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5-08 18:21
点击:1075
章节字数:49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十五章





李靜恩其實沒有想過她會再次踏進Night裡。



第一次是誤打誤撞,第二次是情勢所逼。事實上,若撇除了私人因素,這裡的氣氛與裝潢其實深得她歡心,不過一想到了那次的不愉快,李靜恩的臉色便沉了幾分。



一敞開夜色的大門,戴蒙直挺挺的身影便佇立在她面前,恭候大駕似的,李靜恩一愣,僵直在原地。



今天的Night很熱鬧。



最新舞曲換掉了老西洋情歌,鵝黃色的柔光換成五彩繽紛的投射燈,整個Night煥然一新,如此絢爛奪目,但在戴蒙的身影背後卻顯得陰鬱。



「李設計師,這是我們第三次見面了。」



李靜恩蹙眉,輕聲駁斥,「是第二次,你記錯了。」戴蒙只是無謂地笑笑,沒有打算在這話題上打轉,眼神示意李靜恩隨自己而來,她瞭然於心。



越過了茫茫人群,繞過了男男女女,走過了杯觥交錯,戴蒙帶她走到Night最深處,在深藍色大門前停下腳步,李靜恩抬眼一看,上面寫著VIP貴賓室。



「今天似乎很熱鬧?」李靜恩隨口一問,戴蒙回頭,挑眉,「難道張季嫙沒有告訴妳?」



「她該告訴我嗎?」李靜恩失笑。



戴蒙不置可否地聳肩,「她為了妳做這些事,難道妳該不知道嗎?」



李靜恩微愣。



戴蒙推開了門,聽到李靜恩在後頭問,「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沒有回頭,只是朝著前方無奈地輕笑。很快地,他又收起情緒,直接走進一旁的包廂。



