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无标题

作者:seasky1456
更新时间:2016-04-24 03:57
点击:255
章节字数:38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之三


清明祭




这是乐正绫和洛天依交往以来的第一次争吵。




不,准确的说不是交往以来,她们已经在家人和朋友的面前互换了的婚戒与誓言,不是情侣,而是情侣之上。现在的她们,是约定好共度余生的‘家人’。


做恋人的时候,她总喜欢宠着她,她也乐得向她撒个娇。两个人整天闪来闪去,让她们的亲朋好友恨不得从宝淘批发一打墨镜回来轮着带上。


成为家人了之后,当初你侬我侬的热恋氛围已经渐渐退散,老夫老妻还算不上,新婚妇妇,柴米油盐酱醋茶琐琐碎碎的生活小事,天天在一起,就免不了起些摩擦和碰撞。


早先前就算有再多的小小不快,偶尔发个牢骚,双方平心静气的坐下来谈谈,吃点点心消消火,也就化干戈为玉帛了。


可今天晚上……


看着路口不停闪烁的黄色信号灯,乐正绫不禁长叹一声。


她怎么就没有忍住呢?她居然对天依发了脾气!


她明知道天依加班回来也很辛苦,累的睡着没有准备晚饭也是人之常情,她怎么能?!




也许是自己在公司里受了上司的气,也许是因为许久不联系的老爹阴阳怪气的来了一通电话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但这都不是理由。


把自己心里的怨气和不满施加给关心自己的爱人身上……




“乐正绫,你就是一彻彻底底的混蛋!”


一脚踢向了路边的垃圾桶,咚的一声,声音响亮。


好在凌晨的街道上没有什么行人,更不用说交警和协管了……路上倒是有不少监控探头,但也看不出来她是谁……


抱着自己的脚疼得呲牙咧嘴,想到这里,乐正绫不免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在心情没整理好之前,她不敢回去。


也不想回去。




早前在一家拉面馆里,她遇见了还在实习中的她。


钱包手机被小偷摸走了不说,连饭钱都是乐正绫替她付上的。


千恩万谢一堆感谢的话,却对自己的困难只字不提,最后还是在乐正绫的逼问下对方才道了实情。


住的地方远在城市的那一边,月票还在包里,连回家这件再简单不过的事都成了问题。


“你打算怎么办?”


“走回去吧……就当是锻炼身体。”


看着面前一脸坚定的说着不着边际的蠢话的少女,乐正绫很有种‘难怪你会被小偷盯上’的吐槽冲动。话到底是没说出口。


“我借你钱,你坐车回去?”


“已经很麻烦你了,不用了真的,我经常散步的这点距离真的没关系。”


想来也是,如果不是乐正绫最先发现身边愉快进食中的少女突然出现了异样,还不知道她接下来会做出什么出乎意料的举动……


“我帮你打电话找同学?”


对方摇了摇头,“在这实习的只有我一个。”


“那……”


乐正绫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女孩放不下心,虽然这姑娘的的确确是个不让人放心的主儿。


“我家就在附近,你要不要来住一晚,家里没别人……啊你不用担心,就是XX公寓,离这里很近的。”


莫名其妙的就发出了这样的邀约,没有考虑后果,也完完全全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


然而事后经由洛天依回忆到,当时的她,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被人拐到了家里,还不带一丝防备。


要知道,无父无母在亲戚的白眼下艰难成长的天依,生平最难做到的就是依赖和相信他人,有血缘关系的尚且如此,何况非亲非故的陌路人。


“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所以大家都知道你俩是一见钟情啦一见钟情,别再和我们一遍一遍讲了真是受不了!”


言和嫌弃的看着笑得和花一般的乐正绫,撂下茶杯,愤然离席。


或许诚如她所言,她们的确是一见钟情。




她实习的地方距离她工作的地方很近,下班的时间也几乎雷同,而且,她和她都对那家拉面馆情有独钟,都是常客。


一回熟,二回,更是熟上加熟。


与其他人无法做到的亲近交流,彼此间很轻易就能做到。




“不是有幸遇到了你,有时候不免贪心,希望早些时候就能遇见你,那该有多好。”




“只要相遇,就不算晚。”




一来二去,洛天依退掉了远在四环之外租住的公寓,成了乐正绫家的房客。


再后来,告白、交往、第一次的接吻,第一次相拥而眠迎来崭新的清晨……


把第一次交付予对方。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现在。


收获了生命中独一无二无法替代的另一半,作为代价,失去的东西,也有很多。




天依所剩无几的亲人和她断绝了往来,乐正绫这边,她的亲哥对此毫无保留的举双手双脚以表支持,然而却被家里掌管着话语权的大辈‘请’出了家门。


工作上的变动,人事上的挫折,生活环境的改变……但是她们并不后悔。




“真的不后悔吗?”


