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5-21 16:31
点击:1448
章节字数:62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十八章





第一次見到陸瑾宸時,張季嫙以為她看見了趙清竹,曾經的那個趙清竹。



可越是多看這人幾眼,張季嫙越能分辨出兩人的差異。張季嫙知道今天是她的收山之夜,肯定有很多不曾謀面的,亦或是幾面之緣的人前來搭訕,張季嫙皆一笑置之。



唯有她,唯有這個女人,一走進Night,張季嫙的目光便落在她身上。



這個人不像是慕名而來,也不像是一窺究竟,更不像湊個熱鬧。穿梭在無數的紅男綠女,卻不曾回眸迎上張季嫙的眼。



手上那杯柯夢波丹,又為誰飲下?又是為誰追逐?



張季嫙回頭,尋找著戴蒙,想問那女人的來頭,這才發現夜漸絢爛之時,竟沒有戴蒙的身影安靜待在Night裡。



不尋常。



哪裡不太對勁。



有什麼違和感逐漸蔓延,總覺得有熟悉的目光緊隨自己,她發現她迷失在人群中,漫無目的胡亂探尋,試圖尋找那失衡點。



跌跌撞撞地閃過無數雙熾熱的眼神,她終究找不到屬於她的歸屬。



張季嫙忽然發現,那麼多人為了她而來,她卻沒有為其中任何一個人心動過。露水姻緣多到數不清,那麼多纏綿悱惻的夜晚,竟比上一個李靜恩的微笑。



張季嫙覺得自己快瘋了。



思念成狂,孤寂蝕心,看上去的每一張臉都陌生得令人害怕,張季嫙不禁想,真的曾經跟這些人交好過嗎?



李靜恩會來嗎?怎麼可能呢。



曾幾何時,她睥睨感情、睥睨執著、睥睨一切關於愛情的真心誠意,卻回頭一望,她竟也成為眾生云云之中的凡人,成了善男信女,手裡握著紅線乞求月老的憐憫,她不該是這樣的人。


張季嫙應該是驕傲的,她應該是自傲的,不該是這樣的執著.......



戴蒙說得對,張季嫙變了。



這樣的改變,她竟感到心甘情願,為了那一個不會有結果的人,她竟然心甘情願。



不經意撞上了人,張季嫙踉蹌幾步,她略感歉意地揚起笑,卻發現來人的那一刻,僵了神情。



四目迎上的那一刻,張季嫙不知為何竟想起了李靜恩。



可明明這女人與李靜恩大相逕庭,找不到一絲相似之處,張季嫙笑自己太痴狂,她欲轉身離開時,聽到了女人的嗓音,淡問,「妳是張季嫙嗎?」



又是一個慕名而來的癡人?



「嗯,我是。」



張季嫙從她眼中找不到別有深意的企圖,每一個接近她的人都帶著不明不白的目的,除了李靜恩,只有李靜恩。



她的恍神錯過了那一絲脈絡,看似不經意的稱呼,她沒注意到若是屬於這裡的人,不會喊她的名與姓,只會喊那在每人心坎上帶點旖旎的暱稱——Venus。



可是眼前的女人沒有。



她直呼她的名,本就不是為了張季嫙而來。



然而,張季嫙不知道。



「我在找人,妳知道她在哪嗎?」女人的嗓音低啞,富含磁性的性感聲線,聽得她一愣一愣。



「我想妳問錯了人。」張季嫙蹙眉,卻聽見那人輕問,「李靜恩,在哪?」



張季嫙怔住。



她猛然回頭,不敢置信,「妳說妳找誰?」



那女人不過是給她一個安靜的微笑。










李靜恩雙手交疊,看著監視器的畫面,臉色沉了幾分。



「妳該繼續妳的故事了。」戴蒙輕鬆地勾起唇角,「再來一根菸?」



李靜恩瞟了眼,搖頭,「不,接下來的事不需要它了。」



這意味什麼?戴蒙很有興致,李靜恩不過是淡然地繼續道,「她答應我會戒煙,所以不用了。」



「我二姐會聽妳話?」戴蒙有些不敢置信。李靜恩輕輕地笑,「曾經我覺得那是理所當然,甚至帶些甜蜜的承諾,如今想起來只覺得悵然。」



李靜恩仍記得那一夜的輾轉難眠。



一個晚上發生了太多事,林偉的莽撞、溫閔潔的哭泣、陸瑾宸的出現......這些都讓李靜恩措手不及,也許最揮之不去的,是那淡淡的菸味。



李靜恩的人生是順遂無虞的。



從小受教良好的她,其實從未見過大人界定的『壞學生』,大人曾告誡她要遠離那些愛惹是生非的人,會抽菸還會打架更不用說流連網咖的那種孩子,耳提面命的警告,李靜恩都乖乖聽進去了。



