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10弹 十字伤疤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3 21:57
点击:1353
章节字数:41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太慢了。」

金次急急忙忙来到女生宿舍楼顶的时候第一句听到的竟然是亚里亚的责备。

「我也——」

「时间不会等人。」

还想反驳的金次在看到被大雨淋湿的亚里亚的头发贴在她的额头上、身上穿着全部湿透的C装备把话咽了回去。

(雷姬?)

金次无力地把头转向一边才看到一声不吭、背着SVD靠在围栏旁的雷姬。

(她也被亚里亚拉过来了?)

金次正佩服亚里亚眼光的思绪被她的声优声打断了。

「金次,这是『武侦杀手』做的。和炸掉你自行车的是同一个犯人。」

「『武侦杀手』?」

熟悉的名字让金次皱起了眉。

「最初是劫持武侦的摩托,之后是劫持汽车,再后面就是你的自行车。以及这次的巴士犯人每次都是设置『只要减速就会爆炸的炸弹』剥夺目标的自由,再用远距离操纵引爆。」

「不过进行这种操作时的电波频率是固定的。我救你的时候,还有这次,都捕捉到了同样的电波。」

「等一下,『武侦杀手』不是已经被逮捕了吗?」

「被抓的不是真犯人。」

(……嗯?)

金次从亚里亚的话里听出一种微妙的感觉。

「你说什么?什么意思?」

『武侦杀手』。

电波频率。

真犯人。

(为什么亚里亚会这么想?还是她说的是真的?)

「你没必要知道。」

亚里亚严厉地瞪着金次,用这种强硬的方式打断了金次的思绪。

「这次行动的组长是我!」

亚里亚挺起胸膛,用拇指指着她自己的胸口。

「任务是救出车内的所有人!以上!」

完全没有注意到雷姬正盯着她看,在金次说话之前亚里亚自顾自的决定了行动方式。

「喂!这是什么作战方式啊!」

金次被亚里亚这种擅自做主的做法激怒了。

「组长你要当随便你!但至少要把情况向队员讲清楚吧!不管什么事件武侦可都是在拼命啊!」

「武侦宪章第一条!『要相信同伴,拯救同伴』!现在的受害者是我们武侦高的同伴!没有再多说明的必要!」

亚里亚以不输给金次的怒气大声回应。

就在两人互相僵持的时候,头顶传来了「嗡嗡」的轰鸣声。

是直升机。

(直升机?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

金次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大,但是就像亚里亚说的那样已经没时间犹豫了。

「可恶啊!我干!我干行了吧!」

听到金次这句几乎自暴自弃的话亚里亚反而笑了起来。

「该做的时候就全力去做,这才像个武侦啊金次。」

亚里亚看了金次一眼带头走上直升机,又伸手去扶雷姬。

雷姬虽然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把手交给亚里亚。

在金次上了直升机之后,螺旋桨再次转动起来向高空飞去。

「警视厅和东京武侦局没有行动吗?」

仔细听完从耳麦中通信科传来的消息,金次一边像亚里亚那样检查着伯莱塔一边问亚里亚。

「已经行动了。」

亚里亚仔细抚摸着Government枪把上的贝壳浮雕。

「但目标是行驶中的巴士,需要时间做准备。」

「我们抢先了啊。」

亚里亚自信满满地收回Government。

「我可是抓到电波、比接到消息更早就开始准备了。」

(准备?)

「亚里亚你——」

「金次,别忘了昨天的约定。」

亚里亚似乎知道金次想说什么,立刻转移了话题。

「我还真不走运。」

金次仰起头靠在座位的后背上。

「给我打起劲啊,我可是很期待你真正的实力的啊。」

「我先声明,我可没你想象中的那种实力。而且还有很长空白期。带我这种E级武侦参加这么高难度的事件,你真觉得没问题吗?」

「万一遇到危险我会保护你的。放心吧。」

亚里亚自信十足地拍着自己的胸口。


直升机听从双眼视力都是6.0的雷姬的指挥降低了高度,亚里亚和金次也已经能看到巴士不断地超越其他车辆向前奔驰。

「金次你跟我从空中降到巴士顶上,我负责检查外侧你负责确认车内的情况向我报告,雷姬就继续在直升机上追踪。」

亚里亚一边下达命令一边从机舱顶部拿出双肩包式的强袭用降落伞。

「内侧?万一犯人在里面——」

「『武侦杀手』是不会在车内的。」

亚里亚似乎很熟悉『武侦杀手』的做法——像认识很久的朋友那样熟悉。

「还不确定犯人就是『武侦杀手』吧。」

「那你就自己想办法,你做得到的。」

就像亚里亚说的那样,武侦为了迅速解决事件经常倾向随机应变。

但是。

(……你也太相信我了吧。)

