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无标题

作者:上天台打金砖
更新时间:2016-04-15 17:45
点击:86
章节字数:50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上天台打金砖 于 2016-4-17 02:06 编辑


由于种种原因本来上周预备的更新延迟到这周了……嗯还是有些无聊的高中生活,依然是友情之上那啥还远远未满的状态……

那么请忍着沉闷往下看吧_(:з」∠)_



γ





The scabbard is content to be dull when it protects the keenness of the sword.

鞘安于钝,以护剑利。

——泰戈尔 《飞鸟集》【这个版本的翻译来自于tangstory翻译的著名福华同人(咳咳)《归剑入鞘》,这是译者本人的独家翻译。

同时附上郑振铎先生的翻译:刀鞘保护刀的锋利,它自己则满足于它的迟钝】







在音乃木阪的学生,尤其是社团干部中有这么一条流传很广的经验之谈:



如果申请或者意见被学生会长否决,那么请尝试找副会长帮忙。如果副会长答应从中斡旋,一般十拿九稳;但如果副会长表示不能帮忙,那么就是没戏了。



实际上这个说法还有后半截,只是没有前面部分流传得广:



如果被副会长直接驳回,那么不要尝试找会长,一定是无用功。



以这个说法为代表的音乃木阪学生会现状一直是学生中津津乐道的谈资。会长绚濑绘里的脾气可算是固执,在她领导下的学生会虽说称不得一言堂,但她决定的事情,确实很难改变。有趣的是,相对而言副会长东条希看上去好说话很多,而且是很罕见的能够说服会长改变想法的人。但要是论起倔,某种意义上还真一点都不输给会长。她所反对的事情,就连会长也没办法说服她接受。所以在学生中流传着音乃木阪学生会的真正决策者是副会长这种“小道消息”。



“那么绘里亲是怎么想的?对于‘东条希才是学生会长’这个说法。”午休两人独处的学生会室,希半是调侃半是认真地问。



“没什么想法啊,当初要不是因为希答应了当副会长,我也不一定会接下这个摊子。至于决策的话,希确实很多时候比我想得深远,我不是经常根据你的意见调整方案吗?而事实证明你总是对的。这一层上面来说也是同样的,没有你也就没有我这个学生会长。”绘里给手上最后一份文件郑重地盖好章,神色终于放松下来。



希满脸笑容地看着绘里抬起头与自己对上视线,那副还带着些严肃的样子让她忍不住笑出了声。



“为、为什么要笑,我可是很认真的啊。”



“噗,我知道……嗯,不好意思。”



正是因为知道绘里是认认真真地在说这件事,她才觉得那么有趣。认识至今已经将近两年,绘里还是跟当年一样几乎没有变化——嗯,她指的是性格脾气这方面,对于绘里这两年窜高了不少以至于比自己还高这点她可是不予置评。



跟初遇的时候比起来绘里的性子还是软了不少,希决定毫不谦虚地把这个变化的大部分功劳揽到自己身上。即使是这样,其实绘里骨子里还是照旧硬实得很,不圆滑也不愿意学得圆滑,单凭一身本事服人,按自己的见解下判断,有时候难免跟人起矛盾,结果又因为不擅长疏通搞得气氛紧张。每每到了这种时候希就会从中调停,不单是缓和气氛,还得把绘里没说清楚的东西给对方讲明白;把绘里没弄懂的东西给她解释清楚。一来二去,绘里有时候也能体谅着对方的情绪好好去讲自己的想法,但也养成了实在搞不定或者懒得处理的时候就往背后递一个眼神的坏习惯。



说来刚升上高二被强行推举为新一届学生会长的时候也是有趣,绘里这边本来就是赶鸭子上架自己不乐意,老师同学那方反对的声音其实也不是没有,但是比起再另找竞选者,大约直接推可靠的绘里上去是最方便的办法,故而也就不说多话直接把挑子撂给了她。希躲在办公室门口偷听里头讲话,绘里对着老师的决定沉默的时候其实她能想见绘里脸上是怎样一副阴晴不定的表情,而后就听见绘里的声音。



“如果必须让我当学生会长的话,那么我有个要求——请让东条希担任副会长。”



啊啦啊啦,这真是了不得的要求呢。



事后她问“绘里亲就不先问问我同不同意吗?”,结果绘里倒是有些惊奇地反问“你会拒绝么?”



