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5-21 16:23
点击:1138
章节字数:58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十六章





陸瑾宸,一個藏在李靜恩記憶深處的名字。



三個字,道盡了年華似水,流轉之年的青春,李靜恩以為她不會再想起了。



如果沒有陸瑾宸,也許林偉不會走向歧途,而李靜恩可能也不會投向男人的懷抱。



她想起了很多事,一別二十年,再次見到陸瑾宸,李靜恩除了激動還有一絲悵然。



不可置信卻又深信不疑——有一天,她們還會再遇見。



到那時候,會是什麼樣子呢?在夜深人靜時,李靜恩總是想過一遍又一遍;午夜夢迴的囈語,喃喃著那段燦爛的時光。



青春的傷太深刻,刻到骨子裡都忘不了。



也許李靜恩從沒有真正認識過陸瑾宸這才是事實,只是那目光就此緊隨著她,透過螢幕傳達的思念,強烈到戴蒙起了雞皮疙瘩,乾咳幾聲才喚回李靜恩的思緒。



「所以,你想帶我來這,是想讓我看什麼?」



「我以為妳會想飛奔到她身邊。」



不著邊際的話,徹底捉住了李靜恩的心思。她歛眼,輕嘆,「......你知道多少?關於我跟她的事情。」



「其實我什麼也不知道。」



李靜恩挑眉,無可奈何地看著他,試圖尋獲蛛絲馬跡,可惜徒勞無功。



戴蒙調整好情緒,清嗓,開口,「陸家是在十年前才找到我二姐的,在這之前的陸瑾宸,陸家上下沒有一個人知道她的來歷如何,那些年又做了些什麼。」



李靜恩似笑非笑地瞅他。



「我知道妳不信,但妳現在只能相信我。」



「你要的,只是我的相信嗎?」李靜恩轉頭看向電視牆,淡然地道,「還是想從我這邊知道些什麼?陸家二少。」



陸家二字代表了什麼,戴蒙不會不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我們想挖就挖得出來,既然無法從二姐那下手,自然是轉移目標了。」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我跟她之間的關係?」



戴蒙挑眉,「在我撮合妳跟張季嫙的那一天之後,我無意間跟二姐聊起這件事,她的反應很不尋常,促使我往深處查,終於查到了一些我感興趣的事。」



李靜恩一怔。



「妳們之間的關係,是我想的那樣嗎?」戴蒙嘴角噙著笑意,如罌粟花般勝放燦爛,李靜恩差點無力招架,於是苦笑,「這場賭局的賭注,就是這個?」



「是的。」戴蒙盛讚的眼神揚起,「我喜歡跟聰明人打交道,妳是其中之一。我呢,我拿陸瑾宸的這二十年來交換妳們高中的那三年,我想知道的是,那三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終於被挖出來了。



李靜恩闔上眼,再次睜開眼時,眼底的憂傷蔓延開來,笑意歛起,她垂眸。



「除了你,還有誰知道我跟她之間的事?」聽出了語氣中的妥協,戴蒙很滿意,「我可以跟妳保證,只有我知道,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後,尤其是張季嫙——我不會告訴她的。」



「你的立場到底是什麼?對於我跟張季嫙或是我跟她,你保持什麼態度?」



「隔岸觀火囉。」戴蒙說得坦率又在理。



李靜恩昂眸,「你有菸嗎?」戴蒙有些訝異,但仍掏出菸與打火機遞給她。



唇湊近菸尾,她熟捻地點了菸,深深吸口氣,又緩緩吐煙。淡淡的菸味霎時溢滿包廂,就像那幾年陸瑾宸身上淡淡的煙味一般,總是縈繞著在李靜恩身邊,久久不散。



抬眼望向時鐘,三個小時,足以道盡那三年了。



「妳會抽菸?」



「不。」李靜恩失笑,「抽的人不是我,是她,是......陸瑾宸。」



終究是喊出了她的名字,那就像個陰魂不散的魔咒,一喊出口,李靜恩頓時覺得自己回到了那幾年。



有菸味,有夢想,有衝動的年少。



兩隻自由的青鳥,囚禁在金籠裡,渴望自由的藍天,互相依偎卻又互相傷害。



如同她左肩下曾有過的刺青,以為是永遠的承諾,卻有一天哭著洗掉了刺青,從此以後絕口不提。



「所有的故事好像都有個陳腔濫調的開頭,我的也是一樣,要從青梅竹馬說起......」










林偉與李靜恩是青梅竹馬。



很多戲劇裡的青梅竹馬從小湊在一起,林偉與李靜恩也是如此,從幼稚園到大學都在一塊,唯一跟一般青梅竹馬不同的是,李靜恩與林偉並不是歡喜冤家。打從一開始,李靜恩就視林偉當作弟弟看待。



