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无标题

作者:上天台打金砖
更新时间:2016-03-25 23:51
点击:110
章节字数:106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上天台打金砖 于 2016-3-25 23:54 编辑


ずっと前に あなたが好きだって言ったけど今もそうだよ——BiBi fromμ’s 《SilentTonight》


6(终章)



如果说是海未那样天生骨子里带着点诗人气质的类型,即使是现在这种远隔重洋的情况下,也能够用情书之类的方法表达自己的感情吧。这么想着的真姬叹了口气,继续在笔记本上工整地记下教授所讲的小脑幕切迹疝的临床表现。

想来想去当年在μ’s的时候,如果不算上花阳有的时候紧张地磕磕巴巴,自己大概是最不擅长说话的那个。面对年级比自己要高或是年岁比自己要长或者是二者兼有的陌生人,她虽然能毫不客气地把对方的话接起来甚至顶回去,但也仅仅是如此了。若是与自己关系亲密的前辈或者长辈,交谈起来会顺畅不少,不过仍然是经常交由对方主导谈话的走向。妮可以前曾经半开玩笑地调侃她在摄像机面前能说出一堆让粉丝们心动的台词,现实生活中却常常被一两句话噎得无言以对。

思及此处,真姬摇了摇头。无机质的摄像机和麦克风,与会回应的眼神表情和动作语言,根本不是能够相提并论的东西。更何况对面要是一个观察力敏锐或者相熟的人,自己的喜怒哀乐动摇犹豫,全都会暴露无遗,而西木野真姬对这样的事情一直有些害怕。如果再加上一个前提条件:是跟非常重要的人说非常重要的话而且非常不想让这个人因为这些话讨厌自己,那就更加不知所措了。

——所以说我才完全不擅长告白这种事情啊。

画下这堂课笔记的最后一个句号,真姬又叹了一口气。随意回应了一下旁边同学“西木野さん是不是不舒服”的疑问,一边起身一边拿出手机确认一下没有新的消息之后,她收拾起东西准备离开教室。

那边的工作果然还是一时半会无法结束啊,早晨发出的消息,直到下午还是未读状态。

告白之后就遇上对方的工作忙得一整年见不上一面,这种小概率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真姬有种想撞墙的冲动。再加上现在妮可的身份早已大不比从前,私下里回个家都得避人耳目,自己当然也没办法直接飞过太平洋或者横跨亚欧大陆去找人。

这一股子对岸点起灯塔于是想满帆前进结果卷进漩涡里出不来的感觉。

西木野真姬,T大医学部大五在读,距离追上自己想告白的人,还有……鬼才知道还有多远多久。

她也受不了成天只能从电视上看见妮可的日子,可是打个电话发个消息的时候等日常唠叨完好好吃饭注意休息顺便拌两句嘴之后,也就没法往下接了。要是海未那种拿起笔或者用着键盘就能把平日里说不出口的花样繁出的那些情话全表达出来的性格,这会儿早就几封情书发过去了,可她毕竟不是。于是每次通电话互道晚安之后加上一句好容易从喉咙里憋出来的“好き”,这也就是能做出的最大限度的表示了,但这并不表示她对于“追求”这件事情有所放弃。

她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让自己沉静下来,仔细地去思考她对妮可的感情,以及,对于那句告白,究竟有没有些微的后悔——实际上她对于妮可的感情并没有任何后悔,但是对于这次告白还是有点后悔的,因为那个场合实在是太不浪漫而且自己说的话确实有些没头没脑的,也难怪妮可一时半会相信不了自己。如果换成一个更适合的场景,更冷静地告白,大概会更好一些吧。


向妮可说出这个结论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妮可愣了一下,随后说:”这、这样啊。“声音里奇怪的音调让真姬无比怀疑她是不是在那边憋着笑。

“所以呢?你是打算找个更浪漫的场合再说一遍么,真姬ちゃん。”

“当、当然的嘛……”底气有点虚,因为真姬也不知道妮可能满意的“浪漫”是怎样的,她得承认自己不是个浪漫主义者。

“这样啊……不过很遗憾呐真姬ちゃん,接下来的一年妮可我的日程很紧呢,翼さん那边提供了一个为期半年的声乐研修课,在那之后还有电影的拍摄,取景地在英国,可能这一年都很难回国。”

“啊……”要是有耳朵的话估计早就软趴趴地耷拉下来了。

“——即使是这样,真姬ちゃん还是不后悔么?要是承受不了的话还是知难而退吧?”

