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无标题

作者:伊苏登
更新时间:2016-05-12 22:19
点击:928
章节字数:59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流曳浮苏丿 于 2016-5-13 17:11 编辑


被风俗店小哥招揽的南条桑的一百种场面


Scene 1


因为执意不听劝剪掉了好容易才蓄到肩膀处的头发,南条被赶出家门了。

此前楠田萝卜大棒软硬兼施甚至不惜滚上南条家的仿真丝布艺折叠沙发床就是想保住虽然发尾染黄带了七分时尚一分不良一分丑气一分幼稚但的的确确帅气得要命的中短发,结果沙发床面上欢好过后的痕迹还没洗掉南条就剪回了将近十年前的超短发风格,这是要逼死谁。

套着大了一码的纯棉印花圆领半袖和宽松中裤,脚上踩了前几天和楠田一起逛街趁她不注意火速挑选试穿交钱拎到手里的黑白竖条帆布鞋,南条本想再戴上同款框镜和楠田牵牵小手出门散步,必要时还可以在四下无人的街道死角里亲亲小嘴什么的,结果除了随时揣在裤兜里的苹果产品连钱包都没带出来,准确说被扔出来。

“南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前就去好好逛一下东京都吧,顺便加强锻炼改善体质。”

小铁门撞得哗啦哗啦响,楠田以惯常的す表情丢下和善的叮咛竟然就抛弃爱人跑去照顾猫大爷了。为什么南条知道她去喂猫了呢?因为家里两只小主子吃到加餐的鱼肉罐头兴奋得连喵都不会叫了。你听听,那明显和对待自己时不同的又软又萌的声调算什么,为了加餐连身为猫咪的高贵冷艳都消失无踪了,真是得到新欢马上忘记旧爱。

像个大体积弃婴被搁置在门口的南条在敲门求饶认错未果后郁郁不得志地往街区上溜达。反正就算在地铁坐到自己fan的身旁也没人认得出来,南条将拍红了的双手插进裤兜里,不紧不慢地以闲散人员姿态溜达在热闹繁华的地段。

“喔,这家甜品店出了应季点心!”是谁说的来的反正日本人就是对“限定”这样的字眼没有抵抗力,南条喜滋滋拍了照给楠田发过去顺便附上肉麻情话一二句企图挽回自己在女友那失落的信任。

已读未回。

南条握着手机想死的心都有了。究竟谁这么不人道要强行给这些通讯软体增加已读未读的提示功能??

“唉……”

叹出一口充满忧郁之情的气,南条浑身上下散发出“I need 安慰”气场,从南条出现在视线范围内就一直注意着她的风俗店小哥终于逮到机会,热情洋溢地挥着手招揽客人:“嗨小哥,要不要来我们店里潇洒潇洒?”

隐形眼镜还泡在护理液中,没镜片的豹纹框框除了臭美耍帅装饰起不到一星半点让南条可以不眯眼就将整个世界的画质调到高清无码的作用,走近了仰起脖子才看清是个风俗店,南条忙不迭摆着手对好客小哥说着“不用了不用了”。

小哥也十分尴尬,这短袖中裤帆布鞋活脱脱一刚出社会或者还没出社会的毛头小子啊,谁想到一张嘴一把好嗓子亮相给小哥吓得不轻。哎哟平常待人接客无数怎么就在小姑娘这翻了船呢,他一世英名啊。

