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11弹 奥尔梅斯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3 21:57
点击:1413
章节字数:42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呜……对不起亚里亚。」

理子哭丧着脸低下了头。

「理子、明明想帮亚里亚的说。」

「别、你别哭啊。」

亚里亚慌张地动着双手,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理子。

在那之后侦探科和鉴识科找到了犯人留宿的酒店房间。

但是无论怎样都找不到任何有关犯人的线索。

——这点,亚里亚早就知道。

「你已经帮我很多了,真的。」

可当亚里亚看到理子为自己熬夜整理出来的资料,她无法把「这东西一点用都没」说出口。

「真的吗?亚里亚没骗理子?」

「真的真的。」

亚里亚用力地点着头。

「亚里亚最好了~」

理子一下子扑到亚里亚身上。

「啊、唔……」

亚里亚红着脸抱着理子。

「理子你一个晚上没睡很累了吧,要不要在这里休息会?」

「诶?亚里亚是在邀请理子一起做羞羞的事情吗?」

「你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

亚里亚轻轻地用手刀敲了理子的脑袋。

「嘿嘿。」

理子摸着头顶向亚里亚吐着舌头。

「我睡了这么久也睡够了。」

亚里亚离开病床,从不远处的衣架上拿下外套。

「我去看看有没有吃的,你累的话就睡病床好了。」

「是!」

理子用双手敬礼,只脱了鞋子就钻进先前亚里亚睡的被子里。

「呼呼,亚里亚的味道……」

(……我还是当没听到好了。)

无视理子的自言自语,亚里亚轻轻关上了房门。


当亚里亚拿着给理子买的桃馒头回到病房的时候,理子正熟睡着。

亚里亚走进房间把桃馒头放在床头柜上。

看着理子的睡脸,亚里亚露出了连她自己都没发觉的温柔。

(好好睡吧。)

替理子盖好被她掀开的被子,亚里亚轻声关上门。

(嗯?)

刚走出病房的亚里亚看到穿着武侦高制服的几人走廊的另一头走过。

(佐佐木?火野?那个是理子的战妹……)

明里的朋友急急忙忙地跑向某个地方,不好的预感在亚里亚心头涌出。

确认理子还在房间里熟睡,亚里亚跟在几人身后来到另一层楼的病房。

『间宫乃乃香』。

病房外的门牌上写着的是明里妹妹的名字。

「……我要去夹竹桃那里。」

「明里!」

「别去!」

「不要跟过来!只要牺牲我的话……」

「把自我牺牲当成『美谈』的,是在童话里才有的情节,在现实中只是『逃避』的手段。」

亚里亚打开房门站在明里面前。

「亚里亚、前辈……啊、你的伤——」

「你越逃避事态就会越严重!」

亚里亚强硬地打断了明里的话。

「现在你的事才更重要。」

「亚里亚、前辈……」

「真是的,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亚里亚用手刀打了还在流泪的明里的脑袋。

明里低着头用手把眼泪擦掉。

「你、被敌人找上了吧。」

被说中事实的明里避开了亚里亚的视线。

「我的直觉可是很敏锐的。」

亚里亚没有放过明里刚才的反应,进一步追问她。

「敌人、能力。」

「什么都隐藏起来就能解决了吗?」

「对、不起。」

明里的眼泪不自觉地沿着脸颊流了下去。

「一直、隐瞒到现在……对不起。」

「因为我不能、在亚里亚前辈面前说谎。」

接着,明里把间宫家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从间宫家从事间谍工作流传下来的秘技到被『伊·U』盯上。

「……库、会变成这样……我们被袭击、乃乃香的眼睛会变成这样全都是间宫家的——」

「明里。」

亚里亚的声音让情绪处于激愤状态的明里冷静了下来。

「『为了保护大家而战斗』,你妈妈说的这句话你是怎么想的。」

「我想保护大家!」

明里从椅子上站起来,认真地看着亚里亚的眼睛,但是下一秒又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可是间宫家的招数都是杀人用的!我……」

