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12弹 宿敌的对决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3 21:57
点击:1360
章节字数:42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罗宾……」

亚里亚不自觉地向后倒退了几步。

「难道说……」

「是噢,理子是100年前跟初代奥尔梅斯打成平手的亚森·罗宾的曾孙。」

看到亚里亚震惊的反应理子笑得更高兴了。

「库、是我太大意了。」

亚里亚紧闭着眼睛狠狠摇着头。

当她再次把头抬起来的时候,能看到那双赤紫色的眼眸里充斥着怒火。

「罗宾四世!」

亚里亚对理子举起Government,这次双手的食指都放在了随时可以扣动的扳机上。

「我要逮捕你!」

「啊啊,亚里亚也是这样呢。」

「?」

理子一如既往说着亚里亚理解不能的跳跃式话题。

「4世、4世、4世小姐!!所有人!所有人都这么称呼我!」

「明明理子有妈妈给理子取的这么可爱的名字,可是你们所有人!包括你奥尔梅斯!」

理子指着亚里亚,而亚里亚被理子突然变得这么激烈的反应吓得后退了两步。

「你刚刚也是这么叫的吧。」

「那、那又怎么样……叫你4世不对吗?」

「当然不对!」

理子用力踩着地面,眼神越来越凶恶。

「我是数字吗!?我只是DNA的代表吗!?」

「不对!我是理子!不是什么数字!」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是这样!」

理子的情绪失控了。

仿佛不是对着亚里亚而是对着所有人发泄着。

「如果不超过曾祖父,那我这一生都不会被当作我,而是被别人当作『罗宾的曾孙』来对待。所以我才会加入『伊·幽』,得到现在的这种力量,要用这力量夺回我自己。」

「所以……你的目标……是我?」

亚里亚听着理子的话,尽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颤抖。

「是噢。」

「100年前,我们的曾祖父打成了平手。也就是说,只要我打败奥尔梅斯4世就能证明我超过了曾祖父。」

「那么,明里、雷姬、金次……从我到日本开始遇到的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嗯哼~」

理子挑衅似的抬起下巴。

「给金次的自行车装上炸弹、并发射出很容易就能被捕捉到的电波的是我。劫持巴士、在你的头上留下伤痕的也是我。」

理子无视亚里亚越来越黑的脸色,继续说着亚里亚的痛处。

「奥尔梅斯一族必须要有搭档。和我曾祖父战斗过的初代奥尔梅斯也有一个优秀的搭档。」

「我费了好大努力才帮你找了这么多优秀搭档,没想到你最后还是一个人呢。」

「闭、嘴……」

肩膀上下起伏着,亚里亚正在竭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你给我闭嘴!」

随着亚里亚喊声一起逼向理子的是从Government枪口发射出来的.45ACP子弹。

砰。

玻璃片掉碎了一地。

在看到亚里亚行动的同时,理子把手中的酒杯扔出去挡掉了那发子弹。

「你、只有你没资格说是我的朋友。」

亚里亚垂下握着Government的手。

「我……明明是这么相信你……」

亚里亚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

无论是执行任务还是同伴,都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直到刚才还在担心你是不是被『武侦杀手』盯上了。」

理子是第一个肯和亚里亚说话的人——没有任何顾忌,就像普通朋友那样。

擅自闯进亚里亚的生活、擅自说出和亚里亚做朋友的话、擅自……

所有的一切都是理子的自作主张。

——但是亚里亚没有拒绝。

「把你当做朋友……」

亚里亚是真心把理子当成朋友的。

因为缺少和人交流的经验,亚里亚不能正确的表达自己的感情。

但亚里亚是知道的。

她以为理子和她一样是真心把对方当成朋友的。

「但是你!」

亚里亚的赤紫色的眼眸失去了平时自信高傲的色彩,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出的悲伤。

「……那些话、都是骗我的、吗。」

理子的眼神里产生一闪而过的犹豫、暗自咬紧牙齿,然后轻哼了一声。

「那只是你的自以为是。」

嘲笑的声音传入了亚里亚的耳中。

「!!」

「理——子——!!」

亚里亚举着Government一边开枪一边冲向理子。

「别以为只有你会双枪噢亚里亚。」

理子从裙子底下拔出另一把瓦尔特P99。

「!?」

但亚里亚只是惊讶了一下,没有打算停止进攻,反而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砰砰砰!!