“怎么可能!我像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吗,一年就一年了,我又不是等不起!”

“是啊,妮可我都等了六年了,真姬ちゃん吃一年的苦简直是小儿科嘛。”

“六年?”真姬忽然竖起耳朵,她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电话那头传来“啊”的一声,像是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

“没、没什么,真姬ちゃん幻听啦哈哈哈……”

“妮可ちゃん,莫非是喜欢了我……六年么?”

“——我说真姬ちゃん,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自恋?”

“有,但是那个跟这个无关,妮可ちゃん先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那就,等真姬ちゃん能给个浪漫的告白,我再回答这个问题吧,拜拜!”急匆匆的语气,也不像是有要紧的事,反而像是遮掩着什么。

对面猛地就挂了电话,硬生生地把真姬的“再见”给憋了回去。一室寂静当中,忽然浮现出了几年以前,也是隔着电话的一句话。

“假如——我是说假如——我对真姬ちゃん说,我喜欢你,你会怎么回答?”

那时的话她转瞬就忘了,而如今想起来,再记起之后绘里告诉自己的事情——

是时她终于醒悟自己很多年前答错了一道很重要的题,而那个错误的答案本来应该断送掉之后的一切。然则考官实在是仁慈而心软的,并没有拒绝在这样决定性的考试中给她一次补考的机会,她必须得抓住了。

在那之后,还得好好补偿一下辛苦的考官大人呢。


“大热天的在洛杉矶昏天黑地地学声乐,翼さん你还真是给我提供了个好机会啊。”

“别这么说嘛,你这还只是个短期课程,我当年在这里修全套课程的时候累得差点要提笔给穗乃果写遗书了。既然是国家级的偶像,怎么说也要好好磨练一下自己,为此付出辛苦和努力,也是必然的吧?”

“话倒是没错……”

“还是说你只是单纯地不满跟你家那位老喜欢炸毛的孩子分开太久了?”

“翼!”本来年纪也没差多少,因为好歹也是憧憬过的偶像所以一直用着敬称,这会儿脸上砰地炸开一片红,连敬称都不要了。

“好了,我也不调侃你了。话说回来,你跟她进展怎么样了?”

“刚拒绝了告白——如果这也能算是进展到哪一步的话。”

“不会吧,当初你可是因为她留在东京,这下子人家跟你告白你反而拒绝了?”

“因为她自己还在动摇啊。其实已经这么多年了,她跟我告白的时候,我是真的很想接受的,但是她还不够坚定,所以我把可能的困难扔给了她,想知道她会如何面对。我还在等,等她给我一份最后的答卷。”


和父亲的对谈,实际上比想象中要轻松。平日里不苟言笑,甚至是当年对自己从事偶像活动提出过反对的父亲,对于真姬提出想要跟妮可交往的事情,却意外的平静。

“是吗。”

这样说着的西木野医生,摘下了自己的眼镜,将它搁在了茶几上。

“那么,你有多大的决心,来面对未来可能出现的一切艰难险阻呢?”

“我的力量不足以做出过大的承诺,但是我一定竭尽所能。”

西木野医生短暂地沉默了一下,而后却有些骄傲地笑了起来:“真姬,你一定会成为优秀的医生的。”

——在医学的世界里,没有绝对也没有奇迹,医生所能倚仗的,只有自己的努力。

“好吧,我就答应了这件事了,但是你也得答应我,既然已经是这样难以被社会接受了,你就得努力站到一个流言无法撼动的位置。院长这个位置当然不会直接给你,你要自己去拿,明白吗?”

