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无标题

作者:seasky1456
更新时间:2016-04-24 03:46
点击:217
章节字数:45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清明的三章脑洞文


之一


落雨





清明将近,上午还是晴间多云,下午刚刚上完第二节课,窗外就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一时间教室里哀嚎不已,没有带伞(带雨衣)的同学悲痛欲绝。


什么时候开始天气预报变得这么准了!


明明以前不都是反过来的吗!




要说下雨倒是好事一件,春雨贵如油,润物细无声。前提它要‘知时节’‘潜入夜’。


在这工作日,还是即将放学的时辰,淋雨回家虽说是潇洒畅快,但考虑到雪白的校服上一团团的泥点子,回家不但要洗头洗澡还要洗校服,而且第二天还要穿,衣服可能干不了……


综合考虑之下就不得不让这个问题显得很纠结。


眼见雨下的越来越大,班里的同学不得不各抱大腿各想办法,本来就很喧嚣的的教室一时间变成了菜市场,呼朋引伴的叫嚷声络绎不绝。


靠窗坐着的乐正绫捅了捅她前排的八字毛女生,看见对方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中依旧沉浸在梦乡——刚刚上的是政治课所以现在可能梦见了马克思他老人家?不禁有那么一瞬冒起了想打人的欲望。


“合着你天天让我好好听讲好好记笔记的目的是为了让你上课睡大觉吗!”


卷成筒状的政治课本高高的举起最后还是没有挥下,看到了整个过程的心华翻了个白眼继续翻译语文课上留的文言文作业,不再理会一旁的一对傻瓜。


傻瓜之一,高二一班的现任地理课代表乐正绫,最终还是选择推醒了傻瓜之二的另一位地理课代表洛天依。


“地理老师说放学之后让咱俩过去一趟,有些资料需要整理……”


终于和对方有了今天第一次完整意义上的对话。


“我知道了。”


得到了极为精简的回答。




洛天依迷糊着眼睛坐起身回头答复了乐正绫一句,而后迅速躺倒会梦马克思,速度之快以至于让后者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哦,你记得就好。”阿绫挠了挠头拿出了下节生物课的课本,翻开开始提前预习,她不知道的的是,看起来趴下之后呼吸和缓彷佛已经进入梦境的某人,此时正清醒的睁着双眼若有所思,全无一点困倦的样子。


全部都是装出来的罢了。




开学之后洛天依后排的同学转学走了人,留下了一个单单的空位,班主任老魏对着这个空位想了半天,最后懒省事的让同学们毛遂自荐。


班里的同学蠢蠢欲动却只停留在观望阶段,而洛天依早就把写好的纸条传递给了不远万里的死党兼好友,乐正绫的手上。


“你要不要到我后面来?”


展开纸条看到这句话的某人当机立断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举手示意老师终于如愿以偿的坐到了天依身后。


老实说抛弃了那一帮子损友的确有些可惜,天依的身旁都是一些死板的书呆子没什么好聊的,尤其是语文课代表心华同学——乐正绫的现任同桌之一,和她基本处于相看两厌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


但是是天依希望的嘛……


只要有天依一切都好,其他的无所谓。




事到如今只能说这个决定实在是太过于鲁莽而且有些操之过急。




三天前在数学课上睡的迷迷糊糊的乐正绫任性的翘掉了大课间的值周,伸长胳膊环上了坐到她身旁的叫她去查勤的洛天依,只是没等到对方把话说完就沉沉的睡了过去,她原本以为天依肯定会一巴掌把她打醒,可人家并没有。


这可能是阿绫在教室里睡得最舒服的一次,头埋在对方的发丝间,呼吸着天依的味道,她依稀记得自己在梦里还说了句‘好香’。


女生之间这样的举动其实真的很正常,正常的打打闹闹,正常的牵牵小手,正常的说说‘谁谁谁是我老婆’……


所以乐正绫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觉醒来,会看到面前的天依烧红了双耳,就连脸颊也都红的不成样子。


这不太正常不是吗?星尘也没少对天依这么做,但是却没有一点问题。


所以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天依才会在这两天一直躲着自己。




一定是这样。








不过就算她要躲也躲不到天涯海角,除了回家的路不同,一个往南一个向北以外,洛天依和乐正绫的座位在一起,又同为地理课代表,想躲开对方都困难。


放学收拾好东西,两人去了教师办公室报到,期间天依接了星尘的电话离开了数分钟,其余的时间里,只能听见练习册哗啦哗啦翻响的声音。


窗外的雨还在不停地下。


乐正绫偶尔几次想挑起话题,都被天依用简短的几个字所终结,不禁让地理老师都觉得奇怪,


“往日里吵吵闹闹就跟说相声一样的两个人,今天是怎么了?”