随着不断响起的枪声,两人在极近的距离下展开了手枪战——武侦之间的近距离枪战,就是避开对方的火线,或者就是用手将对方的手格开。

武侦宪章第九条——武侦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杀人。

亚里亚遵守法律没有瞄准理子的头部。

而理子似乎也配合着亚里亚,没有瞄准她的头部。

但是在经常穿着防弹衣的武侦之间的接近战中,子弹不再是一击必杀的穿刺武器。而是打击武器。

武侦高的防弹制服所使用的TNK纤维可阻止子弹使之无法贯穿,不过却不能消除那引起的冲击。

制服中弹时人所受到的冲击就像被金属球棒重击到一样。

被打中的人如果运气不好,说不定会内脏破裂而死。

「可恶啊——」

「啊哈哈哈哈……」

与亚里亚愤怒的脸色不同,理子笑得很高兴似乎还带有战斗狂的属性。

亚里亚的一把Government里有7发子弹和枪膛内的1发,总共是8发子弹,而理子手上的一把瓦尔特P99最大装弹量是16发。

——亚里亚处于弱势。

她们射出的子弹都没能打倒对方,全都射进墙壁和地面。

咔哒。

亚里亚的Government子弹全部射光呈空仓挂机的状态,而理子的枪里还有子弹——之前亚里亚开枪浪费了几发子弹。

亚里亚的备用弹匣放在裙子后面,但是理子不会给她换弹匣的时间。

就在亚里亚把子弹射完的瞬间,亚里亚冲到理子来不及回击的她的怀里,用双臂夹住理子的双手。

「抓到你了!」

「你该不会以为这样就赢了吧。」

理子丝毫没有认为她输了。

「你给我听着!」

亚里亚大声让理子闭嘴。

「我们不是朋友!」

「哈?」

明明关系到生死的战斗,亚里亚居然像被理子传染一样说着和现在气氛不相符的话。

「那个时候你说『我来做你的朋友』,但是我的朋友才不是那种随便玩弄别人感情的人。」

「所以!你这种家伙……」

第一次和一个人成为朋友。

第一次知道有朋友的感觉。

但是这一切都只是谎言。

「你这种家伙才不是我的朋友啊——!!」

亚里亚咬紧牙齿紧闭双眼,就这样从地上跳起来用自己的头去砸理子的头。

咚。

「呃!……」

亚里亚因为巨大的冲击力被撞得松开了手。

理子被撞得倒在地上而亚里亚则是向后退了好几步。

即使有点头晕,但亚里亚还是凭借本能换好上了备用弹匣。

「刚才那下是还你的。」

亚里亚指的是公车劫持的时候理子射伤她的伤痕。

「峰·理子·罗宾四世,我要以杀人未遂罪将你逮捕。」

亚里亚用Government指着仍然倒在地上、用手捂着额头的理子。

「啊哈、哈哈哈……」

「呐亚里亚,你知道吗?」

理子从地上站起,额头上刚刚被撞的红色印记和亚里亚一样。

「理子和亚里亚有很多地方都很像呢。」

「?」

「血统、漂亮的外表、还有绰号。」

亚里亚看向理子的赤紫色的眼眸里带有不安。

「——『双剑双枪的理子』,我和你有一样的绰号呢。」

「不过呢亚里亚,你不是真正的『双剑双枪』。」

如同证明理子说的话那样,她的背后出现了根本不可能出现的诡异现象。

——理子头发上分出的两缕头发动了起来。

沙沙沙。

两缕头发像是有生命一样地自主的动着。

亚里亚几乎认为那是刚才撞到头引起的错觉。

「什!?」

亚里亚来不及反应,理子的头发就从她背后卷起一把匕首朝亚里亚砍过去。

「呜哇!」

虽然躲过了第一击,但是两人的距离靠得太近,亚里亚没有避开从另一侧袭击过来的匕首。

侧头部被砍到的亚里亚撞向酒吧的吧台,幸亏有吧台的支撑才没有倒下,但从伤口处流出的鲜血很快就把半边脸染红。

「可、恶……」

似乎还想继续战斗的亚里亚尝试用Government的枪口支撑着吧台台面让自己站起来,但是没能成功。

「呐亚里亚。」

理子给她的瓦尔特换了弹匣。

「有一句话是真的噢。」

理子一步步走向倒在吧台上的亚里亚。

「我是真的喜欢你。」

另一只没拿枪的手摸着亚里亚的脸颊。

「喜欢到——」

涂了淡色口红的嘴唇贴在亚里亚的耳边。

「想要杀了你。」

瓦尔特的黑色的枪口对准了亚里亚的心脏。

「再见了,奥尔梅斯。」

砰。


轰。

原本应该命中亚里亚心脏所在的防弹制服的子弹因为突然的雷声引起的飞机倾斜都而偏移了。

不过即便如此,从理子的枪口射出的子弹仍然打在了亚里亚的身上。

倒下的亚里亚的身体被惯性甩到飞机的后方,很快消失在理子的视线范围内。

理子没有立刻去追失去战斗力的亚里亚而是站在原地发愣。

「……」

接着她用头发卷起沾到亚里亚鲜血的匕首放在嘴边,伸出舌头舔了上面的血迹。

「……我赢了,啊哈啊哈哈……」

「曾祖父啊,没想到108年的岁月竟然会让两家的子孙出现这么大的差距。」

理子从刚才的发愣突然变回了先前的疯狂。

「这不配称为决斗。」

「她、不仅没有找到搭档,竟然连自己的力量都不会使用!」

「我赢了!我赢了!理子今天,终于成为理子了!」

「啊哈,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在理子发狂般地大笑中,亚里亚正倒在机舱后方的某个地方。

