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1弹 S级保镖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3 21:56
点击:1290
章节字数:41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么亚里亚前辈,我先去教室了。」

明里向亚里亚告辞。

「嗯,下午强袭科见。」

「是!」

明里又立正向亚里亚敬礼之后和在校门口遇到的志乃、莱卡她们一起走进校门。

「……」

亚里亚用力摇着脑袋把忽然用上心头的落寞感甩开。

明明不久前还是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行动。

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两个人、甚至是几个人一起的呢?

或许在亚里亚都没察觉到的细微的小事里,有什么东西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

「喂,在发呆?」

「!?」

亚里亚的肩膀被拍了一下,在看清是谁之后松开了放在大腿外侧的Government的枪把。

「是金次啊。」

「你的态度太敷衍了吧。」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金次只是耸了耸肩没有在意。

「嗯?今天理子没跟你一起吗?」

「……她、她怎么样跟我没关系吧。」

亚里亚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你们不是关系很好吗?」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你上次额头受伤的时候她——」

「吵死了!」

明明知道这件事和金次无关,可亚里亚还是忍不住心里的烦躁把金次当成发泄的对象。

「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做什么也跟她无关!我跟她……」

「我、她……」

「你们吵架了?」

「谁会跟那种家伙吵架啊!!」

亚里亚的脸涨得通红。

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愤怒——因为理子的欺骗。

但是亚里亚不会说出来。

『武侦杀手』其实就是理子。

这句话亚里亚说不出口。

只能把这个秘密藏在心底。

「我知道了知道了,你冷静点啊。」

亚里亚越是这种反应,金次越是认定亚里亚和理子闹矛盾了。

他因为某种原因不会参与任何和女性相关的话题,所以立刻停止了。

「……抱歉我——」

金次及时让亚里亚冷静下来。

「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前几天的事,抱歉了呐。」

「白雪……她有时候会做出过激的行为,希望你不要介意。」

听金次这么一说亚里亚才想起来昨天被白雪追着喊打喊杀的直到她累了才停下来。

「嘛、我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

亚里亚有点尴尬地别过头——亚里亚知道她不小心听到白雪在神社的自言自语,但是她真的忘记那个时候白雪说了什么。

大概是很重要的不能告诉别人的话吧。

这么想的亚里亚对白雪蛮不讲理的怒气也减轻了不少。

「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白雪这么生气。」

亚里亚和金次一边走向教学楼一边聊着。

「平时她最多也只是拿刀吓唬别人,那天居然连M60都拿出来了——」

「金次。」

亚里亚指着教务科的通告栏。

『传唤学生2年B组超能力搜查研究科星伽白雪。』

「亚里亚,你把被白雪袭击的事情报告上去了吗?」

「喂!」

亚里亚气得狠狠踩了金次的脚背。

「『武侦的事武侦自己解决』,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小心眼的事。」

「痛诶,那是怎么回事?」

「想知道?」

从亚里亚的上扬的嘴角边露出了锐利的小虎牙。

金次一看到亚里亚这个表情就知道……不会有好事。


强袭科。

地下仓库。

以及,教务科。

——在东京武侦高这个随时能听到枪响和打斗声音的危险学校,其中被称为『3大危险领域』的可怕地方。

为什么全都是老师的教务科会可怕。

理由非常简单。

能教导不是普通人的学生的老师当然不可能是正常人。

几下能把亚里亚当成球扔的兰豹、整天都在嗑药的超S审讯高手的缀、还有虽然性格懦弱但听说以前是被称为『鲜血的由鸟』的亚里亚的班主任。

光是听到她们的名字就会有很多武侦高的学生吓得不敢动。

就这样,亚里亚和金次潜入了教务科的走廊。

「金次,腰弯下点。」

亚里亚站在通向屋顶的通风道下面对金次这么说。

「嗯?这样?……喂!」

亚里亚一脚踩在金次的后背,接着向上跳起把通风道的百叶窗拿掉。

被当成跳板的金次从地上爬起就看到亚里亚单手抓着通道口的边缘准备用引体向上爬上去。

「你在看哪里啊!」

咚。

亚里亚把手上的百叶窗扔到金次脸上。

「我什么没看到啊!」

金次揉着脸瞪向已经爬进通风道的亚里亚。

「我从这里去找白雪被叫到的房间,你外面过去。」

「为什么是我在外面啊!万一被发现就……」

金次的话说到一半就停止了。

他明白了亚里亚的意思。

——如果被发现你就给我拼死逃掉。

也就是说亚里亚把金次留在外面是为了吸引老师的注意,让她能够顺利潜入——在最坏的情况下。

「好过分,太过分了吧你!」

「作为回报我会告诉你白雪发生了什么噢。」

「可恶!你给我记住!」

金次把百叶窗扔回给亚里亚,然后认命似的往反方向跑开了。

亚里亚把百叶窗重新装好,唰唰唰非常快速地向前爬行。

亚里亚在强袭科中女生的匍匐前进是最快的——因为没有胸部上的阻力。

这句话如果被她听到绝对会被开洞的吧。

(找到了。)

