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无标题

作者:伊苏登
更新时间:2016-04-29 17:35
点击:863
章节字数:29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流曳浮苏丿 于 2016-4-29 17:46 编辑


掌握生死以外的轮回.上 (绘希+全员)





新近走马上任的阎罗天子是个胆子比针尖儿大不了多少的美人,怕黑怕鬼、怕妖怕怪,第一天来地狱司报道的时候险些因撩起长发的桥姬惊得跌入三途河就此香消玉殒——也不怪她,桥姬面色青黄、朱丹艳唇,再加上一身诡异的赤红三纹振袖,突然出现在身边十个人有九个都要被她吓死,剩下那一个就是好运到被鵺的爪子抵在后肩免于成为永不超生的水鬼的绚濑绘里——新上任的阎罗天子。


地狱司并非臆想中死去的人类所入之地,相反它不接受人类,不欢迎他们的到来。不是因为妖精鬼怪对人类有多少偏见,理由可能说起来会令鬼发笑,却是实话——玩不到一块去。


匪夷所思。所有人类生前死后都曾是或将是百鬼中的一员,但生而为人时他们却惧怕、排斥、厌恶甚至驱赶残杀妖精鬼怪,明明只是肆无忌惮地繁衍着的弱小无能之辈,却能合力消灭酒吞童子那样近似无敌的存在。说到底也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地狱司的副手东条希如此这般给猫又讲着长篇大套的故事,小猫又的二叉尾慵懒地左摇右摆,哈欠一个接一个冒出来,毛茸茸的前爪揉掉眼角的泪花子:“希姐姐为什么这样清楚喵?变成鬼怪后不是会失去作为人类时的记忆吗,喵?”


獭狸眯了眯眼睛故作深沉:“所以说凛酱,咱不是告诉过你要好好听奴良爷爷的课吗?就算你不喜欢他光秃秃的脑袋也可以去看书的。”


小猫又一时无言,希总有办法堵住她满肚子的疑惑,不愧是早她两百年进入地狱司的妖怪,说话做事都带着一股子成年妖的余裕和神秘感。


希有一本百鬼名录,凡人无知以为它可以断生死判轮回,实际上就只是一本花名册罢了,最多也就是与人间的白纸黑字比起来,书页多了那么一点点,可以无穷无尽地使用;特殊了那么一点点,不用笔而是手指蘸三途河水为墨确保字迹千年不褪。百鬼名录说是百鬼,其实种类数量不止几千,不过是怕传出去人类会吓破了胆——人类真是脆弱,稍微有点什么就要死要活的。


名录兼任了鬼事作用,重大事项都由判官更改书写,判官三百年一届,不可连任,与阎罗天子任职时间相同,几可说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唯有希这届不同以往。


地狱司主殿内的琉璃桌空缺了五十年,阎罗天子任期已过六分之一却迟迟无鬼就任,所幸希长袖善舞,在资格最老的奴良帮助下倒是也无风无浪地过去了这么些年。


“西酱——你猜窝捡到谁肥来了!”日和坊颠着脑瓜一侧的马尾辫全速奔到希眼前,嘴里叼着座敷童子从人间带回来的面包,狼吞虎咽塞下之后吃得太急打起嗝来,屁股后头蹭起一路灰尘,落得魑魅一头飘逸长发脏兮兮的,以津真天遍身银羽也都遭了殃。


“穗乃果!你做事的时候就不能考虑一下身后的人…妖怪吗!”


魑魅园田眼看要进入教育模式,南小鸟抖抖翅膀微笑安慰她:“算了吧海未酱,绘里酱终于回来,穗乃果酱兴奋过头也可以理解。”


“真是的,就因为小鸟惯着她…”


“诶——嗝!小鸟酱抢了穗乃果的台——嗝!台词,还想让希酱猜来的——嗝!”