不相互打扰的好处就在于工作效率高,然并卵,因为窗外的雨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发的变本加厉。


“星尘说物理老师找她有些事要晚走,我和她一块坐车回家,阿绫今天你就先走吧……如果你没带雨披,我的可以借你。”


“我可以等星尘回来再走,反正雨下的这么大,穿不穿雨披都没有区别,不如等雨小了再……”


说话间忙完任务的两个人已经走回了本班教室,事先已经和值日的同学打好了招呼,所以门没有锁,洛天依看向乐正绫耸了耸肩,做出了‘你随意’的无奈表情,推门走进去坐回了自己座位上,拿出习题集开始完成今天的作业。


乐正绫只好也一同跟了上去。




乌云密布的窗外,空旷的校园在雨中也显得寂寥无比,没有一个人,除了操场边漫步的透明人。


树上新长出的枝叶被洗涤出了油亮的鲜绿色,在雨水的的冲刷下,平日里苍灰色的杨树干也润湿出了墨绿的外皮,锯断的侧枝形成的一个个睁大的眼睛,盯得人有些背脊发凉。


“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也是在这样的一个雨天里呢,不过那是在夏天……”


趴在窗边的乐正绫回忆起初次遇见洛天依的场景,回过头的她注意到,前方正奋笔疾书的人停下了手中的笔。


“当时你在公交亭里面躲雨,我狼狈不堪的跑进去的时候,你正在唱歌……见到我后一脸尴尬的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的囧脸我现在都记忆犹新……哈哈哈”


停下笔的人再也无法淡定的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羞恼的转过头,看向了明明笑得很开怀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的乐正绫。


相顾无言,爽朗的笑声戛然而止。


雨声沙沙,空气中略显压抑的气氛在酝酿。




看向局促的撇开视线的洛天依,乐正绫叹了口气……


她没有资格质问什么,但的确是……她真的很不喜欢这种冷战一样的相处方式,有话直说多好,真有什么做错的地方,被天依打一顿都没有关系。


“你最近在生我的气?”


一记直球,很有直来直去的乐正绫的风格,她再也忍不下去了。


“没有!”


比膝跳反射还要迅速的秒答,至少排除了最糟糕的可能性。


“那你为什么最近……”


“抱歉阿绫星尘打来了电话我出去接一下!”


神色慌张的从课桌里翻出了手机,洛天依几乎是用跑的离开了教室。




手机什么时候调成了震动模式?


之前的铃声还是阿绫替天依选的,两个人都很喜欢的一首三月雨。就算是震动……为什么自己一点动静都没有发现?


再迟钝也有个限度,何况乐正绫自认为自己也不算笨,虽然比起周围的学霸们是差了那么一丢丢……也就十几名的距离而已。


教室外的人也许还在自导自演着一出独角戏,故作喧哗的声音一点也不像是那个柔声细语的洛天依。


只能说明有人心里有鬼。


拿出手机,翻找到X打头的联系人名下,乐正绫拨通了对方的号码……








“星尘也太慢了,怎么还不出来?”坐在停好的自行车上玩着手机,乐正绫头也没抬的发出了疑问,距离洛天依跟星尘‘说好’的约定时间已经过去了足足有半个钟头,车棚外的雨也小了不少,西方的天空甚至可以看到了微微透出的光亮。




半个小时前在教室,洛天依回来后给乐正绫的答复是,


“星尘马上就能出来,让我在车棚等着,她还帮我从老师那里借了一件雨衣,我的给你,阿绫你先回家好了时间也不早了……”


然而到了存车处却连星星的影子都瞅不见,洛天依硬生生的塞给乐正绫她的那件天蓝色的雨衣,说了句再见,便把人往雨里赶。


最后还是乐正绫硬赖着不走,才在对方十分无奈的叹息声中留了下来。




老实说,乐正绫也拿不准主意,是否要一直这样陪着对方磨蹭下去。


可是,总有人要先迈出第一步,好坏与否,总要尝试一下。


阴嗖嗖的穿堂风夹带着雨后的泥土气息吹了进来,入了春刚换下厚外套的人打了个哆嗦,出口而出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天依拿出纸巾擦了擦鼻子。




所以还是速战速决的好,不然都该感冒了……有些心疼的想着这个问题,乐正绫咳嗽了一声,从自己的车后座跳了下来,拿书包蹭了蹭看车大妈留在车棚里的板凳,一屁股坐了上去。


“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腿,阿绫伸出手招呼着天依。


“我再陪你一会就回去,所以你赶快过来我替你暖暖!”