也許嚴格說起來,這是音控室。



「關上門吧。」戴蒙直接坐到沙發上,那面電視牆吸引了李靜恩的注意力,戴蒙隨著她的目光投去,意味不明地笑,「別看了,還沒八點Venus不會來的。」



李靜恩挑眉,「你說,張季嫙會來?」



「不會來嗎?」戴蒙簡直要大笑了,「妳們是有多不熟?今晚是張季嫙的收山之夜,很多人蠢蠢欲動的。」



「收山?」



見李靜恩困惑,戴蒙好心解釋,「在我們這圈子裡,收山的意思是不再泡夜店也不跟人搞ONS了,有點像單身派對吧。」



「這樣啊。」李靜恩並不訝異,只是逕自替自己泡了杯花茶,「所以你找我跟這件事有關?」



李靜恩淡然的反應在戴蒙意料之外,戴蒙雙手一攤,向後靠著沙發,「嗯哼,我只是想知道妳有多大的決心跟張季嫙在一起?」



手一顫,花茶不小心潑撒出一些,李靜恩的失常在戴蒙眼裡終於有些意思了。「怎麼了?我說錯什麼了?」



李靜恩放下茶杯,她坐在戴蒙對面,低嘆,「你誤會什麼?」



「我誤會?我誤會什麼?」



李靜恩抬眼,誠摯地道,「我跟張季嫙沒有在一起啊,你誤會了什麼?」



戴蒙微愣,沉下眼,「妳現在是在撇清關係嗎?妳說妳沒有跟張季嫙在一起,難道妳們之間清白得很?」



是不清白沒錯。



這李靜恩無法否認,但是她仍有餘地辯駁,「我跟她從來沒有正式說要在一起。」



「簡單說,妳並沒有要給她承諾?」



這話說得一針見血,逼得李靜恩不得不正視她跟張季嫙之間的問題了。因為太心虛,所以李靜恩無法從容不迫,滿是無奈。



戴蒙咄咄逼人,氣勢高漲,「妳既然不打算拋棄一切跟她在一起,妳又為什麼不離開她?」



李靜恩嘆氣,再次啜飲了口花茶,再次望向戴蒙時,眼神多了幾分感慨。



「陸家的二少,你應該知道每個人都有苦衷的。」李靜恩不顧戴蒙瞬間慘白的臉色娓娓而道,「你與其在這當調酒師,不如回去幫姐姐分擔家業。」



「我們現在在討論妳跟張季嫙之間的問題。」



「陸彥安,你別逃避了。」


「不要叫我陸彥安!」



玻璃杯碎了滿地,砸在李靜恩腳邊,然而她並不畏懼,在吃人的商場上她見過太多驚滔駭浪的事,更何況眼前只是一個鬧脾氣的晚輩,李靜恩不會因此動怒。



在李靜恩的認知中,陸家世世代代都是經商,尤其在飯店業獨佔龍頭,這一代的陸家有一對姐弟,姐姐陸彥慈,弟弟陸彥安,都是上過新聞的富家子弟。



只是不知道從何時起,露面的只有陸家長女陸彥慈而已,弟弟陸彥安鮮少現身,這幾年更是銷聲匿跡了。



但還被李靜恩查到了,多虧李瑤的人際網,沒有什麼逃得過李瑤鋪天蓋地的情報網。



「.....妳是怎麼知道的?」



「其實你也沒有刻意隱藏身分,不是嗎?」李靜恩低頭飲茶,淡然,「金鑽飯店上下都喊你二少,很難不知道吧?」她說了一個無傷大雅的謊,她可不想拖累了李瑤。



聞言,戴蒙有些頹喪,陸彥安——戴蒙的本名,鮮少有人敢膽碰觸逆鱗,李靜恩正是第一個。



戴蒙為自己倒了杯酒,耳骨上的銀釘仍吸引李靜恩的注意力,以至於電視牆一閃而過的身影,她同樣忽略了。



「但,李靜恩,有件事我打賭妳一定不知道。」



戴蒙勾起唇,他本身自帶陰柔,這一笑更是柔媚更甚,「要不要跟我打賭?」



「所謂的賭局,最後勝利的不都是莊家嗎?」李靜恩可不適用激將法。見此,戴蒙臉色一沉,又堆起笑容,「我不是莊家,妳才是。」



李靜恩挑眉。



「我們來賭,妳能不能坐在這看著電視牆直到十二點。」



陷阱明目張膽地曬在李靜恩面前,即使坑裡有張季嫙,她也不會貿然往下跳。戴蒙也不是笨蛋,他可是有備而來。



「妳真的覺得我只有一個姐姐嗎?」



李靜恩瞅他。



「妳的人生中,真的只有我姓陸嗎?妳對陸家又有多了解?」



記憶深處的漩渦瞬間湧上,拉下李靜恩往陷阱深處,幾乎令她窒息。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這是李靜恩最失常的模樣。



上一次瀕臨崩潰邊緣,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



「妳以為妳藏在記憶深處的人,永遠都不會被人發現嗎?」



「不可能!」李靜恩失序低吼,「她不是陸家的人,我認識的她是普通人——」



「這是我們第三次見面,我說過了。」戴蒙收起笑容,傾身,雙手交疊在大腿上,盯著李靜恩,「第一次見面,是二十年前。」



「......不可能,只有林偉知道她,不可能有別人知道那個人。」



「我說過了,妳以為妳藏在記憶中的人,能成為永遠的秘密嗎——」戴蒙忽地轉頭,昂了下巴,「妳自己看看吧,李靜恩。」



李靜恩怔怔地看向電視牆,那一刻,她以為心跳停了。



螢幕裡有個女人直直地穿過人群,走到了張季嫙的面前,停下,微笑。



那個人直接衝擊了李靜恩的記憶,猶如濤浪不斷拍打上岸,打溼了李靜恩的眼眶。



林偉知道她出現了嗎?



李靜恩痛苦地闔上眼,無法自己地陷入了久遠的回憶。



二十年了,已經二十年了,為什麼她又出現了?



「妳想念嗎?我的二姐,一個同父異母的姐姐,沒有人知道的私生女。」



藏在記憶中的人,就不該猖狂。







這次這麼晚更新真是抱歉,說一下,我的存稿就寫到65章這樣

所以快貼完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