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无标题

作者:上天台打金砖
更新时间:2016-05-28 22:26
点击:110
章节字数:107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啊,开头稍微啰嗦两句_(:з」∠)_因为进入期末复习状态了,所以海鸟篇我可能要拖稿了……六月底放假,到那时估计会赶赶进度吧{:4_351:}然后,今天更新的这篇是绘希篇的番外。正文和附录分别有某N条氏和某N田氏出场~wwwwww

Old Wound


晨光透过窗帘在温暖的鼠灰色被子上洒下一层金光的时候,床上的人也缓缓睁开了眼睛。还带着些迷茫的祖母绿,与已经完全清醒的蓝松石对上了。忽然之间,绿瞳的主人就露出了困惑的神色。

“你是……”

对面的声音还有些起床后的喑哑,微微压低的声音都是温厚。

“我是绚濑绘里,是你的恋人和同居者。”

有些惊讶地起身之后环视一周,对于这个贴满了便签纸的屋子却完全没有印象。

“你的名字叫做……东条希。”

身旁的声音染上了些许的无可奈何。刻意放缓的语速,字词之间都是叹息。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风从窗户的小缝刮进室内,所有物件上的贴着的、写着对应物品名字的、五彩斑斓的便签纸哗啦哗啦地响着,像是黄昏时分骤降的大雨,又像是时光长河流动的潺潺作响。


“——就是这样一个梦。”绚濑绘里叼着薯片摸着怀里的猫,说话的声音岂止是一个含糊不清。

南条爱乃的眼神并没有离开显示屏。她的筷子也伸向了一边的薯片,另一只手则灵活地操控着游戏手柄,甚至都不想浪费时间扫自己背后那个人一眼。

“绚濑绘里さん——”

“哎。”

“我觉得——”

“嗯。”

“你——”

“哦?”

“该去精神科看看了。”

“不愧是阅历丰富的南条さん,说得很对——哎不对啊,怎么变成要我去看精神科了?”

“能梦到自己的枕边人得了老年痴呆症,绘里さん也是挺厉害的,真的不考虑去看看精神科?心理医生也可以哦。倒不一定是妄想症,有可能是压力太大了思想跑到奇怪的地方去了吧。”

“这不是很正常吗?希的脑部可是受过伤的啊。”

终于打完了手上这个任务,南条爱乃终于把手柄搁下转过身来看着这个在自家地毯上坐着、抱着自己的猫吃着自己的薯片的某公司大社长。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啊。我记得你每隔半年就带着去复查,你那个医生朋友不是每次都跟你说没有问题吗。”

“说是这么说……果然还是会担心……”

抱着猫往后仰倒,绘里就这么毫无形象地四仰八叉躺在毛绒绒的地毯上,ちび在她平坦又软和的肚子上蜷成一团。

“别太杞人忧天啦。你家那位运气那么好,怎么可能出事。”

“姑且这么认为好了。”绘里闭上眼睛深呼吸,ちび被“坐垫”突然的起伏吓得站起了身。忽然之间绘里睁开了眼睛,天蓝色的眼睛里多了一些好奇的光。

“南条さん,我问你个问题啊。”

“你说。”抓起手柄继续开始打游戏,运气好,很快排进了任务。

“你家——”

“嗯。”

“是不是——”

“嗯?”

“多了个主人?”

手柄“啪嚓”一声掉在地板上,接着就是南条有点慌慌张张的声音,伴随着悉悉索索捡手柄的响动。

“我一直是单身,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你家地毯上怎么会有一股子外人的味道?”说着还转过头把鼻子凑近了地毯猛地嗅了嗅。

“你属狗的吗绚濑绘里!”想起前几天因为工作把むぎ和ちび寄养在隔壁的绚濑家,后来去接回家的时候,小主人绚濑望还问她“南条さん,むぎ是不是有了个新主人?身上有以前没闻过的味道哦”,当时用自己换了香水这种拙劣的借口糊弄过去了。这样看来这种东西也是有传承的吗?以后谁说这两个金毛没有血缘关系她南条爱乃第一个不服啊!

