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无标题

作者:上天台打金砖
更新时间:2016-04-19 23:14
点击:112
章节字数:61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上天台打金砖 于 2016-4-19 23:48 编辑


踩点来一发小真姬的生贺吧。妮姬篇的,时间轴大概在好些年之后的短短的一篇番外。看见熟悉的名字不要觉得太奇怪哦,中之人乱入也是咱的恶趣味【躺

时间太晚了来不及,于是这次更新就不回复上次几位的回复了,下次更新绘希主线的时候再回复吧。非常感谢大家对咱这个糟糕文笔的包容,也希望大家有啥评(zhuan)论(tou)尽管不要大意地砸过来【

好了不废话了,以下正文:




Lyrids



ユメノトビラ ずっと探し続けた君と僕とのつながりを探してた——μ's 《ユメノトビラ》

临近午夜的时候,西木野医生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最后一台手术。

本来按照计划,一小时之前这台体外循环下切除脑膜瘤的手术就该结束的,然而在体外循环结束开放主动脉的时候患者的心脏迟迟无法恢复搏动,给予心脏按摩之后又出现了室颤,除颤后又转为窦性心律不齐,最后还请来了心胸外科当值的堀医生帮忙才好容易救回来。

终于能下台的时候,她一直绷紧的肩膀终于放松下来,却又是眼前一黑。今天排的手术过于密集,长久的站立让被誉为脑外科王牌的西木野真姬也有些吃不消。

回到办公室准备撰写手术报告,推开门,真姬在满屋子的寂静里头竖了竖耳朵,听见了一片雨声。走到窗前掀开帘子一瞧,外头果然下雨了,还是倾盆大雨。她摇了摇头:这天气可是难回去了。

自从研修医转正以来,真姬就搬出了家里的大宅子和妮可一起住。两头都是大忙人,妮可因为演出和拍电影之类的活动十天半月不着家是常态,真姬自己因为手术日程排得紧半夜归家甚至就在医院过夜也是常态。好在双方都比较能彼此体谅,倒是更加珍惜相聚的时间了。因为工作在医院留得太晚,但又不打算留在医院住的时候,真姬也不好叫家里的司机接送,只能自己打车回去。然而这样的下雨天,恐怕出租车也是很难打到了。

取出档案夹,真姬翻动纸页,准备先完成报告。就在这个时候,听见了有人在敲办公室的门。

“请进。”她头也不抬。这个时间点还留在医院并且会敲她办公室的门的,不是护士就是其他的值班医生,或者是保安。

但是门打开之后她半天没听见有人走进来的声音,这才停下笔一抬头,一下愣在当场。

靠着门框杵在那儿的,是自家那个小个子的同居者。墨镜的鼻托耷拉在鼻尖上,口罩半摘不摘地勾着下巴,还带着点倦意的赤色眸子盯着自己不放。

她那一下卡机了没说出话来,妮可倒是叹了口气把墨镜摘下来就往里走,手一勾顺便带上了门。

“西木野医生还不下班呐。”慢慢悠悠地坐到桌子对面的转椅上——那是平时患者和其他同僚的位置——两手一托脸颊,眼睛稍微眯了起来。

“稍微、耽误了点。”咔嚓咔嚓地按动手里的圆珠笔,医生张了张有点麻木的手,接着写起了报告。

于是就安静下来了,谁也不说话,妮可就那样托着腮望着一身白袍的医者安静地在纸上书写,笔尖划出规律的沙沙声,白皙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随着笔的运动在眼前晃起来,赏心悦目得很。

——这双手不单是漂亮,而且是有力而沉稳的。她不太清楚外科医生是否都有着这样一双手,譬如隔壁心胸外科的主刀医生——同妮可有过几面之缘的、据说在各种方面都跟真姬互相关照着的堀医生。不过真姬的手,倒是从高中开始就显出了美好的形态,大概是因为自幼学习钢琴的缘故。直到现在她仍然能在一些特定的时候听见真姬给她弹钢琴,那时因为常年握手术刀而留下些小印痕的双手,便一如高中时一样在黑白的琴键上飞跃起来,如同上下翻飞的鸽子,悦耳的旋律随之流泻而出。

这双手在当年面对千人万人的大舞台的时候不曾颤抖过,在与高年级的前辈争论的时候不曾颤抖过,甚至是在面对浑身是血的伤者的时候也不曾颤抖过,总是那般平稳持重。但妮可记忆中这手确实是颤抖过几次的:向自己的两次告白的时候这双手颤抖得不像个样;面对受伤的挚友的时候即使尽力压制,仍然还是微微地震颤;而地震忽然来袭她抓住妮可的手逃离危险之地的时候,那战栗更是透过指尖直接传进心脏。

那是平日看上去有些不好相处的西木野真姬,内心里最为柔软的地方被触碰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反应。

糟糕,看得入了迷了。

妮可轻轻笑了一下,然后看见真姬恰好写完报告搁笔,抬头有些疑惑地看她。

“没事。真姬ちゃん要是工作完了,我们就回去吧,楼下有人等着呢。”

“嗯,再等我一下,我去换一下衣服。”

转进更衣室之前真姬想起来问一句到底是谁这么个倾盆大雨的晚上还这么好心肠等她们一起走,结果妮可云淡风轻地报出来的名字让她吓了一跳。

“这么个雨天你竟然放心让她在下面等?算了我赶紧换好衣服我们赶紧走。”


下楼的时候在道旁的路灯底下看见了一直等着的那个人。真姬眯着眼确定自己看清了那人除了打伞身上还罩着雨衣,好歹放心了一点,这才开口打招呼:“新田さん。”

那边小个子的人转过身来,挥了挥手:“真姬ちゃん,妮可ちゃん!”

