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无标题

作者:上天台打金砖
更新时间:2016-03-18 22:42
点击:119
章节字数:142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上天台打金砖 于 2016-3-19 07:05 编辑


There is no refuge from memory and remorsein this world. The spirits of our foolish deeds haunt us, with or without repentance.——Sir Gilbert Parker 【吉尔伯特·帕克爵士(英国小说家、政治家):忆与恨,无处可躲。拙旧事,悔之悔矣,然挥之不去。】


5

这似乎是,至今为止时间最长的分离了。

抱着厚重的教科书前往解剖课的教室时,真姬有些怔愣着这么想道。

上一次的联络还是半年以前,在那之后除了偶尔的问候就几乎是杳无音讯了。据说是为了拍电影,在取景地暂住,深山里面信号相当糟糕,这么一住几乎就跟外界失去了联系,而真姬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很难放下心来。虽然因为这部电影关注度较高,时不时电视上就会有记者的探班报道,妮可的人身安全是可以确定了,但透过镜头难以掩饰的疲倦和些微的焦虑让真姬每每看到都会把眉毛拧得打起结来。焦躁。不知从何而来但是确实存在的焦躁。如果说最开始只是不习惯身边忽然像是开了一个洞一样的空缺感,那么逐渐演变到现在已经变成了纯粹得不能在纯粹的,对妮可的担心——附带有些难以言说的寂寞。

虽然高中的时候就见识过她为了排练之类的事情压缩睡眠时间忘记吃饭,但是当时好歹还有几位友人在旁提醒,真姬看不过去的时候也会强硬地把她推去休息进餐,所以即使是在最后巨蛋Live那样忙碌的时刻,终究也没把身体搞垮。然而现在不一样了,周围没有能跟她对着拍桌子喊她注意身体的人,也不知道这个忙起来就一头扎进去还脾气固执不听人劝的家伙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再加上这部作品是妮可在电影上的出道作,背负的压力可想而知。精神上的折磨,也许更为麻烦。

有几次她是真的想要打电话去问候的,但又觉得这样做除了打扰她并没有其他的意义。再说了,假若是真的接通了电话,她要以什么样的话语开头,又要以什么样的语气应对呢?

托高中那段经历的福,人际交往上面已经能做得不错了,交到了不少朋友——当然这也许还要算上T大理3学部大部分人都有着优越的家世背景,所以没有人会对她的身份感到过分惊讶的原因。即使是这样,已经读到大三、在学部内本年级的成绩可以排进前3%的高材生、未来的脑外科医生,终于发现自己在面对某些事情的时候,仍然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就像是现在,她走得一帆风顺,前途坦荡无垠,却总觉得自己好像丢失了什么。回顾望去,来时的路上有或深或浅的印记,时时刻刻提醒着她一些重要或者不重要的事,以及在生命的路途中重要或者不重要的人。有些事情拦阻着她的成长,有些事情推着她前进;有些人不过是生命中的过客,有些人却陪她走过重要的人生之路。

然后她再回头,向着无际的远方和未来望去,那里似乎少了什么,比方说,一双有些狡黠但却能让人安心托付大事的、红宝石似的眼眸。那双眼睛曾经给予过她注视和支持,而今却离开了她。

——啊,我明白了。

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真姬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

——她真真切切地,丢失了重要的东西。


那时候她没有办法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因为她从未体验过,也不曾找到过参照物。给这样难以捉摸的情绪正名的,居然是曾经被说成是木头脑袋的海未,这一点也是她始料未及的。

意外地接到海未的午饭邀请,是在一个周末。那时真姬还抓着手机看前天妮可回复的LINE,大意是会注意休息好好吃饭,让她不要担心。盯着那几排字不由得出了神,然后被收到新消息的震动叫了回来。打开查看,是来自海未的、相当具有个人特色的、满是敬语的邀请,正经得让真姬想吐槽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吐槽比较好,最后犹豫了很久,还是简明扼要地回复“那到时候不见不散”。

地点选在秋叶原附近一家看起来颇有古风、以怀石料理著称的料亭,落座之后真姬就毫不犹豫地发了问:“海未,跟我说实话,今天请我吃饭是为什么?”

