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无标题

作者:上天台打金砖
更新时间:2016-02-27 20:36
点击:115
章节字数:101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上天台打金砖 于 2016-2-27 21:26 编辑


大病一场,进度药丸,思来想去——还是更新了吧{:4_351:}



我们生命中的每位过客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会留下自己的一些印记,也会带走我们的部分气息。我需要你,我生命之树的叶子,就像需要和平、爱与健康一样,无论现在还是永远。有人会带走很多,也有人什么也不留下。这恰好证明,两个灵魂不会偶然相遇。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朋友之树》

2 T大的学生,大部分都是要先在驹场校区呆上两年,修习教养课程,之后才各自进入对应的专业课程学习。理所应当地,真姬在学校附近找了个地方住下。

准确点说,是她住到了父母在涩谷给她租的公寓里面。地段相当不错,就在商业街边上,交通也很便利,每天上课放学,闲下来偶尔去音乐厅坐下来听音乐会,却怎么也找不到当初的感觉。现在的她仍然热爱着音乐,却再没有那种为之赴汤蹈火的热情。她嘲笑着自己是不是随着年岁长大也变得世俗了,公寓里的三角钢琴放着吃灰也没弹过几次。

曾经,她可是μ’s引以为豪的天才作曲者。可是μ’s解散之后,她的灵感却像是随着满灌了心血的那首《僕たちはひとつの光》的尾音一样,随着时间逐渐减淡。为什么呢,她也不知道答案。只是,在完成那首歌,配好海未的词,与大家一同唱响之时,她终于还是意识到了一直以来逃避的事实:有些事情不能重写;有些奇迹无法复刻;而有一些路,也并不能顺着似乎没有尽头的气势一直走下去不顾终点。

以及,西木野真姬没有办法回到触碰这个奇迹之前,惯于孤独的自己。

——也没有办法回到,认识那位小前辈之前,冷静得有些笨拙的自己。

从小真姬就不太习惯表达自己的感情。虽然有意识地选择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公立学校,可是在学校里大家一听说她是鼎鼎有名的西木野家的独女,或者惊叹肃然,或者嘲讽发酸,总之都会对她有些疏远。人际交往对她来说,实在是一门过于复杂的学科。她能随意地在考试科目上取得满分,然而人际关系上她一直在及格线外徘徊。一直到了T大,理3学部与她家世背景相仿的大有人在,听她自我介绍更多的是一句“哦是那个西木野家啊”,彼此交往反而变得莫名的很便利。

在音乃木阪结识到的那群人大概算是例外中的例外。除了“真姬ちゃん家里应该有别墅吧?那我们合宿就在那里住下啦”这种奇奇怪怪的委托之外,似乎大家并不在意她家里的背景。小前辈倒是半开玩笑半有不甘地调侃着“有钱人”,却也没有丝毫恶意。归根结底是因为领队是个除了自己重视的事情,其他都分不出心神去顾及的、无可救药的笨蛋么?每每想到这里,真姬绷起来的嘴角都会不由自主地微微放松。

对于μ’s的其他人来说,真姬ちゃん就是真姬ちゃん,仅此而已。

说这句话的时候,妮可背对着窗户坐在电脑桌上,太阳光从她身后打过来,真姬被晃得有点看不清她的脸。

那时候真姬为了偶像活动的事情与家里起了些摩擦,但却没跟其他人说。她不知道是自己紧锁的眉头还是过于紧张的面部肌肉暴露了什么,妮可似乎看出来了。周五下午,例行的排练结束之后,真姬留在部室看着教科书,惯例地在学校留半个小时之后准备出发去上补习班。那天妮可没有像平时一样把部室的钥匙扔给她然后嘱咐一句“记得锁门”之后离开,而是在房间里转了几圈过后,径自坐到了电脑桌上。

“妮可ちゃん不回家吗?”从知道对方的家庭情况以后,真姬在妮可面前提起这个话题都会有些小心翼翼,不过,姑且还是问一下吧。

“今天……稍微晚点也没事。”有点含糊不清的暧昧说辞,真姬也并没有多问,只是将视线稍微停留了片刻。

说完这句话之后的妮可转过身去看着渐渐西沉的太阳,并没有再说话。

——不由自主地,屏息凝神,而后心跳声淹没了鼓膜。

这个角度看过去,仿佛是人偶一般精致的侧颜让真姬有一瞬的失神。

深呼吸三次,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课本上,心跳却一时半会无法平静。从妮可最终停在电脑桌前开始,她就在猜对方是不是有话要对自己说,即使眼睛盯着书本上的字,还是不由自主地竖起耳朵等待着对方出声。这一等,就是漫长的寂静。