“所以说是有外人住过咯?”

“那、那是satさん在这里坐久了……”

“诶?那个高大的壮汉会用兰花香型的香水?你在逗我吗南条さん?”

“……我说,已经过了十二点了,你不打算做午饭吗?”

虽然知道对方是转移话题,不过绘里确实还是得起身做饭。毕竟希带着望出门办事之前就交代好了:通过给南条さん做饭,要纠正绘里一个人在家就随便对付过去的习惯。你们两只小兔子,黄金周期间都是独住,记得互相照看着点。

她把肚子上的ちび抱着放到一边,然后从地毯上爬起来,趿拉着拖鞋往厨房走去,路过坐在小桌子前的南条的时候扫了一眼,对方耳朵后头的赤红色还没消下去呢。随口问道:“南条さん想吃什么?”

“乌冬面就好。请帮我加大量的蛋黄酱。”

“……驳回。今天正经吃饭。虽然咱们刚认识没多久我就给你送了一箱子蛋黄酱,但是这东西吃多了确实也不好。”像个老妈子一样念叨着对方不健康的生活习惯,绘里拉开了厨房的门。

——哦。

好了。她有答案了。墙上挂着的锅里还有没沥干的水,调料罐也多了几瓶。厨房明显有被人正经使用过的迹象。

“嗯哼。”她转过头去再看了一眼专心打游戏的那个背影,盘算着能给她下厨的大概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


虽然说希脑部受过的伤是绘里一直以来长久的心病,但她最先养成的习惯是在睡觉的时候一定将希的右膝包在自己的两腿之间——那里也有个旧伤,在天气变化剧烈的时候有时会疼痛起来。因为这个原因,望七岁以后因为个子窜高的缘故就不能再睡她们中间了。

除此之外,希的身上其实带着不少细小的伤痕,那是她那些年战地记者生涯里留下的刻印。在动荡的时局和地区里,她不止一次地死里逃生,但也留下了一身的伤,右耳由于爆炸冲击波的原因耳膜破损过,对噪音也有一些不能耐受。因为这个原因,绘里还接受过脾气非常好的东条爸爸的质询——关于她到底打算和希定居在哪里的问题。

考虑到绘里的事业,当然还是留在东京主持公司的大局为好,但是东京这座喧哗的水泥森林显然不适合当时身体已经虚弱了不少的希休养恢复。在第一次和希的父母正式见面商量之后的事情的时候,绘里就面临着这样一个选择。

回想起来当时的场景,严肃当中又带着些微的滑稽:矢泽爸爸挂着有些轻浮但不惹人讨厌的笑容坐在旁边,任自家女儿怎么劝也不肯离开,理由是“东条家招女婿这种稀奇事好歹要围观一下”;面对妮可“帮我劝一下”的眼神,下巴搁在怀里的小团子脑袋上的真姬只是迷茫地瞪着眼睛;一旁海未的眼神相当犀利完全就是目送着长姐出嫁的样子,而旁边受了小鸟委托旁听的理事长却挂着一贯礼节性的笑容。坐在绘里和希正对面的东条爸爸和东条妈妈用有些严厉的眼神盯着对面的金发混血。

绘里简直要哭出来了,下意识地用眼神求助身旁的希,却发现漂亮的绿色眼睛里关心和戏谑参半。她只好转过头去,用有些战战兢兢的声音回答。

“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大可以将公司迁到北海道去。”

话音未落,就被一旁的希抓住了手。

“绘里亲说的什么傻话。就算不考虑咱的事情,那孩子上学的话还是在东京比较好啊。”

“这个倒也是……可是在东京的话,希你肯定是不愿意整天呆在家里了,那么去哪里工作才能避免四处的噪音呢?”

出了那样的事,绘里肯定也不会想让希接着当记者,报社内编辑的话作息又会不规律,这下就发起愁来。

正在踌躇犹豫之间,忽然理事长就发话了。

“如果东条さん不介意的话……愿不愿意成为音乃木阪学院下一任的理事长呢?”