「武侦法是禁止杀人的。」

亚里亚犀利地指出明里顾虑的地方。

「因为这个才特意去矫正的吧。」

明里点点头。

「那么,矫正过来了吗?」

「那个叫『鸢穿』的杀人术也改掉了吗?」

「已经成为身体的一部分很难把它拿掉呢。」

「……对不起。」

亚里亚仅仅只是说出了事实,却让明里的头越来越低。

「我果然……还是决定去夹竹桃那里。」

明里背对着亚里亚走到门口。

「战姐妹契约、也请解除掉吧。」

「因为我没资格做亚里亚前辈的战妹。」

亚里亚叹了一口气,这句话让明里踏出去的脚停了下来。

「真是讽刺呢。」

「战姐妹试炼的时候是你追着我,现在却反过来了。」

亚里亚走到明里旁边,伸出一只手把强硬地把门关上。

「我不同意。」

「呜……」

亚里亚平静地看着明里。

「是我的战妹的话就去战斗,以一名武侦的身份逮捕敌人。」

「可是、夹竹桃太强了……」

明里看着自己颤抖着的双手,痛恨自己的无力。

「间宫家的招数都被我丢失得差不多了,以前的东西被封印起来。新的东西又学不好。」

「现在的我……什么都做不到。」

「我说过的吧,不准说『做不到』。」

这是亚里亚在和明里成为战姐妹的时候定下的规定。

「可是……」

「没有可是!」

亚里亚伸出手摸着明里。

「明里,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不是把『鸢穿』改掉了吗?」

「可是只有那个的话是不够的……」

「听着明里,没有人是完美的。」

亚里亚收回手,两手交叉抱在胸前。

「你跟我不一样,你有我没有的东西。」

「我有的……亚里亚前辈没有的……」

明里几乎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亚里亚。

「武侦宪章第一条。」

亚里亚说出了这句话。

「相信同伴!拯救同伴!」

接着,跟着亚里亚的话继续说下去的是来自明里背后的4个人的声音。

「……大家。」

「明里,现在向你下达第一次作战命令。」

亚里亚收回先前露出的满意的笑容、恢复了严肃的表情。

「!!」

「你去逮捕你的敌人,我去把这个伤还给那家伙。」

「作战代号为『AA』。」

明里的身体在颤抖——亚里亚认同她了。

「『AA』……」

「是亚里亚(aria)和明里(akari)哦,把各自的犯人逮捕。」

明里从最崇拜最憧憬的亚里亚那里得到了第一个作战命令——作为战姐妹的第一次作战。

「那么回答呢。」

「是!!」


亚里亚在第二天快天亮的时候接到了明里的好消息——夹竹桃被逮捕了。

几乎一夜没睡在担心战妹们的亚里亚终于在疲惫和松了一口气的情况下睡到中午。

接下来的几天亚里亚一出院就忙着公车劫持事件的追踪调查,直到她收到来自伦敦武侦局的邮件。

亚里亚通过连城律师向警署提出看望香苗的请求。

虽然只有短短3分钟但亚里亚还是为见香苗打扮成普通少女的样子——即使身上还带着刀和枪。

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亚里亚为了遮挡额头上的伤痕而留起了发帘。

亚里亚坐在玻璃板的一侧不停地弄着额前的发帘,一边焦急地等待着另一侧铁门里走出来的香苗。

「妈妈——」

「只有3分钟。」

亚里亚激动地几乎趴在玻璃板上,但来自其中一个警官的毫无感情的声音让她瞪起了眼睛。

「亚里亚。」

温柔的声音让亚里亚冷静下来。

香苗伸出被手铐铐起来的双手,将右手贴在玻璃板上——和亚里亚左手位置相同的地方。

两人的手就这样被隔着冰冷的玻璃紧紧地贴在一起。

「妈妈……」

「我长话短说了,上周我碰到『武侦杀手』了,虽然没有露面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那家伙一定就在附近。」

