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无标题

作者:伊苏登
更新时间:2016-05-01 00:20
点击:890
章节字数:87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流曳浮苏丿 于 2016-5-7 21:30 编辑


为了庆祝嫩嫩的M终于十八岁啦{:4_349:}嗨皮波斯嘚




足控

彼此熟悉到可以约定好一起出游之前,前辈在楠田看来高不可攀。 南条身长不占优势,丢进人堆儿里基本打捞无望,不像楠田,起码偶尔穿双六公分高跟鞋可以不至被人当成翘课的高中生。相近的身高在共同主持广播的前半阶段并没给楠田特殊的安心感,不如说正是那样卸了妆戴起框镜平沿帽与普通人无异的小前辈模样更是让楠田灰心丧气。分明是站直身子能够绘制出等高线的两人,却仿似恒星与行星,一个依靠自身发光发热,另一个则永无止境环绕固有的轨道运行转动。想要有足够的底气与她并肩被她依靠,所以那些排山倒海披荆斩棘都不在话下,只是不知道在奋力追赶的同时她的目光一刻也未从自己身上离开过。 鲜少能在东京邂逅大雪。飘摇着的六棱冰花落在女孩温暖的掌心,缓缓化作小滩透明水滴。后面追上来的男孩子呵出白雾,解下羊毛围巾仔细为女生系好,灰黑格调明显不适宜正青春洋溢的少女,被不怀好意地抓了一把碎雪塞进衣领。雪一旦贴近肌肤即刻化掉,男生抖不出,只能冻得跳脚。女孩子笑得欢快,末了踮起脚跟凑在唇边补偿性质地印出些唇彩,高大的男孩腼腆着抓抓后脑勺,牵起暴露在冷空气中软玉似的手掌快步跑开。 楠田坐在咖啡厅的透明窗边看着这腻人的场景,手中的热可可几乎冷却下来,南条陪她一同凝视着街道,不言不语。 三十分钟前收到了意料之外的来自南条前辈的表白,与台上大放异彩的南条爱乃不同,是自称下了台就只是普通人的南酱。少了麦克在手,南条一刻不停地用咖啡匙搅拌着,明明那杯黑咖啡既不加糖也没有倒入牛奶。 “可以和我这个没有宽厚肩膀,体魄也不够健壮的家伙交往吗。” 卯足了勇气似的,口吻却平平淡淡,抑制住探问上扬的语尾,畏缩都被隐藏在了古井无波的情绪之下。 沉默一点也不适合kssn。南条这么想着,见桌对面的人被街边的情侣吸引了视线,眼珠也随之错开,于是完整地欣赏到了暖得窝心的一幕。 纷纷扬扬降落的雪势开始减小,南条心里也一同打起了退堂鼓,正想要起身道一声对不起骚扰到你了,楠田简短的回复掷地有声:“可以哦。” 交往后的黏糊劲儿有增无减。南条一度受困于这种在某些宗教中被视为异端的情感,她从不为自身的倾向和选择感到悔恨,也自信谈不上有力的双肩能够扛起责任与冷眼,她经历的不比谁少。唯一担忧她爱着宠着的女孩只将她当做前辈、同事、伙伴以及挚友,害怕她无法接受所谓“出格”的恋情。 “这么说kssn那时候已经确认喜欢我了?那那长达三十分钟的诡异的安静是为了什么啊!”蹲在沙发前揉着mugi触感良好的肉垫,小前辈瘪着嘴委委屈屈。 “立刻答应的话南酱肯定会得意的不是吗?而且kssn要做好准备,不能表现得太兴奋让南酱觉得我不够沉稳。”回答得有理有据头头是道,南条为自己当时的提心吊胆默哀三秒钟。 “说起来南酱最近鬼鬼祟祟的哦,难道是背着kssn偷偷去登陆游戏了吗?” 被南条引诱进艾欧泽亚大陆后便欲罢不能。虽然广播早就结束,约定笔记本也搁置在抽屉里当纪念,但两人比起以前反倒是更能好好履行约定,比如登陆游戏要挑选双方都有空闲的时候。 “答应kssn的事会好好践约啦,而且我哪有鬼鬼祟祟。”这话说得心虚。面上不显山不露水,南条心里已经在盘算要把“见不得人的东西”转移到哪个阵地去。那数量快要破千的照片,若是被kssn发现上面净是她本人的身体,或身体某一部位出镜,九成九要被当做变态的。 越怕事越来事。平日里楠田绝不会踏足漆黑的储物室,今天因为翻找以前的杂物不得不打开房间中所有照明设施进入黑暗领域。想要的东西没找到,反而是南条的全部家私从盒子里掉落,厚厚几叠照片看得楠田面红耳赤。南条桑,变态! “kssn,我回来喽。”明后天是连续的OFF,工作也在临近傍晚时结束,而楠田则比她提前一天。特地拎回蜜瓜想要和同居人边欣赏钟情乐队的LIVE边解馋,回应她的却是端坐在沙发上的冷脸。 “kssn?”