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无标题

作者:上天台打金砖
更新时间:2016-03-04 21:39
点击:118
章节字数:108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上天台打金砖 于 2016-3-4 21:50 编辑


人往往不知道一生当中真正重要的时刻——直到为时已晚。——阿加莎·克里斯蒂《长夜》


3

因为后来绘里答应跟真姬合住的时候妮可也对绘里说了“真姬ちゃん就拜托你了”这种话,所以真姬其实并不以为“绘里就拜托你了”这话有什么深刻的意义。

真姬和绘里两个人,学校不同专业不同,课表天差地别,虽然住在同一屋檐下但是基本只是起居有所交集,上课时间一到立即分道扬镳。不过好说歹说,家里有个人帮着照应,生活是容易了许多,尤其是对真姬而言。比起真姬,绘里的家政技能高多了,起码做得一手好俄罗斯菜,避免了家里又要多个人吃外卖下馆子的生活,同时也终结了真姬名为《试论涩谷区各家饭店口味差别》的研究。

不得不说绘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可靠——盯着绘里扎着围裙站在厨房里做菜的背影的时候真姬如是想道。

或许在她们九人当中,绘里是最像从前的那一个。她们共同站在时光的洪流之中,本来或多或少都该有所改变,绘里却似乎连衣角都不曾沾湿。她依旧直着背立在那里,金色的单马尾微微晃动,天空般蓝色的瞳孔里有着掩不住更磨不掉的隐然锐气——这是曾经真姬觉得她与海未最大的区别之一——她还是那个有些固执、不太会同人交往、不善于请求他人的协助,但是对所有事情都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小绘里。

“哎呀真姬你这个衣服要折好……”

“才刚收下来,我马上折!”

“哎呀真姬你这个饭要好好吃完不要只吃番茄……”

“都吃两碗了绘里你要求别这么高行不行!”

“哎呀真姬你别老呆在家里,跟我一起去给餐厅帮个忙怎样?”

“很累的啊!”

“妮可经常来的哦,今天也跟我打好招呼了说是要来。”

“……我去,我去还不成么!”

又及,喜欢操心又唠叨的这点好像有点变本加厉了。


不过绘里的到来倒是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听说原本独居的女儿现在有了个室友,还是以前高中那个特别特别靠谱的学生会长,西木野家对这个独女的禁令一下就解除了大半。周末不用回家里住,只要有绘里陪着,在东京城四处乱窜甚至是搭新干线到周边去玩也没有问题。于是没考驾照的真姬就时常拖着考了驾照的绘里给自己当司机,从本家拉过来一台SUV在车尾箱装上各种观测设备,跑到东京周边的山上四处露营。怕黑的小绘里惯例忙着找灯不肯下车的时候,真姬在蒸腾着雾气的山林里仰头辨认着春季大弧线夏季大三角秋季四边形冬季六边形,架起价格七位数的天体望远镜分辨大熊座的Mizar and Alcor.

真姬少见的兴致勃勃,连星图都不需要就能够复述几乎全部的北天星座名称和北天球天体的赤经赤纬。绘里倒是只听,难得插上一句话,找到应急灯就赶紧亮起来,在驾驶座缩成一团,用厚厚的毛毯把自己裹成一只西伯利亚棕熊,噼里啪啦敲着笔记本的键盘。

“真姬,跟你说句实话。”

“嗯?”

“我再也不要陪你到处跑看星空了!小绘里要回家!”

“那也行啊,你那些女性同学再约你出去玩可别拉我当挡箭牌。”

“……”

“下次黄金周,到长野县去吧,那儿的山顶可是绝好的观景点。”

“长、长野?!”

后来好歹是让集训恰好结束、黄金周拿到了假期跟花阳在长野兜风的凛照应着,绘里才免于在长野魔窟大半夜的凛冽寒风中驾车爬山的命运。当然一一拒绝那几天收到的外出邀约也让她几乎筋疲力尽。说实在的她倒是宁可跟真姬传出点什么——实际上A大经营学部已经传了一年多“本学部学生会长与外校后辈秘密约会”的传闻——也不愿意成天陷在女孩子堆里动弹不得,还得被明明跟她诉苦是想要得到安慰的妮可猛烈地嘲笑一番。

真姬对于绘里特别招惹女生这点表示不太诚挚的同情,因为据她了解还有一个人也深陷同样的问题当中,而她确实没有那个精力听两个人倒苦水——讲真海未打电话向她询问巧克力过多该怎么处理的时候她正盯着课本呢,心不在焉地附和着“嗯”了半天最后只说了一句有用的话:“记得别给狗吃了”。