可是陸瑾宸顛覆了她的印像。



陸瑾宸就像一隻自由翱翔的青鳥,她狂傲不羈、灑脫自在,不顧旁人的眼光沉浸在自己的天空裡,恰好掠過了李靜恩狹小的天,她的目光被捉住了。



李靜恩曾是那麼厭惡菸味的人。



此刻她卻如此懷念那驚鴻一瞥,即使她聽見遠方而來的呼叫聲與警告聲,她仍佇立不動,瞅著陸瑾宸。



反倒是那孤傲的女孩被盯得渾身不自在,她很久、很久沒有被人注視了。



她沒有留下隻字片語,她沒有伸手留住,好像這一切都不過是鏡花水月,午夜夢迴間,李靜恩總是依稀想起那一天。



李靜恩記得她修長的手指、記得她含菸的菱唇,記得她淺色的眸子,記得她高瘦的身形......



陸瑾宸的出現震撼了李靜恩。



李靜恩望向飯店外的夜景,想著林偉也想著陸瑾宸,同一片夜空下,陸瑾宸在做什麼?林偉安好嗎?



她睜眼直到天明,眼袋下淡淡的青色顯露她的疲憊,可她卻毫無睡意——在聽見溫閔潔的尖叫聲時,她徹底清醒。



「李靜恩、李靜恩,林偉他傳簡訊問我要不要跟他在一起!」



李靜恩愕然。



女孩眼角還泛著淚光,明明前一夜哭得傷心欲絕,怎麼此刻卻像是喜極而泣?她的一字一句李靜恩都聽不進去,她只感覺到自己的心彷彿被人重擊一拳,她幾乎喘不過氣。



她做了什麼?



她到底做了什麼?



李靜恩一遍遍問自己,卻沒有人可以給她一個答案。



後來林偉跟溫閔潔在一起的事很快地就傳開了,李靜恩也沒有再遇見陸瑾宸,而老師們念在林偉誠心懺悔的份上,只叫他交封悔過書即可,不需要記過。



一切都發展得如此順遂,李靜恩卻覺得不踏實。



那樣的不踏實感使李靜恩心慌,可她說不出哪裡不對勁?



後來,林偉再也沒有來找過她,卻每天來找溫閔潔,李靜恩每天都看得到林偉,卻不見林偉看她一眼。



一眼就好,只要一眼就好,李靜恩也許不會那麼就愧疚。



在別人眼裡,林偉與溫閔潔是恩愛的一對情侶,而李靜恩不過是曾經與林偉有過緋聞的青梅。



只有林偉與李靜恩知道,這不是緋聞,但誰也沒有戳破。



終於來到了高中聯考,暮春過去,盛夏來臨,天氣炎熱得汗流浹背,卻沒有人喊苦,只是埋頭苦讀。



李靜恩亦然。



從考卷中抬起頭,李靜恩望向窗外枝頭上的鳥,她偶爾會想起陸瑾宸。這一年來,李靜恩曾向人打聽過Z中的事,這才知道Z中與李靜恩就讀的M中足足跨了兩個縣市。



這輩子大概是再也見不到陸瑾宸了。



在那個沒有通訊軟體的年代,要與一個人失聯是多麼容易的事,要找到一個一面之緣的人有多麼困難,李靜恩切身體會到了。



李靜恩的第一志願,是M市的第一志願M高。



而林偉的第一志願,是M市的第一志願M商。



溫閔潔跟隨林偉填志願,只願與林偉永不分離。



聯考過去,學生脫離了水深火熱,不過兩個月便放榜了。放榜的那天,李靜恩如願進入M高,最讓人意外的,卻是林偉。



布告欄前擠滿了人潮,李靜恩還是第一眼就看到了林偉,看到林偉深沉的目光。



林偉上了M高,與李靜恩同一間學校。



而溫閔潔卻進入了M高職,是林偉原先的目標學校。所有人都詫異愕然,溫閔潔更是傻得說不出任何話。



謠言四起,每一波唇槍舌戰都中傷他們三人。



林偉不言不語,李靜恩不哭不鬧,溫閔潔肝腸寸斷。



在那個國中三年,李靜恩從沒有感到如此痛苦,林偉卻什麼話也沒有說。他們分得轟轟烈烈,鬧得滿校風雨。



畢業典禮隨之而來,溫閔潔缺席了。



從李靜恩與林偉的生活中,徹底缺席了。



她跳樓自殺了。





「李靜恩,是妳逼死她的。」



林偉站在她面前,站在封鎖線外,淡淡地道,「是妳逼我們的。」



那年夏天如此熾熱,艷陽高照,李靜恩全身的血液彷彿凝結了。再炎熱的陽光都照不進她心底,李靜恩暈厥過去。



她愧疚得哭不出來。



她恐懼得說不出話。



對不起、對不起.......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