运气能好到这样一个地步,我也不得不考虑她背后确实有着强大的、我们无法解释的力量在作用。”

她转过头看着妮可。

“妮可ちゃん还记得吗?我们还在美国的时候,我曾经提出过想去拜访J大学医院的一位脑外科的学界泰斗,但是向医院那边发去电子邮件问询,却得知那位大师暂时离开了美国。”

妮可点了点头,看着真姬再转回头去盯着那块铭牌:“Harvey Halsted,这就是我曾经想拜访但没有见到的那位大师。他最为擅长应对颅脑外伤,曾经拯救过几千条死亡边缘的生命。遇到那种情况不是谁都敢在救护车上进行手术的,正因为是他,所以才有这个胆量。”

堇青石一样的紫色眼睛,对上了同样充满难以置信的天蓝色。

“如果真有神明,大概希就是被眷顾着的人吧。”

透过玻璃窗望进去,躺在病床上、各种仪器当中的希,看上去只是睡着了一样。


从医生那里接过详细的病历,听他讲述当时的情况。希似乎正好避开了最危险的地带,只是被冲击波震得摔倒在地,头部与地面发生了碰撞才导致后来的问题,如果在爆炸中心区的话,恐怕就不止是这种程度的伤了。而根据MSF当时在场的人来看,希为什么会恰好避开最危险的区域确实是个谜,因为这个炸弹似乎很明显是冲着战地记者的这群人去的,她的几位同僚就是死在彼此距离很近的地方,只有她一个人像是脱离了集体一样,这才正好躲过。

还想继续询问下去的时候,有护士来通知要准备下一台手术了,于是医生也只好点点头准备离开。真姬在最后问了他一个问题:“请问……当时您所在的救护车为何会路过那个地方呢?照理来说那个地方,似乎不属于MSF在高加索地区的重点救助区域。”

“那只是我个人的原因罢了。出诊完毕返回这里的路上,我决定稍微绕一下路,祭奠我那位在几年前的恐怖袭击中死去的俄罗斯友人,结果就在那个地方遇上了又一次袭击,也正好救起了你的朋友。”

“这样啊……”

“那么我先走了——啊,说起来我倒是有个问题要问你们。”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医生又转回头来。

“您请说。”

“‘Elichi’是什么人的名字吗?我见到病人的时候她的意识水平已经不是很好,出现了谵妄现象,一直在不断地念这个词。”

真姬的身体震了一下,目光斜斜地投向身旁的金发友人。

“——那是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人的名字。”


医生离开之后是长久的寂静,直到“啪嚓”一声脆声响起——真姬手中的病历落到了地上。妮可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那只手真是颤抖得厉害,现在往这手里放任何东西,恐怕都要被打翻。

“对不起,妮可ちゃん,让我冷静一下……”

不久之后将成为医生的她,慢慢地也许就会习惯面前的死亡和受伤。但是现在,真姬还没有那样的坚强。

一旁的绘里却一下冷静得出奇。她俯身捡起病历夹,几乎是淡然地拂去了上面的灰尘。双眸平静地像是深而广的湖泊,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也没有什么即将发生。

“接下来你要怎么做呢,绚濑绘里?”

耳旁响起的疑问,究竟是来自于矢泽妮可,还是自己的内心?亦或是并没有任何来头?


“等。”


被神明眷顾的人,是否愿意给我这个满身疮痍的凡人,一个等待的机会?


待到次日,绘里送走了妮可和真姬,还不忘正正经经地给要在俄罗斯参加学术会议的真姬写了几条备忘录以备不时之需。之后她在医院附近的宾馆订了房间,每日清晨到医院,在ICU的外头坐着。除了必要的就餐等活动,一步也不挪动。到了晚上再回到宾馆去休息,次日清晨再来。如是两三日之后,希的情况也稳定了下来。转移到普通病房之后的次日,希就恢复了意识。而醒过来的时候,在面前出现的是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绘里亲……?”

