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5-21 16:30
点击:1117
章节字数:68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十七章





「所以,我二姊跟妳的青梅竹馬林偉有什麼關係?」



菸落盡,李靜恩再點了一根菸,目光放遠,「我當時也覺得沒有關聯,可當我驀然回首,我才發現看似沒有任何關係的兩個人,同時翻覆了我的人生。」



「哦?」戴蒙饒富興味地勾起笑,「這倒是讓我有點興趣了。」



李靜恩無力白他一眼,輕嘆,「就像兩棵樹吧,看似離得很遠,其實地下盤根錯節,糾纏不清,分不清是因為誰的關係而變得如此。」



「所以妳要繼續說下去了嗎?」戴蒙是個急性子的人,這點跟張季嫙簡直是一模一樣。



說起那三個字李靜恩就心塞,但她只能強忍不適,讓菸草麻痺感官,浸身那段二十年的回憶裡。






林偉與李靜恩第一次產生隔閡,是在國二下那年的畢業旅行。



他們就讀以升學為主的國中,校方為了讓學生專心應考,於是將畢業旅行提早到國二下學期,即使心有不滿也沒有人敢提出異議,全體二年級被迫提早參加畢業旅行,而校方卻仍沾沾自喜,認為教育方針無誤。



其實只要能跟一群好友一起去個三天兩夜,那點不悅很快地都拋到腦後,你一言我一語討論畢旅,不外乎就是座位與房間的分配,這些都無法引起李靜恩的興趣,而林偉正巧相反。



「所以,妳是分到四人房還是兩人房啊?」林偉熱切地問著,其實四周跟著走出校門的學生都在討論,唯獨李靜恩興趣缺缺地回,「我們班還沒分配好,但我想四人房的機率比較高吧,反正我都可以。」



「妳似乎不是很有興趣?」與李靜恩相識多年的林偉自然熟知她的一切,「難道在擔心模擬考?」



李靜恩瞟了眼他,算是默認了。



「天啊,李靜恩,妳平常就很無趣了,不要連畢旅都這麼無聊啊!」林偉誇張撫額把李靜恩逗笑了。



林偉看著她的笑容,溫溫和和地跟著淺哂。



四目相交下,李靜恩發現林偉似乎又長高了些,以前明明還要低頭看這個男孩,怎麼現在卻要稍微仰起頭呢?



「.....男生真不公平。」李靜恩不滿地咕噥,雖然壓低了聲音卻仍被林偉捉住了,「什麼不公平?」



李靜恩自尊心很強,要她直白地說在氣自己的身高沒有林偉抽高得快,她怎麼說得出口?



多年來的默契不過是一個眼神,林偉便心領神會。若這時輕聲哄著她,反而會讓她感到不悅,於是林偉大掌落到李靜恩頭上,故意搔亂,惹得李靜恩哇哇大叫。



他們邊笑邊躲,嬉戲打鬧,橘橙色的餘暉將他們的影子拉得細長,最後交疊在一塊,誰又想過要分開呢?還是那樣血淋淋的分開。



每個人都認為他們最後會在一起,連林偉也天真的以為,只要他努力喊著他喜歡李靜恩,她心底總有個屬於他的空谷,終有一天,他能聽到從李靜恩心底傳來的回音。



這夢終究是被打碎了。



分配好畢旅的房間後,李靜恩有些詫異她被分到兩人房,雖然對方稱得上是她的好友,但她怎麼也沒想到對方會極力央求她跟自己睡兩人房。



李靜恩只好答應了。



其實有沒有答應都無所謂,因為她沒有提任何意見,隨波逐流,她只好自認倒楣摸摸鼻子,安慰自己兩人房也好,這樣比較清靜,也許還能看點書。



李靜恩是這樣的如意算盤,對方可不是如此。



李靜恩還記得,那女生叫做溫閔潔,個子矮小嗓門很大,很活潑也很可愛。在那個規定每個女生都只能留西瓜頭的年代,溫閔潔偶爾還會戴個葡萄髮夾,被班導唸過幾次,後來大家都喊她『葡萄』。



「靜恩!」溫閔潔揮著手攔住才剛走出合作社李靜恩,故作親暱似的上前勾住李靜恩的手,「我有點事想要跟妳討論。」



李靜恩有些閃躲,但對方表現出的熱情使她無法逃避,只好推起笑容問,「好啊,妳問吧。」



「妳跟二班的林偉是情侶嗎?」



李靜恩無奈地微笑,她其實回答過好幾次了,但好脾氣的她仍好聲好氣解釋,「不是,我跟他只是鄰居,爸媽比較熟而已。」



「所以,妳沒有喜歡他囉?」溫閔潔謹慎地再三確認,李靜恩也耐著性子保證。



「那太好了,能不能幫我一個忙啊?」



李靜恩背脊瞬間一涼,她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我喜歡林偉,但我不知道怎麼跟他告白.......」



李靜恩腦海一片空白,下意識想抽出手,但被強硬拉住。她錯愕對上溫閔潔燦爛的笑容,帶些撒嬌語氣道,「靜恩,妳幫幫我,好不好?」



李靜恩不知道怎麼拒絕。



她知道林偉一定會生氣,可是女孩殷切期盼的眼神,讓李靜恩無所適從。「這......」她面有難色,溫閔潔繼續哀求,「靜恩,我不是想勉強妳,只是我真的很喜歡林偉,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跟他開始,妳只要幫我找個跟他獨處的機會就好,好不好?」