国立音乃木阪学院。秋叶原内历史悠久的高中,却有着与周围的吵闹不相符合的平静。即使是因为学院偶像而出了大名气,依然还保留着原先活泼但不聒噪的校园风气。更何况,那是她们都心心念念的母校。

“我今年内就有退休的打算,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接班人,如果是曾经和μ’s一起在学校历史上留下一大笔的东条さん,我倒是可以放心地将学校托付出去。你知道我们的学校并不像其他的公司之类的地方一样喧哗,可以慢慢来。怎样?你意下如何?”

学校,是东条希曾经无比想停留但是总也抛不下锚的去处。她总是不断地从这间学校转到那间学校,即使在最热爱的音乃木阪,她也只停留了这么三年。但这三年,对她来说已然是生命中最大的奇迹。再回到这间带给她无数美妙回忆的学校,或许也是个不错的归程。

希看了看旁边的绘里,蓝色的天空里依旧是一望无际晴空万里。

“我很乐意。”

【“有这样一个好的办法,您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提呢?”这是来自于正直的检察官园田海未的疑问。

“你不觉得,看着一直很稳重的绚濑さん急得满脸发红,是很有趣的事情吗?”理事长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些。

“……” (щ(゜ロ゜щ)) 】



附录望与新田警官与小恐龙

与新田警官初次见面的时候,望还只有四岁大。那时她一句日语也不懂,但是对面前这个穿着宽松卫衣、挂着无比灿烂的笑容、嘴边还有点没擦干净的黄豆粉的人有着莫名其妙的亲近感。后来她才知道,希妈妈当年在俄罗斯失去联络的时候,正是新田警官请了自己在警察厅国际恐怖袭击对策课的友人参与调查,从俄罗斯的线人那里得到消息,这才联络上。后来到了国内也热心地帮助她们办理收养手续。绘里和希在比望高了几个头的柜台填写表格的时候,新田警官把她抱在怀里,两手举到她的面前,左手捧着纸巾右手抓着笔,在纸巾上画了一只小小的三角龙。

望看见小三角龙有些滑稽的脸,咯咯咯地笑,声音大得让绘里和希双双回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这张画着三角龙的纸巾就送给了望,成为了她来到异国之后收到的第一份来自绘里和希以外的人的礼物,在那以后绚濑家也一直和这位给过她们非常大帮助的警官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大概是本身体质孱弱加上不适应东京的气候,小的时候望的身体一直不算太好,确实也让绘里和希费了不少心。有时一个不注意半夜发起烧来就得手忙脚乱地往医院送,偶尔病得重了些还要呆上几天才能好透。那时两人也不见得每次都有时间去陪,晚上还可以轮流看护,白天若是两人都工作而且没法请假的话,就只能放她一个人在医院了。穗乃果有时会带着吃的去看一看,当时还是研修医的真姬趁着换班休息的时候也会来探一探情况,很多时候望还是得一个人呆在医院里。幸而护士们都非常照顾,不单是精心照顾着,还会教授她一些她不知道的日语单词之类的。说归这么说,该寂寞的时候总是要寂寞,只是,如果是原先在贫民窟里摸爬滚打的那个孩子,多半是体会不到寂寞为何物的。正是因为有了关心自己、自己也关心的人,才会开始察觉到寂寞的苦痛罢。

记忆中应该是七岁的时候。白天在医院睡得昏昏沉沉,忽然之间感觉到枕边有些响动。睁开眼睛一看,是那位脾气好得同她警视厅职业组精英身份相去甚远的新田警官。一身正装解开了外套和衬衫的最上边的扣子,左襟上MPD徽章都还没有取下,恐怕是工作刚结束。顺着她伸出的手往脑袋边上一看,那儿坐着一只乖乖的恐龙玩偶。她挂着灿烂的笑容摸了摸望的脑袋,说:“望ちゃん,要快点好起来呀。”

“新田さん?您为什么在这里?”