南条即便没有丈二,依旧摸不着头脑。早安吻时楠田都还是一副糯糯没睡醒的模样拽着自己衣袖撒娇,怎么晚上回来世界都变了? 确定关系前对楠田式的冷漠抱有非同一般的兴趣,可爱的后辈猝不及防就露出面无表情的样子常让南条生起逗弄她的劲头,可现在南条只觉满室风雨欲来的不妙感。 愣在原地的前辈一直没有动静,楠田忍不住将其中一张不那么露骨的照片拿给她看:“南酱不想和我解释什么吗?” 这种好像偷吃了别家小孩午饭便当被发现的尴尬令南条白皙面皮憋得通红,一把夺下照片护在自己怀里:“kssn这是偷窥隐私啦,偷窥隐私!” “耶?”楠田呆住了,她没发现过前辈强词夺理恶人先告状的本事和她过去那些年撩拨其他女生的技巧一样娴熟,不过红彤彤的小飞象耳朵瞬间打消了楠田恼羞成怒要讨个说法的念头,笑着靠近南条身边耳语:“那么南条前辈偷拍后辈这笔账该怎么算呢?” 楠田这话说完自己也跟着脸红心跳起来。前辈的摄影技术真不是盖的,午睡时骑在被子上,背心掀开一角裸露出的腰间线条、看台本看到瞌睡虫上身而撑着下巴眯起双眼的侧脸、系好围裙准备大显身手做一份精致甜点而挽起袖子的抓拍、还有占据三分之一数量的不知何时何地摄于镜头下的自己的双足。不是所有照片都有多么适当的角度和光线,有些甚至糊得分不清面孔,大约是南条在慌乱匆忙中来不及调整,但楠田就是能从中分辨出那些丝缕缥缈得几乎难以察觉的情愫。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她才不会轻易饶恕浪费半数胶卷拍别人裸足的恋足癖呢,太羞耻了! 南条给予的回答是一个没有空闲置换气息的吻。柔软的舌头探寻到对方口中,细细研磨着腮颊的嫩肉,又托起另外一条伙伴纠缠共舞,像神话中盘绕殿柱回环向上的世界蛇,带着吞天噬地的欲望将楠田最后那点小小不满塞回喉间,勾连出急促的娇声喘息和唇瓣碰触的咂响。 无时无刻不想这么做。想褪下她毫无防备的单薄衣裳抚摸柔韧的腰肢、想亲吻她困得迷糊的沉重眼皮、想舔舐她细瘦紧实的小臂、想吮吸点缀樱花瓣一般粉嫩可爱趾甲的足尖。此时能够得偿所愿了。南条慢慢推搡着愈显清瘦的人影倒在沙发上,以朝圣的姿态剥下吊带裙,只剩不足蔽体的性感内裤时南条无声地笑了。前两日才为她挑选的内衣,今儿个就穿上了么。羞怯的拒绝话语仿佛还在耳边萦绕,嘴上说着不要穿给她看,结果…… “真喜欢kssn只有提及与我相关的事情时才有的不坦率。”南条吻着她的肚脐,生怕工作后尚未来得及卸下的美甲划伤了娇嫩的肌肤,仅用了指腹摩挲着两侧的马甲线,不一会儿就探下一只手去解系于腰侧的细小带子。 脱掉内裤的过程缓慢得像是经历了几十年,没有略含侵略性的吻,脑子渐渐恢复正常工作,抓着沙发垫宣泄小腹上的痒意,楠田开口的声音嘶哑许多:“可惜前辈的口味不敢恭维呢,唔……” 恶劣地屈起手指,关节在湿意随时能够喷薄而出的窄小入口撩拨蹭动,“嗯嗯”声断断续续从头顶传来,南条却坏心地忽视渴求安抚的林地,指甲尖端羽毛扫过般顺着大腿根轻挠到足踝,一道拖长的白色划痕很快消失,南条含住卸去甲油的脚趾,阻了楠田急于制止的“别,那里……” 硬要说的话,应该是“无味无臭”。楠田人小,脚掌小,连脚趾都透着一股精致的可爱,当然同为150的南条前辈也没资格说什么,只是一直觊觎着的渴望忽然得到满足,南条连动作都小心翼翼了起来。 被恋人按在沙发上脱光了衣服撩起了情欲,她却含着自己脚趾不肯往关键处使力,楠田多多少少有些羞恼,伸起另外一只脚丫踢踢南条的脑壳,短发意外地触感良好,忍不住用脚心多蹭了蹭,酥酥麻麻的痒激得她下意识缩起腿。 口中的美食主动退却,南条抬眼越过盆地、平原、峰峦和顶端绽放的高岭茱萸,对上小动物眼底湿漉漉一片,楠田被她闪动着异样光泽的眼神鼓动,身体里的洪流蔓延逃窜,这时候还不做些什么,她在等着她自己动手么? 南条读懂她的心思,淡眉挑了挑,亲吻过她拇趾上小小一颗痣,又细细碎碎将唇点在凸显的足踝处:“别急,我的亚衣奈,这才刚开始呢。” 当身体一整天所补充的水分都化作不知羞耻的汁液润湿了布艺沙发面料时,楠田方才对那句打响战争的宣言后知后觉。南条大约是本着“既然已经被你发现,那我索性不再隐瞒了”的姿态,对双足的侵犯变本加厉。身子折叠出过分的卷曲,南条将她一截纤细脚腕握在手里,柔软足心受到腻滑舌头的骚扰,蜷出的皱褶窒得南条百爪挠心。