以津真天不必再追赶青梅竹马的日和坊,化了人形,白嫩温软的手心轻拍后背为她顺气。魑魅肃着脸递过一杯果酿,滑头鬼奴良老爷子亲手所制,百年才成十坛,每只妖怪匀得两杯要喝上几十年慢咂细品,园田这会儿倒是不吝惜地掏出来给日和坊平息呃逆。


希看着三只小鬼在自己眼前扮恩爱,对穗乃果口中的“那个存在”反倒再抑制不住思念。绘里在人间的身份本应一百五十年前就结束,她是唯一一位众望所归的阎罗天子继位者,经历百年沉淀后与判官一同上任处理琉璃桌前地狱司中大小事务才是她的常态,但在那场叛乱中绘里掉下轮回道,虽然闹事者已经全部依法流放,他们却无法干预既成的事实,除了花阳偶尔穿梭两界时带回的消息,包括希在内的百鬼都只能眼睁睁在地狱司殷切等待。


“听我说听我说,绘里酱在人间好像变了一个模样似的,她刚才踏进地界看到桥姬的时候差点吓得摔进河里呢!”日和坊所指就是三途河,侵蚀鬼怪妖灵魂魄人类的河水,一旦跌进去万死不得轮回,只有历届判官可凭百鬼名录之能减轻影响,可也要付出碰到河水就经历一番灼肌蚀骨痛楚的代价,所以希如非必要不会随意更改名录,至今为止她也只在上一任判官交接给她名册时写入了自己的名字。


“花阳向咱提过绘里亲在现世有不小的变,但她进了地狱司应该忘记了才是,怎么…”


“看样子她是只保留了人间的记忆,地狱司和我们——”觉的一双眼瞳红得幽深,鵺落在她左肩,绘里走在、或者说被强迫跟在她身后,“她都已经不记得了。”


獭狸翠绿眼底燃着的火苗猝然浇熄,鵺大概是觉得妮可窄小的肩膀不够她落脚,绘里眼见她幻化出人类少女的轮廓腰肢几乎失去了尖叫的能力,额边冷汗大颗大颗滴进衣领,苍白的脸颊消尽了最后一丝血色。


鵺捏紧手指担忧地看向希,和她同时期被地狱司收容的猫又凛和座敷童子花阳不清楚玉藻前和獭狸之间的缠绵,妮可作为她俩的好友却是再清楚不过,而同时那个小矮子觉也是西木野真姬的“玦”,即人类世界常说的“恋人”,因而真姬自然也知晓了绚濑绘里还是个三条尾巴的未成熟玉藻前时就与獭狸东条希缔结了双向玦契约一事。


玦契约是两只妖怪间束缚的一种,非要冠以虚荣的高洁名称的话便是“羁绊”。单向契约类似于主从关系,双向契约则可共享寿命,现在的妖怪大部分将双向玦契约视为凭证,好比人间喜欢给相爱的两人颁发一张除了离婚分财产之外没什么屁用的纸质证书。


没错啦,年龄尚小本领不低的鵺——西木野真姬就是喜欢这种没什么屁用的契约,尽管缔结前作了几十年心理铺垫还嘴硬地和同样心不直口不快的傻觉矢泽妮可你来我往地不坦率了很久,但只要结果是好的无论过程如何纠结都无所谓了。就好比眼前的希和绘里,在叛乱发生前都过着每天不咸不淡甜在自己嘴里旁人无从得知的日常,但现今…真姬忍不住叹口气,身边的觉大约察觉到她突然低落下去的气息,红着耳朵根拉住她的手,竭力别过头去仿佛那样就能掩盖住先主动牵过来的人是她的事实一样。



{:4_351:}虽然是楠条集中楼但好像为了个短篇单独开个帖子也不值得,就放在这里了。绘希妮姬花凛鸟果海

阎罗天子(玉藻前)——绚濑绘里

判官(獭狸)——东条希

觉——矢泽妮可

鵺——西木野真姬

猫又——星空凛

座敷童子——小泉花阳

以津真天——南小鸟

日和坊——高坂穗乃果

魑魅——园田海未

除了魑魅是我从魑魅魍魉里取前两字分离出来的,其他妖怪有兴趣可自行百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