曾经的作曲者和作词者的两位也是十分熟稔了,真姬相当清楚海未不是那种会随意单独请人吃饭的性格,多半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呃,这个……确实是有点事情,不过吃完再说就好。”琥珀色的眼睛躲闪了一下,海未想是也没打算搪塞过去,不过语气听起来有些为难,于是真姬也就买了她这个面子,不再往下追问,想着海未这老实得跟大正武士一样的人,再怎么也不会弄出大麻烦来,就安安心心吃饭了。一顿怀石料理吃完,真姬盯着海未从随身的包里拿出档案袋装着的一大份卷宗似的东西,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等等,差点忘了,面前这人大学是学法律的啊,该不会……

“其实是这样的,我的一份期末作业需要应用到一些医学的知识,所以来请你帮忙看一下。”这么说着的海未在真姬“等一下我刚吃完饭让我做一下心理准备”的话还没出口之前就以堪称熟练的手法拆开了档案袋,从里面抽出了一沓照片——死人的照片。客观来讲这些照片真是……千奇百怪。

“园田海未我警告你我是学临床不是学法医的啊!”理智告诉真姬在高级料亭要遵守礼仪,于是刻意压低了音量,即使如此,从喉咙发出来的声音还是近乎低吼。尽管平时解剖课跟大体老师也是打过不少交道了,但是海未拿出来的这一叠犯罪现场的尸体照片带来的冲击力可是比她见过的所有标本都更震撼。

“我、我这也是找不到人问所以来找你帮忙了……”被吼了的海未不由得往后缩了一下,然后又条件反射地把背挺得笔直。

“你都能不辞劳苦地从八王子跑到秋叶原来了,路上拐个弯到樱田门那边找科搜研都好啊……”真姬此刻已经失去了刚才怒气上涌的心情了,满脑子都是这家伙怎么能一根筋成这样的吐槽。

“科搜研的人我又不认识,跟陌生人搭话我完全不擅长。”一脸无辜的海未摊了摊手。

“你这是哪里来的社交障碍啊。”真姬扶额,“退一万步讲,问问前辈后辈不行么?不过是个期末作业的题目,总有人会做吧。”

“但是,本来我就不太亲近男生,而一靠近学姐或者学妹,就感觉她们在用很奇怪的笑容面对着我……”

奇怪的笑容。真姬想起了当年在音乃木阪的时候被粉丝们团团包围的海未——大概能想象是什么样的笑容了。

“你这样说的话情人节还给你精心准备了巧克力的学姐学妹会很伤心的哦。”

“诶?!抱、抱歉。”

“跟我道歉是什么意思啦……话说你还真收了一堆学姐学妹的巧克力啊?!”

看着对面的人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一点不带犹豫地点点头,真姬不由得“呜哇”地感慨出声。高中的时候海未就收到过前辈后辈送的巧克力和各种礼物,当时她还想着因为是女校所以大概也很正常,结果没想到进了男女同校的大学,这家伙还是这么能招惹女孩子。说起来上次她问起巧克力太多怎么处理的时候自己一直在走神,没注意到巧克力绝大部分来自女生的这一点。

“不过最后我都退回去了,虽然不太礼貌。”

“……哎?”

“跟小鸟约定好了,得专一才行。”

“收个巧克力也不一定就不专一吧——哎等等,约定?为什么会有这种约定?”

海未解开纯白色衬衫最上面扣得严严实实的那颗纽扣,抬手从脖子那里一拽,拉出一条拴着戒指的项链:“因为婚都订好了啊。”

真姬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后来还是认认真真地帮海未分析了那些尸体的照片,给出了基于医学知识的一些意见和建议。重复了三遍“下次有这种事情不要再麻烦我了以及话说我怎么就交了你这么个损友”这样的话之后,真姬还是亲自送海未去车站坐车。在等车的间隙,海未忽然说道:“真姬,你看起来好像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是、是吗?”

“感觉比以前柔和了很多,也更加随性了一点。是托妮可前辈的福吗?” 海未的眼睛是柔和的琥珀色,很少像绘里那样煌煌如岩下之电,但是在下判断的时候亮起来的眸子还是相当有压迫力。由于进了大学之后继续参加弓道部这样的体育系社团,原先几乎消失的前后辈称呼似乎有复燃的趋势。

“也许吧。”应该,确实是因为她,自己才有所改变的。

“说起来妮可前辈也好久没在群组里面发言了,最近是有什么工作吗?”

