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无标题

作者:伊苏登
更新时间:2016-05-09 00:34
点击:936
章节字数:50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流曳浮苏丿 于 2016-5-9 14:55 编辑


无题,生子,不喜勿入不喜勿入不喜勿入。用第一人称写出来和想象中的相去甚远,可能会有篇第三人称吧



我是弥生,楠田弥生。幼稚园时就总在被人问“呐呐やよいちゃん,为什么你和ひかるちゃん长得一点都不像,姓氏也不一样?你们不是双胞胎吗?” 光说我翻白眼的嫌弃姿势和お母さん一模一样,不愧是她女儿,但母亲告诉我我和光只是借了お母さん的子宫出生,从血缘上来讲和她并没有什么联系。那时我不懂这对南条爱乃来说是种怎么样的复杂情绪,只是由衷感谢遗传到的优质基因来源于母亲而不是那个三十多岁走在大街上却被说成是我们姐姐的谜一样的女人。 我和光曾经严肃地端坐在那张色彩鲜亮的双人小床上讨论没能继承南条爱乃的神奇基因究竟是种遗憾还是该感到庆幸,最终我们持相反意见,光咬着手指表情一派天真:“三十岁的时候还能看起来像十七岁一样不是很好嘛?” 大多数人的想法都和光一致吧。对护肤保养不在意如南条爱乃,在步入三十五岁之后化妆柜上的瓶瓶罐罐也立刻就多了起来,原因是“产后不好好做护理被くっすん抛弃怎么办?”她说这话的时候分明正赖在母亲腿上敷面膜,失去母亲柔软的怀抱我和光只能被圈在狭小的婴儿床内咂吧奶嘴泄愤。南条爱乃这个人真是太讨厌了,我决定夜里多哭几声直到她被母亲赶出房间来哄好我和光。 母亲工作很繁忙,太阳升起之前出门凌晨一两点才回家几乎是常态,和某个喜欢坐在超大屏电视机前打游戏玩起来连喂奶都忘记的据说曾是红极一时的声优歌手的人呈鲜明对比。我认为南条爱乃的选择性遗忘肯定是针对我,毕竟没有谁家父母会在给双胞胎女儿喂奶到一半时故意“想起”自己的副本还没打完于是就放下奶瓶兴冲冲握回手柄奋战,如果不是每次都恰好是母亲回家或者从房间里走出来发现我还瘪着嘴哇哇哀嚎,我肯定早就饿死在南条爱乃的充耳不闻中了。 在能够独立进食之前我对南条爱乃的报复性行为始终停留在吃饭换尿布时竭力挥手蹬腿给她增加工作难度,离开母亲的身边马上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喊导致她不得不把与母亲同榻而眠的权利让给我和光,以及故意尿湿她新买的价值不菲的衬衣。我吃定她不敢打我,那样的话母亲和祖母们会结成统一战线数落她的不是,而她只有低头认错的份。 渐渐长到六七岁,都已经上了小学光对南条爱乃的称呼却还没从“ママ”改过来,看样子她也没想过要改。我很好奇为什么在婴儿时代光就能够腻着南条不撒手,连她打游戏的时候光都要爬过去坐在她盘起来的双腿间。后来在一次夜间的姐妹谈话中光哭唧唧地向我抱怨:以往母亲那样做的时候南条爱乃都会二话不说扔了手柄,谁想到这招由光来用完全没产生任何效果。我很尊敬雪森阿姨,如果我的队友敢在副本进行到关键时刻本人跑去和爱人卿卿我我,我肯定会一通电话打过去骂她个狗血淋头然后断绝一切游戏上的往来,尤其在对方的职业是个奶的情况下。 我很爱母亲,以至于记事起就把南条爱乃当做竞争对手来看,认为她独占了世界上最美好的女人,留给我的只有一个姓氏和明显区别待遇的母爱。