“是我。”

被子下面,有一只暖和的手抓住了希的手。一根根手指带着些试探和强硬地伸进她的指缝,最后与她十指相扣。她眯起眼睛仔细看,平日里威风凛凛的人呐,神情看起来有些憔悴,就连金发都似乎有些黯淡了,只是睁着充血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一瞬也不瞬。

为什么会这样一副狼狈的样子呢——她刚想这样开口问,却被对方抢了先。

“希,接下来我想说一些话。虽然是些没头没脑的东西,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听完。”

希点了点头,而绘里深呼吸了好几次,想说的话却总像是卡住了一样无法出口。在挣扎了很多次之后,她像是放弃了一样,再不去斟酌,只把最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我爱你。”

祖母绿的眼睛倏然睁大。

“我知道自己应该早就失去了说这种话的资格,可是在见到你之后,想好的话就完全记不起来了……即使是不被世界容许,我还是想……我觉得……”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这几日在人前总是非常镇定的绘里终于脱去了那层伪装,开始像个孩童一样断断续续地诉说着不成体统的话。

“绘里亲……”

“对不起……这样的话大概也会给你造成困扰……但是我……我并没有办法……”

“绘里亲——”

“因为我的软弱,我差点就失去了你……如果说……”

“绘里亲。”

原本与自己紧扣的手,此时抚上了脸颊。绘里的话语骤然停止。她愣愣地盯着希。

“……不要哭。”

绘里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脸上一片湿润。

“在咱的面前啊,绘里亲怎么就老是哭呢?”

“对不起……”

希摇了摇头:“绘里亲不要对咱说对不起了,本来也没有什么对不起咱的事。”

她耐心地用指腹擦掉绘里脸上的泪水,就好像是多年前的那个夜晚曾经做过的那样。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有些东西还是完全没有变化。比如,绚濑绘里其实意外地爱哭这个事实。金毛的大犬温顺地一动不动任由她抚摸着,蓄满了泪水的天蓝色眼睛像是被雨打湿的天空。


还有一样东西,也没有随着时间的洪流被带走或是冲刷变淡,反而像是陈年的佳酿,随着年岁的长久而越发的醇厚,越发的铭心刻骨。


“我也爱你,绘里。”


啊。


希忽然想到,为了这个好看的、破涕为笑的脸,她——她们两个人——等待了多少年呢?


现在,或许这样的等待,也可以忽略不计了罢。



“希你确定是在这附近?”

“肯定没错,咱记性很好的好吗。那个孩子如果出现在咱面前,肯定一秒钟都不要就能认出来。”回到爆炸发生的地方,希带着绘里一起寻找那个她曾经注意到的孩子。那头金发,和眼中的孤独与排斥感,简直就像是过去浑身带刺的绘里一样。这样形容给绘里听的时候,换回了对方的苦笑:“当年我还确实是这样……”

“要不我们再从那边开始找起——”绘里刚准备招呼希再找一遍,四处游走的视线中映入的一抹金色让她一下停住了。

这个……似乎也是那天自己想找的那个孩子?

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在离那个孩子还有几步远的地方叫了叫她。对方瞬间像是炸了毛的猫一样转过来瞪着她,一边露出恐吓的眼神一边向后退,似乎准备逃跑。似乎还是只有三四岁的小女孩,浅绿色的眼睛里满都是防备与不信任,确实同曾经的绘里如出一辙。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与那头闪闪发光的金发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绘里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随后轻轻蹲下来让自己的视线与对方平齐,放轻了声音道:“我叫Eli……嗯……Elichika,你呢?”

随后紫发绿瞳的另一个人出现在绘里背后,短暂的惊讶之后露出了温和包容的笑。

——所谓相遇。


夕阳下的音乃木阪学院,有着独特的清冷感觉。并不是肃杀,而是偏于冷静和沉稳的气息。大约是因为这所学校既拥有悠久的历史,又有着宽和的风气吧。

教学楼前标志性的大树还在,树下坐着一位金色头发的少女。摊开的书本放在腿上,上面是有些晦涩难懂的文字。她一丝不苟地阅读着每一行字,直到背后响起呼唤她的声音。

“望(のぞむ)。”

她回过头,披散着一头紫发的现任国立音乃木阪学院理事长正慢慢走过来。

“希妈妈。”

浅绿的眸子里闪着光,像是漂亮的绿色萤石。东条希走过来,和个头已经快赶上自己的少女并肩往校门外走去。

“今天晚饭想吃点什么呢?”

