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3弹 笼中鸟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9
点击:1387
章节字数:42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以为你会放弃。」

白雪用毛巾擦着亚里亚头上的冷汗。

「!」

动作在手指触碰到亚里亚额头的时候停了下来。

白雪注意到了。

那道印在亚里亚额头很浅、但又确确实实能够看清的十字伤疤。

——亚里亚在公交劫持事件里为救金次受了伤。

白雪还在山上的时候就听说了这件事。

但是她一回来就只顾着和亚里亚生气,这才没来得及向亚里亚道谢。

直到现在,两人这么近的距离而且亚里亚又昏睡的情况下白雪才注意到那道伤疤。

「谢谢你救了小金。」

咚咚。

「白雪,亚里亚还好吗?」

金次在卧室外敲了几下门。

「啊,请等一下。」

白雪把冰袋隔着毛巾放在亚里亚头上,轻声关上房门。

「怎么样了?」

金次看到白雪走出卧室立刻着急地问。

「发高烧,大概是因为太累了……」

「小金对不起!」

白雪低下头向金次道歉。

亚里亚病倒的事情虽然起因是白雪,不过金次没有及时发现亚里亚在逞强,更重要的是亚里亚自己也一直在勉强自己。

如果说是白雪一个人的错那就太不负责任了。

「这句话不应该对我说吧。」

「诶?」

白雪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金次的脸色。

「『对不起』这句话应该对亚里亚说吧。」

「啊那那个我……」

「我也会对亚里亚说『我的青梅竹马给你添麻烦了,请你原谅』。」

「怎么可以让小金因为我向亚里亚低头!」

白雪用力地摇着头。

「如果她不肯原谅的话我就只有切腹自尽——」

「那个还是算了吧。」

金次看白雪的情绪已经没有之前那样低落,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

「你讨厌亚里亚吗?」

「……诶?」

「虽然你们两个说不上几句话就会拔枪,不过我觉得在亚里亚面前的白雪才是真正的白雪。」

「小金果然了解我呢。」

「我们是青梅竹马啊。」

金次理所应当地担起解开白雪对亚里亚误会的责任。

「……我不喜欢亚里亚,她我行我素、从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她就像颗子弹一样打破封闭着我的结界、闯入了我的世界。」

白雪对金次诉说着对亚里亚的看法。

「我讨厌她……但是更讨厌向往她那种自由自在生活的自己。」

『笼中鸟』。

听到这些话的金次的脑海里回想起了这个词。

星伽神社管的很严,连白雪在内的巫女们从小就被严格要求——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没有自由。

即使白雪现在离开了星伽神社,但也不去学校和宿舍以外的地方,甚至不能出现在很多人面前。

(简直……跟那个时候一样。)

金次不由得看向卧室的房门——似乎想透过房门看亚里亚一样。

(亚里亚是那颗打破枷锁的『子弹』吗……)


「理……子……?」

迷迷糊糊中亚里亚似乎感觉到有人帮她擦汗喂药。

下意识含糊地吐出这两个音节之后,亚里亚又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亚里亚只感觉脑袋有点晕晕的。

「我……」

亚里亚就这样坐在床上发着呆。

脑子里回想着自己在失去意识之前发生的事,但是怎么想都只有迷迷糊糊的影子。

「白雪……呃!」

大脑在过了很久之后才开始运作,想起了自己的任务。

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的亚里亚用力甩甩头赶走因生病带来的不适。

亚里亚拿起不知道被谁放在木制桌子上的手机,上面显示的是快要放学的时间。

(该死,我竟然这么大意……)

在心里责怪自己的失职,亚里亚一边穿上防弹制服,一边拨通了金次的手机号码。

铃声在亚里亚刚换好衣服的时候被一声「喂」代替了。

「金次,是我!」

『哦亚里亚,你好点——』

「你有没有跟白雪在一起?」

『白雪?她今天一天都请假——』

「你这笨蛋!」

亚里亚粗略地检查了下Government里面的子弹数量,把枪放进枪套。

「你也知道她现在被人盯上了,你让她一个人万一出事怎么办!」

『一个人?不是啊,她就在——』

「算了,我自己去找。」

『喂——』

金次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完就被亚里亚强硬地挂了电话。

「那个笨蛋!」

亚里亚换好皮鞋、刚把手放在门把上就看到门从外面被打开了。

「我回来了。」

接着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啊,你醒——」

「你到哪去了!」

亚里亚一把抓住白雪的肩膀。

「你知不知道一个人很危险!就算看我麻烦、嫌我碍事,为什么不跟金次一起?万一被『魔剑』趁虚而入怎么办!?我——咳、咳咳咳……」

话还没说完亚里亚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白雪把手上拎着的塑料袋和书包放在玄关,扶亚里亚去客厅让她坐下。