「……」

直到刚才都微笑着的香苗一下子僵住了。

「而且还有另一个事件。前几天发生了巴士劫持事件。最近『武侦杀手』突然活跃起来了,所以我想先把那家伙抓起来。」

「就算只有这一件,也应该能把妈妈的刑期从864年一下减到742年。在最高法院开庭之前,我绝对会把所有罪名帮您洗清的!」

「并且,我会把『伊·U』那群让妈妈背上黑锅的混蛋,全部塞到这里来!」

亚里亚的情绪很激动,每说一句话都会挥动着紧握着的右手。

「亚里亚,你的心意我都明白,我也很高兴你为我这么努力。」

香苗平静地摇着头。

「可是还太早了,你找到搭档了吗?」

「呃!」

亚里亚的表情凝固了,接着她用力地甩着头。

「那种东西无关紧要!现在重要的是——」

「这可不行喔亚里亚。你的才能是遗传的,如果你继续这样一个人,那自己的能力就连一半都发挥不出来。」

「那种话……」

「你需要一个能理解你、帮助你的搭档。只要能找到合适的搭档,你的能力就会被提升几倍。你的曾祖父和奶奶都有一个优秀的搭档在身边不是吗?」

「不要太急于求成,否则会摔跟头的。」

香苗说完这句话之后沉默了。

「妈妈,我——」

「神崎,时间到了。」

一直盯着墙上时钟看的警官中断了两人的谈话。

「妈妈你再等等!我在公审前一定会把真犯人全部抓起来的!」

「亚里亚不要着急,你总是这么冲动、一个人冲在前面,我很担心你。」

「我要马上把妈妈救出来!」

亚里亚的两只小拳头用力地砸向玻璃板。

「亚里亚,连城律师在竭尽全力延长最高法院的开庭时间。所以你要冷静,先去找到一个可以信任的搭档。你额上的伤,就是你已经踏入自己难以应对的危险的证据啊!」

香苗用不常见的严厉的语气说着。

「!!」

或许是刚才情绪失控时无意中漏出来,又或许是香苗透过亚里亚改变的发型发现的。

总之,难得有短暂时间能和香苗见面的亚里亚被她担心了。

「妈妈……」

仅仅只是失神了数秒,香苗就已经被强硬地拉向离亚里亚越来越远的铁门。

「妈妈!」

「亚里亚你要——」

「妈妈!!」

香苗最后的话被关上的沉重的铁门声掩盖了。

见面室里只剩下亚里亚独自敲打着玻璃板的身影和她痛恨的声音。

「可恶!可恶!」

「可恶啊!!」


手机的屏幕被停留在绯色双马尾的少女被子弹射伤、溅出鲜血的画面。

亚里亚在接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是她离开见面室之后。

——毫无疑问,这是对亚里亚的挑衅。

「『武侦杀手』!!」

粉色外型的手机几乎要被亚里亚捏碎。

滴。

大概过了一会,亚里亚又接到一封新的邮件。

「!!」

金色的头发、笨蛋的双手敬礼的动作、一张亚里亚熟悉的脸。

滴。

似乎算好了亚里亚看邮件的时间,第3封邮件再次发来。

这次是一架飞机。

无论是飞机型号还是航班都拍得很清楚——ANA600航班波音737-350型客机。

(叫我去这里吗。)

追查匿名邮件的来源或者是反追踪都是无关紧要的。

一是『武侦杀手』不会这么大意留下线索,二是既然发给亚里亚那么就说明两人到了正式见面的时候。

至于剩下的,只要是武侦就能调查得到。

(理子……)

虽然不知道理子为什么会被盯上,不过如果是针对亚里亚的话从她身边的人下手也就不奇怪了。

亚里亚拦了一辆计程车迅速赶回宿舍换上防弹制服、多拿了几个备用弹匣就赶往机场。

『武侦杀手』。

顾名思义,就是以武侦为对象的杀手。

作案工具通常为「只要减速就会爆炸的炸弹」。

如果客机上被安装了炸弹那可就糟糕了。

理子会被盯上也是因为她是武侦吧。

亚里亚这样思考着、尖利的小虎牙也因为她的愤怒而露了出来。

唰。

一个漂亮的甩尾,亚里亚在飞机起飞的专用通道上停下了跑车。

毫无顾忌地向走过来的机场保安亮出了武侦手册,保安看到后立刻替她维持秩序。

「客、客人?呀——」

空姐被亚里亚冲向即将关闭舱门的飞机而吓得喊出了声。

轰。

亚里亚刚用下滑滚入机舱,舱门就关上了。

接着,引擎的轰鸣轻声刺痛着亚里亚的耳膜。

(……上来了。)

亚里亚叹了一口气从最近的窗口向外看去,ANA600航班已经进入跑道开始滑行了。

被劫持的飞机是ANA600航班波音737-350型客机。

是被称为『空中宾馆』的、全机位皆为包房的超豪华客机。

换句话说会出现在这架飞机上的不是超级有钱人就是在某个行业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少了一根头发都会刊登在报纸上。

这对武侦来说不是件好事——就像金次的哥哥那样。

亚里亚到现在也不能确定那3封邮件到底是不是这个意思。

但是在她的大脑理解之前,身体就已经先行动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亚里亚已经在这架飞机上了。