“绘里妈妈昨天不是说了想吃蛋包饭来着?我也想吃了。”

“行,那就蛋包饭了。”

蝉鸣声阵阵,从很多年前那个夏天,一直响彻校园,直至今日。




番外·Zenith


八月初的日子,虽然是夏季,但西木野家的山间别墅并不那么热,到了夜晚,反而相当凉爽。

吃过晚饭收拾好之后,真姬就带着大家最疼爱的小团子出了门,说是要在外头等英仙座流星雨。

“真姬ちゃん看起来是那样,实际上还挺擅长对付小孩子的嘛。”小鸟一边缝着海未白天登山时不小心挂坏的衣服,一边调侃着不在这间大屋子里的人。

“与其说是对付,不如说真姬ちゃん本来也就是个孩子,所以能玩到一起去。有一次我去医院找她,正好看见她跟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争论肖邦的《E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几个地方的处理呢。一个正正经经穿着白袍的医生跟病床上躺着的孩子争得面红耳赤的,可不就还是个孩子吗。”

妮可一边毫不犹豫地拆着自家恋人的台,一边东翻西找地不知在寻些什么。

“再加上望本来就是聪明的孩子,大概也很能跟真姬聊起来吧。”海未帮小鸟剪断了多出来的线头。

绘里有些得意地皱了皱鼻头:“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家孩子。”

“话说回来,望ちゃん的名字就是绘里ちゃん取的呢。”

“是哦。”

“汉字是‘希望’的‘望’,跟希ちゃん的名字读音也只差一个音……”

“但是望本身是俄罗斯的孩子吧?有俄语名字吗?”

“那孩子原来没有正式的俄语名字的,毕竟是弃婴长大……俄语名字我是给取了一个,不过平时大概不太用得到吧。”

“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绘里的眼神透过窗子,望向最外面的两人。

“是啊……有些含义的。我猜真姬大概懂。”


在广袤无垠的星空下,人会察觉自己的渺小。真姬就那么仰望着无比壮阔的天空,一言不发。小团子缩在她的腿边,抓着她的衣角。

“绘里妈妈说过呢,我的俄语名字跟天空有关。”忽然发问的望,倒是也没吓着真姬。

“嗯?是什么样的名字呢?”

“Зеніт(Zenit)。但是绘里妈妈没有告诉过我这个名字的含义,说等我自己去发现,真姬さん知道吗?”

“虽然我不懂俄语,但是这个读音,我猜是从Zenith这个词变过去的吧,用日语来说就是‘天顶’。”

然后她牵起望的手,在她的手心一笔一划地写下“天顶”两个汉字。

“是‘天的顶端’吗?”小孩子有些疑惑地歪了歪脑袋。

“并不是哦。”真姬也学她的样子歪了歪头,“等流星雨开始了我再告诉你吧。”

“流星雨已经开始了啊。”

“嗯?!”一抬头,果然已经下起了壮观的流星雨。她叹了口气蹲下身,附到了望的耳边。

“抬头。”

望乖乖地抬了头。

“所谓的‘天顶’呢,不论何时何地,指的都是一个人所在的地方头顶的这片天空。对于每个人来说,不管站在哪里,总有一个天顶在头上,就在可以看见的地方。”

真姬伸手抱起了望——小团子这几年长得很快,估计再有一两年她就抱不起来了。

“对于你的绘里妈妈来说,你就是她的‘天顶’。”

最后她低声在望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绘里呢,其实是个很怕寂寞的人。所以望呢,要一直陪着她哦。”

“嗯!”


