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5-21 16:32
点击:1105
章节字数:63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十九章





還記得襟上的花,燦紅得如初夏,凋零於初秋,那抹失了色的白花,安靜地被雨打濕。



告別式的那天,李靜恩安靜站在巷口外,遠遠地望著溫閔潔的家,凝眄靈壇。雨下得滂沱,她木然地站在那。



告別式意味著與逝者陰陽永隔的分離,但誰又想過要告別呢?



這樣的道別太殘忍了。



李靜恩無法去上香,她無法出現在溫閔潔的父母面前,無論是微笑還是流淚她都承擔不起,她無法假裝若無其事、無法不責怪自己。



她怪自己懦弱地隱瞞真相,若老實告訴溫閔潔林偉愛的是誰,事情會走到無力回天的這一步嗎?李靜恩不敢想。



也沒有必要再去假設了。



在告別的最後一天,所有人哭成一團,李靜恩站在巷口同樣流著淚,林偉缺席了,三人不再團聚。



愛情是很狹小的世界,多了誰都是一種殘缺。為什麼總是撞得頭破血流才能覺悟呢?李靜恩不明白。



她更不明白林偉的想法。



好幾個夜裡,她從窗外望去,林偉的房間總是亮著燈直到天明,她知道他們同樣失眠,無法安穩地睡去。



他們同樣害怕再見到溫閔潔,故人歸來,侵擾夢境。



李靜恩寫了一封信,悄悄地丟進了大桶子,任憑烈火一同焚燒以祭天靈。那場大雨過後,初秋來臨,高中的錄取通知單跟著捎來,催促李靜恩向前走。  



盛夏終究是過去了。



她心裡的坎沒有過去。





「我覺得你們太鑽牛角尖了。」無法忍受故事的沉悶,戴蒙點了根菸,「害死她的不是妳,是那女孩的偏執。」



李靜恩只是不以為意地微笑,不發一語。



「感情本來就不是靠努力的。」戴蒙抬眼,「需要努力的感情,最終都是徒勞無功。」



李靜恩迎上他的目光,淡淡一笑,「那時我們都不到十五歲,你要三個孩子能怎麼豁達?」



因為曾經太年輕了。



因為曾經太天真了。



覺得失去了誰,世界就會因此天翻地覆,以為人生就此走到盡頭,以為失去的人是這輩子的摯愛,其實都不過是一時的心痛。



日子還是要過,太陽仍然東升西落。



沒有誰會為誰的傷心停下,沒有誰會一直停留回憶裡,就像李靜恩也沒有想過,她的高中生活會如此刻骨銘心。



換上了M高的制服,李靜恩站在鏡子前,捻起髮尾,眼下淡淡的青色透出她的疲倦,也許是該剪了。



M高的校風不比M中鬆散,反倒是更加嚴格。



「靜恩,妳好了嗎?」李母的呼喊喚回李靜恩的思緒,她向外應了聲,揹起書包中規中矩地走下樓,交代幾聲後正要踏出家門李母又叫住她,「林偉不是也考上M高?妳們可以一起去上學啊?」



李靜恩僵住。



查覺到不對勁的李母放下家事,走近詢問,「你們.....怎麼了?」李靜恩只是回以一個安靜的笑容。



「吵架了啊?」



「算是吧......」



李母拍拍她的肩,「早點和好,你們從小一起長大的,我還盼著他能當我女婿。」面對李母的期望,李靜恩只覺得喘不過氣。



為什麼每個人都希望他們可以在一起?李靜恩不明白。



然而,感情真的可以選擇嗎?