绘里很少会当着真姬的面抱怨,但是真姬并不会因此就轻松多少。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有时候就是会听到一些似乎不该听到的话。比如说,陷入复杂的学生工作的绘里,会不知偶然还是必然地说出“希,帮我看一下这个文件要怎么改”这样的话。这话真姬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只能在对上视线的时候报以一个略带遗憾的微笑,然后看着那蓝色的湖里光芒渐隐。


不提及希的事情算是两人之间不成文的默契,而打破平衡的是绘里毕业的那天晚上。绘里有毕业聚会提前说好会晚归,真姬也就不等她随意煮了点咖喱自己吃了晚饭。在客厅看着库欣的传记聊以消遣,却被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清净。

猫眼里可以看见绘里被两个似乎是同学的女孩子搀着,嘴里絮絮叨叨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她赶紧开了门,在另两位的帮助下把绘里弄到沙发上让她躺着,于是知道了向来严于律己酒不过三杯的绘里今晚上愣是给自己灌了两瓶伏特加。

真姬也不知道该不该庆幸绘里没把自己喝成重度酒精中毒,总之在送走绘里的同学之后她盯着在沙发上乱滚的绘里差点炸了毛。

“我说绘里你别乱动!要是搞得误吸导致窒息而亡消息传出去我这医生还当不当了!”

接下来整个晚上真姬都在忙于照顾绘里。好不容易等绘里不那么闹腾之后,却听见她近乎抽泣地低语着。那都是些不成文的句子,断断续续的似乎没什么含义,然而真姬没有听漏反复出现的“希”和“为什么”。

除了决赛前合宿猛地熄灯那一次,她还没有见过这么无助的绘里——事实上现在流着泪像个孩子一样重复着支离破碎语言的绘里,比那时候看上去还要无助得多。

她将手机解了锁,屏幕的荧光在特意调暗灯光的客厅里闪着有些幽幽的光。

在通讯录里面找到了妮可的名字,她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发邮件,而是直接拨通了号码。这个点她也不期望对方能接起来,等转到语音信箱的时候再——

“喂?”

比想象中快得多地接通了,对方似乎还在忙。对于绘里喝成这个样子,妮可听起来有些生气,却并不显得意外。至于说到绘里一直在念着希的名字,妮可也只是叹了口气不置可否。

“如果你实在是有那么好奇,那么不妨直接去问她。”

“这样……恐怕不太好吧。”

“倒也没什么不好,那家伙把事情全都憋在心里,终归不是什么好事。如果你能引导着她说出来,反倒算得上是一种解脱。”

“妮可ちゃん不是也没问过吗?”

“我不问,是因为我几乎能够肯定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

“……那么妮可ちゃん有头绪吗,到底……当年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大概是因为……某句话吧。”

“某句话?”

那头沉默了一下,随后出声。

“啧,真姬ちゃん上了大学之后变得尖刻起来了啊,凡事都追根究底也是医生的职业病么,这问题真不好回答。这样吧,假如——我是说假如——我对真姬ちゃん说,我喜欢你,你会怎么回答?”

忽如其来的一句话让真姬一下噎住了,一向思维清晰迅捷的大脑仿佛被一瞬间清空,而后她有些迟疑地回答道:“我,我也喜欢妮可ちゃん。”

妮可轻声笑了一下,不知是感叹还是什么,真姬总觉得隐含着什么自己不懂而妮可又不想让她明了的深意:“真姬ちゃん现在倒是很能率直地说出喜欢μ’s的同伴这种话了吧。”

“那是自然,多少年的交情了。”

“……说的也是。”

尾音落下之后是长久的沉默,久到真姬以为断线了,将手机拿远检查是不是还在通信中的时候,却又听见了妮可的声音。

“时间不早了,真姬ちゃん也早点休息吧。你如果真想知道当年的事情,明天等绘里清醒了亲自问她就是。既然都到了需要用酒来麻醉自己的时刻,大约也不会介意跟朋友吐吐苦水。顺便说一句,绘里喝酒从来不断片,所以大可不必担心她记不得这件事。”

“哦、哦。那妮可ちゃん也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随后就是一阵忙音。真姬总觉得这通电话似乎带来了什么,又似乎带走了什么。环顾一室寂静,怅然却又无法言说。