金次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接过亚里亚递过来的强袭用降落伞包背在身上。

同时心里对亚里亚推崇的作战方法——用压倒性的战力一口气解决事件——感到无力。

「你给我认真点啊!」

亚里亚在降落到巴士顶上之后立刻抓住已经滑到车顶边缘的金次。

「我现在、可是超认真的。」

亚里亚稍微露出不满的表情,然后示意金次去车厢内侧,自己用钢索熟练地翻身到巴士尾部。

(不妙啊。)

亚里亚以倒吊着的姿态看到了置于车底的炸药。

「金次,汇报情况。」

亚里亚皱起眉头对着耳机说。

「被你说中了。」

金次叹了一口气。

「这辆巴士正被人远距离操纵,你那边情况呢?」

「卡钦斯基型塑胶炸弹。」

从亚里亚嘴里说出这样一个词,她为了避免恐慌尽量压低了声音。

「这是『武侦杀手』擅用的类型,仅从外观看炸弹的容积就有3500立方厘米!」

「什!?」

「我试试去拆掉——呃!」

咚!

亚里亚的声音被冲撞声淹没了。

——从后方加速驶来的敞篷车撞上了巴士。

「亚里亚!你没事吧」

金次的声音几乎穿透了耳机,但是亚里亚没有回应。

「亚里亚——」

「——金次!叫他们快趴下!」

在金次想把头探出窗外的时候,亚里亚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如同以亚里亚的声音为信号那样,从安装在敞篷车无人座位上的乌兹的枪口发射出了子弹。

哒哒哒。

机械般发射出来的子弹打碎了巴士的玻璃和车内几名没来得及蹲下的学生——即使穿着防弹衣也抵消不了巨大的冲击力。

「卫生科的!有没有卫生科的!」

胸口吃了一发子弹的金次倒在地上捂着胸大喊着。

明白不能让恐惧继续播散的不知火开始组织有救护常识的学生照顾受伤人员。

「武藤!」

金次把防弹头盔扔给在驾驶座旁边的武藤,示意他代替受伤的驾驶员控制巴士。

「在有明圆形剧场的路口右转。」

从摔到在地的女孩子掉落出来的手机中传来这样的合成声。

(想把这种炸弹带到市中心去吗!)

金次咬紧牙齿从车窗向车顶爬去。

他看到在暴雨中超速行驶的巴士已经冲上了彩虹斜拉大桥。

「金次!」

用钢索爬上车顶的亚里亚叫住了金次。

「你的头盔呢?太危险了!」

虽然亚里亚这么说,但是她的防弹头盔在刚刚被车撞到的时候也掉了。

「啊,那个给——」

「马上给我退回去!趴下!你干什么笨蛋!」

肢体的动作快过语言的说明,亚里亚拔出双枪就冲到金次面前。

反射般回过头的金次看到的是正在喷火的乌兹的枪口。

砰砰。

几声枪响在金次耳边响起。

但是金次没有感到任何疼痛,而亚里亚却翻着身滚下了车顶。

「亚里亚!」

金次只能拼命抓住绑在亚里亚身上的钢索,这才发现从她的身上流出了鲜血。

(糟了,如果这个时候……)

「!?」

没有意料中的子弹射击的声音,金次勉强抬头看到驾驶座上的枪座已经损坏——是亚里亚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开枪破坏掉的。

『万一遇到危险我会保护你的。』

亚里亚的声音在金次脑海里响起。

「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金次把失去意识地亚里亚从边缘拉上车顶,她的身体在暴雨里更加冰冷。

不知道是在埋怨亚里亚刚刚救自己还是在对自己的愤怒,金次抬起头大声喊着。

「你这笨蛋!!」

『我是一发子弹。』

砰。

雷姬的声音和子弹射中什么物体的声音传入了金次的耳中。

轰。

第二发子弹射出之后,跟在巴士后方的敞篷车很快撞上了护栏引起爆炸。

『子弹没有感情。因此,没有迷惘。』

几乎与巴士平行的机舱门打开的直升机里,雷姬正半蹲着举起SVD瞄准巴士底部的炸弹。

雷姬说完的同时,子弹飞一般地向目标飞去。

『只会,飞向目标。』

砰砰砰。

连续几发子弹如同拆卸那样准确无误地击中了炸弹的边缘,让它从车底掉落到海里。

轰——!!