因为某人的不配合,不得已,乐正绫只好换上了一副命令的语气。


踌躇的停驻在原地点了点脚,后退一步又前进了两步,


“没关系阿绫,你有急事就先走好了,我再等等看,我不冷真的……”


走到了近前又打了退堂鼓,心里埋怨着对方的不争气,阿绫一个箭步,几乎是强制性的拽过眼前的人,搂住腰,坐定,完全不给对方挣脱的余地。


所以现在变成了阿绫坐在冰冰凉的板凳上,天依侧身坐在阿绫的双腿上,这样的画面。


有人试图挣扎了片刻最后还是选择缩在了对方的怀里,乐正绫缠在对方身上的双手摸索到了天依冰凉的手指,没有一丝迟疑,她用力的包覆住了冻得几乎有些僵硬的手。


脉动传来,皮肤之下跳动的节拍在逐渐加速。


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天依,乐正绫的心跳似乎也失去了往日应有的频率。


“暖和点了没?”觉得自己现在应该说点什么的人打破了这雨中的寂静,换来怀中的人的微微颔首。


她凑近对方的脸试图用目光交流,无奈对方把脸扭到了一旁,拒绝了和她双瞳的对视。


松开相握的手,滑上了天依的面颊,和冰凉的手完全不同的感触,是发烫有些炙手的热度。


就和那天一模一样。




正常的打打闹闹,正常的牵牵小手,正常的拥抱……而如今怀里的人的不正常的反应,恐怕早已超过了朋友之间应有的限度。


刚才星尘电话里说她是个木头她还没有完全理解对方话里的意思,现在,她大概了解了……


“星尘大概是来不了了吧……我拿走了雨衣,你该怎么回去呢?”


无法给予对方肯定或否定的回答,争取缓刑的方法就只有先陪对方把这一场戏演到底。




整理着有些纷乱的思绪,乐正绫依旧无法决定是否要捅破这层窗户纸,毕竟,朋友和恋人,两者之间的差别,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的简单问题。


天依自己也明白,所以才选择了用逃避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难解的命题。




可又能逃多远?一旦喜欢上一个人,又怎么能做到完完全全的无视她的存在,更何况这个人还近在咫尺,和她形影不离……


“我还是先坐车回去好了……雨衣给你,你家也远,路上要小心。”


展露出一副笑颜的她努力的和自己对视,


“我已经不冷了,谢谢你。”


说完这句话的洛天依,起身打算从乐正绫的怀中离开。


却无法移动半分。




“阿绫!”


看着欺身而上的好友,洛天依的语气中流露出了毫无掩饰的慌张。


对方的面庞在距离自己脸颊一厘米的位置停下,交换的气息逐渐升温,双方瞳孔中只能看到彼此的倒影。


“天依你好像有些发烧?脸好红没关系吗?”


额头点上额头,冰凉的皮肤触及到滚烫的热度,洛天依最先闭上了双眼。


不是因为有所期待,而是害怕内心的感情被对方看破。




三言两语无法解决的难题用行动解决就好,记得曾经看过电影里的桥段,如果不讨厌和某人的亲吻,是不是也可以算作喜欢?


看到朝自己闭上双眼的好友,乐正绫的脑海中突然涌现了那些枯燥无味的文艺片里的经典片段——


女主角害羞的微阖双眸,睫毛轻颤,流露出局促却渴望的神情……


脑补着电影中之后的情节,乐正绫复制了荧幕中女主角的恋人接下的动作。




唇上微软的触感,让洛天依不得不立刻睁大了眼睛,直到乐正绫也睁开双眼有些不好意思的望向她,她才终于消化完毕,刚刚被吻的事实。




“如果这就是朋友和恋人间的区别,我觉得自己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红了面颊,乐正绫犹豫的开口。




感觉不坏,总之不讨厌,难以言明的内心痒痒的冲动,就像是埋在土地中的种子将在春雨中萌发春芽,迎接新生。


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如果这就是所谓的恋人的喜欢,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这几天来委曲你了,我应该更早发现才是……”为自己的迟钝向喜极而泣闪现出泪光的人表达了歉意,阿绫用指尖点去了天依眼角晶莹的水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很在意很在意你,想无时无刻都能看到你的身影,想和你一直在一起……想让你的眼中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们明明是最好的朋友……所以我很害怕。”




“所以这几天一直在躲着我?”




怀里的人默默颔首。




“阿绫,我好像是喜欢上你了。”




曾几何时,在床上翻来覆去回想着友人的面庞,辗转难眠的人最后得出了这样一个让自己震惊不已的结论。


用喜欢来形容,所有的一切难以名状的焦躁喜悦与不安,就都可以解释得一清二楚。




“我想……我大概也是喜欢天依你的……”


心中沉甸甸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乐正绫回应了对方的告白。




不过事到如今,先接吻,后告白,顺序是不是有些奇怪?


既然当事人都不在意,也就没有关系了。




风声渐弱,房檐下流淌的的水柱也变为接连不断落下的水滴,西下的夕阳染红了一边的天空,绵绵的细雨倒没有要停止的意愿。




“还要再等等星尘吗?”


刚从朋友晋升为恋人并很快的适应了自己现在的身份,正和天依观赏雨景的乐正绫冷不丁的冒出了这样的问句,带着一丝玩闹的口吻。


“再等等好了……”


洛天依向身后的热源靠了靠,并没有回头。








早就被洛天依放了鸽子淋雨回家并打了无数喷嚏的星尘同学表示,


你们两个人的事以后不要拿我当挡箭牌,心好累!!!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