“拍电影去了,那边信号不好,又比较忙,就一直没怎么跟外面联络。”

——但是偶尔还是会跟我报个平安什么的。

对因为这个不知为何有些高兴的自己,真姬有些嫌弃起来。但是还没来得及收拾好这点小小的窃喜,就因为意识到了妮可真的已经很久没有在自己身边了这样一个事实而感觉到了巨大的落寞。她意识不到自己是怎样的表情,但是旁边的海未是看得一清二楚了。

沉默。

大约三十秒之后,海未先出了声。

“真姬,我猜——我只是在猜啊——你该不会是,恋爱了吧。”


恋爱,这是个熟悉但是陌生的词汇。她曾经谱过、唱过无数首恋歌,甚至也拒绝过几次告白,却依然不知道真正的恋爱究竟是什么样的。

海未说,她这么判断的原因是,“和曾经的我很像”。那时的她,对于分离这种事情,也是这样迷茫着,怅然若失么?

如果说是喜欢上了,那么当初是为什么喜欢上了呢?是因为她很可爱?还是因为她经常在自己迷茫的时候给予帮助?亦或是,因为她让本来不好逞口舌之快的自己难得的吵嚷起来?

记不清了,已经什么都记不清了。这几年她对当年的记忆忘得厉害,似乎都只能记得些许片段,然而片段串起来之后不难发现,妮可一直站在自己的身边。而她被这样的陪伴所包围,却几乎浑然不知。

真姬直到现在终于回想了起来,妮可其实早就该跟自己分开的——自从她决定成为职业偶像之后,其实就进入了一条不能回头也不能停止的道路。就像是一只雨燕,自从开始飞翔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不会落地。然而在无休无止的飞行中,她在自己的身旁盘旋了许久,以至于她习惯了妮可的存在,甚至忘了她必须要继续向前向上往高处往远处进发,而真姬并没有资格要求她为自己停留。即使是这样,她还是无法克制自己希望她继续陪伴着自己的愿望。

想要一直同路而行,这就是恋爱么?那么无法同行的痛苦,也是开启它的必要条件?

“とめられないとまらない,な尰——”

这时候她才真正明白了,这首大家一起制作的情歌当中,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绪。


再会的时候,是在学期末,也是学年末的假期,算起来,两个人没有见面的时间已经超过一年了。这次是穗乃果发起的,μ’s的聚会,因为是解散之后五年的聚会,所以尤为珍贵,不仅小鸟会从国外赶回来,就连很难联络到的希也亲自给穗屋写了信说必定前来。

约好的聚会是一整天,上午八点就要全员集合,大清早的真姬就徒步往穗屋走去。路过神田明神的时候她想起好久没去参拜过了,于是登上男坂走进神社。因为非常早的缘故,里面并没有什么人,真姬一眼看见了熟悉的背影。

目测起来,大概并没有长高,不过头发倒是长了很多,披散下来已经超过腰际了。

心跳加速,血压升高。深呼吸,真姬尽量保持平静,从背后靠近。

“早上好,妮可ちゃん。”声音压稳了,不要颤。

“嗯,早上好,真姬ちゃん。”对方还是保持着鞠躬的姿势,没有回头。随后直起身子转过来:“妮可我啊,听脚步声就知道是你。”

可能是因为是童颜的缘故,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多大变化。但长时间的分离过后真姬再见到妮可,还是能准确地感觉到她身上留下来的时间的气息,像是一杯上好的茶,越经历时间,茶叶沉淀得越厉害。曾经的锋芒敛了起来,整个人越发的平和淡然。

变成现在这样的你,又飞过了多高多远的距离呢?

晨间的风拂过脚边,沉默蔓延开来。

打破沉默的是台阶方向传来的一阵一阵有节奏的声音。两个人都好奇地望着神社的大门,过了一会儿,另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希?”异口同声地喊出了来者的名字,然后同时将目光落在了对方当做拐杖使用着的登山杖上。

“你这是又怎么受的伤。”妮可首先发问,真姬看着她方才还柔和的脸此刻一下变得严肃,有种微妙的感觉。在希的面前,妮可总是会露出自己不太熟悉的一面。

“哎呀,北海道的雪太厚了——”

“我不是那个俄罗斯混血,不用找轻松的话敷衍我,直说吧,这次怎么伤的?子弹?还是地雷?”