因为摆满了各种周边显得有些狭小的部室,此刻安静地有些过分了,耳朵里心跳声一下一下砸得真姬还以为自己得了搏动性耳鸣。用有些随性的姿势坐在电脑桌上的小前辈似乎平静得多,呼吸稳定不带一点颤,反倒让真姬感觉自己一个人动摇得不得了这件事简直像是个笑话。

时间一到,摆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提醒着真姬该去上补习班了。说完告辞的话之后她收好东西背上包起身离开,却在将将走到门口的时候听见后面不大但清晰有力的声音。

“对于μ’s的其他人来说,真姬ちゃん就是真姬ちゃん,仅此而已。”

这一刻真姬觉得自己似乎不该回头,却控制不住地转了过去。透过窗子打进来的阳光太刺眼,她没看清妮可的表情。但那一向有些甜腻的声音却是比平日低沉了些——认真、严肃,甚至可称得上“语重心长”。

刚才还如同雷鸣的心跳忽而渐缓,最终归为平静。

——我们两个,果然很相像。

而你,刚刚已经回答了我们“是敌是友”这个问题。

“谢谢。”她少有地直白道谢,小前辈愣了一下,慌里慌张地从桌子上跳下来猛摆手:“再不去补习班就要迟到了,赶紧走赶紧走,妮可还急着锁门呢!”

当时她被推搡着走出门外的时候,有个疑问在脑海里闪了一下,随即就像是没能抓住的羽毛一样飘走了。没能想起自己要问什么,于是她张了张口还是什么也没说。


直到后来再想起那个问题的时候,她正坐在秋叶原的俄罗斯餐厅里面,看着面前的妮可对着一盘子罗宋汤研究做法。

“……果然还是直接去问绘里要食谱来看比较好啊。”研究了半天的妮可点了点头,像是肯定了自己的结论。一副居家的样子,看不出是已经发行了好几张个人单曲的偶像。

真姬不自觉地微笑起来,盯着对面的人有些出神。

刚在车站看见的时候,还是墨镜口罩的标准偶像出门打扮,到了她口中的“老友家里开的俄罗斯餐厅”后挑了个偏僻的位置就摘掉了,不甚顾忌地露出了素净的脸。她还纳闷是怎样的“老友”才能让如今在秋叶原正是人气上升期的妮可ちゃん卸下防备,却看见曾经音乃木坂受人敬重的学生会长一身侍者服端着菜单走过来——原来是绘里家里开的餐厅,而绘里周末经常在这边帮忙。

“今天真姬也来了啊。”清澈的蓝眼睛带着柔和的笑意,像是夏日万里无云的晴空。

绘里她们毕业之后,跟后辈的联系一下就减少了。这也是自然的,毕竟是天南地北各奔东西。偶尔想要聚会却发现不是这个人有事就是那个人有事,总也聚不齐最后也只好不了了之,真姬也是有几年没见到绘里了,今日一见,倒是没有多少陌生感——真的已经是好多年没看见的挚友吗?

“是啊,T大的高材生良心发现说要请前辈吃饭,我当然恭敬不如从命。”

“什么叫良心发现啊!就是一起吃个饭而已!”

“是是是,我知道了。”绘里的笔无奈地敲了敲,“那么你们要吃些什么?”

点完单之后趁着店里还不太忙,绘里坐下来和两个人聊天。她们都不说曾经的事情,只是彼此询问回答着各自的近况。

绘里说自己在A大的经营学部就读,真姬一下有些不懂了——凭她的能力,学商科大可去以商学部为看板的M大,甚至再努力一把进K大也是有希望的。A大的国际经济学部固然出色,经营学部却是平平。

听见这个问题的时候绘里犹疑了一下,随后答道“我只是信手挑了一个涩谷区的学校罢了”。真姬对这个答案疑惑不解,将要问出口的时候却被妮可给岔开了。

“说起来,绘里你找到新的房子了吗?我记得上个星期来的时候你提过现在租的那间公寓的房东因为家事要关掉公寓回老家去。”