那时她只是笑,然后摇头,然后说“绘里亲真是挺了解咱啊”,换来绘里一个挑眉:“那当然。”





绘里自然是用惯常自信的笑掩盖了那点不自信的小心思。希的秉性就像只风筝,早年间随波逐流的经历大概造成了太大的影响,等绘里见到她的时候已然成了谁也拴不住的自由自在的性子,对于繁琐的学生会事务应该是同自己一样是排斥的。然而在面对老师们有形无形的压力的时候绘里实在也无法再梗着脖子拒绝,于是只好寄望于希会在自己身边帮自己一把,好歹能有个支撑。后来她几乎是诚惶诚恐地去找希请她“出山”,得到应允的时候整个人开心得仿佛尾巴都在摇。后来妮可笑说,绘里你平日里处理人际关系时常也得靠希出马,这下当了会长一人之下千人之上了,好多东西还是得仰仗希给你打点。



对此绘里自然是没有任何一点否认的言语可说,因为那都是事实。她并不是口拙,事实上她说话简练扼要直指重点没有半句废话,可说是相当有效率的说话风格,这可不是口拙的人能够做到的。但她说话确实也就只能这样了,人情味或者是委婉,她从来对陌生人做不出来,甚至于对理事长,她也只用干净利落的敬语说话。这样棱棱角角的风格她本人为之相当苦恼,而在崇拜她的学生们当中却成了有个性的象征,反倒是个加分项,对此她也只能表示不太懂。希则同她不一样,面对陌生人也能笑着毫无障碍地沟通,很容易就能够抓住对方的想法,引导话题的走向。



她猜这也许是因为希能够看穿别人的心思——这么想的原因是,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有感觉,当对上那双祖母绿的眸子的时候,心里就会隐约浮现躲不掉的预感。有时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希就能猜出对方要做什么,小到考试的时候绘里一个回头希就知道她忘记带橡皮;大到绘里手往社团报表上一搁眉毛一皱,还没开口希就明白她要发脾气赶紧上去给两边圆场。有她在身旁的时候,一则是不须担忧自己过分尖锐的性格伤着人,二则是多数时候不用费力思考人心。两人独处的时候更是如此,彼此都不用多说话,眼神相交之间就懂了对面的心思。那是何等的舒适惬意——偶尔在和希在学生会室一起批文件感到疲倦的时候,绘里会毫无防备地一边签署文件一边就打起了哈欠,希就笑,言道:“你这形象被那些憧憬你的学生们看去了可怎么办。”



“反正除了希也没给别人看过,将来也不会给人看了去,这倒是不需要担心的。”



“哎呀哎呀,不管咱怎么攻击,聪明可爱的绘里亲总是滴水不漏呐。”笑眯了眼的希探过身子在她面前放一块提神的巧克力,然后分走了一小沓文件。





绘里料想得不错,希确实具有那样的力量。不过与其说多年转学的摸爬滚打给了希这样的能力,不如说她自己就具备着那种看透他人的天赋,之后那些年的阅历只不过是让她学会了如何发掘并且使用这个与生俱来的才能。运用这个本领,她大可以在陌生变幻的环境里保护自己免受恶意的伤害,但也因此过得很累——无时无刻不去在意他人的想法,并且基于此做出合理的应对,这样的生活是非常非常疲倦的。表面上瞧起来希一派云淡风轻,内里是如何的神经紧张就不是他人所能度量的了。



然而站在绘里旁边的时候,倒是颇为轻松。不像希自己不愿意有城府却不得不去猜测人心,绘里是实打实的不会耍小聪明的人,不必揣测也不用忖度,说什么话就是什么意思,天蓝色的眼睛里头什么也藏不住,干净得像是万里无云的晴空——偶尔遇上烦心事情乌云遮了天,希几句好话一块巧克力就立马云收雾散又是天朗气清。对于希来说,是不妨把绘里身旁那一方天地视作避世的乐园的。有如笼罩南极冰穹的苍蓝天空,没有那些扰人烦忧的你来我往,立于此间,乐得安宁。



在偶尔希因为太过在意他人的想法而没法干脆地拒绝一些事情的时候,绘里总是会往前一步直截了当地替她回绝。往那儿一站摆出不动明王一般的架势,在这样的绘里面前任谁也没办法死缠烂打下去,于是希也免了不少麻烦事。每次表示谢意,绘里也只是淡定地回一句“因为希的脾气太好了所以只能我来当恶人啊”,顺带捎上一句“我也同你说过好多次,不要总是想着不要麻烦别人,这样弄得自己很难做反倒得不偿失”。



“是啦是啦,绘里亲教训的是——放学后要不要去吃芭菲?”



方才还一脸肃容的学生会长一下软了下来:“要。希请客。”



“好好好。”希安抚地拍了拍绘里还僵着的背,心下慨叹自己又是一次抓住了绘里伸来的援手,接受了她的庇荫。不过人前清峻的学生会长,倒是总在她面前展现出这般的孩子气,在希的眼中与金毛犬的区别似乎也就只有能不能吃巧克力这一点了。





但是同妮可私下里说起这话的时候,妮可只是哼了一下,神情却有些复杂:“大概也只有希你会那么看绘里了。”



“嗯?怎么说?”