因为旧友的事件认识的新田警官,这时间正穿着雨衣打着伞,在她们都挺熟悉的黑色越野车旁边等着——嘴里似乎叼着橘子之类的东西,说话有点口齿不清的。

“えみつん久等啦,赶紧上车吧,早点回去。”妮可一边说着一边把全副武装的新田往车子里推。

坐在车上闲聊的时候才知道,妮可正好工作告一段落,回家没看见人,猜想真姬大概是又要晚归了,就从穗屋买了点心准备带过去顺便接人回来。穗乃果的妈妈一看这个时间又下雨,相当不放心,于是就用了一盒穗屋馒头当酬劳,请了当时正在店里同穗乃果排排坐着吃大福的、刚取得休假的新田警官驾车一同前往。

——警视厅刑事部的参事官,因为一盒馒头特地专车接人,这个待遇饶是西木野大小姐也觉得规格高得有点诡异。

驾驶座的新田敲着方向盘,哼起了曲调舒缓的歌。听着她标志性的有些沙哑却温柔的嗓音,伴上淅淅沥沥的雨声,真姬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最后干脆躺倒在了妮可的肩膀上,打起了瞌睡。

新田和妮可在后视镜里相视一笑,后者摇了摇头,用口型补充了一句:“这家伙迟钝得很。”新田憋着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接着鼻子里哼的小调换了个轻快的曲子。


是啊,忘了自己的生日,倒是迟钝得有些可怕了。

真姬回到家里,给下午就没电又没来得及充电的手机接上充电器,一开机炸满了邮箱的生日问候吓了她一跳,这才木愣愣地转过头来:“今天……是我生日啊。”

“是啊,大忙人西木野医生,终于想起来了。”,妮可有些好笑地踮起脚在她头上敲了一下,“想不想知道妮可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

“想。”

方才还在车上打瞌睡的西木野医生再没有往日的精英形象,这会儿怎么看怎么像是个未开蒙的小孩子。

“先去洗澡,一身消毒水气味的。”把找出来的换洗衣物往她怀里一塞,妮可赶紧把她推进浴室。

乖乖洗完澡出来,倒是精神了不少,这下真姬一本正经地要起了礼物。妮可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然后从包里翻出一份合同递过去。真姬接过来迅速地扫了一遍,随后有些不可置信地转过头盯着妮可:“妮可ちゃん要转职做制作人?”

“虽然还是在转型期就是——不过确实准备转到幕后工作了,接下来应该会有更多的时间陪伴真姬ちゃん吧。”透亮的玫瑰红色眼睛映照着月光,一闪一闪的。

“但是……”目前妮可究竟在怎样的一个巅峰,即使是平时不大过问娱乐圈消息的真姬也知道。用“国民级”来形容确实不过分,就连医院里的小护士,也时常谈论着她的名字。在这个关口上转做制作人,实在是太可惜了。而且真姬并不希望,妮可为了自己而放弃梦想。

“没有什么但是啦……偶像做到这个份上,给这么多人带去笑容,妮可已经心满意足了。这个梦想已经完成的当下,我决定实现另一个梦想。”

比起曾经的梦想,这个梦想显得有些微不足道庸庸碌碌,但对于妮可来说,这却是这辈子将要做的,最轰轰烈烈的事。皓然清辉映照下的赤眸越发清亮,渐渐像是烧起了火苗一般,炽烈又温和。真姬盯着那双眼睛,身体竟动弹不得。

“那就是,陪着真姬ちゃん,一起走完剩下的几十年,并且,把微笑一直带给你。”

真姬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堇青石一样的眼睛愈发湿润,最后竟落下泪来。她清了清嗓子,终于发出了有些嘶哑的声音。

“那,我也要许一个生日愿望。”

妮可做了一个“请讲”的手势。

“这之后的几十年,我希望妮可ちゃん能允许我,一直陪你走完。”

这个愿望向神明、向圣诞老人许下,都没有用,她于是死死地盯着那个能为她实现这个愿望的人——近在咫尺,就在眼前。

妮可也有些含着泪,但眼底并无半分动摇,转瞬出口的答案坚定而有力。

“——好。”


对于雨天撑伞还能淋一身湿的tn桑,南酱给出的建议是穿雨衣打雨伞,然后我把这个桥段写出来了23333 啊对,缪斯咱虽然二次元是绘推但是三次元本命是emtn,求同好勾搭【喂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