第二天真姬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了沙发上,身上盖了一条毯子。至于绘里,似乎已经恢复精神,在厨房里忙活了。没有扎起来的金发随意地铺在肩背上,一如四年前,用着稍有些强硬的语气说着“不要乱动”,然后将希圈在怀里的那个人。

她看着绘里的背影,此时此刻的想法,早就和最初不一样了。

自己一直以为,绘里是不受时间影响的,可是事实说不定正好相反,看似砥柱而立中流,实是早已被时间淹没。像是被福尔马林没顶的标本,或是被松脂凝成琥珀的小生物——如果说绘里看上去跟以前没什么区别,那大概是因为她一直在旧时光的困局里无法绕出来。无论外表再怎样变得越发成熟,内心深处的她还停留在那个坐在空气里有些扬尘的学生会室当中,和喜欢塔罗占卜的副会长一起工作的学生会长的时间里。

早餐用毕,真姬帮忙收拾好东西之后,给绘里递过去一杯混合了维生素B6的葡萄糖溶液,之后坐到她旁边,不问她为何酒醉,也不问她为何那样念着希的名字,而是单刀直入地问,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其实这问题问得是模糊的,但真姬知道自己想问什么,也知道绘里明白她想问什么。确实是,好多年的交情,好多年的默契了。

绘里起身,背着手在偌大的客厅里头踱步,每走一步,气息就更沉一分。真姬盯着她走来走去,眉间也勒出了印痕。片刻之后,大概是整理好思绪了,绘里终于开口,声音稍微有些发哑,不过不妨碍她的讲述。

“两年前在我家的餐厅遇见的时候,你是不是问了我,为什么选了A大,然后我回答说只是选了涩谷区的学校?其实我不是在敷衍,这就是真正的答案。”

“那么为什么一定是涩谷区?”真姬的手指轻轻敲了一下桌面。

“未来的医生果然懂得抓关键点。”绘里笑了笑,而后瞳孔微微放大,让思维回溯到多年以前。

“那时我因为一件事和希的关系闹得有些僵了。然后发下进路调查表的那天,放学路上她问我准备考什么学校,我说还没拿定主意,不过大概会在MARCH当中挑选吧,也可能去更好的学校。”

“希那时候只是‘这样啊……’如是感慨了一下,然后就没有说话了。侧面看过去她的笑容实在是离我太过遥远,于是我犹豫了很久也没问出‘希会去哪所学校’的问题,并且直到最后毕业也没有问出口。”

“但你知道我一向自负于对希的了解,料定她会去以神道为主要研究方向的、涩谷区的G大就学,于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放弃了其他的各所大学,选定了同在涩谷区的A大——现在想来这简直是暴虎冯河一样的鲁莽。那时我以为到了大学,两个人离得又不算远,有很多事情都能够……挽回或者继续甚或重新再来。可是在我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回到母校的时候,才从班主任那里得知,希根本就没有去G大——她去了北海道。她对我们谁也没说,只是在成绩发表之后,几乎是象征性地告诉了我们的班主任。”

“希的奶奶家就在北海道,算得上落叶归根;H大也是数一数二的名校,从各种方面我都该替她高兴的。可是我……毕竟没有那么旷达。她切断了几乎所有的联系——如果你注意到的话,她在LINE群里还会发言,但是手机号码和邮箱地址已经换掉了,并且我不知道她的新号码和邮箱。于是我常常在想,前往H大不仅仅是出于希对于学业的选择,也许同样也是为了避开和我的交集。那样极北的地方,我要怎么才能追过去?追不到的吧。”

“可是换个想法,如果当初我问了那么一句,希会不会就告诉了我呢?那样子的话我们也不至于像这样四年连个电话都不曾打过,LINE上我给她发信息她也不会去读。如果说那个时候我们把有些话说开了,也许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这些年我一直在反复地回忆反复地思考。越发地想,越发地觉得自己当年实在是自负得很,为何会那样笃定自己了解希呢,明明她就像是一只风筝,不抓紧线的话随时就会消失。而她为我停留了那样久,我却亲手切断了我们之间的羁绊。就是因为当年的那么一句话,我后悔至今,也许还会继续后悔下去。这几年我确实过得有些浑浑噩噩的,这我不能否认。毕竟错误犯得太大,无法挽回,而且希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这像是个长久的故事,但真姬知道其实也不过是两三年。之所以看起来非常的长久,大概是因为,这个故事属于绘里和希吧。扯到她们两个人身上,故事总会显得很长。

“所以……你们当年闹僵是因为‘那句话’?是……怎样的一句话?”