难得的严厉语气,就算是一向能言善辩的希也只好认真起来。

“这是上次在中东那边采访的时候出的事故,恐怖分子把咱在的那个记者营地给炸了。炸弹的破片从膝盖横着穿了过去,万幸没有击碎髌骨,韧带也没断。”

“运气这么差可真不像你。”说着有些“恶毒”的话,但是妮可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担心。

真姬的脑内忽然有什么东西闪过去。中东,记者,爆炸……

“希你说的事故,是两个月前那场恐怖分子袭击战地记者营地的事情?我记得看过报道,有三个记者牺牲了,还有六个重伤。这种情况下你还能只伤到一边膝盖回来——”

“——收回前言,你这还真是阎王爷都索不走命的强运啊。”妮可的脸色稍有缓解,但仍然紧绷着。真姬的眼角瞥见她再明显不过的担忧表情,心里稍微紧了一下。

“毕竟是咱嘛,大明神大人可是时刻看着的哦。话说回来,妮可亲你要是再这么一副担心咱的样子,真姬ちゃん在边上是要吃醋的啦。”意味深长地盯着真姬包上挂着的那枚熟悉的硬币,希不由得笑出声来。

被点破心思的真姬一下红了耳朵别过头去嘟囔着“才没有”,错过了妮可有些复杂的目光。


聚会的时候真姬有些心不在焉,除了记得希无视了绘里给她留的位置坐到了海未和凛中间之外,其他人说的话做的事几乎都没怎么进她的大脑。坐在身旁的妮可身上带着好闻的清新香味,一直扰动着她的思绪,以至于其他人喊她的时候她都差点没反应过来。

“真姬ちゃん,真姬ちゃん?喂,走神了?”妮可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她这才意识到有人在叫她。

“嗯?啊,不好意思,刚才在想事情……所以你们刚刚讨论到哪里了?”

“你啊……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爱走神。”妮可叹口气,“希一直在怂恿凛用掉积累下来的假期陪她去南极看南十字座,还问你要不要去。”

“南十字座在赤道以南就能看啊,比如澳大利亚之类的,不是比南极近多了么。再说了希你的伤应该不能乱动吧。”

“滑雪扭到这种小伤没问题的啦,反正很快就会好的,再说医生也没说不能去极地。”

“那是因为医生根本没料到你这家伙居然还会想往极地跑好不好。”妮可迅速的吐槽引起众人大笑,而真姬却一下注意到了不对。

滑雪扭伤……?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绘里,对方从看见希拄着登山杖走进来开始一直紧皱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了。

这样啊,这样啊。

要是被绘里知道不是单纯的扭伤而是九死一生,现在大概也不会是这样放松的表情吧。


回家的路和妮可有一段是重合的,于是不出意外的同行。路上随口聊了一些近况之类的,一直走到妮可家楼下的时候,真姬也不知怎么就说起了刚才的事。

“希没有告诉绘里自己伤势的真实情况,是不想让她担心吗?”

“是啊,绘里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急成什么样子。希就是这样,天天想着不给绘里添麻烦什么的,其实这一点就已经够麻烦了。”

“即使告白被拒绝了,可是希还是……吗?”

妮可忽然停住了。真姬下意识地跟着停下来,转过头去,妮可正眯着眼睛望着西沉的太阳。

——那个午后,好像也是这样的。

还没来得及继续往下想,妮可开口了。

“那是因为啊,喜欢是一个人的事情。不管对方接受与否,喜欢对方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同那个人无关,也同其他人无关。虽然有时候必须考虑他人和环境而决定是否表达出来,但是这种感情确实是只属于自己的,就算被拒绝了,它还是存在。希只是……表达出来然后被拒绝了而已,这份感情,大概是不会消失的。”

“那……妮可ちゃん觉得希的决定,是正确的吗?”真姬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追问脱口而出。

“正确不正确,我不好评论,但是只要是那家伙真正想做的事情,妮可就是支持的。那一次大概也是她这辈子第一次提起勇气来告白,这点上我可是非常佩服她。”

血一下子冲上了脑袋。那一瞬间大概理智和思考什么的都已经不需要了,真姬已经被冲动所支配。她抓住妮可的肩膀将她转过来朝向自己。

“妮可ちゃん。”

“怎、怎么了?”

夕阳照耀下那双紫色的眸子炽烈如火,几乎要吞噬掉自己一样。

“我喜欢你。”

铺垫结尾修饰词全部不要了,脱口而出的就是此刻她最想说的话。然后真姬看见妮可愣了一下,表现出短暂的动摇之后,却感觉到自己被推开了。

“绘里的故事听得很全啊真姬ちゃん,妮可都快被你骗到啦。”

混乱的真姬一时间找不到语言,站在原地不明就里。妮可笑了笑道:“今天是愚人节啊。真姬ちゃん开的这个玩笑倒是很有趣,就是老套了一点。”