「啊你等一下。」

「咳咳、咳咳咳……」

亚里亚刚睡醒缺少水分,即使是刚才说话的声音也有点沙哑——不过她自己好像没有注意到。

「给。」

白雪倒了杯温水递给亚里亚。

「……谢、谢谢。」

亚里亚有点紧张地接过玻璃杯,不着痕迹地向后缩了缩。

白雪的反应很奇怪。

奇怪到让亚里亚不敢开口说话,只能闷着头喝水。

(反正人平安回来就好,下次、不没有下次——)

「亚里亚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正当亚里亚这样想着的时候,白雪的脸突然在她面前放大。

「咕噗……咳咳咳,没、没有。」

亚里亚像看到什么害怕的东西一样跳到了沙发上。

「真的?让我看看烧退了没。」

「退了退——啊咧?发烧?我?」

亚里亚现在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是劳累过度病倒的。

「烧糊涂了吗?真是不让人放心。」

白雪一手摸着亚里亚的额头,一手摸着自己的额头,似乎在对比亚里亚的体温有没有恢复正常。

「好像是退了点,不过还是再量一下。」

白雪从卧室拿出家用急救箱,用体温计给亚里亚测了体温,然后拿出退烧药放在茶几上。

「药我放在这了别忘记吃,我去做饭。」

「喂白雪。」

亚里亚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怎么了。」

「诶?」

「总觉得你好像怪怪的,不、虽然之前也很怪,不过现在更奇怪。」

白雪背对着亚里亚沉默着。

「呐亚里亚,我问你啊。」

「嗯?」

亚里亚从沙发上坐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关心我,我明明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

「武侦宪章第二条,绝对遵守与委托人定下的约定。」

亚里亚拿起退烧药扔进嘴里,和着水咽了下去。

「你是我的委托人,不管再怎么无理取闹我也要负责你的安全。」

「……你好好休息,我去做饭了。」

「?」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小金,晚饭还要再过会才好。」

「辛苦你了。」

金次在玄关换上室内鞋,拎着书包向客厅走去。

「金次……」

「哇,亚里亚你在做什么啊。」

金次一走进客厅就看到亚里亚躲在沙发后面像警惕危险物品一样地盯着厨房。

「白雪……好奇怪……」

「嗯?明明早上说得好好的啊。」

金次在亚里亚旁边坐下,把亚里亚看的动物世界的频道换成了新闻频道。

「喂,是不是你又做了什么让她生气的事啊。」

「为什么是以我做错事为前提?」

亚里亚不满地用手刀砸在金次头上。

「好痛……一点都不痛。」

「喂!」

没有意料中的疼痛,金次转过头看到亚里亚的脸色虽然比早上好了点,不过依旧没有平时的活力。

「嘛,看在你生病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好了。」

「什么啊。」

亚里亚不以为然地拿起茶几上的水杯。

「白雪今天请假是为了照顾你——」

「噗——咳、咳咳……」

亚里亚被自己喝下去的水呛到了。

「你、你是说那个一直在跟我作对的坏女人!?」

「喂!」

金次立刻向厨房看去——白雪似乎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对话——这才松了一口气。

「早上白雪还跟我说是她不对,否则她也不会照顾你一天吧,而且后天就是运动会了。」

「唔……」

「你呢?这件事白雪虽然有错,但你一直在硬撑也有不对的地方吧。」

「嘛、嘛,既既既然白雪都做到这种地步了,我就原谅她了。」

亚里亚两手抱在胸前,抬起下巴用「大人有大量」的语气说着。

「不是这样的吧。」

金次叹了一口气。

「像『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让你困扰了』之类的,不是应该这样说吗?」

「唔……」

「小金、亚里亚……」

白雪在厨房门口拿下围裙。

「你们在聊什么呢?开饭了噢。」

「好,马上来。」

金次大声回应白雪,然后用眼睛向亚里亚发出了摩斯密码。

『知道该怎么说了吗?』

「唔、噢……」

亚里亚憋着嘴点了点头。

饭桌上终于有了属于亚里亚的那份饭菜。

亚里亚拿着筷子没有动手。

「亚里亚怎么了?没胃口吗?想吃什么我去做。」

「白雪。」

亚里亚放下筷子,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那、那个啊,我……今天、谢谢了……」

亚里亚为遮盖害羞和尴尬清了清喉咙。

「还有……给你添麻烦了、抱歉。」

(什么嘛,不是能好好说出来嘛。)