「好吧,但是就只能幫到這哦,不然林偉他會生氣的。」李靜恩勉為其難地答應,女孩歡呼,一直向李靜恩道謝,她表面微笑,心裡卻沉甸甸的。



後來李靜恩才知道,為什麼溫閔潔執意要跟她睡二人房,原來她想要李靜恩晚上約林偉到房裡,女孩想要藉機跟林偉告白。



李靜恩苦笑,但也無可奈何。



「但是如果被老師發現,我可不管哦。」李靜恩撇清責任,而女孩拍胸脯保證不會出事的。



李靜恩最大的缺點也是優點,就是輕信於人。



畢旅的那天下著雨,二班與五班相距不遠,她坐上巴士時,溫閔潔仍在她耳邊嚷嚷著告白計畫,李靜恩偶爾搭上幾句,心裡那點疙瘩就像蜘蛛般爬滿全身,可她不能表現出來,她不忍心澆熄女孩的期盼。



林偉至始至終喜歡著誰,李靜恩比任何人都清楚。



一想到她與林偉提起第二天營火晚會後能不能溜到她的房間,李靜恩說,她有話要對他說,林偉欣喜若狂,顯然是誤會了什麼,李靜恩心底很愧疚。



如果說是溫閔潔找他,林偉肯定不會來的。



左右為難的李靜恩,只好撒了個小謊。她以為這是無傷大雅的謊言,林偉頂多氣她幾天,不至於造成多嚴重的後果。



他一直都是寵讓著李靜恩,李靜恩知道。



要說這世界上除了父母誰最疼惜李靜恩,林偉當之無愧。



第一天的行程就在李靜恩忐忑的心情下結束了,她身心俱疲,面對殷切的溫閔潔是如此,面對刻意找她搭話的林偉也是。



闔上眼後浮現的,是那天李靜恩沒有見過的林偉。



他的喜悅像是汽水泡泡一般瞬間噴湧,似是急欲掙脫繭蛹的蝴蝶一般,目光炙熱,這些都是衝著李靜恩而來。



林偉真的誤會了,李靜恩說不出口。



將錯就錯的她可以說是逃避心態,就這樣順水推舟,一步步走往萬劫不復。



第二天晚上終究是來了,營火晚會結束後,李靜恩很快地混入人群中,不讓林偉發現她,她悄悄地躲在一旁,看到林偉鬼鬼祟祟的跑進女宿,她忽然有種鬆口氣的感覺。



李靜恩悄悄地尾隨林偉,直到林偉走進了房間,一切都很順利。



她站在門外,半掩的門被關上了,她最後迎上的是雙得逞的笑眼,李靜恩以為她看錯了。



李靜恩就站在門外,風聲鶴唳,就怕有巡房老師忽然來攪局,這可不是記過就能草率了之的。



她似乎聽見了爭執聲,然後,是摔東西的聲音,聽得她心驚膽戰。當門被打開的時候,李靜恩愣住了。



那是一雙氣紅的雙眼。



李靜恩沒有見過這樣的林偉,這樣失控的林偉。



「李靜恩,這就是妳希望的?」



林偉直逼而來,她餘光瞥見了溫閔潔啜泣的身影。



「說話啊!」



哭啞的嗓音朝她低吼,李靜恩後悔了,她發誓她再也不想讓林偉這麼痛苦。爭執聲驚擾了老師,林偉被老師帶走了。



離去前的林偉,一語不發地看著李靜恩,李靜恩忘不了瞬間滲入骨子裡的冷意。



那是絕望。



林偉的眼神,透露出了絕望。








煙灰燙到了手,李靜恩回神,像是想起什麼悲傷地笑了。戴蒙看得有些於心不忍,總覺得那不過只是契機而已。



果然,李靜恩微微地張開口,輕語,「我就是在那樣的情況下,第一次見到了她。」



「陸瑾宸?」



「對......」





被老師帶走的林偉,李靜恩有些放心不下,偷溜出了女宿,四處尋找林偉的身影,以她對林偉的了解,他肯定會替自己揹黑鍋。



那是李靜恩最不願看到的事。



驀然,一陣刺鼻的煙味吸引了李靜恩的注意力,她往一旁的草叢看去,看到了一個高瘦的身影。



夜裡的月光清冷,層雲散去,月光傾瀉而下,同時照亮了那人的側臉。



有個人抽著菸,隱身在月光中。



李靜恩不禁走上前一探究竟,對方竟嵬然不動,不過是低頭抽著菸,任憑李靜恩走近她。



誰也沒想過,竟就此走入了彼此的生命中。



修長的指尖抖落煙灰,彷彿是落在心尖上,李靜恩看得出神。



她輕吐了煙圈,瞥眼,顯然是第一次看到女生抽菸的人,她已經司空見慣了,唯一感到新奇的是,李靜恩竟不是厭惡,而是好奇。



這讓她輕笑幾聲。



「喂,名字。」



她昂眸,走出了月光,這才讓李靜恩看清了她的長相,那霎那李靜恩怔住了。



「李靜恩,我唸M中。」



「我,陸瑾宸,Z中的。」



陸瑾宸。






菸灰輕輕抖落,李靜恩捻熄了菸頭,她被煙嗆得流淚。



她告訴自己,不是因為陸瑾宸。



不是因為一個在回憶中猖狂的人。



原來她心底的空谷,一直在等一個陸瑾宸,等著她對自己喊,她喜歡自己,李靜恩會義無反顧地回應。



讓那聲回音迴盪在青春裡,久久不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