她这才想起来,一向大大咧咧的穗乃果只是确认了大家都有空之后就敲定了,完全没管今天是愚人节,连带着她也忘记了今天的日期。

“不、不是这样的,这个不是玩笑,我——”她急着辩解,在这种时候不由得厌恶起自己不善言辞的本性来。急急忙忙地找不到话说,她最后伸出手去抓紧了妮可的袖口。一向桀骜不驯的小豹子第一次这样咬着不放,眼里全是慌张。她太怕了,绘里和希的故事在自己和妮可的身上重演什么的,这样的结局对她来说是最不想要的。

妮可直视着那双眼睛,从中找不到戏谑或者玩笑——但是动摇得厉害,眼神飘忽几乎难以聚焦。她伸手抓住真姬扯着自己袖口的手,托在手里摩挲着,感受到食指上因为经常握手术刀产生的印痕。

“我知道了,非常高兴真姬ちゃん这么说。不过我在猜,现在的真姬ちゃん是不是也对自己的想法有些搞不清呢?而且,就算不考虑我的偶像身份,真姬ちゃん可是‘那个’西木野家的独生女,即使跟我告白了,接下来又该如何呢?这些问题刚刚的一瞬间真姬ちゃん大概并没有想到吧。”

真姬一时语塞,没有办法反驳,因为事实如此,她刚才完全是凭着一时意气说话。

“那么,我再给真姬ちゃん一些时间。家庭或者社会都先往后放,真姬ちゃん先理清楚自己的想法,好不好?如果你仔细地想过了,对你刚才的那句话并不后悔的话,妮可也会好好地回应你的。”

妮可踮起脚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摸了摸真姬的头,然后道别,上楼。

刚刚还有些过热的大脑已经冷却下来了,只有头顶还残留的触感提醒真姬方才她做了些什么。

故事并没有结束,她想。

——我也不会让它结束。


为何有种咱这章强行加速了情节的感觉……果然节奏感的把握是硬伤_(:з」∠)_嘛在咱的脑内设定中,小真姬应该是一直以来就是有感觉的,只是一直没有意识到。某个契机之后像是火山爆发一样……然而还是没把握好写法……海鸟这对也……算是串了个场?因为海鸟这对的毒药实在是太多了吃得咱脑袋疼所以这次就不虐这俩了,绘希糖吃多了也脑袋疼所以虐一下【大雾那么下章妮姬这条线就结束了,绘希线很多的伏线之类的在这条线扔了出来,基本都会回收【不回收伏线的话咱写文也是失格了_(:з」∠)_依旧是感谢各位对我糟糕文笔的包容,希望多多拍砖【躺倒

@titania947 本熊来领药了。

说实话 我不好姬妮这口 【2个人太像了反而不像恋人】这种感觉

但是官方不要脸地强推到嘴边 不吃不太好吧…

倔强的孩子 总是会多收获几道伤口 才能达成目标啊。

熊酱 辛苦了。嘛各种CP的感觉都不一样的嘛,就我看来这俩虽然很像但是差异也挺明显的【望天】想写写成长当中受挫的故事,反而发现自己长到这岁数了其实很少碰壁……于是只好乱写了,不过确实还是多撞撞墙比较好啊【笑】更新确实略辛苦,话说进了绘希线之后估计会更辛苦啊{:4_384:}

@ko2591幸运硬币该不会从μ`s9人手上全过一遍吧~?看完竟然是冒出这个莫名的疑问...(汗噗,这倒不会啦,这个也不是什么神器2333

@nicomaki(题外话)人各有异 喜欢也是各有所爱 个人原则是推喜欢的 勿是非其他


不正经的妮希凑在一起最好玩 大概有点一物降一物的感觉

莫不如说能遇到一个意气相投的挚友要攒足多少运气啊

妮可说着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莫名觉得很帅气啊 (摸鼻子

相逢总是猝不及防的命定 命运的齿轮缓缓转动【不知所云的中二式发言不正经的妮希我也特别喜欢,这俩真的关系特别好,这样的友情模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感觉,不过说起来这章的妮希难得正经了一把www 只能送到这里了那一幕也是咱个人非常喜欢的【自己说有点奇怪啊www 因为一直觉得认真起来的小前辈特别帅气所以就写了那样一个场景~ 话说由于咱特别喜欢dramatic的展开所以可能全文会出现各种猝不及防23333

@猪油渣恶友组的感觉真好!顺便…大概猜到绘希发生什么了…绘里啊绘里…哎是吧,恶友组超棒{:4_363:} 绘希的伏笔很多都扔出来了,虐是得虐一下了_(:з」∠)_不过HE所以大丈夫【大概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