“是。”

“哦对了。”在真姬转身准备上楼的时候,西木野医生忽然从后面叫住了她。

“真姬,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会这样努力地想要培养你成为一个医生吗?”

“为了……继承西木野家?”

“错了。”西木野医生摇了摇头,“我猜你大概也记不得了。三岁那年你发烧住进家里的医院,我做完一台手术去看你,那时候身上还满是消毒水的味道。你问我刚才是不是又救了一个人,我回答是。然后你就说,以后一定要当个医生,比我救更多的人。”

“并不是因为继承家业这种无聊的理由,而是因为你那时的梦想,我们才做出了将你培养成医生的决定。”

并不是因为无聊的社会惯性法则:警察的孩子成为警察,政治家的孩子成为政治家,医生的孩子要成为医生——

而是因为,幼年曾经做过的,既小又大的梦想。

西木野真姬这辈子的命运,其实一直是在被自己一直难以想望的“梦想”所改变的。

而她如今追逐着的,是以梦想为翼的、引导过自己走向梦想的,最重要的存在。


作为学年首席,真姬在大五的最后一个学期被教授推荐参加一个海外短期研修项目,从大六开始,为期两个月。本来这样的机会,一般是只有研究生阶段才能得到的,但是教授对于已经早早被定下研究生推荐资格的她显然很是青睐,决定把她带上一起参与研修。至于大六要上的课程和要准备的毕业论文,教授相当豪爽地说“我相信西木野君一定能够自己解决的所以没问题!”

其实最开始她有些犹豫,因为在那个时候妮可预定应该是回国的。很久没有见面却不得不再次分开,说实话是有些不好受。但是如果放弃这个机会,恐怕会被最看重梦想,也一直努力让她追寻梦想的妮可骂个狗血淋头吧,于是她还是应诺了,跟着一干研究生学长学姐,追寻着教授的脚步,来到了美国。

M医学中心作为世界顶尖的医院,其内部布置相当令人大开眼界。大厅内部甚至设有钢琴,供人弹奏之用。真姬偶尔也会在研修的间隙去弹一下——多亏M医学中心的特色,不穿白袍而是一身西装,演奏起来也不会有多大的不适。

能够记起来的曲子,有不少是曾经μ’s的歌,她凭借记忆慢慢还原,一天几首曲子,慢慢地恢复着当年的那些感觉。

那个午后并没有什么特别,温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而她闭起眼弹奏着《冬がくれた予感》,之后感觉到有人趴在了钢琴上面。这对于演奏者来说是个有些失礼的举动,然而在她生气之前却先嗅到了记忆里面过于清晰的那阵香味,混杂着阳光的气息,她有些眩晕了。

“那么,浪漫的告白呢?”

掐头去尾没头没脑的问句,有些狡黠却掩饰不住颤抖的声线。真姬没睁开眼睛,她知道对面紧张,然而她更紧张。

既然言语无法传达,那么。

“ずっと前に あなたが好きだって,言ったけど今もそうだよ。“

合上钢琴的节奏,轻轻哼唱出声。一切的情感都寄托于音乐,这是年幼时的她最常做的事情。在音乐的包围中,她是无所畏惧的。

然而许久没有答复,她于是紧张地睁开眼睛。

“妮、妮可ちゃん?”

“真姬ちゃん你的浪漫感还真是没救了啊。”这样说着,妮可却擦了擦眼角的泪。阳光从真姬背后的落地窗投射进来,给妮可的脸上镀上一层独特的金辉。

——啊啊,这就是令无数人为之疯狂的,偶像。

“我都尽力了就不要怪我了……”

“那么,对于已经这么努力的真姬ちゃん,我就给出奖励吧。之前你问我,‘六年’的问题,我的回答同你刚才唱的那句一样。”

“……那,告白的回答呢?”这么一个回应,真姬的底气也来了。

“之前我跟父亲谈过了,他不反对我们的交往,所以——啊,就算是妮可这边有什么问题,我也会尽力地保护你,可以赚钱养你的,所以……请你给我一个回答。”有些笨拙但是坚定的告白,这可是用尽了所有的勇气。

“这样啊。那么,我就认真地给出回答吧。”妮可也收起了玩闹的神色,温和地笑了。

伸出手指,缓慢而清晰地敲着刚才真姬弹过的钢琴键盘。

“捕·ま·え·ちゃ·う!”