想吃掉她。

能不能让什么罗袜轻尘莲步弯弯都去见鬼,南条只想感谢创造“可爱”这样词汇的伟大人才,他免于她在炽热火烧似的氛围中费尽心机去思考称赞,她的恋人沁着泪光咬唇的隐忍模样不是千言万语能形容尽的,那就让简单的音节来替代。

“kssn,かわいい。”

楠田将自己比作一条小鲨鱼,得到了上天眷顾在名为南条爱乃的这片汪洋爱海中称霸一方放纵恣睢。

可现在她搁浅了。

身体脱离熟悉可靠的环境在泥泞沙滩中越陷越深,被人拿捏了尾鳍予取予求,缺少枕头的支撑她很快没力气仰起脖子去对抗侵略者,足尖趾缝都沾满了南条的唾液,至少应该庆幸南条给了她唯一的快慰——按揉在阴部轮廓的拇指。

仗着两天的休息日,南条想把之前缺斤短两的约会和肉体交流仪式弥补回来。她不担心楠田会忍不住伸手打上来,也不担心汤熬得太久水会沸腾蒸发,就像楠田能掐准点钟估摸好她的脚步在玄关等待第一时间给她一个拥抱,她也能够把握好后辈身上每一处敏感点,胸前耳后、腰侧膝窝。