“看上去像是金毛犬——可是实际上绘里在其他人,尤其是不熟悉的人的面前,可不是那么温顺的动物,说是一头毛发耸立时刻准备露出獠牙的狼还差不多。大概只是因为在你身旁,绘里才会心甘情愿地收起她那一身的傲气吧。”原先不过是因为一些偶然的契机与希熟稔起来,连带着也同绘里相识了。不知道是因为家里有些复杂的家庭情况还是因为“偶像就是要给人带来笑容”的座右铭,妮可对于绘里耿介的性格倒也能理解包容。



“妮可亲,绘里亲可不是宠物哦,你这样说得咱都像是绘里亲的饲主了。”



“你还不是绘里的饲主啊?能无条件地包容那家伙某种意义上糟糕得很的坏脾气的,大概也只有你了吧。”妮可一边说着话一边下意识地转着手里的笔,眼神却不知道透过窗户投射到了哪个地方。窗外一阵一阵的蝉鸣震响耳膜的同时还带来一阵阵困意。不知是不是受了影响,妮可说话也没了平时的雷厉风行,语尾的音既长且沉,显得慵懒起来。



“绘里亲可是有很多仰慕者的呀。”希也不知这话究竟是辩解呢还是单纯的……嗯,吃醋?



“别告诉我你这话是认真的。”妮可终于转过头来看她,“那群仰慕者我也不是没见过,无非是喜欢她的外貌,或者是喜欢她表面上看起来正直高洁的性格——可是你再想想,如果和她深交到你与她这样的关系,当绘里在她们面前暴露出她那些不说多可也不少的小毛病小脾气,你觉得能像你这样包容着她的,还能有几个?”



言毕,妮可身子往后一挪,带着椅子在地上拽出一阵尖锐的摩擦声。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缺点,这并不是什么稀奇或者见不得人的事。而对于绘里来说最麻烦的是,她的短板正好是人际交往,又非常在意自己的形象,于是那些缺点就成了不能展露的东西,她也就变得越来越脱离平常人——你我这样同她交情比较好的都知道不过是因为她太过重视自己又拙于表达,可是在别人眼里那就是心高气傲不近人情。而那样的她,面对着你的时候几乎没有一点警戒心,反而像一只温顺的大犬。”



希没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面前站起来又朝她转过身的妮可。在夕阳的余晖之下,面前个子不高的同级生就像是平时帮弟妹整理衣服一样近乎习惯性地抬起手来,拧着眉头把希有些褶皱了的领结整理抚平,又帮她扯直了衣襟和领子,顺手掸了掸她肩膀上的灰尘。



“我知道你总以为自己受了绘里的帮助,但——”微小的停顿似乎是在犹豫着措辞,“对你自己的力量有点意识吧,希。”



说话的时候嗓音有些低沉,但最后三个音节咬得却是无比清晰。希还没来得及回应,就听见身后又传来一声呼唤。



“希。我回来了,一起走吗?”



同样的三个音,在门口那个刚刚结束了与理事长的面谈的学生会长嘴里,就念出了一种不同的感觉。



“唔……也别让自己伤着了。”低声咕哝着有些意义不明的话,妮可扫了一眼忽然就兴高采烈起来的希,把她搁在桌子上的两人的包塞给过去,然后将她往绘里的方向推过去。







下一章大概会是转折的一章吧……又需要好好构思了。虽然咱也很想写一写满是恋爱的酸臭味的绘希,怎奈最开始打腹稿的时候就准备虐一把……

唔……然后就是关于题头。最开始喜欢上绘希这对CP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句话。其实这话对于双方都适用的,不管是绘里固执的一面还是希固执的一面,都是能够被对方所包容的,这是我对这对CP最为喜爱的一点。





@ANNSUNG


期待的繪希終於來了只要是HE要怎樣虐都可以


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虐会有的,HE也会有的……


@titania947

分先送上 希魔王的搬家实录 跟学不会拒绝又“善于”忍耐的绘里 啧 啧

老熊知晓其实绘希本来就是虐的 但是就是想吃糖糖糖【说三遍】

本熊是不会对妹纸动粗的 不用细软跑。


多谢熊姐不杀之恩【 等HE之后咱在来点绘希番外专门撒糖吼不吼啊{:4_376:}


@流曳浮苏丿


七章…北斗七星?β是因为双子天平最亮星都是β星吗?一提起来就变得好在意。情商不够聪明的小绘里简直像希命定之人,需要看破一切的大魔王拯救


哎嘿,答案很接近啦~不过提示很接近了那正确答案估计也就出来了吧…… 情商不够的KKE就是要找个情商高的大魔王啊{:4_386:}


@ 念昔


顶顶


谢顶233333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