金次也松了一口气。

「不那个、是我太蛮不讲理了,对不起亚里亚。」

白雪立刻把头深深地低了下去。

「嘛、我原谅你了。」

亚里亚毫不客气地袒露了自己的宽大气量。

「嗯。」

「吃、吃饭吧。」

亚里亚如同主人一样宣布可以开饭了。

「嘛、不过你不用担心,后天运动会结束之后我就不会再来烦你——」

啪嗒。

白雪的筷子从手上滑了下去,一脸震惊地盯着亚里亚。

金次捂住自己的脸,不敢去看白雪的脸色。

(那个、笨蛋……)


『今天晚上有东京迪士尼乐园的焰火大会,亚里亚前辈带星伽前辈去看吧!』

『再让白雪前辈不高兴的话就算你是前辈我也不会放过你!』

『听好了亚里亚。不准提任务、不准提任务结束之后的事、不准让白雪生气。』

『白雪不能去太远的地方,所以你带她去葛西临海公园看。』

『记住不准再说会让白雪生气的话。』

「……哎。」

亚里亚嘟着嘴等在『亚德运动会筹备委员会』门口回想起金次早上对她说的话。

原本想来学校贴身保护白雪的亚里亚在金次的劝说下请了一天假并委托雷姬在学校保护白雪。

不过亚里亚不是那种会乖乖听话、躺在床上吃药睡觉等病好的人,所以她在金次和白雪去上学之后偷偷跑到武侦高找明里——问她有关怎样让白雪消气的方法。

最后在明里、志乃几人的帮助下决定了晚上带白雪去看焰火大会——还有金次的好心提醒。

「抱歉,让你久等了。」

白雪急急忙忙地从教室跑出来。

因为明天就是亚德运动会,所以今天要提前做好一切准备,防止发生万一。

「还好。」

亚里亚摇摇头。

「那现在就去?」

「我想换套浴衣……」

白雪看了下时间,然后叹了一口气。

「不过现在回去的话肯定来不及了。」

「呃、其实……我有帮你买好了……」

亚里亚支支吾吾地避开白雪疑问的视线。

「那个、是那个啦,明里刚好和她的同伴一起去买浴衣,刚好佐佐木也在,所以那个顺便就帮你也买了。啊啊啊尺寸什么的是佐佐木看的,我绝对没有调查什么的喔!」

「噗嗤。」

亚里亚开着红色跑车载着白雪来到葛西临海公园。

「只是在这里看就满足了吗?」

亚里亚突然这么问白雪。

「嗯,因为我不能出现在太多人面前。」

两人靠着车头坐在地上,抬头望着绽放着缤纷焰火的夜空。

「为什么?」

「星伽……会生气。」

白雪用力握着浴衣的衣袖。

浴衣如同白雪的名字那样——以白色为主色调,领口、袖口还有衣边都镶嵌着雪花。

「哈?」

「没什么。」

白雪摇摇头略过了这个话题。

「亚里亚不冷吗?」

5月初虽然已经进入春天,但是晚上从海面吹过来的风还是有点冷。

「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强壮的。」

亚里亚挺起了比白雪小了5倍的胸部。

「明明还在生病中。」

「那点小病——阿嚏!」

白雪轻声笑着,然后把亚里亚之前披在她身上的外套拿下,裹在自己和亚里亚身上。

「唔!对、对了!喝点热的就不冷了,我去买热饮,你要喝什么?」

亚里亚一下子跳出充满了白雪气味的拥抱。

「……随便就好。」

「噢、噢!我等会就回来。」

没过多久亚里亚拿着两杯热饮回来了,她把其中一杯红茶递给白雪。

「给。」

白雪似乎有点失神——至少比之前看上去有点没精神。

「啊、谢谢。」

「在想什么呢?」

亚里亚一屁股坐到车头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两条没有着地的脚。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

「嗯?」

亚里亚大口喝着咖啡。

「我……从来没和小金以外的人这么亲密。」

「……」

什么是亲密、什么是朋友、什么是认识。

这些概念对亚里亚来说非常模糊。

所以对白雪说的「亲密」这个词,亚里亚没有实际的感觉。

想要开口反驳白雪,但亚里亚看到白雪非常寂寞的样子把还没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所以亚里亚你的出现让我……不知所措。」

想要继续喝咖啡的动作停在空中,亚里亚顺着车盖滑坐到地上。

「白——」

白雪突然攥紧亚里亚的衣服。

「我讨厌你、喜欢你、又很羡慕你。」

「我该……怎么办……」

不知道是笑还是哭的声音像这样持续了很久。

保镖。

不能和委托人有很深的关系。

这是基础中的基础,连强袭科的课本上都有写。

但是。

亚里亚转过头看着拉着自己衣服、靠在自己怀里睡着的白雪。

「嘛、今天就稍微放松下吧。」

亚里亚把从白雪身上滑下去的外套替她盖了起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