“——不要忽然变得搞笑起来了啊!”

“噗,不好意思,因为觉得真姬ちゃん好像都快哭了所以就说逗你一下……”玩笑归玩笑,妮可从兜里掏出手机的时候真姬还是预感到了这人认真地想做些什么。

“喂,花阳,我的日程好像就排到这一次在美国作为翼的巡演嘉宾登场对吧?……嗯,之后的工作,统统不接了,就对外说,我休息半年。……原因?你随便写点吧,不行的话就写度蜜月好了。……我相信你能搞定的,没问题!”


海外研修团的成员忽然发现西木野同学多了每天的便当,而且看起来非常好吃,引发研修团包括教授的羡慕嫉妒恨然而西木野同学抱着便当死活谁都不肯分;忽然宣布寻找灵感而暂时淡出演艺圈的矢泽妮可在休息期间发布了全新迷你专辑,作曲者并不是大家熟知的几位而是近乎匿名的“M·N”,其身份连同溢满整张专辑的明快恋曲风格也引发了众多议论——这些就都是后话了。




三个月之后·东京·西木野宅。

半夜的手机铃声惊醒了熟睡的两人。真姬爬起身够着手机,发现屏幕上亮着显眼的“海未”二字。赶紧接起来,听见那边海未一贯沉稳的声音几乎失控。

“喂……对,我是真姬……希?怎么回事……”

妮可在旁边拉亮床头灯,看见真姬渐渐紧锁的眉头。

“……海未、海未,你冷静下来,慢慢讲,我听着呢。……嗯,嗯,你等一下我拿笔记下来。”

摸到床头柜放着的纸和笔,真姬用肩膀夹住手机,开始做笔记。

“俄罗斯……车臣?……具体位置呢?……好,我尽早赶到。”挂断电话转过来刚要对妮可说些什么,却被制止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事情紧急对吧?你先收拾行李,我想办法订最早的飞机票,有话路上讲。”

那是命运的齿轮,又开始转动的声音。

——Side N&Mends.

笔力不足确实是个很要命的事情啊……构思了很久的场景,实际写出来的时候却没办法很好地表达,收尾的时候完全是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啊……总之还是结束了【喂 收完这条线之后 下一章开始更新绘希线,敬请各位……呃准备好板砖_(:з」∠)_多谢浏览的各位对我不成熟的文笔的包容,还请多多指教。P.S. 虽然说Snow Halation公认是大家的情歌,不过这次我还是选了BiBi的曲子,因为CP的原因【P.S.S 文中提到的M医学中心,现实中是有的,有兴趣的各位不妨查一下,大厅的钢琴也是存在的哦www



@托塔索兲尪

小前辈还真是帅气又成熟啊,不愧是年上的一方。其实小真姬应该早都已经喜欢小前辈了,可是就是不明白这份感情的定义是什么,等知道这是喜欢后就迫不及待的说出口,而成熟的小前辈就想的比较远,毕竟两个人可以一直在一起啊。大大的文真是太好了,人物性格把握的这么好。谢谢大大。。

多谢喜欢~小前辈确实是帅气成熟路线的嘛,虽然动画总感觉逗比化了但我还是觉得小前辈很帅,某种意义上比KKE还可靠啊【认真 性格把握的部分我倒是没什么信心呢,能被肯定真是太荣幸了。话说回来,咱不是大大啦……随手写文的小透明而已_(:з」∠)_ 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