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无标题

作者:seasky1456
更新时间:2016-04-24 03:51
点击:224
章节字数:441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之二


八万种死法




清明文之二






一天有二十四个小时,每小时有六十分钟,每分钟有六十秒……总计八万六千四百秒。


在这每分每秒之中,我都在历经着死亡与新生。




——每当看到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乐正绫’喜欢着‘洛天依’,这是埋藏在众多‘乐正绫’坟墓中的秘密。


不像大多数人所了解的那样,她们是形影不离,无话不谈的知己好友,只有‘死去’的那些人才明白,那份‘友情’,名为恋心。




一颗被扼杀在萌芽状态的恋心。


一段不被世人接受,玷污了这份纯洁友谊的感情。


所以让它消失吧……


为此哪怕‘死亡’无数次,只要能以‘朋友’的身份留在你身边,我也——




心甘情愿,万死不辞。




当许久未曾联系的儿时好友洛天依突然转学到自己所在的班级上时,乐正绫真的很开心,当年冒着鼻涕泡总是被其他熊孩子欺负的哇哇大哭的小天依,如今已经变成了开朗可爱亭亭玉立的少女。


一如既往的绑着八字髻,一如既往的喜欢用撒娇的语气叫着‘阿绫’。每当乐正绫回想起每天发生的点点滴滴,总是会无法抑制的上扬嘴角,在心中窃喜不已。


她总是会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中,小时候的她,现在的她,哭鼻子的她,吃的不亦乐乎的她……不管哪个她,她都好喜欢。


朋友意味的喜欢,乐正绫提醒着自己。


她和她,她们并没有朋友之上的关系。






最先出现异样的是梦里的场景。


深秋微红的斜阳,鲜红的枫叶,金黄的银杏叶层层叠叠铺散在松软的泥土之上。空寂的校园里没有其他的人,只有小鸟的啾啾声以及蟋蟀的歌唱。


天依和她开心的谈论着昨天发生的有趣的经历,比如星尘不小心弄丢了她的珍藏版梅塔特隆立方体,言和不小心把绿茶扣翻在了心华的书上,战音搞丢了一片隐形眼镜结果变成了异色瞳……


“阿绫,你怎么没有一点反应……”鼓着嘴的她有些不满的看向自己。


停下了脚步,她站到了身前。


有些怨念的小眼神,气鼓鼓的腮帮子,微微嘟起的嘴唇……


乐正绫难以自持的抱紧天依深深的吻了上去。




于是现实中的她,怀抱着甜蜜且复杂的痛苦心情,从一个不知道是美梦还是噩梦的梦境中清醒过来。


那正是所谓异变的开始。




乐正绫渐渐变的无法正视自己的好友,因为每每看到,心中就会无法抑制的叫嚣着,抱紧她,亲吻她,呼吸着她的呼吸,感受着她的体温。


那是不正常的,那是可耻的,她明明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怎么能对朋友产生如此不堪的欲望?




一遍又一遍,她告诫自己,


一遍又一遍,她压抑着自己的本心。


作为代价,所有不为人知见不得阳光的欲望,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梦中得到满足……


再让她陷入更为愧疚的痛苦之中。


有时是教学楼的顶层,黏腻的汗水滑落脸颊,她将她压在墙上激烈的亲吻;


有时是在对方的家中,在那张她时常小憩的书桌之上,做着她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犯罪般的举动。


“停下!”


“住手!”


“不要这样!”


乐正绫在清醒之时总是这样警告自身,却无法改变那愈发露骨的渴望。


直到有一天,她带着清醒的意识进入了梦境。




身处梦中,却能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这种情况似乎被称为清醒梦。


只要是自己想的都能成为虚幻的现实,幻想自己飞上天空也好,在山野间疾驰也好,见到自己喜欢的人也好……一切美梦都能成‘真’。


虚假的‘真实’。


空气中浓郁的福尔马林的气味,台子上一排一排码的整整齐齐的广口试剂瓶盛满着五颜六色的药品,久未打扫的桌面上积了厚厚的一层尘土,一把锋利的柳叶刀在斜照进窗内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乐正绫迈开步子走进这未知的环境之中,有心无心,她在厚厚的灰尘上抬手写下了三个字,


‘洛天依’


所思所想,皆成现实,她果然出现了。


“阿绫,你怎么在这里?我有事找你!”


伏在门框上气喘吁吁,洛天依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在走廊上左顾右盼一番之后走进了实验室,顺手反锁上了防盗门。


“有什么事你这么着急?你看都跑出了一头大汗……”


拿出手帕替对方擦拭头上的汗水,却被天依红着脸躲开,逃到了一边。


“这种事先等等,阿绫我有事要对你讲!”