亚里亚在某位教师的个人房间里找到了正站着的白雪。

现在的白雪两手握在裙子前面、低着头,就像优等生不小心做错事被老师叫到办公室那样忧心忡忡。

——和几天前追杀亚里亚的那个白雪完全是两个人。

「星伽。」

坐在椅子上的女人叫着白雪的名字。

(这个声音是……咳……)

「!」

亚里亚把头往通风口靠近,接着就被一股奇怪地烟草味呛到——幸亏她及时捂住嘴,没有发出声音。

那是缀。

亚里亚从这股明显不是市面上能见到的烟草味道里就知道了。

「你最近的成绩,可是直线下降啊。」

(就是为了那种东西?)

「嘛,反正学习根本无所谓。」

就在亚里亚这么想着的时候,缀说出了完全不是教师应该说的话。

有问题的是你们才对吧!

如果金次听到的话绝对会这么吐槽吧。

不过亚里亚却更认真地偷听着。

「是什么来着?哎呀啊,变化。是你的变化,让人很在意。」

缀糊里糊涂地终于说出了完整的话——或许这是因为长期嗑药让她的大脑受到影响了吧。

「我就单刀直入的问了。星伽,你难道被那家伙接触过了?」

「您是说……『魔剑』吗?」

「!!」

听到这个词,亚里亚的身体突然僵硬了。

『魔剑』。

是在使用超能力的武侦——『超侦』——为目标的绑架犯。

同时也是让亚里亚的母亲香苗背上107年冤罪的犯人。

「没有这回事。」

白雪摇摇头。

「而且就算『魔剑』真的存在也不会来找我,应该是去找更优秀的超侦才对吧。」

「对自己要更自信啊星伽。你可是武侦高的得意学生啊。」

「这、怎么可能。」

白雪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星伽,我说过很多次了,你差不多也找个保镖怎么样。」

缀把手上吸到尾端的烟草放在烟灰缸里按掉,然后吐出一口气。

「谍报科送来了『魔剑』很有可能盯上你的报告。而且超能力搜查研究科里,也得出了相似的预言吧。」

「那个……」

「有什么问题吗?」

「我……」

白雪支支吾吾地似乎有什么不好说出来的原因。

「星伽,教务科很担心你啊。马上就是亚德运动会了,外面的人也会大批进入学校。只在那段时间也好,去找一个有能力的武侦当保镖吧。这可是命令。」

缀一边用纸卷起奇怪的烟草叼在嘴上,一边对白雪下达了命令。

「可是『魔剑』不是原本就不存在的罪犯吗?」

「这是命令——」

「她的保镖我来——呃!」

亚里亚没等缀把话说完就一脚踢开通风口的百叶窗跳了下去。

还没等她落地就被缀一把抓住要害扔到墙壁上。

咚。

「好痛……」

从亚里亚撞上的声音就能知道摔得多疼了。

「什么啊,是小不点啊。」

「才不是小不点——痛。」

缀似乎不小心拉到了亚里亚的双马尾的其中一根辫子,然后坐到椅子上点燃烟草——她好像不在意为什么亚里亚会潜入教务科。

「你到这里来做什么,小不点。」

「都说不是——咳咳。」

缀将烟雾吐向亚里亚,让她闭了嘴。

「我来做她的保镖!」

「我不要。」

在缀询问白雪的意见之前,她就立刻拒绝了。

「喂!」

白雪不停地摇着头。

「委托人既然拒绝的话就重新找一个吧。」

缀无所谓地翘起二郎腿。

「不过星伽,你一定要找保镖。这是命令。」

「因为事情很重要,所以老师我说了2次。不要让我说第3次,否则可是会很可怕的喔。」

缀的话似乎在鼓励亚里亚继续说动白雪。

「我无偿承担白雪的保镖工作,而且是24小时制!」

亚里亚不放弃般地说出自己能做到的程度。

「S级武侦的无偿保镖,听起来很有诱惑力啊。」

缀吐着烟雾,无形中增加了白雪的压力。

「我我不需要!竟然要和亚里亚一直呆在一起,这太肮脏了!」

「你不答应的话我就把那天的事告诉金次。」

亚里亚使出了杀手锏——虽然她已经不记得那天白雪到底说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这是白雪的弱点。