亚里亚打开Government的保险装置,扣下击锤确保随时能发射子弹。

这架飞机的客舱和普通客机构造上有明显的差异。

1楼是宽敞的酒吧,而2楼中央通道两侧则都是包房。

也就是说在1楼的亚里亚正处于被『武侦杀手』全方位都可攻击的范围内。

但是亚里亚没有任何慌张,或许是想逮捕『武侦杀手』的执念让她毫无畏惧地在昏暗的灯光下前进。

「谁!」

突然亚里亚停下了脚步,原本一直护在胸前的两把Government的枪口对向前方灯光找不到的黑暗处。

「Bonsoir(晚上好)。」

似乎是在哪里听到过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

亚里亚保持着平举Government的姿势试探着向前走了几步,最后在隐约看到一个人影的地方停了下来。

仿佛在迎接亚里亚一般,那个人影从阴影处走进酒吧灯光照得到的地方。

「……理子?」

随着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亚里亚惊讶地看着对方,无意识地把Government的枪口朝下。

终于看清理子脸的亚里亚松了一口气,但是在下一秒表情就变得严肃。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多危险!赶紧给我回——待在这,等我逮捕『武侦杀手』。」

「亚里亚。」

轻飘飘的私自改造过的武侦高制服,理子脸上的表情更加平静,她轻松地忽略亚里亚的怒气。

「你喜欢这里吗?」

「哈?」

一开口就是没有逻辑一样的话让亚里亚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理子很中意这里呢。」

理子一边说着一边转圈向亚里亚靠近。

亚里亚没有注意到1楼的酒吧用和亚里亚同样香味的栀子花装饰着。

「我现在很忙没时间陪你闹。」

亚里亚摇摇头绕过理子往更里面走去。

砰。

毫无预兆地,一发子弹贴着亚里亚脸颊射入了墙壁——亚里亚凭借动物般的直觉及时避开,同时举起Government瞄准刚刚子弹射过来的地方。

「!?」

砰砰。

两发子弹都落空了。

射击天才的亚里亚是不可能射空的。

「你在干什么啊喂!如果不是我刚刚——呃!?」

亚里亚在子弹射出枪膛的时候看到那里并没有「武侦杀手」,只有理子站在那里。

已经扣下扳机的枪是没办法让子弹停下来的,能做的只有改变子弹发射的轨迹。

但是亚里亚的话突然哽住了,她看到了「真相」——理子的右手握着枪口正冒着硝烟的瓦尔特P99。

毫无疑问,刚才开枪的就是理子。

「喂!你发什么疯啊!」

「不、你不是理子……『武侦杀手』。」

赤紫色的眼睛里映出的是理子的样子,但是亚里亚却透过她在看别人。

「你把理子怎么样了!」

『理子』的表情和最开始一样只是平静地对露出微笑。

「间宫明里。」

突然从她的嘴里说出了亚里亚战妹的名字。

「雷姬。」

「远山金次。」

接着又一个个出现了其他人的名字。

「我为你准备了这么多『机会』,最后你还是像你的名字那样孤单单的一个人来这里。」

『理子』走到酒吧的吧台前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把瓦尔特P99放在吧台上,拿起了先前准备好放在那里的红酒杯。

「真是可惜啊。」

「……你到底在说什么。」

为什么『武侦杀手』会知道这么多?

亚里亚警惕地看着『理子』。

一样的外貌、一样的声音。

即使刚才判定她是『武侦杀手』,但是亚里亚还是没有把手放在Government的扳机上。

「呐亚里亚,你知道吗?」

「?」

现在的『理子』不是笨蛋,她很冷静——冷静到让亚里亚感到心慌。

「在智商和体能上拥有战斗才能的人,有很多都是遗传的呢。就是在武侦高里,也有不少像你们一样的遗传天才。」

「那又怎么——」

亚里亚不明白为什么『理子』要提这些。

「但是你的家族是特别的,奥尔梅斯。」

「!!」

亚里亚想要说的话被『理子』的声音掩盖下去,取而代之的是震惊。

赤紫色的眼睛放大般地看着『理子』,亚里亚像被雷击中一般僵在了原地。

「你……」

和之前对『理子』警惕的反应不同,亚里亚紧咬着牙、声音出乎意料的冷静。

但是从她在微微颤抖的拿枪的手就知道事实不是这样。

「初次见面,奥尔梅斯。」

『理子』双腿略微弯曲同时单手拿着红酒杯用另一只手稍微提起裙摆的一侧,以贵族的方式对亚里亚行礼。

「我的名字是峰·理子·罗宾四世。」

「同时也是『武侦杀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