她望向對面的林家,她已經很久沒有跟林偉好好說上一句話了,她並不希望如此的。



她衷心希望林偉能幸福,即使她給不了他想要的幸福。



搭上校車,李靜恩身邊圍繞著一群同樣穿著M高制服的學生,她只是安靜地站在其中,既不張望也不觀察,因此錯過了那深沉的目光。



從李靜恩上車到M高車程約半小時,鮮少坐公車的李靜恩覺得有些頭暈,她被人群推著往前走,下了車,正好是在校門口對面的停車場。



朝陽冉冉升起,李靜恩瞇起眼,等待紅綠燈的時間她四處張望,望向遠方。



由遠而近的身影穿梭過人群,緩緩地走向門口、走向她,逆著光的身影高瘦,隨意搭在肩上的書包與隨興慵懶的制服,讓李靜恩誤以為是別校的學生,近看才發現同樣是M高。



李靜恩記得那雙眼。



記得那雙明亮炯黑的眼眸,猶如星夜銀河一般的眼,她忘不了。



她怔怔地看著她,怔怔地看著縈繞在心頭的身影與她擦肩而過,沒有多看她一眼。



陸瑾宸。



陸瑾宸。



李靜恩猛地回頭,號誌亮起綠燈,大批的學生湧入校門口,李靜恩急得加快腳步,越過人群,試圖捕捉那身影。



十五歲那年的初秋來得特別晚,殘夏的蟬仍棲在樹幹上唧唧嚷嚷。



李靜恩看到她了。



看到陸瑾宸的背影了。



「陸瑾宸!」



她終於喊住了她,即使惹來四周的竊竊私語的目光她仍是義無反顧喊了她,終於使她回了頭,看進李靜恩的眼裡。



陸瑾宸安靜地瞅著她。



「妳還、還記得我嗎?」還記得一面之緣的那個夜晚嗎?還記得那青色嫋篆嗎?



李靜恩怔住。



在她看見陸瑾宸輕輕勾起的微笑時,她心底忽然被扯了下。



「原來真的是妳啊。」



晨光灑落,陸瑾宸的笑容跟著淡了。



她眼底金光四溢,綻放在那年的夏末初秋,她的世界很小,小到那人一出現便佔滿了全部。



再無一處屬於林偉了。



他的目光尾隨她,一直都是,一直都看著李靜恩。



他只看見了漸漸遠去的背影,慢慢地走向另一個人,他悵然、他悲憤、他無措.......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那時我沒有叫住陸瑾宸,也許我們的人生就不會交疊在一起了。」



「不對。」戴蒙反駁,「該遇見的人,不早不晚,總會遇見,而且只會在那個時間點遇見彼此。」



李靜恩抬眸,「你相信緣分嗎?」



戴蒙攤手,「我不知道,我很想去反駁這麼命中注定,什麼命運輪迴,可是有時候真的準得令人發寒。」



李靜恩潦草一笑,像是默認似的沉默許久,緩緩開口,「有時候我也會想,壓倒林偉最後一根稻草的,是我的懦弱吧。」 



「我不覺得一場失戀會使人絕望。」戴蒙頓了頓,「那個女孩除外。」



「不,不是因為我,而是因為我做的事。」李靜恩雙手交疊,輕嘆,「連我都無法原諒自己。」



「這牽扯到了Secret?對吧?」



八卦是最瞞不住的事,尤其是誰與誰不合更是業界茶餘飯後的話題,因此李靜恩並不意外戴蒙會這樣問。「我對他很愧疚,所以在Secret裡我退居二線,什麼都讓著他,這樣能讓我好過一點。」



「可我看林偉這幾年是越來越得寸進尺了。」



李靜恩只是無奈微笑。



「他只是......心裡不好受而已。」



因為太了解彼此了,因為太熟悉對方了,所以才能直擊要害,讓彼此遍體鱗傷。



「妳真的太善良了,李靜恩。」



「等你聽完故事以後還能說我很善良,我會很感激你的。」










「妳為什麼要找李靜恩?」



張季嫙的直覺告訴她,這個女人跟其他人都不一樣,很危險。



陸瑾宸低頭,以身高優勢湊近張季嫙,她身後就是吧檯,兩手一張,便把張季嫙困在懷裡。



Night是一個沒有規矩的地方。



因為張季嫙就是這裡的規矩。



張季嫙可不習慣被人踩在頭上,這感覺並不好受,她沉下臉,冷眼,「妳來這裡是為了什麼?」



「為了讓李靜恩別走上歧路。」



繽紛的燈光如碾碎的星光般灑落,落進陸瑾宸的眼底時,成了波光粼粼的銀河般耀眼。



「妳是她人生中的失控,她需要有人來提醒她,幫她恢復人生的秩序。」



溫熱的吐息湊近軟唇,張季嫙並不畏懼,她一點也不同意陸瑾宸的話。



「我不知道妳是她的誰,但我必須告訴妳一件事——」



不過是霎那間,陸瑾宸的臉上多了一個火熱的巴掌。



「——誰都別來告訴我,什麼才是對的。」




揚長而去的身影,獨留她一人清冷,怔怔地看著張季嫙的背影,忍不住笑出聲。



李靜恩,多年不見,妳身邊倒是多了一個勇往直前的孩子了。



那杯柯夢波丹,陸瑾宸一飲而盡。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