有些慌乱的她攥紧了校服的衣角,一直不肯直视自己的绿眸终于鼓起勇气望了过来。




“阿绫,我……”








“我喜欢你!”喊完这句话的天依深深的喘了口气,目光灼灼的等待着自己的答案。








脑海中默念这句话,阿绫把面前最爱的女孩轻轻拥入怀中。




“我也喜欢你,天依。”
















“我好喜欢你……”


不知不觉间已是泪流满面,乐正绫抬手擦干了自己被泪水模糊的双眼。






放开怀里的女孩,乐正绫点在对方额上一个清浅的吻。




“我爱你,天依。”


“所以,再见了。”




拿起桌子上闪耀着银色光芒的利器,乐正绫将它深深地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意识消失前,她看着对自己无助呼喊的天依如此的想。










————————————————————————————




乐正绫本该是洛天依最好的朋友,应该是这样。


但即使一次又一次的被‘死亡’抹去这段感情,每一个新生的个体依旧会重蹈覆辙,爱上那个名为洛天依的少女。




堕入深渊,


迷失战场,


葬身火海,


高空坠落,


一次又一次被宣告了死刑。






终于有一天,新生的个体拒绝了‘死亡’她希望抱持着这份恋心,默默守护她,无法得到回应也没有关系,因为喜欢这件事本身,就足以带给她‘活下去’的力量。




“然而我错了。”坐在濒临崩溃的高楼顶端,面对后来者,乐正绫无不遗憾的讲。


“对于她的一举一动,我无法表现的不关心不在意,而且我更加无法容忍的是,自己日益膨胀的独占欲和嫉妒心,为什么他们可以而我却不能,为什么她注视着别人却不肯回过头来看一眼她身后的我!”


“因为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你自己说的。”


身后,有着和乐正绫同样面容的少女,耸了耸肩回应道。




“只有喜欢她这一点我绝对不会动摇,所以我选择活下去……”


“但是心中的欲望无法满足,负罪感和嫉妒心逼迫着你又不得不选择死亡……”




“所以你就出现了。”


废墟之上的乐正绫晃悠着双腿看向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的后来者——同样名为乐正绫的意识体,展开了双臂。


“我无法像之前的人一般慨然赴死,所以麻烦你了。”




“不客气。”


咧嘴一笑,赤红的眸子闪过了嗜血的眸光,伸出的手掌轻轻一推,面前的人便如同零落的秋叶,应声而落。




“我才不像你那么傻——”


刚解决完那个懦弱愚蠢的‘自我’,服从了本心的乐正绫朝着看不到底的深渊挥了挥手。


“既然喜欢就大明大放的去追求,明明就是想上她,嘴上还说些什么冠冕堂皇的借口,你只是没有胆量而已吧……如果是我……”




只要是我喜欢的,就是死也不会放手。




面对新生的同自己挥刀相向的后来者,乐正绫选择了挣扎与反抗。




———————————————————————————




从洛天依的角度上讲,最近自己的好友乐正绫有些不对劲。


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候会像丢了魂一般一动不动,对自己的态度也变得忽冷忽热,一会拒人于千里之外,一会又变得和狗皮膏药一样粘着自己不放……


她心里有事瞒着自己不告诉,这种情况以前倒是也发生过,架不住自己的苦苦哀求,阿绫总会告诉自己。


但这一次,无论洛天依如何盘问,乐正绫也不松口。


她说没事就没事吧……反正以后机会还很多,不着急慢慢说。




攥着刚在自己的课桌里发现的信封,洛天依的心里有些小鹿乱撞。


高中第一次收到别人送的情书,是隔壁班的体育委员,洛天依和他有过一些交集,印象还算可以。


是拒绝还是接受?


洛天依拿不准主意,想同自己的好友商量个究竟。




“唉,那个人我认识,人品不错,篮球打的也很好,虽然不如我……”


今天的阿绫恢复到了往日里阳光乐观的样子,看着儿时好友自鸣得意一副天下我第一的臭屁表情,洛天依白了对方一眼,


“是是是,我家阿绫最厉害了,那我就答应他先交往看看吗?”


乐正绫突然攥紧了藏在桌下的双手,后背已经被冒出的冷汗浸的水湿,僵住的手臂也开始止不住的颤抖,‘她’知道,她再也撑不下去了。




“抱歉天依,我找言和有点事,你先……去……等我一会,我去去就回。”




阳光被乌云遮挡,笑容停留在了嘴角,


“天依你喜欢我吗?”


不经意间出口如同玩笑般的言语。




“喜欢啊……没头没脑问这个干嘛?”天依有些面红耳赤的回应,“你快去快回,我等着你,一会还要一起回家呢!”


“唉,你要真答应了他还会和我一起回家吗?”


“当然,毕竟阿绫可是第一位的,我又不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




“那我就放心了……”


挥手告别了天依,乐正绫走出教室。




大概要说永别了,天依。


这是乐正绫意识消散前,最后的告白。




———————————————————————————




所以说一个两个都是不争气的笨蛋啊……


擦干枪上的血迹,对着面前表情安详已经死去的‘自己’,乐正绫无奈的摇头惋惜。


早就说过既然喜欢就不要放手,这次倒好,不但放了手,还把人往外推。


对方说给天依的每一句话都是指向她自身的利刃,所以这次自己才能轻易的得手。




把那个懦弱的笨蛋从高楼上丢下去……已经过去了多久?


