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2弹 亚德运动会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3 21:56
点击:1365
章节字数:9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亚里亚前辈——」

亚里亚和白雪刚走到校门口就听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这样一个声音。

「早上好,星伽前辈早上好。」

「早。」

「早上好,间宫同学。」

和亚里亚简单的回应不同,白雪即使在后辈面前也进到应有的礼节。

「明里——」

从后面赶来拎着书包气喘吁吁跑过来的志乃也很有礼貌地向亚里亚和白雪问好。

「啊失礼了白雪前辈,神崎前辈。」

「早。」

「早上好,志乃同学。」

「诶?志乃和白雪前辈很熟吗?」

明里听两人的称呼似乎关系不像是普通的前辈和后辈。

「嗯,上次没来得及和你说,白雪前辈是我的战姐。」

「间宫同学,一直以来有劳你照顾志乃同学了。」

「不不,是志乃一直在照顾我。」

明里对白雪做出夸张的礼仪。

「对了明里,这段时间我都不会去强袭科也不回宿舍,有事找我的话打我电话就可以了。」

亚里亚仔细考虑了下还是告诉明里。

「是的。」

明里认真地点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亚里亚的事情。

亚里亚在这点上对自己的战妹很放心——不会多问自己的事情,自己有需要的时候会及时帮忙。

在教学楼底下跟两人告别的亚里亚和白雪往上一层楼的二年级教室走去。

「早上好星伽同学。」

「早上好。」

这样的声音在白雪刚进教室的时候响了起来。

在学校里遇到同年级、低年级、还有高年级同学的时候也会对白雪礼节性地问好。

白雪很受欢迎啊。

正当亚里亚这么想的时候有人注意到了跟在白雪身后的她。

「诶?这不是隔壁班的转校生吗?」

「神崎同学走错教室了吗?」

亚里亚觉得跟自己搭话的女生有点眼熟,似乎在强袭科见过。

武侦高的学生除了在这一般科目上划分班级,还会不分学年的像参加社团活动一样进行各自专门科目的学习。

因此学生之间互相认识的比率很高。

「啊不,我——」

「是是,她走错教室了。」

「你推我干嘛,喂白雪——」

白雪半推半拉地把亚里亚赶出了教室。

「嘘,小声点。」

「怎、怎么了。」

亚里亚对白雪的反应感到不解。

「我不想被别人看到我们的关系这么好。」

「关系好?」

「总之你先回自己的教室,学校里这么多人『魔剑』不会轻易动手的。」

「喂——」

亚里亚一到课间就会来找白雪——毫无疑问地每次都被赶回去了。

「哟、白雪。」

午间的铃声一响,亚里亚就出现在白雪面前。

「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

「啊?等——」

亚里亚没有给白雪拒绝的机会,一手拉住她的手,一手拿着她的便当把她拖到天台。

「上午这段时间我把『魔剑』好好调查过了。」

亚里亚一开口就是有关『魔剑』的话题,让白雪觉得她有点过分担心了。

「果然让你一个人太危险了。」

「诶?」

「我选修了SSR的课程,下午我跟你一起去SSR。」

「什、什么!?」

从到学校以来一直紧绷着神经的白雪被亚里亚的话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你是说,你要和我一起去SSR?」

「是啊,怎么了?」

亚里亚不认为贴身保护委托人的措施有什么不对。

「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你很奇怪诶白雪。」

从亚里亚接受委托不,从『魔剑』盯上白雪开始,她的行为就让亚里亚很困惑。

有人盯上自己就请别人来保护自己——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哪有人在请了贴身保镖之后还把保镖赶走的啊。」

「那是被老师强迫的,我一点都不想请保镖。」

「不管你怎么说,我接了委托就一定会完成。」


亚德运动会。

这是每年一度的武侦高国际比赛。

如果在运动上就是和高中校际联赛、奥动会一样的赛事。

不过武侦高的运动会当然跟和平的奥运会不同——因为有强袭科和狙击科所以充满了火药味。

亚里亚原本当选了手枪组选手,可是被她拒绝了。

虽然在别人听起来很可惜——在亚德运动会上获得奖牌的话,不只会被保送到武侦大学,而且还对就业有利。可以轻松进入武侦局当公务员,也可以随便挑选私人武侦企业。

但是,亚里亚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这种活动上。

比起那种遥远的事,现在亚里亚有更重要的、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只不过因为白雪是学生会长,必须参与运动会的准备工作,所以亚里亚只能陪着她。

即使这样一直陪在白雪身边的日子已经过了好几天,但是亚里亚的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白雪。

准确的说是没有离开白雪和她周边的范围。

不知道『魔剑』会什么时候在哪里用什么方法对白雪出手,因此亚里亚必须打起12万分的精神时刻警惕着。

(哎。)

坐在『亚德运动会筹备委员会』末尾的亚里亚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超能力什么的对她来说太遥远了。

仅仅只是用选修的方法参加了SSR的课程,亚里亚就觉得那些东西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亚里亚的注意力完全你不在课程上。