“是啊,房东明天就走。你知道的,涩谷那个地方寸土寸金,新住处不好找。我想着先回家里住一阵,等找到新地方再搬过去。”

“眼下这个情况也只能这样……不过从秋叶原去A大通学还是太麻烦了,下回我帮你问问住涩谷的朋友能不能帮忙找个住处。”

“劳你费心了。”

“得了吧,听你跟我客气真是浑身难受。”

小个子的偶像摆摆手,用别扭的话表示着“不用谢”。

“我说……绘里你要是暂时没找到住处的话,跟我合住如何?我在涩谷区租了一间公寓,正好客房空着。”真姬在旁边沉默了半晌听老友叙话,这时候插了一句进来。

“诶,真姬在涩谷区租了公寓——哦我想起来了,妮可以前提过,是因为在T大的驹场校区就学吧。”

真姬抬起眼睛往对面递了个眼神,大意是“你跟绘里还真是无话不谈啊”,妮可一脸淡然地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没错。那么,你要来吗?”

“嗯……这个得跟家里商量一下——”

柜台传来的一句呼唤让绘里猛地回头,随后致歉离开。

真姬目送着绘里离开,再转过来的时候妮可不知为何一脸凝重。

“绘里一向擅长权衡,最后大概是会同意你的建议的。不过,到时候住在一起,你可就别再提她选大学的事情了。”

真姬的眉毛不易察觉地跳了一下。

“——跟希有关。这么说你懂了么?”

这个补充说明一下把她所有的疑问都压了下去,她知道这已经是包括自己在内的其他人无法碰触的私人领地了。

“真是的……为什么毕了业我还得操心你们的事情啊。”前音乃木阪偶像研究部部长挂着写作不耐烦读作关心的表情,转移注意力一般地开始搅动刚刚服务员端来的罗宋汤。

于是真姬的思维不知为何跳到了几年前的那个午后。那时她想要问一个问题。

是什么呢?

是什么呢……

妮可用勺子搅拌汤的时候并不会发出叮当作响的声音,她专心地盯着碗里被她翻来覆去的食材若有所思。

忽然之间像是触动了某种机关一样,时隔这么多年她竟然还抓住了当年的吉光片羽。

“妮可ちゃん,对于你来说,我是什么样的呢?”

刚刚还在絮絮叨叨要找绘里要食谱的小前辈忽然一停,勺子叮当一下掉进碗里。

“这个嘛……看上去是个优等生、很有音乐天赋,却很能给人惹麻烦、高傲又不坦率的后辈。”

“……嗯?”

这个“嗯”听起来活像是转了七七四十九道弯,真姬对这个答案可不是100%的满意。

“不过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在我眼中也就是个笨拙的好孩子吧。”

跌跌撞撞地走了十几年的人生,差点在周围人有意或无意的疏离中把自己碰得遍体鳞伤。即便如此,却还是个关心着别人的好孩子。

“——所以,绘里就拜托你了。”

出于我对于三小队的喜爱,所以KKE就乱入妮姬这条线了……同样,KKE的故事妮姬也会掺一脚{:4_342:}下章会引入绘希的小线索,小绘里估计又得开始吃鳖了,我还真是个合格的绘推啊【笑


@烧饼摊主啊坑坑

兄弟果然挖坑了。。。

断断续续码了那么久的文,请一次性投喂至饱吧!【合掌】

多谢兄弟捧场,然而讲真兄弟你太高估我了……存稿太少一次性投不了多少_(:з」∠)_不过会尽量加油啦{:4_344:}

@nicomaki

全员向的文,好好好www

这样子的妮姬,似乎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大概在哪里看到过... 嘛 反正吃的很开心就是了

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希送给妮可的幸运硬币 小真姬要好好保管呐ww

感谢阅读~嗯这对本来就有各种各样的模式吧,我这一篇的设定也受了P站很多文的影响,大概像是一锅子大杂烩【苦笑】 话说幸运硬币之后会讲到来源的w

titania947

有药吃了。 熊酱加油。

唔 竟然用了“玫瑰红”来形容 【拇指】

五元硬币 怎么挂在包上?

熊姐~【蹭蹭】{:4_363:} 虽然存稿有点拙计还是会加油更的!五元硬币的话中间有个洞的,可以从那里穿绳子进去{:4_378:}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