曾有人这样劝诫道。


“你们只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一旦冷静下来,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为了她一人而失去你所熟悉的世界,值得吗?”




“值得,她就是我的世界!”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只是现在,同样的句子,是否还能像当年一样坚定的讲出口?




紧了紧罩在脑袋上的连衣帽,乐正绫缩了缩肩膀。


在路边的小吃摊耗到了店家打烊,下肚的白酒也失了它的作用不再让人觉得大脑发烫,飘渺的意识渐渐回过了神,晚间的凉风吹来,阿绫打了个激灵。


踢到垃圾桶的脚还在犯疼,脚步显得有些凌乱……


加上一身的酒气和潦倒的神态,难怪迎面而来的人都会对自己敬而远之。




所以这副样子是不能去见天依的。


怀疑起这份感情的我,还没有资格去见她。




落魄的身影行走在落魄的夜,我心中的人儿啊你是否还愿回到我的身旁?


嘴里不由得哼起了沧桑的情歌,被酒精浸泡过的喉咙略显沙哑。


没带手机,不知道时间,依稀看来,只怕是夜已过半。


十字路口飘来一个又一个黑衣黑衫的人影,拿出粉笔,在地上画个圆圈,嘀嘀咕咕一串祝念,便掏出了一打打的纸钱,引燃火柴。


火光照亮了一张张憔悴凄苦的脸。




忘了今天是清明,终于明白阴阳怪气的老爹打来电话的用意所在。


恐怕是想提醒自己,已经到了清明,不要忘记祭奠祭奠已经离世的母亲……




火焰上飞扬着灰黑的余烬,夜风中夹带了焚烧的味道,随着脚步逐渐临近,低低的哭泣声传入耳中。


好像一直都在这一条路上兜兜转转绕圈子,就当是遇见了鬼打墙。


公交站牌下的路灯灭了一半,另外的一盏忽闪的白光,乐正绫点了点有些酸痛的脚,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座位坐了上去。


兜里余下的东西,几张钞票,几张乐谱,还有刚才在饭馆顺来的火柴……


母亲地下有知,自己的女儿成了现在这样,不知会做何感想?


还是不去叨扰她老人家好了……




月明星稀,拜祭的人消失在了夜幕里,从城市的不知名的角落传来几声犬吠……


红色的火星渐渐熄灭。


划亮一根火柴,乐正绫用它点燃了手里的泛黄的乐谱。




火焰在纸上蔓延,恍然间,乐正绫觉得自己好像出现了幻觉。




“你长的跟我好像……我不记得自己有双胞胎姐妹?”


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正襟危坐的军装少女,乐正绫向对方打了个招呼。


“你好?”


“我不好……”来者睁开眼睛看向她,一双红眸在夜中反射出不吉的凶光。


“我没有守约回她身旁,这一点无论几生几世,我都无法原谅自己。”




“我天朝泱泱大国,马肥兵壮,只等当今圣上的一声号令,便能收复失地,踏平那蛮子们的军帐大营!可那天杀的皇帝佬竟听信了那群迂腐书生的谗言,要她唯一的亲妹妹天依下嫁给蛮夷!”


“是可忍孰不可忍!”义愤填膺的乐正绫一拍大腿,“这要是我哥,我早把他踢下台,自己做皇帝了!”




“可他是天依的兄长,是天子,我原不敢造次,然而当十里红妆铺满大道,她泪眼朦胧的同我告别,我便再也无法容忍下去了……”


手持长枪一身戎装的将军喟然长叹。


“那红妆铺了多长,我便让那蛮夷的鲜血流了多广……”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亡!”