学生会长、园艺社社长、手工艺社社长、女子排球社社长。

这些头衔集一身的偏差值75的优等生。

星伽白雪。

亚里亚想不通这样的模范生为什么会被『魔剑』盯上。

「星伽同学你也一定来参加吧,至少参加闭幕式时的武=型也好啊。」

「是啊,而且已经帮你留好一个名额了喔。」

「这次创作和设计舞蹈的都是星伽同学,所以你就参加吧。」

就在亚里亚这么想着的时候,参加筹备委员会的几个同学这样劝说白雪。

「啊那个,还是请让我在幕后工作吧。」

白雪抬起头看了下墙壁上的挂钟。

「今天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想会议就到这里吧。」

白雪宣告着会议的结束,接着女生们互相讨论去哪里吃饭逛街的声音掩盖了先前沉闷的气氛。

「呐,之后我们到台场去玩吧?」

「赞成~赞成~」

「我也去!」

做那种事情不是浪费时间吗?

和普通女高中生思想截然相反的典型武侦大脑的亚里亚伸了懒腰从座位上站起。

「星伽学姐您也一起来怎么样?去看看夏季便服吧?」

被1年级学生问到的白雪拿文件的手停顿了一下。

「啊我准备回家了,还有S研的作业和亚德运动会的指南要做……」

白雪的表情看上去有点为难。

「不愧是会长啊,学习这么努力。」

「星伽同学真厉害呢。」

这样的称赞声在亚里亚听起来有点刺耳。

「白雪,该走了。」

「啊亚里亚?」

亚里亚几下把摊在会议桌上的文件收好放进白雪的书包里。

「抱歉,我们有点事。」

「啊,等——」

亚里亚说完就强硬地拉着白雪就离开教室。

「啊好……」

「神崎同学很强势呢。」

「说起来这几天神崎同学和星伽同学……」

以亚里亚为中心的讨论声似乎还会持续一阵。

「松、松手亚里亚。」

直到离开学校有很长的距离,白雪才反应过来甩开了亚里亚的手。

「这几天我发现了。」

亚里亚没有在意刚才优等生白雪不会做出的类似无礼的动作。

「你很奇怪。」

「简直太奇怪了。」

亚里亚重复着自己的疑问。

「刚刚也是吧,明明很想跟她们一起去,但你拒绝了。」

「礼节周到、深受老师爱戴同学崇拜,可是这些却好像是故意跟别人划分界限。」

「……我、我的事不用你管。」

似乎被说中了心事,白雪扔下亚里亚一个人往金次宿舍的方向走着。

「不用你说我也不会管,但你现在是我的委托人——」

「那么就解除委托吧。」

白雪的话让亚里亚瞪大了眼睛,她快跑了两步拦住白雪。

「喂!我是好心诶!」

「你只是多管闲事。」

「……随便你好了!」

亚里亚松开紧咬着的小虎牙,对白雪的反应感到生气。

「刚好趁这个机会我们把话说清楚吧。」

这几天因为亚里亚跟白雪走得很近,让白雪积累了不少压力。

「请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解除委托!?」

亚里亚不可置信的看着白雪。

「原本这个委托就是你自愿的,而我是被迫接受的,况且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发现『魔剑』的任何动作。」

「那是因为『魔剑』在等待机会!等到他——」

「『魔剑』是不存在的。」

白雪这样下了决断。

「不对!『魔剑』是存在的!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已经非常接近了!」

「直觉?」

白雪发出了轻笑。

「亚里亚你也是武侦,应该知道直觉是不能说服别人的。」

「我……」

亚里亚想要反驳的话堵在了喉咙口。

没有证据的推理不能让人信服。

直觉、第六感这种虚无的东西很容易让武侦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陷入危险。

「我直说了吧。」

白雪闭上了眼睛,大概几秒后当她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做出了决定。

「你让我困扰。」

跟先前在会议室里拒绝邀请的那个犹豫的白雪不同,这次她是出于本意的。

「在学校一直盯着我、还有同学间的传言,这些都让我很不舒服。」

「盯着你是因为要保护你,传言什么的其他人怎么说就让他们去说好了。」

「可是我会困扰。」

如同白雪的名字一样,这句话充满了冰冷。

「因为亚德运动会和S研的作业我已经很累了,这种时候你还给我添麻烦,我真的好累。」

「……」

「我不会取消委托,但是请你别再做让我困扰的事情了。」

亚里亚就这样站在原地看着白雪越走越远。

这些话在亚里亚回到金次宿舍之后得到了证实。

就像白雪说的那样,从她晚饭只做了两人份就能看出她已经开始无视亚里亚了。

「喂,白雪……」

不知道两人发生什么的金次把还没碰过的属于他的那份递到亚里亚面前。

「你吃我的这份吧,我去便利店——」

「不用了,刚好我去便利店买点东西。」

『看好白雪,如果有事打我电话』。

亚里亚趁白雪去厨房的时候用眨眼睛对金次发出了摩斯密码。

离开宿舍、走在去便利店路上的亚里亚叹了一口气。

(我的做法错了吗?)