她专注这双盈盈步履有多久了,3分22秒?刚好是一首歌的时间。也许有误差,但能保证在五秒以内,トドケミライ的歌词在她脑子里淡入淡出着。南条不承认自己是变态,喜欢一个人的同时喜欢着她身体每一个部位,有什么问题?也许有问题,因为kssn看上去要哭出来了,甚至开始拉住自己煽风点火的左手不肯放,透明的液体沾染手背,南条笑着抿唇看过去的时候并没如愿对上楠田的视线,小女友可是相当害羞,半点不想直视自己放荡的姿态。

“kssn,有个问题困扰我好久了,可以不吝惜地为我答疑解惑吗?”南条终于肯挪开舌头放过对足心的蹂躏,手指却又不老实地摆弄起几根白玉笋尖儿,一会儿在趾间模拟着插入的动作一会儿又挠挠这里勾勾那里四处逗弄。楠田想恶狠狠拒绝她,不过心有余力不足,绵柔的应答流溢出唇边,南条敛起笑容装出一脸严肃:“我们交往后,kssn的胸围差是不是快要突破十六公分了?”

舍不得把她踹下沙发,也做不到穿好衣服把她独自扔在客厅,所以楠田烧短路的脑袋里孕育出了拽着条纹衫衣领堵上那张坏兮兮的嘴的下意识对应方法。南条想起应该推拒的时候已经迟了一步,被勾着后颈压在楠田身上,手腕撑在她耳侧时小小扭了下,有人等不及了。

听说对某个人的身体始终怀有高度的兴趣,那么距爱上她已经八九不离十了。南条恰好相反,喜欢上和熟人活跃和生人腼腆的楠田亚衣奈,喜欢上什么都不说又林林总总有着柔和的温润的楠田亚衣奈,喜欢上执着着大踏步追赶希冀作为她依靠的楠田亚衣奈,因此对这具瘦瘦小小在关键时刻爆发出强大力量的身躯钟情无比,每一次接吻做爱都是新鲜的尝试,不会厌弃不会腻。

没理由再让她忍耐下去了。

南条跪在她分开的双腿间,颠颠手中两只小白兔,摇起一阵荡漾的乳波。即使平躺着拉伸了身体也有如此威慑力啊,南条内心感慨万千,还没及摘取峰顶昭示着胜利的旗帜就被人按着脑袋推了下去,鼻尖拱到潮湿的甬道口,幼稚鬼一样晃着头乱蹭,楠田的嗔骂声被嘤咛取代,南条得意着探进舌尖。

恋人时常会做出与外表相符的半大孩子行径,比如穿着低档裤迈着小短腿追着灯光踩来踩去,比如被自己袜子上的独角仙吓到丢了手里的东西窜到沙发上,再比如察觉到她高潮将近时故意撤开手指或嘴巴,乐此不疲地听她娇软的乞求。

混球。

又一次被这么做了。南条握紧拳头好整以暇等在洞口,只消楠田企图并紧膝盖扭动腰臀,透明状的液体就会为她涂抹上一层优质护手霜。南条的腹中烧着一团火,可她愿意冒着被燃尽的危险等待楠田自投罗网。

“南酱、哈……南酱……”

爆炸点骤然被触动,南条的舌头灵活自如地钻入花园小径,楠田的脚尖顷刻绷得笔直,仿佛回到苦练芭蕾舞那段时期。太过执拗一心想要逃开花瓣裹覆的小豆子被南条逗得一颤一颤,每翕动一次就有小股爱液涌出,沾湿了南条光洁的下巴,顺着喉头滚动,最终在半途滴落进融入沙发面料的大片水渍中,汇成难堪的图案。

尚算完整的呼唤破碎成不成调的呜咽,南条没时间计较被抓疼的发丝,舌头渐渐有了酸麻感,手指加重力道协助不堪重负的唇舌完成使命。

“呜——”南条忙将手指横隔在楠田齿间,那孩子在最后的时刻总要咬紧下唇吞咽即将破口而出的呻吟,次数多了南条也就习惯让手指代替楠田的嘴唇受罪。反正她的身体意识思想灵魂都归楠田所有,要怎么处置怎么发泄她都安之若命,唯有楠田润泽的唇,她可舍不得让它破皮出血。



{:4_351:}旅游回来补全给没看过的人,假装我更新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