本应迅速燃成灰烬的纸张依然点缀着零星的火焰全毫无熄灭的意思。


并非黄色炽热的烈火,而是淡蓝偏绿的鬼火。


如果留意周围的环境,闪烁的路灯已然长亮,街道上再没有呼啸的风声和狂吠声,灰烬和落叶反常的停滞在了空中,动也不动。




公交站牌上的交谈依旧热火朝天的继续中。




“我真傻,真的,我只知道自己喜欢天依,却没发现天依也喜欢自己……”


瞬间从卖蜡烛的小阿绫跳转到了祥绫嫂……这画风变得太突然,以至于让乐正绫反应不及。


身穿校服的麻花辫少女局促的绞着自己的双手,


“知道自己身患绝症后我有意疏远了对方,还劝她接受别人的告白……我没想到,她最后居然会选择追随我离开这个世界。”




“我为人,她为妖。他人云,人妖岂能相恋,天理不容!”


“天依被迫打入了轮回道,而我,也随她同去了那奈何桥……”


抄手而立的长袍女子一脸淡然的讲述着过往,手中的拂尘一挥,打在了昏昏欲睡的乐正绫的头上。


“再不好好听我就打飞你的魂魄抢夺你的肉身,再去见她一面,也不白在这现世里走上一遭!”




“只怕你家中的那位会把你扒皮抽骨……道士莫闹。”


安慰了安慰被吓得魂不附体的凡夫俗子乐正绫,本是仙人一枚的乐正绫开口道,


“虽说我倒是也想见见活生生的天依呢……不知道她还是否依旧贪吃的紧……”


举着不从哪里拿出来的茶盏,低下头轻抿一口,端庄优雅的动作让一旁浑身酒气的乐正绫相形见绌。


“你这个家伙啊,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军官绫威风凛凛的单手扛枪,另一只手紧接着攥成拳头招呼在了刚被道士绫打过的位置上。




“时代不同,大家烦恼的事情也不同了不是吗。”


“不过和生离死别相比,我倒是觉得,如今你的烦恼,真的是微不足道……”




“话不能这么说,小小的误会日积月累也会铸成大错,你看最后天依就给了我一刀。”


插刀绫,大概就先这样称呼她吧,指了指颈间可怖的断口,


“虽然之后她也道歉了,为了补偿我还巴拉巴拉……”


换来了其余众绫的联合鄙视。




都是死了的人了还炫耀个鬼,大家都是有CP的人,还要不要鬼脸。




“几生几世终于才能遇见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结局,没什么好怀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路是你们的,未来也在你们手里,选择权交给了你们,你和你的天依,也会历经考验,历经挫折……”


“但是,这份心意绝对不是骗人的。”




“绝对不是。”


揉了揉发酸的眼睛,乐正绫抬起头重复着无数自己留下的话语。


那些身影变得朦胧透明,逐渐消失在了夜幕中,到了最后,只剩下一个人。


像自己却不是自己。


“你好,我是另一个世界里‘未醒来的’你。”爽朗的女孩如此自我介绍。


“感谢你能来到这个世界,而我的心愿就是,希望你能和她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


“虽然是有些不甘心啦……”


女孩对着乐正绫吐了吐舌,做个鬼脸。


“但毕竟,现在能陪在她身边的人,就是独一无二的你。”


“不要辜负了她……”




泪珠滑落脸颊,映上了出生朝阳的一抹亮色,努力绽放出微笑的她,也渐渐消逝在了晨光里。




路灯已灭,手中纸张化作的灰烬早被风吹散的无影无踪,乐正绫握着一根烧焦的火柴棍,睁开了眼睛。


好像是做了一场梦,却又不像是梦。




街的对面,好巧不巧,正是两人初见的那家拉面馆。


面馆前,一脸焦急的微微喘气,远远的望着她的人,不是她的天依又是谁。




有什么好怀疑?


没有什么可犹豫。




乐正绫跑过了空旷无人的马路,把爱人紧紧抱在怀中。


“你个笨蛋,大晚上瞎跑也不带手机,我都快被你急死了!”


“抱歉,天依,真的很抱歉!”


放任了爱人在自己后背的一通乱打,乐正绫现在只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畅快。




“我们去吃拉面吗,好像已经开门了。”


乐正绫握住对方还在施虐的双手,低声问。


“算我的赔礼道歉?”


“好……”


在对方肩膀上蹭干了眼角的泪水,洛天依说道。














你的路还很长,


你的幸福要靠自己去追求,




因为,你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END)


虎头蛇尾的一篇文,杂七杂八的一写起来就收不了手,但终究还是没有改……


清明的三章脑洞文


落雨、八万种死法、清明祭


就当做不成器的三短篇吧……


之后终于能回归长篇的码字中了……{:4_353:}



PS.那一堆的便当绫……最后的那只是U绫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