一次次的试图抹杀掉欲望,另一个自己前仆后继的站在放任这份爱意的乐正绫面前,刀刃相对。




不料自己早就换上了枪。




把玩着手里的凶器,坐在狼藉的战场,乐正绫拿衣服擦干喷洒在脸上已经冰冷的鲜血,环视着荒无人烟的世界……


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




“所以这算是放我一马,终于肯让我出去见她了。我早说过,该出手时就出手吧,你还不听。”


向着空旷的天际大吼出声,声音中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


乐正绫朝着天际微明的缺口狂奔而去。




———————————————————————————




“天依!”


随着这一声响亮的呼喊,刚出去没有多少时间的人急冲冲的冲到了洛天依的面前。


头发被汗水粘在了额角,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彷佛一条缺氧的金鱼。


“我……呼哈……我……天依……”


“有什么话慢慢说,别着急啊,看你喘的。”


面前的人欣喜若狂的表情让人瞧的分明,洛天依心生嘀咕到底她是和言和说了什么显得这么高兴。


走上前抚着对方正因为剧烈的呼吸而隆起的后背,拿出纸巾,帮她擦着滴落的汗水。


然后莫名其妙的,就被圈进了对方的怀中。


“我听说了……那个人……呼哈……之前交往过几个女生……都被他甩了……呼哈……所以……”


“不要答应他!”




胸前感受的到阿绫跃动的心跳,现在的她,是那个超级粘人又爱向自己撒娇的‘乐正绫’,没理由的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洛天依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既然阿绫这么说了,我才不会去理他,所以不要担心啦……”


拍拍对方的背示意她松手,乐正绫松开双臂站定,犹犹豫豫开了口。


“天依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今晚能去你家过夜吗!”


“没问题啊,当然。到底是什么事啊,你这么紧张?”


一向雷厉风行敢作敢当的友人露出了如此缩手缩脚的一面,继续擦着面上的汗水,洛天依不禁猜测,


“难道是有了喜欢的人?”


“这个到了晚上再说吧,再不走,学校门口的小吃摊可都要走光喽!”


“阿绫你是在转移话题!”




吵吵闹闹的,一如往日,乐正绫心想。


但是从今往后,她终于可以不再是她的好友……


“我爱你,天依。”




这句话,我终于可以亲口告诉你。




———————————————————————————




看着迎面疾驶而来的汽车,乐正绫下意识推开了身边的洛天依,作为交换,她自己被重重地撞飞了出去。


人算不如天算,就算我自己愿意给自己留下一条生路,上天却不肯给我一次机会吗?


闭上双眼之前,乐正绫看着不停向自己呼喊的好友,如是想到。


这一次,也许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


……


……


……




“这就是一切的故事了。”




躺在病床上的少女结束了自己的独白。看向了身边泪流不止的少女,她自称是自己的一位好友,然而,乐正绫却根本想不起来,她到底是谁?




“因为惶恐不安以及对这份执念的惧怕,她一次一次的在意识中毁灭自己,但是到了我,却完全无法理解,这份爱意到底出于什么理由,什么目的?”


“一个人为什么会喜欢上另一个人?为什么还会如此的执迷不悟,我不是她,我完全不能理解。”


“可是我明明……曾经如此的喜欢过一个……不知道她是谁的人?”




“你能理解吗?”




车祸失忆后的乐正绫,如此问向了一直陪在她身边洛天依。


后者点了点头。




“我能理解,阿绫……我终于理解了……喜欢一个人,其实不需要什么理由的。”


“其实,只需要把喜欢讲出口。”




终于理解了你的欲言又止,终于理解了你的喜怒无常。


终于明白原来你一直喜欢的人,其实是我。




还好,


还不算晚。




“既然你忘了‘她’,不如试着喜欢我好了?”




“我喜欢你乐正绫同学。你愿意同我交往吗?”


擦干泪水,洛天依对自己的故去的友人,现在喜欢上的人说道。






这一次,就由我先把这句话说出口吧。







(END)






挺有病的一篇……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写这种诡异的脑洞了……{:4_353:}


具体来说,这就是阿绫一次一次把喜欢天依的自己杀掉的故事。


然而每一次的死亡与新生,其实只是她的自欺欺人罢了


“喜欢她的我已经死了,我还是她的朋友。”


大概就是这种心理。


死亡方式的改变也就是她心理状态的改变


自杀——无法接受喜欢这种感情


被杀——接受感情,无法认可


相杀——可以看做在认可了这种感情后,选择告白与否的挣扎


最后在现实的绝望中选择了遗忘。


当然最后阿绫肯定会再次喜欢上天依的……脑补就好……而且这次绝不会放手了




(PS.其实这是以前写海爷和小鸟的脑洞——光速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