「啊啊啊!不要!!」

白雪像是受到了致命一击般地垂下了肩膀。

「我我知道了,不过我有条件!」

「这件事和那件事不准告诉小金!一定要听我的命令!还有……」

「好!」

亚里亚连听都没听就答应了。


保镖。

对武侦来说是最平常的一种工作。

通常武侦会接到政治家、名人、企业要员等等VIP要求贴身保护自己或者是他们的孩子的工作。

不过有时也会接到被别人盯上的武侦要求其他武侦保护自己性命的工作。

所以,这种工作一般会住到委托人家里。

不过这次在白雪的强烈要求下住进了金次的宿舍。

「你们……?」

金次目瞪口呆地看着站在门外的两人。

亚里亚背着大型外出旅行包——大型包让亚里亚看上去更加娇小——左右的肩膀上分别挂着斜挎包,手上拖着两个旅行箱。

而她身旁的白雪却非常轻松,身上的东西只有腰间的那把日本刀。

「少说废话了,快让我进去。」

「啊噢,要帮忙吗?」

金次向后让开,伸手去拿亚里亚手上的旅行箱。

「啊小金不用麻烦你。」

「……不用了,你看着她就好。」

亚里亚撇着嘴一个人把大包小包拖进了客厅——从她这么娇小的身体来看真是太可怜了。

「打、打、扰了。」

看到亚里亚进去之后,白雪脱下皮鞋在玄关口整理好,然后跪在那里把头埋在地上。

「今、今后就受您照顾了,我叫星伽白雪。」

(你在干什么?)

金次愣在门口。

「小、小女未经世事,还请您多多关照!」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对金次来说白雪的行为太奇怪了,不,虽然平时也很奇怪。

不过比起白雪,反而是亚里亚更可疑。

「一、一想到要住进小、小金家里,就不不由得紧张起来了。」

「噢住进来……诶!?住进来!?」

金次的反应慢了几秒。

「喂等一下,我可没听说啊。」

「今天决定的,有问题吗。」

从客厅往玄关看的亚里亚两手叉着腰——她的意思是「敢反对就开洞」。

「你们两个都住进来?」

「我也没办法,是委托——」

「啊啊啊是、是的。」

亚里亚的话被白雪打断。

「我、我也觉得这样很不好。」

白雪一边说着一边用期盼的眼神看着金次。

「啊啊我知道了,先进来再说吧。」

金次坐在沙发上看着亚里亚从斜挎包里拿出工具箱、红外线探测器等各种用来监视的设备,而白雪则是一动不动地跪在地上正坐着。

「喂亚里亚,你要做什么?」

「看就明白的吧,我要将这房间要塞化。」

「哈?你先等一下。」

金次拦住亚里亚,把她拉到白雪面前。

「你先给我解释下早上在教务科发生了什么。」

「是这样的小金。」

白雪在亚里亚开口说漏嘴之前,把金次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

「我在的SSR里刚好接到了一个任务,刚好在教务科遇到亚里亚,所以我委托她来协助我。」

「嘛,就是这样了。」

虽然两人都这么说,但是金次隐约感觉到有微妙的不同。

「你委托亚里亚?明明前几天还喊打喊杀的……」

「啊啊啊那个是误会啦误会!非常抱歉让您看到那么不知羞的一面。」

白雪满脸通红地把头埋在地上向金次道歉。

「那么这些东西呢?」

金次指着亚里亚放在地上的那些监视设备。

「这是任务需要。」

亚里亚拿起工具箱和防盗探头走向厨房。

「小金你饿了吗?我去做饭。」

没等金次回答白雪就跑向厨房。

(她们两个关系应该很好吧。)

看着两人走进厨房的金次这么想着。

「为什么不告诉金次。」

亚里亚正把头伸出窗外装防盗探头,看到白雪进来才问出了刚才的疑问。

「我不想为了那种不存在的犯人给小金添麻烦。」

「『魔剑』是存在的。」

亚里亚确信着『魔剑』的存在。

白雪甚至从亚里亚的眼睛里看到了某种坚定不移的信念。

「那么你是为了抓『魔剑』才接了这个委托?」

「是。」

「你怎么想我不管,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把小金卷入麻烦的事件里。」

亚里亚装完防盗探头从窗台跳到地上。

「放心好了,接委托的是我。」

亚里亚收起工具箱往客厅走去。

「对了,希望你别再做那种无聊的事。」

亚里亚指的是这几天她遇到的奇怪的偷袭。

在一般校区楼下会有水泼下来、毫无征兆的有吹箭飞过来、还有画着「偷听贼」的画和信。

更让亚里亚觉得奇怪的是被设置在更衣室柜子里的钢琴线。

「诶?」

无视白雪眼里的疑惑,亚里亚走出了厨房。

「虽然我不会说不接受委托的话,不过你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