“我说啊,真姬ちゃん!”

终于找到要找的东西,妮可几乎是怒气冲冲地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真姬刚转过来还没来得及搭上话,就被对方一声怒喝:“把手伸出来!”

把望放到地上,乖乖地伸开手,一件防风外套就罩在了身上。

“虽然是这个天气,你也给我注意点啊,感冒了怎么办。你一个人闹也就算了,还带上望。”说着给小团子也披了一条毯子,这才放心地扔这两个人在外头看流星雨。


“对了真姬さん。”

“嗯?”

“如果说绘里妈妈觉得我是她的‘天顶’的话,那么希妈妈又是什么呢?”

“是呢……希大概是北极星吧。”

不论境况如何变迁,始终不渝。她站的位置,其实一直都是绘里的归处,从来没有变过。只要朝着她的所在而去,必然就是正确的方向。

——当然,偶尔也避免不了被耍得团团转就是了。嘛,也不是什么坏事。就让聪明可爱的小绘里日常吃点苦头,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嗯,我这个朋友当得还是很够义气。


嗯……写到这里绘希篇总算完结了……能把本命CP写成这样也是没谁了……之后估计会有一些番外补充一些小的情节什么的,比如希是为什么跑去接了理事长的班。这个系列拖得比我想象中还要长啊……各位看着觉不觉得很累_(:з」∠)_ 继续求拍砖~那么接下来就是海鸟篇了,绝对绝对没有虐,这个我可以对天发誓【 不如说咱一想写海鸟就想写满是恋爱酸臭的故事wwww还请继续多多指教~

另:本章提到的一些东西其实是可以考据出来的wwwMSF(无国界医生组织)在俄罗斯高加索地区的总部就在车臣。文中出现的这个医生自然是杜撰的,但是姓名都有来历的~其实不止是本章,应该说全篇参考了现实情况的我都有所考据,基本都埋在字里行间了,算是作为考据控的自我满足吧……最后的最后放出绘希篇的命名原则【大概也没人关心这个了23333但是姑且还是放一下,不然被认为是奇怪的取名方式就不好了】561601实际上就是小熊座,也就是北极星(Polaris)所在的星座的几颗主要星星的连线顺序。至于为啥是北极星的话,就像番外提到的一样,希望把它当成希的一个象征。



@titania947过呼吸碱中毒? 1亲到ta背过气去 2套个塑料袋

上一节想问邻居是不是某个south酱 嗯 确认无误。

海爷念遗嘱的时候 洒家还觉得心疼呢 【下一节就不虐了】是熊酱的不可信之话!

不不不熊姐你要相信我我只是一时情节暴走【顶锅】 这一章不就不虐了嘛【指】

@zxskt34

終於要邁向好結局....

南條桑是跟某楠田大明神學會預言之術嗎

繪里只要花費一瓶蛋黃醬~就可以把希帶回家摟~~

南条桑耳濡目染学会了预言!wwww 一瓶蛋黄酱可以带希回家,正解~{:4_347:}@ko2591

哦哦~~终于都虐完了~可以放心的等发糖了~万岁~~~!!!

算是……虐完了吧2333这章开头还虐了一下下{:4_351:}但是终归结局是好的啦,一起撒花万岁~@a598685447喜欢上绘希以后……眼泪不再是自己的东西呢

是呢……不过我反倒是自己写的时候并不会流眼泪,但是看到其他大神写的很催泪的绘希文会鼻子发酸……@托塔索兲尪

本来老大不小的我泪腺应该退化不少的,可是竟然看大大的同人看哭是什么鬼啊(少女心爆棚啊



绘希CP也太虐了,相比来说妮姬就好多了,还好最后是HE(是HE吧



PS:大大我大早上就哭(求安慰啊

啊居然看哭了么!我写的时候倒是还好只是有点憋闷的感觉……最初开始打算写虐的时候没打算写这么虐诶……果然是因为太甜了不写得非常虐根本虐不起来么……最后是HE啦~抱抱www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