肯定会留下一生都不会消失的伤痕。

医生是这么说的。

武侦在执行任务时受伤是家常便饭,即使像亚里亚这么优秀的武侦也曾经受过伤——那发差点夺走她生命、被留在心脏附近无法取出的子弹——直到现在她必须服用药物来抑制心悸。

不受伤的武侦是不存在的,甚至可以说这些伤疤是功绩。

但是这次不一样。

亚里亚的枪伤在头部——十字形的伤疤永远会留在她的额头上。

亚里亚身为武侦的同时也是一个女孩子。

世界上没有不会在意自己外貌的女孩子。

况且额头是亚里亚最骄傲的地方——她曾经因为高额头上过英国的少女发型杂志。

所以当医生这么告诉她的时候她的大脑一片空白,连医生都是由来探望她的雷姬送走的。

「亚里亚同学——」

「抱歉。」

雷姬看到亚里亚的两只小手正攥着被子不放——即使她努力想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

「我累了想休息。」

雷姬没有再说话,只是将她带来的百合插进病床旁的花瓶,然后说了一句「告辞」就离开了。

亚里亚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镜子,照着镜子自己用手慢慢地把缠在额头的纱布卷开。

「呜……」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当亚里亚看到额头上几乎泛出血水的十字伤疤不禁喊出了声。

亚里亚按照以前的发型夹起发夹。

夹上、拿下。

又夹上、再拿下。

像这样重复了几次之后,含在眼眶里的泪水终于克制不住沿着脸颊流了下去。

咚咚。

病房门从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等、等一下。」

亚里亚迅速擦干眼泪、缠上纱布,拿起放在旁边的两把Government的其中一把,假装在保养它。

「好、好了,请进。」

「来探病?」

亚里亚把Government往腿上一放,叉着腰看向走进来的金次。

「医生太夸张了,这点小伤——」

「这里。」

金次关上房门,走到亚里亚的病床前指着自己的额头。

「医生说会留下伤痕。」

金次的话刺痛了亚里亚的神经,她的肩膀明显地在颤抖。

「那又怎么样。」

亚里亚装作无所谓的样子避开金次的视线。

「我不在意你也别太在意,我只是在执行武侦宪章第一条而已。」

武侦宪章第一条——相信同伴,拯救同伴。

不是因为是金次才会去救,只是救的人刚好是金次。

无论是谁遇到危险亚里亚都会去救。

这么说只是不想让双方都太过在意那道伤疤。

「什么武侦宪章第一条啊!别说这种耍帅的漂亮话了!」

看到亚里亚一副「与你无关」的样子金次的心里充满了怒火。

「我知道,武侦就算是受了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你是女孩子!你的伤在头上!会一生——」

「那你想我怎么样!」

亚里亚大声打断了金次的话。

「我是武侦!跟你这种躲在别人身后的胆小鬼不一样——库!」

金次似乎忘了亚里亚是伤员,一把抓住她的衣领。

「你又知道我什么!」

「那你又在逃避什么!」

亚里亚和金次都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眼里冒出的怒火。

「是你高看了我的实力!是你没问过我的意见把我带到现场!一切都是你的自以为是!」

「而且!我早就决定不再当武侦了!」

金次大概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

两人就这样互相瞪视着,寂静的病房里只有他们急躁的呼吸声。

「——亚里亚!!我听说——呃!」

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撞开,带哽咽的声音打破了这份沉默。

「……理子,是不是晚点来比较好?」

被亚里亚和金次严肃的表情吓到的理子乖乖地站在房门口不敢动。

「不,我探完病了。」

金次松开亚里亚的衣领,让自己冷静下来。

「金次,你太让我失望了。」

亚里亚在金次都到门口的时候说出了这句话。

「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

咚。

两人的对话以关门声终止了。

「亚里亚你没事吧?听说你伤到了头?痛不痛?要不要紧?亚里亚会不会变笨蛋?……」

因为金次的离开而松了一口气的理子立刻冲到亚里亚床边。

「没事啦。」

直到今天早上清醒、一直被伤疤的阴影围绕着的亚里亚终于笑了出来。

「真的没事?」

理子小心翼翼地用手去摸亚里亚头上的纱布。

「呜,感觉好痛的样子……」

明明受伤的是亚里亚,反而理子倒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真的没事啦。」

「亚里亚有不舒服一定要告诉理子噢,理子可是超担心的。」

普通来说,不舒服会找医生吧。

理子的笨蛋发言似乎对亚里亚有着特殊的魔力。

和理子在一起的时候亚里亚会觉得很轻松,即使理子惹了麻烦亚里亚也会叹着气帮她处理后事。

亚里亚会生理子的气这种事情是不存在的。

因为理子在几秒内就会想出各种奇怪的办法承认错误、让亚里亚开心。

亚里亚逐渐把理子当成了真正的朋友,甚至有点喜欢她了。

「对对,理子想起来了!」

理子从胸口拿出一叠订好的纸张。

「这是理子和侦探科、鉴识科用了整整一个晚上才整理出来的报告。」

仔细看的话能看到理子的眼睛下面有熬夜的眼袋。

「理子绝对不会放过让亚里亚受伤的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