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5-21 16:34
点击:1101
章节字数:43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六十章





「妳還得叫我聲學姊呢,靜恩學妹。」



那是陸瑾宸對李靜恩說的第一句話。



開學典禮的那天,李靜恩一眼就認出擔任司儀的陸瑾宸,她聽著她低啞的嗓音,一字一句唸著制式化的稿子,煩悶無聊的典禮頓時增添不少色彩,李靜恩目不轉睛地看著台上,凝視陸瑾宸。



她說,她是李靜恩的學姐,今年高二,在M市待上一年了。



那年的畢業旅行,李靜恩國二,陸瑾宸國三,她笑她們學校的僵化,彷彿是笑著李靜恩的執著,微揚的眼角、慵懶的笑意,不斷被風吹亂的髮,深深地看進李靜恩的心裡。



典禮結束後,李靜恩刻意走得緩,那目光落在台上,捨不得移開。她看著陸瑾宸淡漠的側臉,稍長的劉海遮住了那雙濁黑的眼,卻掩蓋不了噴薄欲出般的光。



只要看進了那一個人,這世界的其他人,便會失去所有的光彩。



驀然,李靜恩迎上了那雙眼,那清淡的目光,陸瑾宸挑了眉,放下稿子走下台,朝著李靜恩走去。



她仍穿著男生制服,仍是雙手插著口袋徐緩地走來,微低下頭,勾唇一笑,「學妹,看什麼?」



李靜恩愣愣,「那個......妳是司儀?」聞言,陸瑾宸優雅翻個白眼,「愛校服務。」



「愛校服務是當司儀?」李靜恩不解。



「嗯。」抬手撥去瀏海,露出燦若星辰的眼眸,「沒辦法,這樣我才能不穿裙子。我跟教官之間的協議。」



「妳不喜歡穿裙子嗎?女生不是規定要穿嗎?」



陸瑾宸瞟了眼她,似笑非笑地勾起嘴角,「這世界的所有規定,都不是我該遵守的。我問妳,如果不穿裙子,天會塌下來,還是我會丟了這條命?」



李靜恩怔怔地說不出話。



她就像一隻自由自在的青鳥,掠過了李靜恩狹小的天空,使她開始渴求、開始渴望,卻也是遍體鱗傷的開始。






「其實我二姊也挺灑脫的?」戴蒙攤手,「真沒想到。」



李靜恩看他一眼,莞爾,「灑脫不能形容她,我覺得說她狂傲會更恰當,她就是這樣,什麼都不在乎,什麼都不管,什麼都無法讓她上心.......」



「包括妳?」



李靜恩頓住,有些苦澀的笑了,「對,包括我。」



「所以妳本來就彎的啊,去跟什麼男人結婚.......」戴蒙嚷嚷著,李靜恩沉下臉,瞅他,「我不懂什麼直的彎的,這是你們年輕人的話,但我必須鄭重告訴你,不要懷疑我跟我先生之間的婚姻,我們是相愛才決定結婚的。」



「是相愛?還是剛好他符合妳對愛情的期待?」



李靜恩淡淡地瞥了眼他,「你幾歲?跟季嫙差不多大吧?你有固定伴侶嗎?有父母要養嗎?」



一連串的問題轟炸,戴蒙有些不悅,「問這些做什麼?」



「我已經是中年人了,我對愛情已經沒有嚮往與憧憬了,現在就是我要的生活,我追求安穩安定的生活,沒有任何的不對吧?回到正題,如果那時我在M高的日子,只有我跟陸瑾宸,也許就會一笑而過了。」



「對,還有個林偉,妳還沒提到他。」



相較於戴蒙的躍躍欲試,李靜恩躊躇不定,心思早已飄到遠方。






「妳跟陸瑾宸學姐怎麼認識的?」



開學後的一個月,林偉終於還是問了這個問題。李靜恩走出校門,林偉尾隨在後,跟著上了校車。



她望向窗外,望向停車場,那裡有陸瑾宸的身影。



一直看著李靜恩的林偉,自然知道李靜恩的目光早已不屬於自己。他還是想問,想親耳聽見真相。



即使很殘忍。



「還記得畢業旅行那天,你被老師帶走的那個晚上嗎?」



溫閔潔的事,一直橫亙在李靜恩與林偉之間,那是條深壑,踩進去便是跌入無底深淵。



李靜恩歪頭輕靠在車窗上,低語,「我很擔心你,所以我偷溜出飯店,我找不到你,但我遇見了陸瑾宸。」



林偉以為,他的心跳停了。



那一個瞬間,他忽然明白了一些事。



他怔怔地看向李靜恩,看向李靜恩泫然欲泣卻又心甘情願般的神情,那是他沒有見過的李靜恩。



在搖晃的校車上,他頭暈目眩,一股噁心感從胃湧出,他深呼吸口氣,緊緊抓著吊環,不發一語。



各懷心事的兩人,終究是背道而馳了。



下了校車,彷彿是感覺到林偉有什麼話要對自己說,李靜恩安靜地站在人群中,看著學生魚貫離開,她仍站在原地,等著最後一個人走下車。



林偉怔怔地瞅她,任憑人海淹沒他們,他們都沒有離開,誰都沒有離去。



「我們什麼時候,離得這麼遠了?」



李靜恩拎著書包,苦澀地問,「不知不覺,我已經不懂你了。」



「妳從來沒有允許我走進妳的世界,不是嗎?」林偉回以一個悲憤的、悵然的笑容,「所以,妳一直拒絕我,是因為......妳喜歡女生?」



李靜恩僵住。



「妳喜歡陸瑾宸學姐,是嗎?」



那是第二次,第二次看到林偉絕望的神情。死寂般的微笑,看得李靜恩心裡發疼。



「是嗎?」林偉追問。



「我不知道。」



林偉只是無可奈何地笑著,笑著李靜恩懦弱,笑著她的自欺欺人。可他何嘗不是?他也笑著自己的癡傻,還有那顆不受控制的心。



「我從來沒有想過.......」林偉低頭,躊躇著準備離開,「我跟妳之間,原來真正的隔閡,是性別。」



話落,他轉身,她出聲,說了這段愛情裡最殘忍的話。



「我不喜歡你的原因,僅僅是因為你而已。」



林偉的背影,第一次讓李靜恩覺得如此瘦弱渺小。



她終於說出口了,說出藏在心中很久、很久的感觸,她很抱歉,但愛情本就不該說抱歉。



尤其是不愛一個人,更不用覺得抱歉,但欺騙自己愛一個人,這才是罪不可赦。



他們同樣深陷愛情的泥沼裡,動彈不得。










謝謝各位的回復,我都有一一看過,非常的謝謝,給我很大的動力貼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