绘里一下苦笑起来。

“点到为止吧,这句话我着实不想说出口了。只能说,当你遇到的时候就会明白。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这辈子都不需要像我这样说出那句话。”


两年同住的时间过去之后,绘里毕业了,真姬也该转移到千代田的本乡校区继续接下来的学业。开学第一天,妮可和绘里都来送她。

目送着真姬的背影消失在那扇古老的红色大门背后,妮可露出温和的笑容。

“从以前我就觉得了,真姬ちゃん真的相当适合那扇大门。真是……一块当医生的好料子啊。”

“今天是怎么了,忽然像个老头子似的感慨起来。”

“没什么啊,随口一说罢了,我才不是老头子好么,虽然年纪确实也不算小了。”推了推墨镜,妮可把真实的想法隐藏在黑色的镜片之后,“话说回来,我还真问起了当年希问过你的那句话。”

“问真姬?她怎么回答的?”

“虽然我也只能隐约猜到你那时候说了什么,不过她那句话啊,应该比你当时的回答还有意思得多。”

“我想也是。如果是真姬的话,大概能想到她的回答吧。不过不同于我是明知而避,那孩子估计是真的还什么都不明白。”

“就是说啊,妮可我也是够呛呢。”

“你这是在变相地跟我炫耀吧,哈哈哈。”绘里摊手一笑,“但是那孩子意识到的时候,苦的可就是她自己啦,要追的可是一只不会停下来的雨燕啊。”

“可是如果一辈子意识不到,大概也就这样错过了吧,毕竟要走的路实在差得太远。不会停下来的不仅仅是我,她也不可能停下来的。”

抬头,闭眼,屏息凝神。立在曾经一同歌唱过的地方,风声灌进双耳,卷起了当年的那些记忆。

“——妮可我啊,送到这里,也就可以了。”


很多年之后,各家电视台为当时已经成为国民级偶像的矢泽妮可拍摄专题报道的时候,无一例外地将这一年称为她的“飞跃之年”。从这一年开始,她不再局限于东京,而是开始了全国性的活动,工作的范围扩大,也逐渐开始涉足影视圈,从偶像(idol),开始慢慢变成了真正的艺人(artist)。



嗯……终于用上了我在同人圈里很少看见的真姬喜欢天体观测的梗(这可能是我在同人中见得最少的官设之一于是无论如何都想自己写一下),不过强制自己回想起作为专业课差点挂科的地球概论可真不是什么好感觉……赤经赤纬黄道白道子午卯酉圈什么的……【苦笑】扯远了扯远了。话说这章当中出现了MARCH的说法,还有赤门这个地标建筑,简直是要把作为原型的大学全部抖出来,感觉有点怪异啊【笑】。顺说希说过大学想读研究神道教的大学,是我在niconico大百科当中看到的,也许是SID或者漫画中的内容?不是非常确定但是我拿来用了_(:з」∠)_ 以及奶奶家里在北海道完全是中之人梗……如果速度保持这样的话大概之后都会周更吧,继续求各路拍砖{:4_378:}

@titania947KKE出场好早! 是个合格的绘推~【老熊判定】

而且这种合租模式 已经可以够本熊开各种小剧场了 哦呵呵呵呵呵~~~ 等更等更~~~

百度了一下 吉光片羽 嗯 好久没见过的词【涨知识时间】

顺手还搜了一下5元硬币 还有点爱情故事在里面 【涨知识*2】

5元硬币的梗也是遍地跑啊23333我也是在看某本书的时候见到了于是就特地用了5元硬币www得到熊姐的肯定各种开心啊{:4_365:}@nicomaki啊 最近有点忙 没怎么上300 突然发现更新了w

绘希看起来似乎有点小虐的感觉呐w

三年级的友情我超喜欢ww (二年级也是!

就是那种可以相互开玩笑取笑对方,但其实从来不会戳对方的痛处。

表面上是笑骂互损直来直往,其实却在心中为她小心翼翼,温柔的绕道。

矢澤前辈就是这样一种人,我非常的喜欢。

一二三年级的友情都超级棒的大概会写很多www 绘希嘛确实会有点虐……最后会HE就是了,不过这对的纠结线路对其他的各组CP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毕竟是最年长的一组,这个表率做得不好还是挺麻烦的…… 小前辈真的是超级温柔的人啊,下章会从她的视角去写,又是大工程啦【笑】多谢一直的捧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