对方顺势在床边坐了下来,又给她掖了掖有些松动的被子,才继续往下说。

“这个嘛,今天我们亲爱的园田检事官到警视厅科搜研取调物证的时候在大楼里跟我打了个照面,我问她怎么慌慌张张的,她说你病了,赶紧解决手头的工作来看看你。我这边专案组刚刚结案,就抢了她的头功,先过来啦。喏,顺道给你买了个小礼物。”

大大的眼睛、一张笑脸的小恐龙,有着新芽一般的绿色。她伸出手去把它够进怀里,在被子里头紧紧地抱住。

“其实呢,望ちゃん,有什么东西想要的话,同你的两个妈妈讲就是了,不必那么客气的,毕竟你们已经是家人了。”新田又帮她提了提被子,“所以,即使你独自在医院里,也不是孤独的一个人哦。”

“——世界啊,总还是温柔地对待着所有人的。”

风尘仆仆的高级警官,留下了这样一句话语,和几乎可以用“潇洒”来形容的背影。

望抱紧了怀里的小恐龙,闭上眼睛,之后进入了安稳的梦境。

后来这只小小的恐龙陪着她度过多病的童年,无忧的少年,直到她上了高中,仍然还搁在床头。它带着绚濑家惯常用的那款洗涤剂的味道,已然成为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


从音乃木阪学院回家,路上是有一家挺有名的咖啡厅的。某个雨天,绚濑望和朋友们打着伞经过那家店的时候,她忽然隔着橱窗看见了熟悉的人。向朋友们道过歉之后,她转过身,走进了咖啡厅。

窗边最角落的那张桌子,坐着难得满脸愁绪的警官大人。望走过去拉开她对面的椅子,轻轻问了一句:“能坐在这里吗?”,新田似乎也没有惊讶于她的忽然出现,只是展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

“新田さん,您在这里干嘛呢?监视任务吗?”

“唔……很抱歉呐,做到我这个位置,也没什么机会出监视任务啦。”搁在桌子上的手轻轻地敲出一段节奏,新田笑得更开心了。

“那么是怎么回事呢?”

“啊呀,是这样的。”迟迟没有放到桌面的另一只手终于抬了起来,上头裹着一层厚厚的绷带。

“您受伤了?”

“这两年都没有亲自上场指挥过抓捕行动了,今天凌晨在前线指挥的时候一个没留心,被犯人给划伤了。”

是这样啊——那么今天手机接收的新闻里面提到的被拒捕的犯人伤到的参事官就是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咯?望抬起头用眼神询问着伤情。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休养两天就好了。麻烦的不是这个,是咱们家那位啊……虽然失败了很多次我还是想瞒一瞒……麻药的效力已经退了,从那之后一直在疼,我打算在这里等不那么疼了再回去,好歹把伤情说缓一些……”

望从包里掏出了一张白色的创可贴拆开包装,然后拿了支笔在上头画了东西。她将这个创可贴贴在了那几圈纱布上,新田低头一看,上面画了的是一只小三角龙。

“希望您家那位也像这个世界一样,温柔地对待您呀~”

“你倒不如赐给我一点你的运气,让我躲过回家跪键盘的命运呐。”

“我倒是觉得您说实话会比较容易逃过跪键盘哦。”

“……有道理。”

面前的这位警视正“哈”地叹了一口气,额头轻轻地撞上了桌面。

雨还在哗啦哗啦地下,望忽然记起来新田警官其实是容易招来晴天的体质。今天这样迟迟不放晴,是不是也预示着她要有一难了呢?看着有些颓废的新田,她最后还是笑着没把这话说出口。


所以南酱家到底来了谁,tn桑的对象又是谁呢?其实咱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wwwww【不过话说回来我是jolks派的23333 tn桑的话由于交际面非常广(咳咳)我是没有绝对CP站位的那种,不过凭各种印象,tn桑大概会是妻管严类型的{:4_378:}这次开始决定不在更新楼里回复了,感觉好像把楼层拖得太长_(:з」∠)_另开一楼专门回复好了。还是希望大家多多拍砖!多多指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