“抱歉抱歉,打扰您了真是非常对不起。”小哥彬彬有礼地弯腰鞠躬,南条迫于压力也点头虫似的回礼。可不好在这种店前面多待,被kssn看见要出大新闻的。

等小哥再抬起头时,街上只剩投来好奇目光的路人们,至于刚才那盘儿亮条儿顺的小伙……小姑娘,早就没影儿啦。




Scene 2


一家四口饭后散步。 老实说南条没想到自己一把年纪了还会被人揽进风俗店问着“要不要来体验最新的服务”。 尤其招客的小哥真是妖娆多姿。 光和弥生这对姐妹明年都要上小学了。 弥生遗传了楠田的基因多点,现在的个头还维持在一个幼稚园小朋友应有的范围内,但光……南条蹲着身子的时候已经必须努力仰着小细脖子才能和小姑娘对视了。上次亲子会的户外娱乐活动被老师友善地询问了“是不是光的父母太忙没有时间才让姐姐您临时代替呢?” 南条唉声叹气。恐怕再过几年走在街上会被当做小楠和光的女儿吧,至于弥生么,肯定是自己的妹妹。南条心不在焉揉着弥生和她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招风大耳朵,南条家一门出了两只小飞象啊,马戏团不愁没有顶梁柱了。 “お母さん,你快管管なんじょう啊,耳朵要被揪掉啦!” 楠田本来牵着光走在前面,被奶娃娃这么一喊才回过头。哦哟可不是么,大耳朵揉得白里透红的,怎么看怎么和某个人窘迫的时候别无二致。 “なんちゃん?”身边人来人往的,楠田不敢放开光的手,小孩子好动,被冲散了上哪找回来去。 南条还沉浸在自己马戏团的童真梦想中,一言不合就揉耳朵指定是在床上和楠田学来的。真是,在女儿面前做出这么出格的举动一点也不觉臊得慌,现在还装聋作哑无视太太的呼唤,又想被塞榴莲了吧。 “呐,よしの。”楠田的日子不太好过,工作忙得滴溜转就算了,回到家一大两小根本不给活路。母亲节那天居然嚷嚷着要给她做慰问品小甜点,结果弥生把小麦粉袋子撕破撒得到处都是,她自浴室出来的时候只看到白乎乎露出眼睛的三只糯米团子。 弥生左瞧瞧笑得一脸白痴的南条,前瞅瞅火山即将小规模喷发的母亲大人,抖抖身子瑟缩地伸着小胳膊打算往姐姐那边投奔。 “なんじょうよしのさん?”已经笑里藏刀了。 “在!”立正站好,这种骇人的称呼俨然成为军号般的存在。 光和弥生就目瞪口呆看着被回应了的母上分分钟薄冰化春水,鼓着腮颊指头戳戳南条额头:“想什么呢?这样牵着弥生很危险的。” “想我们的女儿。”南条的心理年龄和生理年龄成反比的,近来犯蠢的次数越来越多,楠田时常要捧心口作欲罢不能状。 毕竟还是大街上么,不好公然抱上去。楠田俏生生给了她一个白眼:“我带光和弥生去买点东西,你自己等在这里不要乱跑。” “诶诶诶——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包子脸撅起来了。 楠田向弥生招招手,小奶娃屁颠颠跑过去被老实牵住:“怕你看到联动商品忍不住扛两箱回家。” 泄气皮球定在原地无所事事等候太太和两个小娃娃重回怀抱,期间幼儿样踢空气转圈跺脚不值一提。 差点毫无形象地蹲在街角数灰尘时,打扮得帅气与骚气并存,阳刚不失温和的一道阴影把南条彻彻底底笼罩其中:“小哥,要不要来我们店里?最新服务哦,季节限定。” 南条迷茫地打量眼周围,哦,风俗店啊。风俗店,还有季节限定?限定什么,应季的玩具吗? 学着楠田和善的笑容:“不用了,我在等人。” 小哥尴尬了。光看外表,南条除了个子矮点完全没看出……是个声音还挺挠人的姑娘家。欠身不住说着抱歉,南条撇撇手,扭头看见不知何时立在身后的南条太太笑得一脸开心。对,幸灾乐祸由内而外的那种开心。 “你们、听我解释……” 早熟的弥生一个眼刀劈过来,只有单纯的光不明所以张着小嘴和南条求抱抱。饶了她吧,双胞胎一岁以后她就再没抱起她们过,在这方面瘦胳膊瘦腿的楠田都比她强。人,还是要服老的。





Scene 3 南条发誓她是吃到饱腹感过于强烈才出来溜溜食。中裤短袖是私服标配,你说她口味异于普通女生她也认了,但是那个穿着附近女高制服拎着包包白眼而过的姑娘你给我站住!听我说! 碰上下流胚子了,真倒霉。楠田有社团活动,离校时间稍晚了些,平时走在一起的伙伴早都各自归去,千挑万选找了近路迫不及待奔进家里一池温水的怀抱,结果那个个头不高看起来细细瘦瘦文文弱弱的家伙居然当着女高中生的面抬脚要走进风俗店!恶心,变态,无耻。人的欲望怎么可以这样无穷无尽。楠田狠狠剜她一记白眼,情况允许的话她还想挥包砸掉他那副斯文框镜。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需要!”惊慌失措挣脱风俗店小哥的钳制,小哥愣了。这位客人的声音听起来,嗯,不是很像男人呢。这么说很失礼他感到非常抱歉,但事情还是弄清的为好。 翻遍全身希望找出些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却总不好撩起衣服直接大喊“我是女人!”吧。清清嗓子,南条用万分柔和的声线挑明:“很抱歉,真的不用了”。 这下小哥才惊觉他应该鞠躬道歉,南条摆手过后迅速反应过来撒丫子去追前边的女高中生:“那位同学你等等!你听我讲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