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为了把母亲从南条爱乃那里夺回来我决定缠着母亲讲她和南条爱乃生下我和光之前的故事。很早就被教育我们与普通的家庭不太一样,别人家有父亲母亲,我和光没有父亲,却有两个母亲。我们都不认为这是值得诧异的事,尽管提及此同学们的表情多少都会惊讶。虽然不愿意,但我必须承认一个父亲应该给予的,南条爱乃都竭尽全力在满足我们,甚至比一般的父亲给的更多。收入上来讲,据母亲描述,南条爱乃作为歌手时期就已经到了有喜欢的车子就随时可以买下来的程度,更别提她后来隐退自己开了家事务所。个人魅力上么,母亲每每提及都会抱着丝小小的醋意,即便许多年没有在公众视线前现身,也时不时会有长情的fan寄礼物到事务所,指名道姓要交给南条社长,且以女性居多。 南条爱乃的情史我也是知晓不少的,什么幼稚园时期暗恋的やっちゃん啊,高中时期偷偷喜欢了两年的同班同学啊。这人居然还在当年各种各样的广播中堂而皇之说起这些,一点也不觉得单恋暗恋是什么苦情戏码。至于原因,在我和南条爱乃握手言和后她摸着头告诉我:“当你有了心爱的人,以往那些微不足道的连挫折都谈不上的东西就都可以当做笑话让它飘走”。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认真,没有妆容遮挡,眼角的细纹便暴露无遗,但并不妨碍我体会到她忠实的拥趸们的心情:南条爱乃,真的是个很帅气的人。 “没错,よしの是非常帅气的前辈哦。”母亲似乎很喜欢用前辈的称呼来调侃南条爱乃,永远玩不厌一样等着对方用无可奈何的语气回复“前辈禁止啦”。起初我和光还会一头雾水地面面相觑,次数多了也就见怪不怪,只会想着“啊啊这两个人又来了”。 洗过澡,光用毛巾包裹着湿漉漉的长发趴在床上:“呐やっちゃん,我问你啊。” “嗯?” “お母さん是不是特别喜欢ママ啊?” 有点明知故问,但我很想知道是什么令对感情一向不太开窍的光问出这样的疑惑。 “是呢,ひかる怎么了吗?” 光翻了个身子,长发差点垂到地上。我与南条爱乃在某些方面还是很像母女的,比如都懒到不愿意去打理长发索性剪短它,都有一双发育得不太正常的招风耳。 “今天的晚饭有名古屋特产的鸡翅膀,是只有名古屋才能买得到那种哦。” “嗯,那说明什么了吗?”我不是很理解光的思路。 “ママ昨天才说了想吃名古屋特产的鸡翅膀,今天就出现在饭桌上了!她今天一整天都没出门,肯定是お母さん带回来的!お母さん工作的地方明明和名古屋不顺路啊。”这点我倒是没想过,还以为又是哪个fan寄来当地土产给两位人气不菲的妈妈。 “ひかる说想吃的话お母さん也会买来给你啊,证明お母さん也非常喜欢ひかる。” 光坐起身目光炯炯地望着我:“那不一样。ママ恐高,我们出门旅行的时候お母さん连最想去的flyboard都放弃了去陪她在一边坐着晒太阳。去年ママ的生日,お母さん刻了木雕小人给她,手指弄伤了好几处,我们可没有这样的待遇呢。还有好多好多……” 光的观察还真是细致入微,这么一说才想起来那两个人对彼此的好几乎超越了我见过的每一对父母:“那不是很好吗?” 光撇撇嘴:“其实我想说的是……お母さん那么喜欢ママ,会不会有一天我们惹ママ生气,ママ只要说一声,お母さん就会不要我们了……而且やっちゃん还总是对ママ爱答不理的。” 嘶——光说的好有道理,以前我竟然没有想到。以母亲对南条爱乃的喜欢程度,抛弃女儿什么的肯定就是勾勾手指的问题。怎么办,好担心,我现在转变一下态度还来得及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