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5-08 18:19
点击:1113
章节字数:39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十四章





李靜恩收到了兩封邀請信。



也許更正確來說,那只不過是訊息而已。現代科技太發達,已經沒有人會特地寫邀請函了,除非是正式場合,更不用說大學同學會與私人會面,這兩種怎麼看都是輕鬆的場合。



但李靜恩的心情可不輕鬆。



她關了不斷震動的Line通知並關了機,決定專心在設計圖上做最後的修改。Secret每年最大的盛事就是成果展,公司上下每個設計師都會卯足全力參展,不只是為了考績更是為了曝光率,提升知名度。



李靜恩總共畫了十一張設計圖,這是李靜恩最隱密的秘密,就連黃承泰也不得多看一眼。



全世界只有李靜恩有權力翻閱這份設計圖,在完工以前都悄悄地收在抽屜深處。



她放下畫筆,瞥眼看向擱置在角落的鉛筆,像是想起了什麼而臉一熱,不自然地別過頭。



這還要不要讓她工作啊?



簡直是青春期少女才會有的困擾。李靜恩輕嘆一聲,闔上畫冊再次點開訊息,陷入沉思。



該不該跟黃承泰說呢?大學同學會是躲不掉的,畢竟上次黃承泰住院時已經說好要去了,此刻若再改口不克參加,那豈不是太丟人了?


真正讓李靜恩猶豫的是另一個邀約,約在Night裡的單獨會面。



李靜恩跟戴蒙不過是一面之緣,李靜恩不知道他們之間有什麼可以交流,除非是關於張季嫙。



「金鑽飯店的二少.....戴蒙啊.......」李靜恩喃喃自語,回想與戴蒙的萍水相逢,邊思索著他隱藏的身分。



看來除了同學會勢在必行以外,與戴蒙的晚餐約會也是無法避免。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沒有什麼好畏懼的。只是,為什麼選在Night呢?對那裡李靜恩而言盡是五味雜陳,若這是戴蒙的目的,那他成功了。



到底有什麼在等著她呢?李靜恩毫無頭緒,但隱隱感到不安。直覺告訴她,這件事不該去問張季嫙,而李靜恩也不是長舌婦人,常將心事堆在心底,像個悶葫蘆。



他們約在這周六晚上七點,Night。



同一時間,張季嫙滑開手機滑掉了許多垃圾訊息,忽然跳出了戴蒙的訊息,她定眼一看,有些怔愣。



「星期六晚上八點,我已經幫妳安排好了。」



張季嫙有些驚奇,這人不是反對她收山只為了專心李靜恩在一起嗎?怎麼幾天的時間戴蒙就安排好了?



「我該說謝謝嗎?」張季嫙回覆,戴蒙已讀不回。



關掉了訊息,張季嫙隨意滑著臉書,偶爾回個幾句與紛絲互動,心血來潮直接搜尋了Secret的臉書官網,看看有什麼新消息。



盛夏過去,初秋來臨,轉眼間已近年底,張季嫙也收到了不少活動的邀約,不過礙於合約的關係很多工作她都推掉了。



她的生日也快到了,這才讓她想起,她好像不知道李靜恩的生日,思及此,手指已經下意識地點開了李靜恩的電話,可她又退縮了。



該怎麼問呢?



難不成要問黃承泰嗎?張季嫙搖頭失笑,正要收起手機時鈴聲作響,雖是沒有看過的號碼,她仍然接起了,「喂?」



「請問是張季嫙小姐嗎?我們這裡是OO醫院.......」



張季嫙愣住了,掛上電話後奪門而出,招了輛計程車直奔醫院急診室。



即使曾經很厭惡趙清竹的難纏,可真的聽到對方出事的消息,卻仍是心急如焚,恨不得長了雙翅膀,直接飛到她身邊。



趕到醫院時已經是一小時後的事了,張季嫙狼狽地跑進急診室,直奔櫃台。護理人員愣愣地指向病房裡,她快步走進並關了靜音。



多年以前,她也曾為她趕到醫院,彼時她揹著書包、穿著制服,翹了課,不顧一切為她而來。



從沒想過有一天,張季嫙仍會為了趙清竹放下手邊的一切,趕到這裡就為了見她一面,懸著的那顆心才得以放下。



張季嫙一向不喜歡醫院。



繞過了繁忙的人群,她走到角落的病床,悄悄地走近病床,她幾乎不敢置信。



趙清竹滿臉包著紗布,只露出一雙眼睛與嘴唇,緊闔著眼陷入昏睡,張季嫙頹下肩,忽地感到頭暈目眩。



她不喜歡血腥味,可以說是極度反感。



忍下胸口的不適,她抓緊空檔詢問護理人員,才得知原來她們找不到趙清竹的家人,通訊錄裡只有一個人,不得已才會通知張季嫙。



聽到這,她怔住。



然而更殘忍的是後面的話,醫生判定趙清竹是二級燙傷,需要十天才能恢復,之後要花三到六個月時間擦藥淡化痕跡,最尷尬的地方是,她是臉部燙傷。



「燙傷?為什麼會燙傷?」張季嫙怔怔地問。醫生聳肩,反問,「她沒有家人嗎?我們找不到家人的聯絡方式。」



張季嫙這才恍然大悟,隨即而來的是不解困惑。



見張季嫙也不知情況,醫生只好聳肩離去,張季嫙叫住了他,「那個,她是怎麼送到急診室的?」



「她自己打電話叫救護車的,我們趕到時她已經昏過去了。」一旁的護理師答腔,張季嫙的注意力隨之轉移,「她在哪昏倒的?」



「好像是在.....那個公司叫什麼?好像叫『Secret』?」



張季嫙背脊一涼。



後來護理師說了些什麼,張季嫙都沒有聽進去,只想起了林督導從對她說的一字一句,驀地成了一片片利刃,劃在心頭上。



『沒有什麼人是無辜的。』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有什麼好質疑的?』



電話接通的剎那,張季嫙胸口湧出怒火,直接對著電話咆嘯,「該死的,是你弄傷了趙清竹的,是不是?」



「想知道嗎?」林偉冷淡的嗓音低低傳來,「那就依約來金鑽酒店,我可以告訴妳妳想知道的一切。」



電話掛斷了。



張季嫙轉頭看向躺在病床上的趙清竹,兩行清淚緩緩流下。



為了趙清竹,她不得不赴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