而他們也有像一般青梅竹馬的地方,那就是林偉從幼稚園就開始喜歡李靜恩。



說好了,一直在一起。



李靜恩很早以前就知道林偉喜歡她,而她從很久以前也明確地告訴林偉,這輩子她不會喜歡他。



小時候說的一輩子,總是那麼輕易說出口。



小學的林偉與李靜恩從小一到小六都是同班,所有人都知道他們是青梅竹馬,每個人都以為他們會在一起,兩小無猜,可他們從來沒有曖昧過。



林偉對李靜恩很好,李靜恩對林偉也不薄。



但是,他們沒有在一起。



升上國中後,林偉仍然喜歡李靜恩,但學著慢慢拓展交友圈,他心裡仍知道自己的根在哪裡,他不會離開,如果離開了,總會回來。



李靜恩明白林偉的想法,她一如既往的瀟灑,也如往昔般溫柔,與林偉相互扶持。



分到了不同的班級,兩個人的聯絡仍然很密切,兩家人的關係也一直很熱絡。小學與國中最大的不同,就是開始有了成績排名。



開始學會與同儕相處,展開團體生活,課業壓力隨之而來,比較心態也開始萌芽。



李靜恩以為,她跟林偉的家庭會是例外,但有一天,她無意間聽到父母在談論林偉的成績,戲謔的笑聲讓李靜恩怔然。



李靜恩天資聰穎,而林偉資質愚鈍。



兩家人碰面依然談天說地,但在李靜恩眼裡就是不太一樣了,而林偉似乎也感受到了壓力。



李靜恩永遠記得那一次,林偉第一次對她生氣的模樣。



「妳什麼都比我好,我怎麼努力就是考不過妳!」林偉捏皺了成績單,眼眶含著淚朝著李靜恩大吼,「我爸媽一直罵我,要我跟妳看齊,妳就是那麼優秀!我就是那麼爛!」



李靜恩的心彷彿被人捉住了,喘不過氣。



第一個盛夏來臨,在國中的第一年結束了。長達兩個月的暑假李靜恩一次也沒有見到林偉,即使林偉的父母來家裡作客,仍不見林偉的身影。



「哦,妳說林偉啊?」林母笑笑,「他在補習,不補習不行啊,功課太差了。靜恩啊,妳要多教他,好嗎?」



李靜恩頷首,即使她不明白成績好有什麼用。



升上國二以後分了班,她跟林偉離得更遠了。開學典禮的那一天,她四處尋找林偉的身影,在茫茫人海裡發現他時,李靜恩只感到震撼。



林偉曬黑了,也長高了些。



李靜恩記得最後一次見到林偉時,那個男孩矮她一些,不過才兩個月未見,竟然與她等高了。



男女生之間的隔閡也越來越大。



女生開始發育,男生開始長喉結,一切的一切都不斷拉開她與林偉之間的距離,對此李靜恩有些感傷。



難道她跟林偉只能繼續冷戰嗎?



在心底想過幾千萬遍要和好,一旦見到對方又逃得遠遠的,李靜恩覺得自己很沒用。



林偉何嘗不是如此?



表面上與李靜恩冷戰,私底下卻在打聽李靜恩的消息,一聽到李靜恩當上了班長,他在班上也爭著做班長,就只為了在幹部訓練時『巧遇』李靜恩。



幹部訓練的那一天,是在禮堂受訓,當李靜恩一踏進禮堂時,便發現了坐在一旁的林偉,她一愣,下意識地走向他。



坐在兩隔壁的青梅竹馬,又這樣自然而然和好了。



「我要跟妳道歉,關於我對妳隨便發脾氣.....」林偉搔著頭,心不甘情不願似的。



李靜恩忍不住失笑。



「妳也不對。」林偉狠瞪她,卻沒了底氣,「妳成績太好了,這是妳不對。」



強詞奪理的率直,這就是李靜恩認識的林偉。



「是,我不對。」李靜恩失笑。



「妳得賠償我。」林偉理所當然地道,「我要吃情人節巧克力,妳要賠償我。」



李靜恩永遠記得那時的林偉,替她揹著書包,笑得燦爛。



如果停留在那一刻,李靜恩願意。



她不為他愧疚,他也不為她心碎。



如果可以那樣,就好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