委托人的命令不能不听,但也不能全听。

以亚里亚的角度来说白雪的安全第一,不管做什么都是以她的安全为最优先。

但是换成白雪的角度,亚里亚的做法会给她带来很多麻烦。

亚里亚不理解白雪的顾虑。

别人说什么做什么都会他们的自由,自己只要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好了,为什么要在乎别人?

或许正是这样的想法让亚里亚一直都是一个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亚里亚和白雪很像——但不同的是亚里亚因为高傲的自尊心,而白雪是因为太过顾虑。


「啊啊啊烦死了烦死了!」

砰砰砰。

射击场内亚里亚不停地扣动扳机、换弹匣,这样的动作重复了几十遍。

「『魔剑』那家伙——!!」

砰。

最后一发子弹射完后的亚里亚放下了手上的两把Government。

亚里亚靠在用来隔开单人射击区域的靠板上沉重地呼出一口气。

平时不可能会失误的精确射击出了差错、眼睛下面越来越浓的黑眼圈、晚上一听到声音就会拔枪从床上跳起来警戒的神经。

最近仿佛是在跟亚里亚作对一样,每天晚上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声响。

有时是深夜、有时是凌晨、有时是亚里亚刚睡着就被惊醒。

总之,每天晚上都要警戒着白雪的房间,而早上又要硬着头皮时刻保护着她。

这些都让亚里亚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

不过这些都比不上委托人的冷眼——白雪对亚里亚的态度也越来越差。

从最初的无视亚里亚变成一直跟她作对——两人的关系就像刚见面那样糟糕,甚至可能更糟。

但是即便如此,亚里亚也不能放弃委托。

这可能是唯一一次抓住『魔剑』的机会。

香苗的审判已经快进入最高法院的庭审,即使连城律师一直在拖延审判时间,但如果不拿出实际的证据……

亚里亚不敢再想下去。

上次被『武侦杀手』的理子逃走,这次如果还不能抓住『魔剑』的话。

咚。

亚里亚的拳头打在了铁质的桌面上。

(跟妈妈坐牢比起来我这点小事算什么!)

在乱开枪发泄了一阵之后亚里亚重新打起了精神。

今天是周末,离亚德运动会开始还有一周不到的时间。

白雪很少出门,这点让亚里亚不用过多担心。

而且宿舍那里有金次和雷姬——被亚里亚委托监视白雪——亚里亚才能稍微释放下自己的情绪。

「我回来了。」

亚里亚的声音在玄关传了出来。

客厅里原本的说话声在亚里亚出现的时候消失了。

亚里亚撇了撇嘴换好室内鞋走进客厅。

——原本对咖啡要求现磨的亚里亚现在连速溶都没时间泡,只能靠罐装咖啡提神。

「噢你回来……这么多咖啡?」

金次看到亚里亚拎着一整袋的罐装Espresso。

「还是最苦的那种,亚里亚你——」

「抱歉金次,我想休息一会。」

把咖啡交给金次的亚里亚像灵魂出窍一样地走到靠近阳台的沙发旁躺了下去。

连金次都能看出亚里亚是在硬撑。

「白雪——」

「小金你饿了吗?我去做饭。」

当事人的两人都对这件事闭口不谈,金次只能叹气。

但是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多久。

直到亚德运动会开始之前的两天前的早上。

「早啊亚里亚。」

金次一走出房间就看到亚里亚拿着她的两把Government站在阳台口。

「……」

回应金次的是沉默。

「亚里亚?」

金次走到亚里亚面前用手在她的眼前挥动。

但是亚里亚的眼睛却空洞着,连瞳孔都没有收缩。

「喂亚里亚——!!」

在金次把手搭在亚里亚肩膀上的瞬间,亚里亚反手抓住他的手臂,同时另一只手上的Government指着他的脑袋。

「喂等,等一下啊,是我啊,喂亚里亚……」

「……金次?」

亚里亚立刻松开了手。

「抱歉,我睡着了。」

「睡着?拿着枪睁着眼睛站在这里睡着了!?」

金次不可思议地看着亚里亚。

「喂,你没事吧?」

「没事。」

亚里亚摇摇头,把Government放回大腿外侧的枪套内。

「你脸色很差诶,真的没事?」

「休息下就好了。」

亚里亚绕过金次想去洗手间用冷水洗脸让自己清醒点。

「你也太拼了吧。」

金次的话让亚里亚停下了脚步。

「虽然你们什么都不说,不过这几天我也看出来了。」

「白雪被什么人盯上了吧。」

金次说着亚里亚做不到的基础推理。

「真是的,白雪遇到麻烦的话我也会帮忙的,所以你也放松下吧。」

「……不行。」

亚里亚握紧了拳头,如同强迫般地勉强自己。

「我不努力的话……是不行的……」

但是与希望相反的是她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

咚。

「喂亚里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