哒哒。

踩着高跟皮鞋的脚步声越来越靠近正在昏迷中的亚里亚。

一双属于女性的纤细的带着白手套的手捧起亚里亚的脸、将她的身体靠在墙边检查着她的伤口——丝毫不在意亚里亚的鲜血会弄脏那双由高级布料制作的手套。

靠近亚里亚头上太阳穴的地方有一道很深的伤痕,伤到了侧头动脉。

那双手的主人拿出一块干净的手帕擦掉亚里亚脸上的鲜血,再用止血胶布贴在她的伤口处。

接着,她从随身携带的化妆包里拿出一根针管。

亚里亚的身体被她温柔地抱着,身上的衣服从下面拉了上去。

年轻女性摸着亚里亚背后的枪伤。

「你可不能就这样死掉啊。」

温柔的女性的声音在亚里亚耳边这样小声说着。

然后将针头对准那道伤痕把针管内的液体注射了进去。

「我亲爱的——」

「姐姐大人。」

……

噗通。

亚里亚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

「!」

随着心脏处闪烁着的绯色光芒越来越强烈,亚里亚全身痉挛了起来。

似乎是什么强力的药效起了作用。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亚里亚胸口的光芒逐渐消失。

亚里亚的身体也恢复了平静,保持着被人放在靠着墙壁的姿势。


「啊啊,找~到~了~」

理子踩着轻快的脚步来到亚里亚面前。

「嗯~嗯嗯。」

理子贴着亚里亚的胸口听到仍然在微弱跳动的声音。

「还活着吗?」

从先前疯狂战斗状态冷静下来的理子半蹲在亚里亚面前。

「亚里亚……」

理子伸手摸着她用匕首砍伤亚里亚的侧头部。

「?」

那里被止血胶布好好地止了血,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亚里亚头上的血迹也被擦过。

是谁。

理子下意识握紧了手上的瓦尔特——她在劫持这架飞机之前已经安排好一切,绝对不会有武侦或者妨碍这场决斗的人出现。

那个人为什么没有阻止自己杀亚里亚而是在亚里亚战败之后才救她?

(无论是谁都不能阻止我。)

这样想的理子很快得出了结论。

「对不起亚里亚。」

理子仔细地摸着亚里亚的脸——想把这张脸印在自己脑海里那样仔细。

「如果你不是奥尔梅斯四世、我也不是罗宾四世。」

把脸慢慢靠近亚里亚。

「我们——」

然后印上了亚里亚的嘴唇。

「一定会成为好朋友。」

——轻轻的、永别似的一吻。

「!?」

下一秒,理子的身体突然向后倒退。

两缕头发卷着匕首,双手都拿着瓦尔特——目标都是仍然靠在墙壁上的亚里亚。

「呵呵~」

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亚里亚发出了奇怪的笑声,她保持着低头的姿势舔着刚刚被理子吻过的嘴唇。

砰。

理子开枪了——毫无预兆的。

从瓦尔特黑色的枪口里发出的子弹射向亚里亚。

「什!?」

子弹在亚里亚头部停止了。

砰砰砰。

如同想压制自己心中的不安一样,理子把两把枪里的子弹全部射光。

但是,没有一发命中。

不如说它们像听从亚里亚命令一般停在原地不动。

这个瞬间仿佛连空间都停滞了。

「呵呵呵~」

「呃!」

理子脸上传来冰冷的触感让她的身体僵硬了。

原本应该在墙壁那里的亚里亚仅用了不到1秒的时间就来到她的背后。

「你。」

亚里亚用手摸着理子的眉毛、眼睛、鼻子、嘴、脖子,然后不断往下,另一只手在她的大腿附近来回。

一种被羞辱的感觉让理子喘不过气。

「看起来很美味呢~」

「库、奥尔梅斯!」

理子卷起匕首向后逼开亚里亚,同时身体急速退到亚里亚刚才昏迷的墙壁。

「你——!?」

想要怒斥亚里亚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话在看到她的时候停在了喉咙口。

「嘻嘻嘻~」

亚里亚的嘴角上扬着、脸上露出的是邪恶的笑容,她的右眼散发着绯红色的光芒。

「罗宾。」

亚里亚把手上的匕首和两缕金发扔在地上。

「呃!」

理子这才发现她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切掉了,平整的切口留在理子喉咙的地方。

从未有过的恐惧感从脚底蔓延到理子全身——即使是那个时候她也没有过这种感觉。

「这次多亏了你,所以我不杀你。」

「下次——」

咚。

亚里亚右眼的绯红色的光芒消失了。

仿佛那道光芒是支撑亚里亚行动的开关一样,在它消失的同时亚里亚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与亚里亚同时跌落在地上的还有理子。

手脚打着颤的理子丧失了全身的力气——即使面对倒在她面前的亚里亚,她也不敢再向前踏出一步。

(这是怎么回事。)

或许是太过惊讶,大脑的活动直到现在才开始。

但是她知道一件事。

——她,失败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